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偷梗之王 > 029 皇族酒吧
    众所周知,酒吧是一个好地方。

    在酒吧里,你能看到无数身材火辣的小姐姐,她们充满活力,让你赏心悦目。

    如果你恰好开着一辆玛莎拉蒂,或者任何一辆看着就十分炫酷的跑车,哪怕是小排量的野马,都能够俘获某一位或多位小姐姐的芳心。

    当然,你也得做好你都这么不正经了,那小姐姐也不会正经的准备。

    如果你没有车,甚至钱也没有,酒量也不行。没有关系,你完全可以在深夜的时候,徘徊在酒吧附近,运气好的话,你非常有机会捡到一个喝醉了酒的小姐姐。

    不过我建议你捡小哥哥。

    拼刺刀它不爽吗?

    “咱们真就来酒吧消费一回呗?”张希看着“皇族酒吧”的招牌,脸色有些难看。

    “不是你说今天皇族酒吧来了一个rapper吗?”申以纯道。

    据可靠消息,今天皇族酒吧会来一个华夏著名的地下rapper,名叫“死寂”。这个rapper最擅长freestyle,曾经拿下过很多个地下说唱比赛的冠军。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在地下活动,没有签一个正经的公司,成为一名职业明星。

    虽然不是职业明星,但他的人气好像还是很高。

    至少就连张叙这具身体的原主,都认识这位名叫“死寂”的地下rapper。

    其实张叙本身还是挺喜欢说唱的,尤其喜欢看地下battle。尽管大多数人说battle实在太不文明了,不过在张叙看来,那种用犀利的语言怼得对方无话可说的方式,实在是太爽了!

    “我就是说说而已嘛。”张叙掏了掏耳朵,刚才他为了转移话题才说来酒吧,现在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这种大型酒吧,一晚上的消费实在是太高了!

    他试图做最后的努力:“在这儿喝酒多没意思,咱们要不去找个饭店吧,好好喝一顿,怎么样?”

    “金大哥你说呢?”申以纯看了看正在摆弄手机的金灿。

    金灿头都没抬,直接走了进去。

    “我真是好长时间没来酒吧玩过了……”

    想敲我竹杠就直说,何必这么拐弯抹角的?

    听到金灿的话,张叙愤愤地想着。可是他也只能跟着金灿走进了酒吧。

    一进入酒吧,灯红酒绿,人山人海。此时酒吧正在播放一首极其酷炫的说唱歌曲,在酒吧正中央的那个舞台上,便有一个戴着兜帽,看不清脸的男人正在rap。

    张叙三人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要了几瓶酒和一些果盘,便坐在位置上观看表演。

    “我用力一拳予以还击,你难以招架应声倒地,你就是我手下败将,我便是你的一生之敌……”

    舞台上正在表演的,正是那位挺有名气的说唱歌手死寂。他尤其擅长写一些极其热血的歌词,像洗脑一般,让人们不由自主地亢奋起来。

    张叙虽然在门口的时候不太乐意,但真进来之后,反倒是彻底融入到了这美好的氛围之中。

    搂着申以纯金灿推杯换盏,听着酒吧中一首接着一首的歌曲,无数火辣美女的摇曳,不一会儿,张叙和金灿已经喝得有些醉意。

    “哥们儿,‘过春风’体验一下不?”

    有酒保过来推销,张叙随便买了一瓶,打开,给自己和金灿一人倒了一杯。

    申以纯还小,不配喝酒。

    “这说唱听着还挺上头的。”张叙拿着酒杯和金灿碰了碰,说道。

    “我对这种音乐形式并不怎么喜欢,于我而言,那些舒缓的古典音乐,更能令我放松下来,专注修行。”金灿道。

    “那你还要来酒吧?知不知道酒吧很费钱的?”张叙埋怨地道。

    金灿笑了笑:“你赚了这么多钱,当然要让你破费破费。而且,我确实已经好久没来过酒吧了。”

    “也是,你天天在军队,哪里有时间来酒吧啊。”张叙点点头,表示明白。

    金灿却摇摇头,笑道:“其实我并不算在军队,我只是军区长的私人秘书而已。”

    “咋地?军区长去军队,你不去吗?”

    “除了开会,基本上我不会去。”金灿轻轻抿了一口酒,看着场中的表演,说道,“与其说是秘书,倒不如说是一个仆人。”

    难道我无意中触碰到了张天赐的黑料?莫非他也有龙阳之好?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仆人”两个字,张叙已经在脑海中脑补出了金灿穿着女仆装,被张天赐轻轻勾起下巴的场景了……

    这画面,也太女频了!

    不行不行,要克制!

    “你是不是喜欢军区长啊?”张叙非常富有想象力地问金灿。

    听到张叙的话,金灿愣了愣,道:“喜欢是什么意思?军区长是我的恩人。我只是……经常会自责罢了。”

    哦哦,看来是我看腐文看得太多了。

    张叙先行自责了一下,然后问金灿:“自责什么?”

    “自责我不是一个修行者。”金灿颇为遗憾地道,“如果我是个修行者,也许我能帮助军区长更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来照顾你。”

    “……感慨就好好感慨,扯到我身上干什么?”张叙很是无辜地说。

    金灿摇头笑了笑,忽然问:“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在花市有一个花店吗?”

    “那个花店不是阿姨的吗?”

    “其实我父母早就死了,那家花店,是我临时买下来的。”

    “什么意思?”张叙皱起了眉头。

    “军区长想看看你搞些什么,所以就让我给你帮帮忙。”金灿笑道,“其实我也没想到,你竟然真的能把那些花卖出去。

    “你那个摆摊叫卖的方法非常好。其实我觉得,如果你在修行上真的没有天赋,完全可以当一个商人。只需要军区长给你提供一些本钱,你一定能赚很多钱。”

    闹了半天,原来这花店是张天赐开的。

    张叙听到金灿的话,顿时明白了过来。原来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张天赐的视线之内。

    买花也好,卖花也罢,张天赐都知道。

    可能他唯一没想到的就是,张叙竟然真的把花卖得那么好。

    自己这个叔叔虽然很不靠谱,但还是蛮关心的。

    张叙心想。

    他倒是没想到监控不监控的问题。他就一小渣渣,监控了又能怎样?系统?别人又不知道张叙有系统,就算和正常修行者有所不同,但张叙早就找了一个非常合适的借口:先天之力觉醒者。

    反正这次的监控,张叙可算是捞到了便宜。

    上其他花店哪里会有五折啊?

    想明白了这些事,张叙倒是很好奇地问金灿:“在你眼里,军区长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金灿毫不犹豫地答道。

    “瞎掰!最厉害的明明在这!”张叙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笑道。

    金灿上下打量了一下,道:“你不要脸确实是最厉害的。”

    张叙:“……”

    “虽然我现在不算厉害,但是我相信,不久以后的将来,我会变得非常厉害!”张叙很是自信地说道。

    系统在手,天下我有!凭什么不敢说?!

    金灿笑了笑,晃着酒杯,道:“那我就期待好了。”

    “好,干杯!”张叙和金灿碰了碰,一饮而尽。

    金灿举着手中的酒杯,轻轻抿了一口,然后看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的张叙,问道:“你的酒量这么好吗?”

    张叙愣了愣:“这才喝多少啊?”

    金灿指了指桌子上的酒瓶:“这个酒叫过春风,喝的时候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喝完之后,后劲极大,慢慢抿着喝还没什么事,像你这样一饮而尽,很快就会喝多了。”

    张叙:“……你怎么不早说?”

    “我以为你知道。”金灿笑道。

    草!

    这个金灿果然傻缺!

    张叙暗暗腹诽,然后搂着旁边的申以纯,道:“没事,以纯啊,一会儿我要是多了,你就扶我回去,行吧?”

    此时此刻,申以纯正在盯着某个角落怔怔出神,被张叙这么一搂,方才回过神来:“啊?”

    “你干嘛呢?看上哪个好看的小姐姐了?”张叙见申以纯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禁问。

    申以纯犹豫了一下,道:“我好像看到了一个白头发的女孩。”

    “哟,还喜欢白毛萝莉呢?说实话,我也喜……嗯?”张叙说着说着愣住了。

    白毛萝莉?

    张叙顺着申以纯的眼神看过去,果然便看到了一个身子娇小的女孩,她虽然戴着遮脸的棒球帽,但那一头银白色的长发,实在太扎眼了。

    不是万小茜还能有谁!

    而就在张叙看到万小茜的时候,万小茜的眼睛,也正巧看了过来。

    一时间,四目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