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偷梗之王 > 026 猴子捞月
    “我们切磋吧!”

    赵大宝犹豫了老半天,这才下定决心说道。

    张叙将三轮车停下,看看赵大宝。

    赵大宝这几天每天都来,每天都用一种灼灼的眼神望着张叙和申以纯。张叙一开始甚至一度以为此人性取向有什么特殊之处。

    后来接触多了,张叙也知道,赵大宝就是想和他俩切磋而已。

    不过张叙不知道,赵大宝为什么要找他切磋。

    “你好像一直很想和我俩切磋?”张叙想了想,问道。

    赵大宝看了看张叙和申以纯:“我一直都想和你们这样的修行者切磋。”

    “为什么?”

    “因为我想试一试,我的功法相比较起修行学校里的那些功法,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赵大宝道。

    张叙知道赵大宝所修行的功法:“你修行的那个功法叫‘猴子捞月’?”

    “是的,一门我自己看来,很是神奇的功法。”赵大宝说着,不用别人问,就特别感慨地说起了自己的往事。

    早就在张叙摆摊的第一天,赵大宝就因为听到了三人的谈话而知道张叙等人是修行者。所以他特别主动地过来帮助张叙解决问题,而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因为赵大宝非常想和张叙申以纯切磋。

    “你这个修行者,应该不缺打架机会的啊?”张叙听到这里,不禁问。

    赵大宝苦笑一声,道:“以前我都是挨打的那个,等到我拥有了属于我的功法时,我已经远离了修行者。”

    以前混修行者圈子,当次元兽猎人的时候,赵大宝的实力很低,而且并没有什么强悍的技能功法。那时候他除了被人虐,就是被人虐,过得很不开心,且经常受伤。

    后来实在承受不住了,他就退出来,和弟弟开起了花店。

    这个花店的生意还算不错,名气也渐渐打了出来,赵大宝便绝了修行者的路,安安稳稳地当一个卖花的小行家。

    直到半年前,赵大宝的店里来了一个老乞丐。赵大宝看他可怜,就请他吃了一顿饭。老乞丐离开之前,留给赵大宝一本功法——《猴子捞月》。

    “老套路了。”张叙默默吐槽。

    不管是在小说、电视剧还是在动漫电影里,一般而言,一个莫名其妙出现又莫名其妙消失的老人,很有可能会是个高人;而假如这个老人的身份还是个穷困潦倒的乞丐,那不用想,此人必是高人。

    这不,赵大宝碰到的这个,高不高不太清楚,反正给赵大宝留下了一本《猴子捞月》。

    赵大宝如获至宝,那颗早就死寂的修行者之心,开始重新焕发活力。他开始潜心修行,境界逐渐提升,最终让他成为了一个1级五品的修行者。

    实力虽然提高了,但赵大宝却并没有升起重回修行者圈子的勇气。因为赵大宝知道,区区五品修行者,在那些高手面前,也就是一只蚂蚁,随随便便就碾死了。

    他便心中的迫切藏起来,继续过着普通的卖花生活。

    直到巧合地碰到张叙和申以纯,赵大宝又动了心思。他知道,高三的修行者,大概都是1级五品左右的实力,和他相差不多,就算再高,也高不到哪里去。

    如果和他们切磋,既能验证一下自己的“猴子捞月”到底强不强,又能满足一下自己尘封已久的修行者之心。

    真是一举两得。

    方才听到张叙就要去次元戈壁了,赵大宝当即明白,双方毕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今日一旦分开,恐怕再难相逢。

    所以百般犹豫之后,虽然觉得这样实在有些失礼,赵大宝还是提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可……”张叙听完赵大宝的话,也有点想答应赵大宝这个并不算过分的请求。

    但是张叙又十分牙疼,毕竟他就是个1级一品,申以纯就是个1级四品。

    两个境界都没赵大宝高的人,怎么和他切磋啊?输的概率很高吧!

    虽然张叙有系统,系统的境界已经来到了“三根草”,但张叙在学校的实战课上,可是一直被1级五品的同学虐的!

    尽管那时张叙没购买临时状态,且张叙觉得自己购买了临时状态肯定能赢,但是真到了这一刻,张叙其实心里也犯嘀咕。

    万一临时状态不行咋整?

    “赵大哥,你太不容易了!好,今天我就和叙哥一起,和你过上两招!”

    张叙还在犹豫呢,申以纯此时热泪盈眶,直接跳出来,满口答应道。

    张叙:“……”

    还是我以纯哥耿直啊!

    “既然这样,”申以纯说都说了,张叙也便不再犹豫什么,他直接道,“赵大哥,那就先让以纯和你打一场,我再和你打一场,我俩今天就满足一下赵大哥的战斗欲望,跟你认认真真地打两场!”

    赵大宝闻言欣喜过望,急忙感谢道:“太谢谢你们了!走,我们去那边,人少,放得开!”

    张叙笑了笑,搂着申以纯道:“以纯,加油啊!”

    申以纯:“……啊?”

    赵大宝不是找你切磋吗?怎么突然间要我先上场了?我一个1级四品,我怎么打啊?

    ……

    张叙可不管申以纯怎么哭诉,既然他答应的,那就他先上呗。

    正好还可以先趟趟雷,探探赵大宝那“猴子捞月”,是个什么神奇的功法。

    反正只是切磋,又不是真的生死相搏。

    “赵大宝1级五品,以纯不过四品,你为什么让以纯先上?”看着场中已经站定的赵大宝和申以纯,金灿用中指扶了扶金丝眼镜,低声问张叙。

    张叙瞟了他一眼:“他四品不先上,难道让我这个一品先上吗?”

    金灿闻言愣了一下。

    是哦,明明张叙只有1级一品,自己明明知道这件事,可是为什么会下意识认为张叙比申以纯厉害呢?

    金灿想着,便皱起眉头,仔细看了看张叙。

    这种实力上的错觉,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呢……

    不管金灿在想些什么,张叙紧紧盯着场上的申以纯和赵大宝,心里也挺担心的。

    自从穿越过来以后,张叙好像从来没有认真地和别人打过。学校的实战固然有用,但那种实战课,其实并不能完全发挥出学生们的真实水平,至少张叙就没买过临时状态。

    这也是为什么张雨霏会说,实战课对于此时的张叙来说,没什么用。

    今天,这场突如其来的切磋,有可能会成为张叙来到这个世界后,真正的第一战!

    他怎么能不担心和忐忑呢?

    “可以开始了吗?”场上,赵大宝有些兴奋地问道。

    此时赵大宝已经脱下了自己的上衣,露出里面结实的肌肉。他的身体肌肉非常匀称。之前张叙就注意到,赵大宝的双手臂膀比一般人更长,此时脱下衣服再看,张叙愕然发现,赵大宝的这双手臂不仅长,且形态都和普通人不一样。那手臂的皮肤呈现一种黑青色,有一种麒麟臂的感觉,上面青筋暴涨,层层叠叠,如老树之根,牢牢盘结。

    这句话绝没有开车的意思。

    “这是刘备啊!”张叙不禁叹道。

    “猴子捞月……”金灿站在旁边,则轻微地摇了摇头。

    “你知道那是个啥功法?”张叙回头问。

    “你自己看看吧!”金灿没有正面回答,因为此时场上的切磋已经开始了。

    “我看看就……卧槽!”

    张叙话还没说完,就被场上的情况惊到了。

    切磋一开始,赵大宝直接冲向申以纯。申以纯虽然只有四品,但身材瘦削,灵活敏捷,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动作,而是等到赵大宝发起攻击后,方才移动。

    赵大宝的攻击很奇怪,他不用拳头,也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拍出一掌,而是挥起手掌,从上而下,手呈抓取状,朝着申以纯的胸口抓来。

    他的手臂本来就像刘备一样异于常人的长,此时从上而下攻击,真有一种“猴子捞月”的既视感。

    而申以纯并没有慌乱,眼看赵大宝的手就要接触到胸口,他非常迅速地后撤一步,躲开赵大宝的这一抓。

    这一抓,从视觉上看,不管是申以纯还是张叙,都觉得赵大宝必然落空。

    然而,张叙的“卧槽”就在这时发生了。

    那明明应该落空的一击,竟然在划过申以纯胸口的一瞬间,奇迹般地朝前移动了一个手掌的距离,正正抓在了申以纯的胸口上。紧跟着,赵大宝用力一甩,便将申以纯扔了出去。

    申以纯在地上滚了两圈,爬起来时,一脸懵逼。

    “什,什么情况?”

    张叙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目瞪口呆。

    金灿在旁边轻声说道:“这,就是猴子捞月,一门通过调动灵气改变身体形态的奇异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