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偷梗之王 > 025 我们切磋吧!
    “斗之气!三段!

    “距离四段,就剩下二分之一了!”

    张叙睁开眼睛,看着“三根草”旁边的经验条已经来到了500/1000,心情十分激动,于是中二地喊了一句经典台词。

    可惜没有见证人,不算偷窃成功。

    否则的话,《斗破苍穹》的梗,张叙觉得一定能偷到很多的偷窃值。

    太特么经典了!

    这500的经验,花掉了张叙5000偷窃值。

    当了几天叫卖之王,不管是叫卖界F4,还是当初的《江南皮革厂》,以及后面的“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等叫卖标语,都让张叙大赚了一笔。

    不仅偷窃币的总数已经来到了1500,偷窃值也收获了将近10000。

    虽然好像挺多的,但张叙总有些不满足。周一上学的那天,他一下子就弄了8000多偷窃值,而这几天的努力,也不过将近10000,总觉得好像自己不够努力一样。

    但天可怜见,张叙已经非常努力地在偷梗了,只是很多时候,偷过来的梗因为不合语境,所以并不算偷窃成功。

    算上之前积累的5000偷窃值(原本有10000,升级三根草境界花掉了5000),此时张叙,又一次坐拥了巨款。

    可惜这种巨款,很快就会被花光。

    这不,又买了五颗修炼果实,现在张叙只剩下10000了。

    “赚钱不易啊!”

    张叙看了看早就卖光的摊位,颇有些沮丧地叹气道。

    “张老弟,你几乎把我们的生意都抢光了,竟然还说赚钱不易?”这时,赵大宝走了过来,微笑着说。

    张叙看看赵大宝,友善地点点头。他指着正在吃雪糕的申以纯道:“赚钱确实不容易啊,你看我这兄弟,这么帅一个小伙儿,都晒黑了。”

    申以纯嘿嘿笑了笑。这两天每天在大太阳下工作,原本白皙得跟个娘们儿一样的申以纯,此时也有了十分健康的肤色。

    其实就是张叙和申以纯经验不足,不知道涂防晒霜,那边正在打电话处理公务的金灿,可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做这种小生意嘛,肯定都要辛苦的。”赵大宝听到张叙的话,觉得有些好笑。

    但却又多了几分自怜自艾。

    像张叙这些人,别看现在出来摆摊,一旦考上修行大学之后——他哪知道张叙压根没啥希望考上——就有很大的机会参军,或者是进入一些修行者组织。

    那里面的待遇,就这么说吧,公务员的升级版——福利高得离谱,工资也高得离谱。

    如果再牛一点,真就进了国家机构里上班,那这一辈子,也就是人上人了。

    至于他赵大宝,对他来说最好的工作就是给别人看家护院,要不然就是加入某些修行者公司,或者成为职业的猎人,前往次元戈壁猎杀次元兽。

    赵大宝倒也不是没做过次元兽猎人,但去了一次差点死掉之后,赵大宝就畏惧了,然后就和弟弟一起开了家花店。

    “哥,我觉得做做小生意也挺好的,总比在修行者中间,每天过提心吊胆的日子好得多。”这时候,刚刚收拾完摊位的赵二宝走了过来,一边说话,一边还有些怨恨地看了眼张叙。

    没办法,张叙抢了他太多生意,能不生气吗?

    张叙也看到了赵二宝的眼神,他抬起手打了个招呼:“哟,来了老弟!”

    “偷窃成功!+4偷窃币!+700偷窃值!”

    又是一个不经意间偷掉的梗。

    “谁是你老弟!我明明比你大好吗?!”赵二宝反驳道。

    “哈哈哈哈,达者为师,我觉得我都应该管张叙叫声哥,他这两天,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赵大宝并不介意地说。

    “没有,我还得谢谢赵大哥呢。”张叙真心实意地感谢道。

    在张叙看来,这个赵大宝实在是个好人。如果第一天卖花的时候不是赵大宝提醒张叙要有独属于自己的特色,张叙也想不到这种特别的叫卖方式。而也正因为赵大宝提醒了张叙,赵大宝这两天的生意,相当之惨淡。

    或者应该说,整个小广场上,没有一个人的生意能比得过张叙。

    只要张叙的摊位有花,他还在播放自己那独特的叫卖,别人就基本没什么生意。

    最气人的是,别人想模仿都赶不上趟。

    张叙放《江南皮革厂》,他们也放,结果张叙就开始“谁特么买鲜花”了。

    他们也“谁特么买鲜花”,张叙就又换其他洗脑叫卖了。

    让他们自己想点洗脑的叫卖,可是一个人的力量,能比得过整个地球人的集体智慧吗?

    总之,他们永远都在用张叙剩下的东西。

    那生意能比得过张叙吗!

    而且,随着张叙叫卖的走红,现在他的摊位已经变成了学校里一道特殊的风景。

    毕业生也来,在校生也来,从大一到大四,乃至于校领导,都被张叙的特殊叫卖给惊动了。实在是太火了,张叙的那些语录,哪一句都相当魔性,保证让人听了以后便难以遗忘。

    现在网上最火的,就是张叙的这些叫卖词儿,在不知不觉中,张叙已经成为了一个小有名气的网红。

    张叙得知这件事以后,还想着如果成为网红,每天偷梗,是不是就能升级更快?

    结果打听了一下相关政策,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特么的一个修行者想要成为公众人物,就必须要身体力行,做一个传播正能量的光明使者。

    这事情也无可厚非。就像地球上的那些明星偶像一样,偶像对粉丝们的作用必须得是正面的,要让粉丝们向着更好的目标前进。

    这个世界的偶像同样有这种作用。

    而且对于修行者,更为苛刻。

    你如果是个普通人,顶多就是狗仔天天蹲你家门口,但如果你是个修行者,不止狗仔会监视你,国家机构也会监视你。

    毕竟,修行者万一造成破坏,可比普通人要巨大太多。

    修行者成为明星,很不自由。

    张叙仔细想了想,虽然他觉得他挺正能量的,但那种被束缚的感觉,他很不喜欢,还不如就当个默默无名的修行者,享受修行者法律带来的便利。

    这里就要引入一个新的概念了,那就是华夏面对普通人和修行者,同时实行的两套法律。

    普通人的法律没什么特别的,修行者的法律却很有意思。

    但凡有修行者对普通人造成无法逆转的伤害的,该修行者会被国家通缉。这属于破坏了国家的社会秩序。

    但如果修行者杀死修行者,则可以视情况而定。一般来说,只要不是恶意的杀戮,都会被判处无罪。甚至有时候,有些强大的修行家族即便是犯下了恶意的杀戮行为,比如灭人家满门这种,也会被判处无罪。

    这种特权比普通人的特权还好搞,甚至连证据都不用伪造。

    之所以会这样,原因很简单,这个“恶意”是无法明确界定的。

    两个修行者可能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就打了起来,你说这是不是恶意?

    那有些特权阶级自然就可以说,对方看了我媳妇一眼,我觉得他绿了我,我就杀了他。

    很合理吧?

    也正是因为这种“恶意”实在太难界定,所以修行者之间的杀戮,国家基本是不管的。只要你强,你杀谁都行——当然,别犯众怒,否则国家不收拾你,那些强大的修行者也会收拾你。

    不过修行者法律中有一点特别明确:但凡因为打架斗殴造成公共设施、居民住宅等损坏的,必须全额赔偿。

    所以你们明BC市里即便有很多修行者,也没有频繁出现打架斗殴现象的原因了吧?

    打架的成本太高了,普通修行者赔不起啊!

    “行了,已经六点多了,咱们也该走了。”金灿这时候处理完手头的事务,走过来对正在和赵大宝聊天的张叙说道。

    张叙看看时间,确实已经有些晚了。他对赵大宝道:“那今天就这样吧,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梗】,我们,后会有期!”

    赵大宝却愣了愣:“怎么,你不来卖花了吗?”

    张叙笑道:“钱赚得差不多了,明天休息一天,后天我就去次元戈壁探险了。”

    “你要去次元戈壁啊……”赵大宝似乎又想起了自己当初的经历,“张老弟,可得小心。”

    “放心吧,我可是有保镖的。”张叙说道。

    又说了几句话,张叙便打算和金灿申以纯离开了。而赵大宝一直站在旁边,似乎有话想说,却每每没说出口。

    “等,等一下!”

    就在张叙推着三轮车,即将离开的时候,赵大宝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我,我们切磋吧!”

    (求推荐求打赏。

    顺便说一下,有些时候为了行文连贯,偷了梗不能突兀地写一段“偷窃成功巴拉巴拉”,那样会影响阅读体验。所以如果行文间,有【梗】这个符号,就代表主角偷窃成功了。

    然后有些不太为人所知的梗,比如泡泡茶壶,还有之前的《回魂夜》,我都会在后面标注的。不过我估计大家应该大多数梗都能懂。

    ——这时候是不是要嘲讽性地来上一句: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有人不知道这个梗吧?

    狗作者狂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