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偷梗之王 > 023 建议改成:叫 卖 之 王(下)
    “叙哥,不好了!”

    申以纯急急忙忙地跑过来,对正在卸货的张叙说道。

    “我知道,我又不聋。”

    张叙摆摆手,让申以纯稍安勿躁。

    昨天张叙唱了那首《江南皮革厂》后,有学生立刻就把视频发到了网络上。这种魔性的,极具鬼畜精神的歌曲,当即引发了网友们的疯狂转发和推崇。

    于是今天,九川经济学院就多出了许多外部人员。这些人身份不知道是什么,但非常统一的,都拿着个手机在录像,有些人甚至拿着专业的摄影机,就为了拍摄《江南皮革厂》的现场演唱。

    然而,当来到学校摆摊的小广场之后,他们愕然发现,几乎所有摆摊的,都在唱《江南皮革厂》。

    这也就是申以纯所说的大事不妙,而这个,根本不用申以纯提醒,张叙刚来,就听到此起彼伏的“浙江温州,浙江温州”声音。

    昨天张叙凭借一首《江南皮革厂》,收获了无数的眼球,那些并没什么特色的花束,因为这个叫卖加成,差不多都卖了出去,其他人自然眼红无比。今天一来,本着你能唱我也能唱的原则,他们立刻有样学样,全都唱起了《江南皮革厂》。

    而他们显然也预料到,今天会有很多人要唱这首歌,所以此时此刻,整个摆摊的广场上,《江南皮革厂》各种版本尽出。

    有说唱的,有抒情的,甚至还有改成摇滚的,最过分的是赵大宝和赵二宝他们的“佳宇花店”,直接拿音响特么的来了个电音版本,用的竟然还是张叙的声音。

    “赵大哥,你这有点过分了,自己再唱一遍也行啊。”张叙和赵大宝的摊位挨着,摆好摊后,不禁笑着问赵大宝。

    赵大宝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我和我弟弟都不会唱歌,你唱得那么好,就拿来用了。我这个改得还行吧?听说是最近特别流行的什么电音。”

    “相当好!我听完之后,就觉得浑身充满了动力,手机电量都满了!”张叙竖起大拇指赞道。

    “你不介意?”赵大宝奇道。

    说实话,赵大宝真是佩服这个名叫张叙的高中生。昨天刚来的时候,他的生意非常差,赵大宝寻思交个朋友,找机会切磋切磋,所以指点了一下。

    没想到这一指点,效果惊人!

    张叙情知在鲜花的种类和风格上,自己绝对无法超越赵大宝这样的专业人士,于是另辟蹊径,找到了一个别人都没想到的独属于自己的特点——叫卖。

    于是昨天,他的花以一种十分夸张的速度,差不多卖完了。

    而且,也正是因为他昨天先他人之前,用了特别的叫卖,今天张叙的摊位刚摆出来,附近就冒出来很多人,想亲眼看看张叙的现场演唱。

    这就是名气打出去了。即便今天大家都唱《江南皮革厂》,效果也绝对没有张叙更好。

    赵大宝问张叙介不介意,本是想勉励张叙不要担心生意,就算今天的生意稍有不好,但赚钱总是肯定的。

    谁知道张叙笑着摇摇头,道:“我介意什么?大家都在唱我这首歌,说明我这首歌受欢迎,我应该高兴才对。”

    难道张叙知道自己的生意不会赔?

    赵大宝想着,不禁问道:“你不怕自己的生意受影响吗?”

    张叙笑容更甚:“当然不怕。”

    “为什么?”

    赵大宝问出问题,张叙却只是微笑不语。

    这属于商业机密,虽然保密不了多大一会儿,但该卖的官司,还是得卖嘛!

    等赵大宝用一种思索的眼神回到自己的摊位后,金灿走到张叙身边,也是有些担心地问道:“你还能想出那样的叫卖歌曲吗?”

    昨天张叙的操作,实在是震惊到了金灿。昨天吃饭的时候,三个人意气风发,都觉得今天的花能卖得更好。所以今天,张叙准备了将近两百束,而金灿,张叙都没主动“麻烦”他,他就自己跟过来了。

    在这儿能赚钱,还供饭,而且也算是完成张天赐交代的照顾张叙的任务,金灿没理由不来。

    “昨天那样的叫卖歌曲吗?”张叙想了想,“好像想不出来。”

    “那你打算怎么办?”金灿指了指群魔乱舞的广场,“他们都把你的歌更新版本了,你还打算像之前那样拿着大喇叭喊吗?”

    张叙点点头:“咱们又没音响,只能用大喇叭喊了。”

    “可是……”

    “可是我也没说,我就不会喊别的叫卖口号了啊?”张叙笑着说道。

    金灿看着张叙那自信的神情,越发觉得,张天赐的这个侄子,貌似和他之前了解到的资料,完全重合不上。

    资料里了解到的那个人,很努力,心怀远大,却也经受不起现实的巨大挫折,因此堕入到无底深渊,一朝崩溃,再难抬头。

    而眼前这个人,初时见到,只觉得猥琐且不正经,处处有着小聪明。此时再看,虽然还是有很多小聪明,但那种自信,却几乎要从身体之中迸射出来。

    那种自信好像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懂叫卖!

    ……

    “咳咳!”

    张叙摆好了自己的摊位,左边坐着申以纯,右边坐着金灿,两人戴着帽子手套,蓄势待发,就等着有人来买花束,再以最快速度卖出去。

    而周围的人,确实也有很多都在关注着这里的情况。

    他们想看看,作为《江南皮革厂》的“原创者”,张叙要怎么应对这满场都是《江南皮革厂》的场面。

    于是,就看到张叙咳嗽两声,吸引来所有人的注意,紧跟着,他没再放音乐,而是将大喇叭往旁边一放,按下了播放键。

    “谁特么买鲜花啊?谁特么买鲜花!”

    这是第一句。

    所有人都懵了。

    “噗!”

    正在喝水的赵二宝一口水就喷出去了,全都喷在了鲜花上。

    “这,这还能这么吆喝吗?”赵二宝听着那激昂慷慨的叫卖声,整个人都不好了。

    正常的叫卖,不就是跟大家说,我这个东西有多好,我这个东西有多便宜吗?

    大家都是这么来的。

    所以昨天张叙唱了一首《江南皮革厂》,他们才恍然大悟,哦,原来叫卖还能玩这种花活儿。

    他们善于吸收别人的成果,今天迅速就把《江南皮革厂》的其他版本掏了出来。

    然而,谁能想到,这个昨天还算是在卖东西,在谄媚顾客的张叙,今天摆摊一开始,就给你来了一句:

    谁特么买花啊?

    那语气,叫一个不耐烦;那气势,叫一个雄赳赳;那感觉,就像是在说:爱买买,不买滚犊子!

    顾客是上帝啊朋友,你这么卖,别人能买吗?

    赵大宝,赵二宝,以及关注着张叙的其他商家都在如此想着,就连那些围观群众,也有人在如此想着。

    但是!

    “我为什么有一种一定要买束花看看他到底会不会不耐烦的冲动呢?”

    有人甚为困惑,自言自语。

    “太魔性了吧,我怎么觉得这样的叫卖,更有意思呢?我去买一束,这也太逗了吧!”

    有人干脆笑着就买了一束花。

    然后,赵大宝等一众商家,就看到张叙那边,人是越来越多,生意又是越来越好。

    “这都在那骂人的,他们竟然还去买?”赵二宝完全不能理解这帮人是怎么想的。

    赵大宝看着张叙那边人头攒动,再看看自己这边空无一人,苦笑道:“就是因为没人敢这么喊,所以顾客们才乐意买账啊!”

    “这是什么歪理?”赵二宝搞不明白。

    可能赵二宝永远也不会明白了。因为张叙在放了半天“谁特么买鲜花”之后,又变了阵型。

    “小花花,一百块一束,嘿嘿~!”

    那声音,要多贱有多贱,要多那啥有多那啥,可是只要听到,就自动在脑内循环播放……

    太特么魔性了!

    感觉不是在卖花,而是在卖段子!

    这还没完,又过了一会儿,张叙播放的叫卖声又变了!

    “妈妈,我想买好看的花。

    “买,买大份的。两束够吗?

    “够了,谢谢妈妈,妈妈真好……”

    这一次的叫卖,好像是某种方言,明明是很简单的话,听起来却又想笑又洗脑。

    怎么说呢,就是……太有特色了!

    一个叫卖接着一个叫卖,张叙的每个叫卖都不重样,而且个个搞笑魔性。聚集在他摊位边的人就越来越多生意也越来越好。

    最高兴的当属那些特意跑来拍视频的人,张叙带给他们的惊喜,真是如高chao一般,一波接一波……

    “今年卖花,估计得赔老多钱了……”赵大宝看着买卖如此火爆的张叙摊位,无语凝噎。

    他也没想到,自己就指点了一句话,却把自己的财路给断了。

    这个朋友,交的到底是值,还是不值呢?

    ……

    仅仅半个下午,张叙将“叫卖界F4”全都偷了过来,凭借这些独特的叫卖,两百束花销售一空。

    后面又运来一车,竟然又卖完了!

    如果只是学生,不可能有这么好的销售数据,但架不住还有被张叙的沙雕叫卖吸引来的社会人士啊!他们录了半天视频,不给版权费,买束花总成吧?

    于是,张叙一下午,赚了两万多块钱!

    这是啥?

    这就是异世界版网红效应啊!

    “兄弟萌,知道我是谁吗?”张叙看着手机账户里将近三万块钱,眉开眼笑地对金灿和申以纯说。

    “你是我叙哥啊!”金灿懒得搭理嘚瑟的张叙,但申以纯就非常捧场。

    只见张叙摇摇头,非常风骚地说道:“我不是你叙哥,我是叫卖之王!”

    然后,学校摆摊的第三天,张叙这个叫卖之王,就被彻底干掉了……

    (求推荐啊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