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偷梗之王 > 020 我有一个麻烦(求推荐求打赏!)
    “你怎么在这?”张叙看到眼前这个人的时候,一句“卧槽”几乎脱口而出。

    金灿用食指扶了扶自己新换的金丝眼镜,看着同样新换了无框眼镜的张叙,笑道:“换眼镜了?”

    “你不提这个还好,赔钱!我上一副眼镜两千多配的!”张叙说道。

    现在张叙戴着这个无边框眼镜,就五百多,但上一副黑框眼镜,确实是两千多配的,有什么多焦点、抗蓝光、抗疲劳等等乱七八糟的功能。

    但是张叙戴着也没觉得哪就不疲劳了,该啥样还啥样。

    听到张叙的话,金灿笑了起来:“我上一副眼镜两万多。”

    张叙点点头,然后说道:“你们这儿向日葵多少钱啊?”

    金灿默默用中指扶了扶眼镜。

    申以纯看着张叙:“叙哥,他让你赔钱呢。”

    “用你提醒!”张叙白了申以纯这大傻子一眼,对金灿说道,“算了,你打了我一拳,我打了你一拳,咱俩扯平了。”

    金灿看着很不要脸的张叙,无奈地摇摇头,说道:“你这个朋友叫什么名字?”

    “我叫申以纯,你好。”申以纯此时展现出了非常良好的礼貌,和金灿握了握手。

    “金灿,欢迎光临我的小店。”金灿笑着道,“相比起张叙,我更喜欢你,你很耿直。”

    申以纯有些害羞地挠挠头,道:“真的吗?好像除了我爸我妈,还有叙哥,没人说过喜欢我。”

    张叙拍了拍申以纯,道:“你脸红个泡泡茶壶啊!这小子居心叵测,别被他骗了。”

    “偷窃成功!+2偷窃币!+500偷窃值!”

    这个梗偷得相当顺畅,连张叙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不过既然偷到了,那就是好梗!你管它泡泡茶壶是个啥玩意儿呢!(注)

    金灿和申以纯做完了自我介绍,张叙便问金灿道:“你不是军区长的秘书吗?怎么会在这?”

    “我不是说了我要在九川待一段时间吗?”金灿反问。

    “我是说,为什么会在鲜花批发市场看到你?”

    “哦,这个花店是我妈开的,军区长给我放了两天假,就帮忙看店。”金灿很是绅士地解释完,看着张叙,“你要买花?送给女朋友?心仪的对象?还是你妹妹?”

    “我买花是为了卖。”张叙随口说了一句,然后转了转眼睛,“你之前是不是说过,如果我有麻烦的话就找你?”

    金灿好像感受到了一丝不详的气息:“你有什么麻烦?”

    张叙嘿嘿一笑:“给我打个1折吧?”

    ……

    得知张叙竟然想去九川经济学院卖花,金灿在短暂地诧异之后,倒是好奇道:“你怎么会想到去大学里赚那些毕业生的钱?”

    “因为好赚,所以不赚白不赚。”张叙道。

    “这倒是真的,每年毕业季,来我们这边批发鲜花,或者零买的,有很多。你倒是很有经济头脑。”金灿道。

    笑话,老子上辈子可是经济系高材生,虽然专业课学得马马虎虎,但是简单地摆个地摊这种思路,很难想吗?你这以为大家都强行降智是不?

    张叙暗暗腹诽,对金灿道:“反正这个麻烦,你帮不帮我解决吧?”

    “虽然这并不算麻烦,不过我很乐意帮你,毕竟这也是我家的生意。”金灿笑道,“1折打不了,不过可以给你打个五折。像是白玫瑰那种便宜的,一枝一块,给你五毛;A级百合可以给你八块十枝,B级就六块;然后还有那种向日葵……”

    “停停停!”张叙也不懂什么A级B级,他就懂个3级,“有你这句话足够了,帮我先整一千块钱的!”

    说罢,他又想起来:“你家有那种花束包装吗?”

    金灿回答道:“那个东西也很便宜,也要一千块钱吗?”

    张叙摇摇头:“不,看我能包多少……”

    话没说完,张叙看着金灿沉吟了起来。

    “怎么了叙哥?”申以纯奇怪地问道。

    金灿心中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清晰了。

    “我这儿还有个大麻烦,你看,你能帮我解决吗?”张叙忽然问道。

    “什,什么麻烦?”

    “缺人包装啊!”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两个小时后,张叙申以纯,再加上一个被迫帮忙的金灿,三个人已经包装好了将近一百个花束。

    这些花束品种齐全,有白色绣球花掺杂满天星等点缀;也有红白玫瑰花束;更有粉红色康乃馨、充满朝气的向日葵等等等等。

    单只是将这些花束摆在眼前,张叙这种直男都觉得浪漫非常。这要是放到大学里,分分钟就没的事儿啊!

    “OK!今天差不多就先这样,先搬到大学看看情况。”张叙看了眼时间,已经下午三点来钟了。

    金灿也看了一眼手腕上那块造型古怪的手表,问张叙:“我刚才就想问你,你们下午不用上课吗?”

    “逃了。”张叙坦然说道。

    金灿皱皱眉头:“你不是昨天才回学校吗?怎么今天就逃课?”

    张叙给了金灿一个wink:“上学哪有赚钱重要啊?”

    一中上午是实战课,下午则会让学生集中到修炼室修行。张叙“天赋异禀”,修行也没啥用,所以非常放心地逃了。而申以纯……则是被张叙给拐带出来的。

    正如张叙所说的,他放心花都要过期了,再不赚钱,别说上学了,以后个人征信都有问题,买房子贷款都贷不了!

    上午的实战还有用,当然不能逃,但是下午的修行课,张叙心安理得地逃了。

    还是赚钱重要啊!

    “我觉得我应该将这件事告诉给军区长。”金灿说着,拿出手机就要给张天赐打电话。

    张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夺下手机,揣进怀里,在金灿诧异的眼神中,威胁说道:“我还有最后一个麻烦,需要你的帮忙……”

    ……

    事情比张叙想的要复杂和困难得多。

    原本张叙以为,只要混进了学校,那么卖起花来,就不愁没有顾客。

    而且,张叙也不怕招揽不到顾客,花是五折在金灿的花店买的,恐怕整个九川也没有比这更便宜的了。

    打价格战?咱优势巨大啊!

    可惜,令张叙万万没想到的是,进学校很简单,但是进去之后,非常难。

    事实证明,天底下聪明的人海了去了。想到毕业季卖花的人,绝不在少数。张叙申以纯以及被强行请来帮忙的金灿,已经是进入学校的第十三个摊贩了。

    学生有需求,学校周围的花店还供应不上,学校便默许了外部人员进入学校卖花。但为了保证秩序,学校专门出了一个规定。

    卖零散花的,可以在学校内随意走动,但摆摊的,必须在学校规定的区域内售卖。

    众所周知,一旦某一个行业的大多数商贩汇聚到了一起,那就会形成激烈的竞争,这是学校安排的一种另类“养蛊”。为了让学生们不吃亏,他们便希望商贩们能够拿出自己最好的产品,更好的价格。

    这是一件好事,但对张叙来说,就要了命了。

    首先一点就是,大家都在一起卖花,你就不能卖的太便宜,违反“行业规定”。张叙的花可以便宜一点,但不能便宜太多。

    其次一点就是……

    “我特么,为什么之前不好好学学插花呢?”张叙看着别人摊子上摆的万紫嫣红,感觉自己这次要赔了。

    那帮家伙真是专业的,各种风格的花束、各种搭配,应有尽有,张叙看着他们的花,再看看自己三人弄的花,就差点意思。

    虽然单独拿出来,张叙的花还是能看的,上镜也并不寒酸,可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业余的,就是干不过专业的。

    也幸好,张叙的花比起别人的虽然不够漂亮,但到底是便宜的,在这摆了一个多小时的摊,到底卖出去了两束188的。

    “万事开头难,再熬两天应该就好了。”张叙看着自己那辆从金灿花店借来的三轮车上满满的花,欲哭无泪。

    “没事,赚三百多块钱,够多了。”申以纯伸着舌头说道。他对钱没啥兴致,他就知道他快要被热死了,“早知道我应该修炼《寒冰诀》,那样的话夏天也不会热。”

    “那你冬天会不会冷呢?”忽然,金灿的声音从旁边传来,灵魂发问——张叙怕生意太好忙不开,把他请来了,谁知道,仨人在这却只能干坐着。

    申以纯仔细想了想:“是哦,那我再练个《九重焰魂》?”

    “咋地?冰火两重天啊?小伙儿整挺野。”本来觉得前途一片迷茫的张叙也被申以纯逗的哭笑不得,“那你可能就死在修炼第一年的春天了。”

    申以纯又想了想,点点头:“看来我还是得修炼《锻体诀》。”

    “《锻体诀》?”听到申以纯修炼的功法,金灿愣了愣。

    “怎么了?”申以纯问。

    “没事。”金灿反应过来,笑道。

    他转而看向张叙:“这么久才卖了两束,剩下的花怎么办?”

    “这个……”张叙摸了摸下巴,正准备回答。

    忽然,他看到旁边有两个人走了过来。

    (注:脸红个泡泡茶壶,出自《Overlord》,泡泡茶壶是粉红色史莱姆,长得极像男性独特特征,所以,你脸红个泡泡茶壶,翻译过来就是:你脸红个几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