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偷梗之王 > 019 买花(求推荐)
    “提问,这个世界上什么人的钱最好赚?”

    张叙坐在自己新换的修行蒲团上,问申以纯。

    申以纯吃着雪糕,回道:“男人的钱?”

    张叙愣了一下:“你但凡说女人的钱最好赚,我都觉得有道理。男人的钱怎么好赚了?”

    申以纯理所当然地说道:“我爸跟我说,他们出去喝酒的时候,会有女人陪着,只要那些女人撒个娇,男人就大把大把的撒钱,有人还把钱往天上抛呢。”

    张叙:“……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偷窃成功!+1偷窃币!+300偷窃值!”

    张叙:“……”

    老子没想偷啊!老子是诚恳地表达我仇富的心理啊!

    “是吧?”申以纯还以为张叙同意自己的观点。

    “是个屁!”张叙翻了个白眼道,“我告诉你,这天底下,女人和小孩的钱最好赚,男人的消费能力是最低的!”

    “为什么?”申以纯疑惑道。

    “想要让一个男人掏钱,必须得让男人真的喜欢才行!而女人和小孩,只需要迷惑一下,钱自然就出来了。”张叙解释道,“甚至于你只是假装给个折扣,她们就会心甘情愿地上钩!”

    这道理实在太浅显易懂了,都不用过多解释,看看每年双十一,谁是主力军?

    申以纯虽然没了解过这些东西,但听张叙一说,也差不多明白了。

    “那我再问你,小孩之中,什么人的钱是最好赚的?”张叙又道。

    申以纯摇摇头。

    张叙道:“大学生啊!大学生一没生活压力,二没学习压力,除了吃喝玩乐,就是逃课挂科。现在是大学毕业季,咱们就从这些毕业大学生入手,做一些花束卖给他们,一定能赚钱!”

    “原来是这样……”申以纯好像有点懂了,“可是,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咱俩高考都不知道考不考得上呢。”

    张叙拍拍申以纯的肩膀,蛊惑道:“你不打算在那些大学生的身上捞一笔吗?”

    申以纯摇摇头:“不打算。”

    “为什么?”

    “我又不缺钱。”

    张叙咬牙切齿地道:“……我缺钱!”

    申以纯无所谓地道:“叙哥你缺钱就跟我说嘛,咱俩谁跟谁,我先借你一万,什么时候想还了再还。”

    讲实话,申以纯这话太具有诱惑力了。

    这种土豪朋友,谁见了不爱啊!

    但是不行!

    张叙摇摇头,拒绝了申以纯的诱惑。

    借钱不还不是我这种接受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熏陶的优秀青年干的出来的!

    张叙苦口婆心地道:“以纯啊,我跟你说,人这辈子总是得奋斗一下的。你想,你爸有钱,又不是你有钱。你得努力,才能有收获。你这次就跟我一起卖卖花,见识见识人间疾苦,这样以后你爸让你继承家产的时候,你也就明白,你爸赚的每一分钱,都来之不易,你就会知道省着点儿花,不会很快败光家产了。”

    申以纯将雪糕棍扔到垃圾桶里,对张叙道:“我爸说,我家买了个什么公司的股份,只要那个公司不倒闭,我家就不会穷。所以我不用担心我家破产的事。”

    张叙无言以对,有钱人真特么难以理喻!

    “不过,”申以纯看着张叙,笑道,“既然叙哥你想干,我就陪你干。我说过的,你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好兄弟!讲义气!”张叙颇为感动地拍了拍申以纯的肩膀,“那么你先借我点钱买花吧!”

    ……

    张叙到底还是没管申以纯借钱。

    尽管申以纯明确表示张叙还不还都无所谓,但张叙害怕自己借着借着就上瘾了。

    人是一种容易形成依赖感的动物,一旦习惯了某件事,那么就很难从其中挣脱。

    就像一旦你习惯了玩手机刷哔站刷微博,那么哪怕明天早上八点就要考试了,凌晨十二点的时候,你还是会玩手机刷哔站刷微博。

    复习?

    复习个几把!

    本着债多了不压身这一基本原则,张叙又从自己的放心花里借了五千块钱。有这五千块钱作为启动资金,张叙穿越过来以后的第一桶金,应该就能手到擒来了。

    上午的时候,张叙和申以纯安安稳稳地上了实战训练课。

    这还是张叙第一次上实战训练课,毕竟昨天的时候,一场无情的大火差点都摧毁了家园,学校的各种课程压根没上。

    实战训练课,顾名思义,就是游戏中的solo。两两对抗,提升实战技巧。

    张叙今天被分配到的实战对象是一个名叫王溥的人。

    一开始,张叙刚和王溥对上,就被扔了出去。

    张叙整个人都懵了,他也在这个时候,才真正明白张雨霏当初说的话。

    和普通人打架,与和修行者打架,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情况。普通人只会用普通的手段进行攻击,但是修行者,却总能出现某些张叙意想不到的操作。

    王溥修行的功法名为《拔葱大法》,当他开始攻击的时候,不管他的对手有多高,都会被他用灵气原地拔起来,就像拔一根葱一样简单。

    张叙一个一米七五的正常男人,就是这么被一米六的王溥扔到天上去的。

    不过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后,张叙发现,自己的三根草境界还是很不错的。不购买临时状态的情况下,张叙前期因为缺少实战经验,败得很快,但等他熟悉了王溥的攻击模式后,便发现,1级五品的王溥,在他面前,不管是身体素质还是攻击方式,都没有什么优势。

    如果真的生死对决,张叙只是凭借速度,就能秒杀掉这个矮子!

    他训练的时候,还偷眼看了看申以纯。

    申以纯败得比张叙惨多了,基本是被对方单方面殴打——不对,应该说是被对方单方面追逐。

    因为申以纯上蹿下跳,像个猴子一样灵敏,对方得先追上他,才能打他。

    “没事叙哥,输是很正常的事,我都觉得你很厉害了。王溥可是五品啊,你后面竟然能和他周旋那么久!”申以纯对张叙说道。

    “我有什么事,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秦高也就六品,你一个四品的人被追得满场跑,我都看不下去。”张叙道。

    申以纯嘿嘿一笑,道:“叙哥,我跟你说,我有绝招的。我爸当初花大价钱给我买了个很厉害的功法。”

    “哦?”张叙来了兴趣,“说说,什么功法?”

    申以纯道:“《天下剑》!”

    “名字听着很霸气,演示一下?”张叙道。

    申以纯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这门功法必须得五品以上才能修炼,我现在还差点儿。”

    “也就是说你还没开始修炼?”

    “是的。”

    “真有你的!”

    “偷窃成功!+1偷窃币!+200偷窃值!”

    眼前飘过偷窃成功的字样,张叙和申以纯已经来到了鲜花批发市场门口。这是九川最大的花卉批发市场,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走,进去看看!”

    张叙一挥手,两人便进入了一片花的海洋。

    充满朝气的向日葵、白中带着种粉嫩的荔枝花、娇艳似火的红玫瑰,还有香槟玫瑰、白玫瑰、紫玫瑰……

    琳琅满目,眼花缭乱。

    “叙哥,买啥花?”申以纯看得眼睛都花了,问张叙。

    “跟我来就行。”

    张叙说着,率先走进了第一家店。

    虽然张叙对这个世界的花没什么研究,对地球的花更没有研究,但他好歹也送过女生花,也经历过一次毕业——虽然那次毕业很匆忙,但张叙到底见到了许多人捧着的花束。

    根据记忆中花朵的形状和颜色,张叙随口问了一些诸如绣球花、玫瑰、满天星、康乃馨等漂亮又有美好寓意的花的价格。

    问完之后,转身就走。

    连着走了七八家后,张叙差不多就把成本价和销售价盘算好了。

    像玫瑰,一根其实也就几块钱,多买还能更便宜。但是回去做成花束,就能卖到上百甚至更贵。

    这就叫一本万利!

    “咱们还要走多少家?有点累了。”申以纯伸着舌头,看了看头顶的大太阳。

    “咱们再走完这一家,差不多就能定……咦?怎么是你这个……嗯?”

    张叙正一边盘算着价格,一边跟申以纯说话。

    走进这家花店,一抬头,却看到了一个熟人。

    (新剧情新状态出现了!求推荐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