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偷梗之王 > 016 人生有梦,各自精彩(大章求推荐……)
    “好的,张~天~赐——先生,您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吗?”张叙觉得自己跟张天赐聊了两句话,苍老了许多。

    到底谁是年轻人啊!

    张天赐非常满意地听着张叙念完自己的名字,说道:“找你来,当然是有好事。怎么样,要不要跟我去龙关?”

    张叙听到这句话,下意识咽了口唾沫:“我不会出卖我的肉体的!”

    “什么出卖肉体?”张天赐没听懂,“我是让你去我手下当兵。”

    “哦,不当!”张叙松了口气,嘴上拒绝得非常干脆。

    “什么?你不当?”张天赐瞬间跳了起来,很是不解地问,“有多少人想来我手底下当兵都当不了呢,你竟然拒绝?”

    “张前辈。”张叙摆摆手,示意张天赐不要那么激动,“我其实不太明白,为什么您要找我去您的手下当兵呢?”

    “你不知道?”张天赐奇怪地看了张叙两眼,“我是你叔叔啊,不想着我侄子,我想着谁?”

    “你是我叔叔?”张叙听到这个消息,比当初听到科比不幸逝世还震惊,“你怎么能是我叔叔呢?”

    “我凭什么不是你叔叔?”张天赐反问。

    “亲的?”

    “哦,那倒不是,你爸爸是我的堂哥。”

    “不会吧……”张叙还是不敢相信,这个一中最有名的校友,龙关军区军区长,竟然是自己的叔叔。虽然不是亲的。

    “很会。”张天赐傲然点点头,“来,叫声叔叔听听。”

    “有个问题。”张叙抬手示意自己有问题。

    “你说。”

    “你以前怎么不来找我?”张叙问。

    如果张天赐真的是张叙的叔叔,那么他为什么不早点来找自己呢?

    如果张天赐能够在张叙高一的时候就找来,那原主的人生是不是会截然不同?

    听到张叙的问题,张天赐道:“因为我一直都在军队,而且我当初吧,……和家里闹了些矛盾。”

    “闹了些矛盾?”

    张天赐点点头,甚是轻松地说道:“小矛盾。”

    然后,张叙就从张天赐口中,听到了他所谓的小矛盾。

    当年上高中的时候,张天祥和张天赐是同届最优秀的两人,号称张家双子星。但是张天祥少年老成,颇为稳重,而张天赐就非常“活泼”。

    用现代人的说法就是,学痞。

    高二的时候,张天赐凭借自己独特的魅力,泡了一个高三的学姐,过了一段时间后,他就玩腻了。

    被始乱终弃的人当然不会善罢甘休,那位学姐一气之下,将这件事告诉给了家里,张天赐这才知道,人家是修行家族韩家的人。

    百年修行家族,相当有能量。

    张天赐当时就被抓了过去,等他再出来的时候,被蹂躏得只剩下一口气了。

    他脸上的刀疤,就是那位学姐亲自划出来的。

    事情了结,但韩家要求,九川再也不允许有张天赐这个人。所以张天赐就被送到军队锻炼去了。

    这一锻炼,张天赐便再也没回来过,直到如今,衣锦还乡。

    也是最近,他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堂哥早就死了。

    “张前辈果然是非常之人啊!”听完张天赐的话,张叙都不知道该怎么“夸”他了。

    随便泡个妞就能泡出这么一段传奇经历吗?

    到底谁才是主角啊喂!

    不过,那位学姐还真是有够狠的,本来以为张天赐脸上的疤是战场勋章,合着还是个耻辱印记。

    现在,张叙已经不能正视张天赐那张看起来很是狰狞的脸了。

    “现在,你可以叫我叔叔了吧?”张天赐讲完自己那不靠谱的故事,对张叙说道。

    “叔叔好!”张叙立刻改口道。

    张天赐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这不重要,认个大佬当叔叔,有什么不妥吗?

    没看人家在一中都没上完学,一中都把他当成最优秀的毕业生了吗!

    “嗯,很好。”张天赐很是享受地答应了一声,然后道,“以后不许叫我叔叔了,叫我军区长。”

    张叙:“???”

    这人的脑回路怎么总是和正常人不一样?

    难怪那个傻逼金灿连修行者都不是,敢跑过来给我一眼炮儿。

    合着有什么样的长官,就有什么样的属下啊!

    “好的军区长。”张叙从善如流。

    “现在你还拒绝我吗?和我去龙关,你就算没有修行天赋,我也能用次元丹把你拱上2级。我们军区别的没有,次元丹你当饭吃都行!”张天赐笑着说道。

    张叙仔细想了想,说道:“还是不去!”

    “嗯?”张天赐露出诧异地神色,“为什么不去?”

    张叙非常淡定地说道:“人生有梦,各自精彩!”

    “偷窃成功!+1偷窃币!+1300偷窃值!”

    又是一次大补!

    “人生有梦,各自精彩。你小子倒是有骨气。”张天赐赞许地点点头,然后仔细咀嚼了一下这句话,“这话说的挺有水平,你说的?”

    “我不是才说出口吗……”

    “我的意思是,这句话是你原创的?”

    “啊……算是吧。”

    “那以后归我了,这句话非常适合我!”张天赐非常霸气地说道。

    张叙觉得以后如果还能跟张天赐见面,最好不要在他面前偷梗了。

    因为可能会被张天赐偷。

    “您怎么说都可以。”张叙笑着答应。

    “人生有梦,各自精彩。人生有梦,各自精彩……嗯,好句子,好句子!”张天赐嘴里嘀咕着,便迈步走开。

    忽然,他停了下来:“你真的不去龙关?在那里,你过得绝对比现在要好。”

    “真的不去。”张叙很坚定地道,“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

    “担心你妹妹吗?她也可以一起去。不过她还是上大学比较好。”张天赐道。

    我说怎么不找我那个天赋异禀的妹妹,合着是她能考上大学,不用你照顾呗?

    张叙再次感慨这些大人对好学生和坏学生的差别待遇,然后道:“妹妹当然是担心的,不过这不是我不去龙关的主要原因。”

    “那你是因为什么?”

    “因为我的人生,只有我自己能决定。”张叙淡淡说道。

    张天赐听闻这句话,回头认真地看了看张叙,哈哈大笑起来:“果然是我张天赐的侄子!只有我张家的人,才会这样有种!”

    他非常不要脸地将功劳归于自己身上,转身上了车。

    金灿走了过来,拿出手机,和张叙交换天讯账号。

    “军区长还有事,晚上就要回龙关了。我最近还会在九川,如果你有麻烦,可以找我。”金灿看着名为“宇智波佐助人为乐”的天讯账户,十分不理解这是个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

    张叙则看着“火山”,将金灿的名字备注上去:“我一般有麻烦,就是和人打架,你能帮我吗?”

    金灿摇摇头:“不能,我只是个普通人。”

    “我一般就和普通人打架。”

    “普通人也不能,我是秘书,不会打架。”

    “那我找你有什么用?”

    金灿想了想,道:“如果你被人打死了我可以第一时间给军区长报丧?”

    张叙:“……草!”

    张叙严重怀疑,金灿这个家伙是不是看过《大王饶命》,或者《第一序列》,说起话来总是和那两本书里的主角一样贱。

    ……

    和金灿分开后,张叙便回到体育馆,跟着高三的其他学生,按班级分到其他教学楼上课去了。

    张天赐的话其实很有诱惑力,如果是原主,恐怕会立刻答应下来,不管张天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叔叔。

    但张叙到底不是张叙。

    先不说张天赐到底是不是张叙的叔叔,像这种多少年没回来过没关心过家里的叔叔,实在太不靠谱了!

    张叙估计,他要是真去了军队,可能混到死,张天赐都想不起来还有这么个侄子被扔进了军队。

    还是安稳高考比较靠谱。

    当然,让张叙决定不去军队的最主要原因,其实是,他并不喜欢被人安排自己的生活。

    高中选文理,张叙坚持着选了文;高考选学校,听了很多意见,张叙最终选择了自己相中的;大四,所有人都劝他考研,张叙却连考研信息都没关注过。

    说白了,他是一个主意很正的人,没有人能够影响他的决定,更改自己的选择。

    过好自己的人生就得了,别想着插手别人的人生。

    “人生有梦,各自精彩。这话说着咋这么对呢!”

    放学的铃声响起,张叙抬头看着血色的夕阳,感慨道。

    “叙哥你说什么?”旁边的申以纯问。

    “没什么。”张叙笑着摇摇头,忽然问,“以纯你的梦想是什么?”

    申以纯想了想,道:“顺利毕业吧。”

    “这不是梦想,我是问你,你以后干什么?你看,你的天赋不够,成不了大修行者,那以后也不能靠修行赚钱。你总得想想,以后你该怎么赚钱吧?”张叙帮申以纯分析道。

    “是哦,我好像以后没啥能干的。”申以纯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然后笑道,“没事儿,我爸能给我钱。”

    张叙恨铁不成钢:“啃老有什么用?你自己得奋斗啊!你如果以后不打拼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下,那你就只能回家继承你家那十几栋楼,几辆豪车和几千万银行存款了!”

    “叙哥说得对,男人还是得有自己的事业。”申以纯又想了想,然后笑道,“叙哥你干啥我就干啥吧!反正这几年,你也没骗过我。”

    这话倒是真的,原主明知道申以纯家里非常有钱,但也从来没借过申以纯的钱,而申以纯想辍学的时候,他总是会劝阻。

    “行,以后有我一口汤喝,就一定有你碗刷。回去吧,想想怎么吃蒲团最好吃。”张叙不耐烦地挥挥手,让申以纯离开。

    申以纯就一脸苦逼地离开了。

    看着离开的申以纯,张叙不禁觉得这个天赋平平的家伙很有意思。

    这是一个没心眼的人,

    而世间,最缺这种人。

    “作为一个心眼多得万箭穿心都扎不死的人,我的梦想是什么呢?”

    张叙默默想着,然后发现,好像就只有返回地球这一个梦想。

    “站这儿干嘛?”

    张雨霏从后面走了过来,她身边还有一个看都不看张叙的万小茜。

    哦,还有自己这个妹妹!

    “在等你啊!”张叙笑着说。

    张雨霏愣了愣,看到张叙被打碎的眼镜:“你眼镜怎么了?”

    “别提了,被一个脑瘫暗算了。”张叙随口敷衍过去,“正好想换眼镜了,咱们回家吧。

    “喂,这位万同学,要不要去我们家吃饭?我今天决定给雨霏做点好吃的。”

    万小茜面无表情地先走了。

    张叙就非常高兴地往家里走去。

    张雨霏无奈地看着这俩人,走在最后面。

    夕阳渐渐落下,三道影子被拉得很长。

    ……

    (今天弄离校,拍照,把我那买了两年只玩了一个月的吉他邮寄回去,有点累。

    想起昨天和朋友走在校园里,看着眼前一条条雪白的大长腿晃来晃去,心旷神怡。夏天真的很美好,只是可惜,没有任何两条大长腿,是属于我们的。

    于是,大学就这么结束了。)

    (明天回家,一整天都要在路上,提前请假,估计只有一章。大家见谅。)

    (后天上推荐,冲就完事了,奥利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