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偷梗之王 > 015 吾名,张~天~赐——!
    那人穿着黑色西装,戴着金丝眼镜,头发梳得倍儿齐,一看就是个成功人士。

    然而就是这么个成功人士,刚刚一拳打在了张叙的眼睛上。虽然只是普通一拳,作为修行者的张叙毫发无伤,但特别丢脸,因为眼镜碎了。

    他本以为张叙会愤怒地追上来,然而,他失策了。

    这剧情实在太熟悉了,张叙曾经在诸多小说、电视剧中鉴赏过类似情况。

    主角打一拳就跑,反派来追,追了就出事。

    具体出啥事,包括但不限于被蒙住麻袋一顿打,二话不说直接绑住,以及被抓去见某个女人……

    所以张叙是不会追上去的,他又不是反派,绝对要看清楚状况再行动!否则真的被人蒙住麻袋一顿打,那岂不是亏得更大。

    没想到,张叙不打算追上去,那金丝眼镜男跑出去老远之后,又晃晃悠悠转回来了。

    “你怎么不追?”金丝眼镜男有点纳闷地问。

    张叙攥了攥拳头:“我为什么要追?”

    “我打了你一拳,眼镜都打坏了,你不追?”

    “追是没有用的,很多时候,等待总能有出其不意的效果。”张叙笑道。

    “什么效果?”金丝眼镜男愣了愣。

    “就是……给你一眼炮!”张叙话音未落,提拳就照着金丝眼镜男打过去。

    金丝眼镜男压根没反应过来,眼睛便被狠狠砸了一拳,一看就贼贵的金丝眼镜,碎成了好几块。

    “哎哟!你,你偷袭!”金丝眼镜男惨叫着捂住眼睛。

    “偷窃成功!+233偷窃币!+900偷窃值!”

    这一次偷梗,效果非常显著。毕竟这体育馆里有上千高三学生,虽然大部分都在修行,但还是有人看到了这边的情况。

    自然也就成了这个梗的见证人。

    张叙眉开眼笑,当即决定再接再厉:“知不知道姑苏慕容?”

    “什,什么姑苏慕容?”

    张叙摆了一个pose,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偷窃成功!+352偷窃币!+750偷窃值!”

    完美!

    还得到了更多的见证人!

    “你,你怎么知道我会回来?”金丝眼镜男郁闷地问。

    “呵呵,我就是知道。”张叙如同一个江湖骗子,装出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

    “叙哥牛逼!”申以纯大声赞道,“我就说你怎么不追,原来你早就料到这个家伙会回来啊!”

    回不回来不知道,主要是怕吃亏。

    张叙心想。

    “原来你早就料到我会回来。”金丝眼镜男好像有些可惜地摇摇头。

    “如果叙哥追你,你会怎么做?外面是不是有一大堆人?”申以纯恰到好处地问了一句。

    金丝眼镜男想了想,道:“我可能会被追上,然后被狠狠揍一顿。”

    “哦……”申以纯点点头,忽然觉得不对,回头看看张叙。

    张叙:“……”

    “我其实吧,不是一个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人,只有当我不得不出手的时候,我才会出手。刚刚你给了我一拳,我知道你有你的理由,我想,你是跟我有仇的。所以我挨你这一拳,是应该的。”张叙随口胡诌道。

    申以纯当即佩服道:“不愧是叙哥!就是这么大度!”

    金丝眼镜男道:“我和你没仇。”

    张叙:“……”

    妈的你是不是在戏班子工作,专门负责拆台?!

    “那你就是来找揍的,对吧?”张叙甚是无语地看着金丝眼镜男,拳头已经举了起来。

    金丝眼镜男赶紧摇摇手,后退两步,对张叙说道:“重新认识一下,我叫金灿。今天我来找你,是想带你去见一个人。”

    “见一个人?”张叙皱起眉头,“什么人?”

    “一个你必须要见的人。”

    ……

    名为张天赐的刀疤男人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两个人,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张叙的左眼眼镜碎了,金灿的右眼眼镜也碎了,这俩人站一起,颇有一种喜剧感。

    “你俩这是干啥了?互相给了对方一拳?”张天赐笑着问。

    “这么说也没什么问题。”金灿有些惭愧地扶了扶自己的眼镜。

    “我不是让你把他叫过来吗?怎么还打起来了?”张天赐问。

    “本来想不引人注意地把他带出来的,没想到把自己搭进去了。”金灿道。

    “一看你就没用什么好点子。你一个文员秘书,天天想着和别人切磋,不是脑子有病,就是脑子出问题了。”张天赐无奈地说道,“你先下去吧,我和他单独谈谈。”

    金灿点点头,转身走到了很远的地方。

    待金灿离开后,张天赐面对张叙,仔细打量着。

    张叙则满头大汗地看着张天赐。

    “你很热吗?”张天赐奇怪地问。

    “有点,夏天嘛,流汗是很正常的事。”张叙苍白无力地解释着——其实他是害怕。

    尽管到现在面前这个刀疤脸中年人还没做自我介绍,但早上张叙才骑过他雕像,哪里会认不出来他脸上分外明显的刀疤?

    这位一中最牛逼的校友,真的这么牛逼啊?我上午才骑了他的雕像,下午他就直接找来了?

    张叙一个头比两个大,十分后悔答应金丝眼镜男过来。

    见谁不好,见张天赐。

    张天赐实力有多高?张叙也不知道,反正碾死他肯定是一点也不费力气的。

    “夏天热?”张天赐忽然向前一步,在张叙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巴掌拍在了张叙的肩膀上。

    张叙整个人就被压了下去。

    “我看你是身子虚,没事多补补,年纪轻轻的就这么虚,以后可怎么办?你叔叔我,当年可是一夜九春宵的,你多跟我学学。”张天赐看张叙这副没出息的样子,鼓励着说道。

    就是这话听着,怎么总觉得是在吹牛逼呢……

    “九次?牛逼牛逼,前辈真牛逼!”张叙虽然完全不相信,但还是摆出一副佩服的表情。

    “哈哈哈!现在也不行了,只能三次。”大言不惭地说着,张天赐叹了口气,“人不服老不行啊!”

    张叙:“……”

    三次都算老了?现在这个时代,大家都是吃什么长大的?

    见张叙沉默不语,张天赐以为自己的话打击到了张叙,便又安慰道:“没事没事,你还小,身子还能长……”

    张叙更不知道该说啥了。

    总觉得这位传说中的校友,很不靠谱。

    “请问张前辈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吗?”张叙小心谨慎地问道。

    “哦?你怎么知道我姓张?”张天赐很是惊喜,“难道我是你人生的目标,崇高的偶像,努力修行的动力?”

    张叙:“……呵呵,呵呵,是的。”

    不仅不靠谱,而且很自恋。

    “那你知道我叫什么吧?”张天赐笑着问道。

    张叙道:“我知道,您就是我们一中最厉害的校友,张天赐。我今天还瞻仰了您的雕像。”

    “瞻仰了我的雕像?你不是骑在我头上了吗?”张天赐疑惑道。

    张叙:“……”

    今天,他沉默的次数尤其多。

    特么的,果然是来寻仇的吧!

    现在的大佬都这么小心眼吗?

    “不过,你把我的名字叫错了。”张天赐却没有多说张叙骑他的事,而是转而纠正起张叙来。

    “嗯?”张叙听到张天赐的话,有点搞懵了,“您不是张天赐?”

    张天赐的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然后猛然张开双臂,缓缓说道:“以后一定要记住,我不是张天赐。

    “吾名,张~天~赐——!”

    那并不算太高的男人,此时在张叙的眼中,竟猛然高大了起来;

    那张开的双臂,竟似将远处的太阳都托举了起来;

    那嘴角挂着的嘲笑,仿佛是在鄙夷世界的渺小。

    张叙眼睁睁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这个面容因为刀疤而格外狰狞的男人,这个藐视一切的男人。

    “……”

    沉默不语。

    妈的,就算你特意拉长音喊你的名字,你特么不还是叫张天赐吗!

    张叙发现自己错了。

    张天赐不是有点自恋,

    而是相当自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