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偷梗之王 > 014 给我一眼炮儿(求推荐求打赏)
    “我在这里……看热闹啊!”

    张叙被张雨霏的小眼神盯得有点发毛,随口找了个借口。

    “看热闹?看什么热闹?”张雨霏又问。

    “这么大火,难道不够热闹的吗?”张叙道。

    “你看热闹还挺有分寸的,知道离远一点看,这样就殃及不到你了。”

    “哈哈哈,瞧你说的,我这不是知道我几斤几两,所以没敢往前凑合嘛……”张叙强颜欢笑起来。

    “哈哈哈哈……”张雨霏就非常配合地笑了起来。

    “你是来看小茜的吧?”忽然,张雨霏收起了笑容。

    “啥?”张叙懵了。

    张雨霏回过头,看了一眼仍然在修炼的万小茜,阴森森地对张叙道:“刚才我问你你是怎么用水果刀扎穿吴坤的‘金刚罗汉’时,小茜没注意,别以为我没注意。你的眼睛在我提问之前,可是一直盯着小茜的。”

    “是嘛……”张叙无言以对,因为他当时确实在打量万小茜。

    但是,看白毛萝莉犯法吗?

    二十一世纪了,白毛萝莉还是稀有动物呢。

    你在街上看到一个白毛萝莉,你不多看两眼?

    如果真的有人不看,要么老婆在身边,要么就是gay!

    “你是我哥哥,我还能不知道你的心思?”张雨霏胸有成竹,自信说道,“小茜没搭理你,直接离开,你还特意问了一下小茜的去向。我说她去修炼了,众所周知,小茜修行的‘火焰腿’,必须借风力修行,从风中感受功法的玄妙。于是你和我分开后,便来到了这里,看小茜修炼,我说得对不对?”

    张叙:“……”

    对你哥哥啊!

    众所周知?

    有一说一,这个众所周知,我不知啊!

    谁知道万小茜需要借风力修行啊?

    火焰腿为什么要感受风的力量啊?

    火焰腿不是应该去高三教学楼修炼吗!

    这是什么扯淡的逻辑!

    张叙被张雨霏这段分析雷得“振聋发聩”,正想开口解释,却听到旁边传来一个冷酷的声音:“真的吗?”

    张叙和张雨霏同时回头,便看到万小茜不知什么时候结束了修炼,正用一双摄人心魄的眼睛看着张叙。

    “假的,绝对是假的!”张叙矢口否认。

    虽然万小茜这个白毛萝莉,张叙确实挺喜欢的,但他也没喜欢到尾随人家,参观人家修炼的地步啊!

    他那顶多算是欣赏!

    “我早就说过,你哥哥非常猥琐!现在,雨霏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周末的次元戈壁,你陪你哥哥去吧!和这种恶心的人在一起多待一秒钟,我都觉得作呕!”万小茜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不是,小茜,这不是猥琐,我哥哥这是很喜欢很喜欢你,小茜,你听我跟你解释啊……”张雨霏立刻扔下张叙,跟着万小茜解释去了。

    “……一个男人,尾随一个女人,如果这不是修行者的世界,那就是现实版《尾行3》啊!这还不够猥琐吗?我这个妹妹,总是能给我意想不到的惊喜。这下好了,我彻底猥琐了!”张叙看着两人越走越远,下了天台的背影,已经能够预感到,从此以后,自己在万小茜面前,算是没有任何尊严可言了……

    被一个又漂亮又飒的白毛萝莉嫌弃,这样的人生,好无趣啊……

    ……

    大火被莫名其妙出现的水柱浇灭,天上下了一场暴雨后,大概五分钟左右,远在新校区的校长等领导赶了回来;十分钟后,次元戈壁的强者也赶了过来。

    次元戈壁的强者之所以这么慢,是因为九川市的次元戈壁,距离一中确实很远。

    而校长李伟民等人赶回来这么慢,是因为……李伟民等人为了陪好张天赐,手机要么关机要么静音,而当学校派人过去通知他们时,时间上就有些晚了。

    所以说,那啥害人啊!(请自行领会其中奥秘)

    校长李伟民赶回来时,场面基本上已经控制住了。而听说有神秘高手帮忙熄灭了灵火,李伟民等人便一同上去时钟那里仔细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任何痕迹。

    至于那场雨,虽然大家都觉得是尿,但也只是怀疑,并没有人说出口。

    一是因为如果是尿,那实在有点太荒诞了!什么时候一个人的尿能尿得跟高压枪似的?溅射出来的水能变成一场暴雨?!

    二则是因为,就算真是尿,就算真是强者的尿,那也绝对不可能仅仅凭借尿液,就击败2级练神者走火入魔的灵神!

    所以,他们觉得,也许这水柱就是某个神秘强者的某种神秘功法。而这种功法的特点就是,灵气转化出来的水,是骚的……

    任他们见多识广,也绝不会想到,有一个风骚的男淫,会在这一天roll到了一个名为“尿液收集者”的超能力,而他的尿液,不仅量大又猛,而且集合了世界无数的强者……

    ……

    在现场整理过,林小北被送进医院后,作为校长的李伟民,面对如此巨大的损失,除了头疼,还是头疼。

    这么大的火灾,李伟民不被上面批评才怪呢!如果严重一点,甚至有可能直接把他从校长的位置上一撸到底!

    这场火灾的原因很好找,毕竟造成火灾的林小北就在医院里躺着呢。

    不过,学校对练神者的关注不够这件事,貌似已经板上钉钉了。

    一般来说,只要学校里有练神者,老师们是必须要花费更多精力照顾的,毕竟练神者修炼很容易走火入魔。

    只是林小北修炼了一年多,什么事儿都没有,最近又马上高考了,情绪有点波动是正常的事,而且林小北说过他没什么事,平常的表现出了暴躁了点,其他毫无异常,所以老师们也没往走火入魔上面想。

    没想到,就真走火入魔了。

    但是,不管有什么理由,到时候追究起来,高三的老师,以及负责高三工作的副校长,再加上校长李伟民,全都有责任。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啊!”李伟民看着已经烧得只剩架子的高三教学楼,无声长叹。

    他看了一会儿,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看屏幕显示,是省里的领导。

    于是终于叹了口气,接了起来。

    “喂,魏局……”

    ……

    高三的教学楼烧毁了,高三学生们便被暂时安置在体育馆里,等待学校的后续安排。

    其实学校应该很想给这些高三生放假,但学生们不想。

    回家有什么好的?学校里有灵气充裕的修炼场,在这里修炼,比在家修炼强多了。

    更何况,在学校还能实战。

    所以,此时所有高三生都坐在体育馆里,大多数人进入了修行状态,除了某些人。

    这里的某些人,自然就是指张叙申以纯了。

    张叙本来就不用修炼,偷梗就完事儿;申以纯是看张叙不修炼,那他也就以张叙“马首是瞻了。

    此时,张叙正在和申以纯商量蒲团怎么吃最好吃。

    “兄弟,不是哥们不仗义,是你自己爱立flag啊!我的蒲团差不多两年多没坐了,除了灰多,其实也不怎么脏。你想想怎么吃吧!”张叙搂着“肤白貌美的申以纯,笑着说道。

    申以纯即便眉头皱得像条京巴,还是如此帅气,就是说起话哭腔都出来了:“叙哥,我觉得吧,这事儿得再议。”

    “怎么呢?”

    “你看,这次是你取巧才扎破了吴坤的金刚罗汉,我觉得并不能算数……”

    “别说没用的,你就说扎没扎穿吧?”

    “扎穿了……”

    “那就吃。红烧油炸清蒸,随你选择。我推荐你选糖醋,我以前特别爱吃糖醋排骨。”

    “叙哥,糖醋排骨和糖醋蒲团不是一个物种。”

    “咋地,蒲团不好啊?”

    “昂……”

    “你是没看过3D版的蒲团,还是太年轻,不知道蒲团的个中滋味啊。”

    “叙哥,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我不明白你说的3D是个啥,但我总觉得你好像在说一些儿童不宜的东西……”

    “你说对了,都是男人,凭什么要说儿童宜的东西啊!赶紧决定,怎么吃。”

    “我不想吃……”

    “那你也得……”

    “你好,请问你叫张叙吗?”

    张叙正带着申以纯开车前往青藏高原,忽然,旁边有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微笑着打断了张叙。

    “叙哥,这谁啊?好帅啊!”申以纯看到男子,对张叙道。

    “你叙哥我不帅吗?”张叙道。

    “不帅。”

    “滚!”

    张叙站起身来,对这个男子也很是疑惑。他问道:“我是张叙,请问你是……?”

    “砰!”男子上来就是一拳,给了张叙一眼炮儿,然后转身就跑。

    张叙捂着眼睛,脑袋上满是问号。

    “叙哥,啥情况?”申以纯懵逼地问。

    “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是啥情况,但毫无疑问,我被揍了。而且貌似我以前在电视剧里看过这个桥段。”张叙看着跑出去的男子,咬牙切齿地说道,“可是正常来说,我应该是那个揍人的啊!”

    “那咋办?”申以纯又问。

    “这绝对有阴谋啊!不去!”张叙直截了当地说。

    然后,他发现那跑出去的男子,又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