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偷梗之王 > 008 等等,等等,等一下!
    张叙没搭理变成小金人的吴坤,而是回头似笑非笑地看着申以纯:“兄弟,吃没吃过蒲团?”

    申以纯:“……”

    他有些不敢置信,问吴坤道:“吴坤,张叙真的拿水果刀扎破了你的‘金刚罗汉’?”

    此时此刻,班级里没修炼的同学,早已经好奇地看了过来。

    看人当然是没什么好看的,张叙和吴坤也不是惊天动的大帅哥,倒是申以纯足够帅。

    但他不够强,也不是最弱,所以没人看他。

    大家都在看张叙和吴坤,很好看。

    张叙,他们都知道,虽然休学了很久,但是他不能修行这事儿,谁也不可能忘了。

    但是单看他自己,没啥看的。

    吴坤在一中还算有点名气,因为他修行了一般人不会选的“金刚罗汉”。吴坤尽管才四品修为,但是身体强度比之七八品的强者也相差无几。平时大家都调侃吴坤身上的那层金甲,就是一个坚硬的王八壳子。

    不过单看吴坤,也没啥可看的。

    谁会没事看王八壳子?

    然而,当张叙和吴坤放在一起,那就有意思了。

    尤其是张叙这个菜鸡竟然拿着水果刀扎穿了王八壳子,那就更有意思了!

    见到很多人向这边投来好奇的目光,吴坤看着张叙,说道:“张叙,我今天来,是想让你再扎我一刀的。前天你虽然扎穿了我的‘金刚罗汉’,但被送进医院后,我才知道,原来那天我的阑尾炎正好犯了,阑尾处的金甲防御力大部分丧失,所以你才能扎穿!今天我的阑尾割掉了,伤口也愈合了,我想让你再扎我一刀,我想看看,这一次,我的‘金刚罗汉’,还能不能被扎穿!”

    哦~~~!

    听到吴坤的话,周围的人露出了然神色。

    虽然不太明白前因后果,但是张叙之前扎穿了吴坤的“金刚罗汉”是肯定的。不过,那也不过是因为吴坤恰巧犯了阑尾炎,阑尾处防御力最低,张叙又恰巧一刀扎在了吴坤的阑尾上而已。

    申以纯也恍然大悟,他当即放下了吃蒲团的心,嘿嘿笑道:“叙哥,看来你说你扎穿了吴坤的‘金刚罗汉’,只是凑巧而已啊!那就不能算,你要不再扎他一刀,试试看?这次要是还能扎穿,我肯定吃你蒲团!”

    张叙没搭理申以纯,因为他现在有点迷糊。

    我之前跟雨霏随便胡侃了一句吴坤阑尾炎犯了,本来只是想偷一把星爷《回魂夜》的梗,没想到他还真的是阑尾炎犯了?

    这么巧?

    这么看来,我上次的试验,不太能作数啊。

    幸好吴坤又跑来了,要不然我以后都凭上次的标准去使用临时状态,下次碰到强敌,这不得来一个“大意失荆州”?

    张叙倒是没在意其他人那种“果然张叙还是弱鸡”的眼神,他只是哈哈笑了笑:“原来你阑尾炎犯了啊,我说当时扎进去怎么一点阻力都没有。”

    “说起来还要感谢你。”吴坤却也忽然道。

    “感谢我什么?”张叙问。

    “因为你的那一刀,我在昏迷的时候,体内灵气无意识运转,等我醒来,我的修为已经升到了五品!”吴坤说道。

    “五品?”

    “阑尾炎犯了还能有这好事儿呢?”

    “这一刀扎的值了!”

    听闻吴坤的修为来到了1级五品,看热闹的众人不禁感叹。

    张叙也十分惊讶:“我这一刀还有助人突破的功能呢?”

    “总之,这一次,我的‘金刚罗汉’,绝对不会被你轻易扎破!来吧,张叙!”吴坤摆好架势,小金人闪闪放光。

    张叙握紧了水果刀,非常敷衍地装出一副高人的姿态:“既然你都诚心诚意地请教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答应你吧!来,我这一刀,再祝你升上一品!”

    “偷窃成功!获得11偷窃币,400偷窃值!”

    张叙话音刚落,眼前便看到了系统的提示词。

    张叙笑得非常开心。

    这些天他早就总结出了偷梗的标准。总体而言,直接将原句偷过来,所获得的偷窃币和偷窃值是会更多的。不过也并不是说,他修改了原句,就收获不到偷窃币和偷窃值。之前他就曾经来过一句“xx一直可以的”,成功偷梗。

    这一句火箭队的话,“告诉你”改成“答应你”,整体句式没变,当然也可以算作偷梗。

    张叙很开心,其他人可不知道张叙装出那种高人模样是为了偷梗,他们只觉得好笑。

    一个1级一品的修行者,因为1级四品修行者的阑尾炎犯了,偶然打败了对方。

    这有什么可骄傲的?

    换成任何一个修行者,都能完成!

    申以纯则在旁边拉了拉张叙:“叙哥,过了过了,要不然挨揍了。”

    “没事,我就是来请教的。张叙,我准备好了!”

    吴坤倒是不介意,他屏住一口气,冲着张叙点点头。

    “那我就来了!”

    张叙也不墨迹,他直接在系统商店购买了+10%穿甲状态,拿着刀子,一步冲了过去。

    来了,这一次“金刚罗汉”绝对不能被扎穿!

    这一次也不可能被扎穿!我的阑尾已经割掉了,伤口完全愈合了,我现在也达到了1级五品,他一个1级一品,怎么可能会扎穿我的“金刚罗汉”?

    我的“金刚罗汉”是无敌的!

    吴坤脑中念头飞闪,意志坚定。为了万无一失,眼看着张叙冲过来,他将所有的灵气运转起来,身上的金甲流光溢彩。

    申以纯,还有班里的其他人,默默看着张叙那伸出的刀子,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虽然他们都觉得张叙不可能再扎穿吴坤的“金刚罗汉”,但刀子没扎上去前,他们仍然十分期待。

    就像在菜市口看砍头,尽管都知道头就是那么下来,人就是那么死掉,但是刀没下来前,所有人还是会精神紧张,屏气凝息。

    “等等!”

    然而,就在他们的心已经随着张叙的刀被提起来时,张叙却忽然喊了一声。

    “唉!”

    正在期待着的众人为之一馁。

    “嘶~~~~”

    吴坤身上流转的金甲,也被张叙这一声“等等”,惊得混乱起来。

    吴坤自己更是下意识抖了一下。

    “你,你干什么?”吴坤低低喘起了粗气。

    这种全神贯注的等待,相当耗费精力。

    “你阑尾确实好了哈?”张叙问。

    “好了!你放心扎!”吴坤道。

    “那好,我来了!”

    张叙话音一落,吴坤身上金光再次大作,所有人便再一次期待起来。

    “等等!”

    忽然,张叙又喊了一声。

    “哎呀!”

    周围响起了不大不小的气急败坏的声音,有些人已经想揍张叙了。

    吴坤更是泄了好大一口气。

    能不能尊重一下被扎人?

    老子在这全力运功呢,你总等什么啊你等!

    “又怎么了!”吴坤的粗气更粗了。

    “你身体其他部位也都没事哈?”张叙又问。

    “没事,什么事都没有!我的身体非常健康!你快扎吧!”吴坤没好气地说。

    “行,那这次要又扎穿了,别找借口啊。”张叙道。

    “你可快点扎吧!”

    这句话不是吴坤说的,是旁边看热闹的人说的。

    几乎所有人都不耐烦了起来。

    “那我这次真的来了!”

    张叙该问的东西已经问过了,而且见所有人都有种想揍自己的冲动,便不再耽搁,立刻举刀就刺。

    吴坤第三次全力运转灵气,金甲愈发璀璨。

    眼看着张叙手中的刀已经快要碰到吴坤了,眼看着所有人期待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等一下!”

    忽然,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大喊。

    “张叙你还有完没完!”

    吴坤、申以纯,乃至于看热闹的,所有人同时气愤地喊了起来。

    张叙摊开手,看着众人,很是无辜:“这次,我真没喊。”

    “你没喊是谁喊的?难道是你妹喊的?”申以纯气愤地道。

    张叙点点头:“确实是我妹喊的。”

    “嗯?”申以纯愣了愣他回过头,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门口。

    他便也看过去,于是发现,门口站着两个女孩。

    一个穿着白色T恤,浅蓝色牛仔裤,白色运动鞋,看起来青春而活力,脸蛋更是精致非常,绝美的容颜几乎能让貂蝉落泪,西施捧心,反正就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她自然就是张叙的妹妹,张雨霏。

    另一个穿着彩绘有古怪图腾标志的嘻哈风格T恤,黑色破洞裤,高帮帆布鞋,再配上那张被鸭舌帽遮挡了一半,但仍能觉察美丽的脸,看着就让人想起一个词:酷。

    不过,最吸引人注意的,还是她那一头银白色的长发。

    反正张叙看到这个一头银白色长发的女孩,心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卧槽,白毛萝莉!

    看到这两个女孩,申以纯当然也明白了过来,刚刚那一声“等一下”,还真是张叙妹妹喊的。

    “雨霏,你怎么来了?”张叙笑着说。

    “我听说吴坤来找你麻烦。”张雨霏冷淡着一张脸说。

    “没有,就是继续一下上次没完成的切磋。”张叙道。

    “我说张雨霏,你先别着急,先让你哥扎吴坤一刀,我们已经等半天了。”有认识张雨霏的,非常痛苦地说。

    “什么意思?”张雨霏并不知道,在她喊“等一下”之前,张叙已经“等”了两次了。

    “反正就是啥事都等张叙扎完再说吧!”有人急吼吼地说。

    然后,就听到旁边张叙轻飘飘地说了一句:“不用等了,我已经扎完了。”

    “嗯?”

    听到张叙的话,所有人同时回头看向一直没动静的吴坤。

    刚刚他们的目光都被张雨霏和她身边的白毛萝莉吸引了,倒是忽略掉了一直运转“金刚罗汉”的吴坤。

    此时看去,他们才发现,吴坤浑身的金甲不知什么时候彻底黯淡了下来。在他左边肚子上,一把平平无奇的水果刀正扎着,而那里的金甲,便被水果刀扎穿了一个窟窿……

    (我有预感,今天要改书籍状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