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偷梗之王 > 001 这又是一个废柴崛起的故事呢
    鲜血汩汩地流。

    张叙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血从喉咙处的伤口不住的往外流。

    就像是一道血红色的喷泉。

    如果不是自己喷出来的,那一定很好看……

    可是,这是我的啊!

    我不想死啊!

    意识渐渐模糊,张叙无声地呐喊着。

    我还有很多事没来得及做!

    我的种子还没来得及全部看完,我今晚还想着和我的五指姑娘约会……

    我刚入坑的《条狗》才过了第一个精英怪,我甚至还没看完早就完结的《二五仔之主》……

    我还没来得及和隔壁的王阿姨表白,跟她说我不想努力了……

    我还没和门房的大爷学……

    我这就死了吗?

    就被这个不知怎么进入我家的小偷杀死了吗?

    我感受到了,死亡离我越来越近了。

    告别了,这个世界,这个冷漠的世界。

    我能听到那个小偷得逞的狞笑,我的手机、电脑,我珍藏了许久还没舍得穿的AJ,应该都没了……

    我的身体越来越冷了……

    真的好冷,浑身都觉得冷……

    为什么会这么冷?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张叙越想越觉心寒,身体也越来越冷。他绝望地闭上眼睛,等待着死神到来,收割自己的生命。

    ……

    ……

    片刻之后。

    “喂,我只不过是踹了你一脚,你还要在地上躺多久?地板不凉吗?”

    张叙在自己家里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奇怪,我明明是条单身狗,为什么家里会出现女人的声音?

    不对,我怎么还活着?

    张叙猛然睁开眼睛,一个激灵从地上爬起来。

    他先是摸了摸地板,果然很凉。

    难怪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冷了。

    抬起头,张叙看到了对面沙发上坐着的女孩。

    女孩穿着白色的T恤,浅蓝色牛仔裤的包裹下,是两条修长的美腿。她长得好不好看,张叙暂时还没心思观察,因为张叙还在想两件事:

    我为什么没死?

    以及

    我特么是不是穿越了?

    “你,你是谁?”张叙下意识问。

    沙发上的女孩露出冷笑:“我这一脚可没踹在你头上,跟我在这装什么失忆?”

    “哦。”张叙冷静了一下,问出下一个问题,“我是谁?”

    女孩:“……看来我应该再踹你一脚。”

    说着,女孩的腿抬了起来。

    “等等,等等,开个玩笑!开个玩笑!我错了!”张叙可不想刚穿越就被人一脚踹回去,秉承着“不管是谁的错都是我的错”的男女相处定律,张叙急忙认错。

    “哟呵,我亲爱的哥哥有一天竟然能够向我认错,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女孩好像对张叙能够道歉这件事感到十分惊奇,她站起身来,往自己的卧室走去,“我要去修炼,你把碗收拾了,今天哪儿也不许去!”

    话说完,女孩也走进了卧室,房门紧闭。

    张叙看着紧闭的房门,扯了扯嘴角:“什,什么情况?”

    ……

    洗完了碗,张叙坐在沙发上,确认自己确实是穿越了。

    死着死着穿越了,张叙觉得自己也算是亘古第一人了。

    根据原主的记忆,现在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叫张叙,今年十八岁,是华夏国天华区九川市第一修行高中的一名高三学生。

    这个世界与地球是完全不同的,至少从“修行高中”四个字上面就能看得出来。

    这是一个修行者的世界。

    当一个人生长到十五岁,也就是刚上高一的时候,他们便会接受一次全身的体检。这个体检会将所有孩子,分成三类。

    拥有修行天赋的,会进入修行高中,参加修行者高考。

    拥有极高智商的,会进入科研高中,进行各种有利于社会民生的科学研究。

    而资质平平的,则会进入普通高中,参加普通高考,考上各种专业大学,毕业以后成为一个高喊996是福报的普通社畜。

    这三种人,进入三种高中,各有各的前途,各有各的人生。

    不过在这三种人中,到底是有歧视链的。

    修行者歧视科研人员,科研人员歧视普通社畜,很容易猜到的一个歧视链。

    修行者的社会地位最高,他们拥有着极其强悍的个人实力,有人甚至能够凭借一己之力,打沉一座岛屿。

    这些修行者大多数习练学校统一发布的功法,但是在修行路径上各有变化。

    有人专注于提高身体强度,这种人的修行被称为“练体”;有人则专注于提升精神能量,他们的修行被称为“练神”。

    大多数修炼者选择练体,因为练体最简单。练神虽然力量强大,但是很容易会在锤炼“灵神”的过程中,走火入魔。

    那个一言不合就要踹张叙的少女,是原主的妹妹,名叫张雨霏,十七岁,她同样在九川第一修行高中上学,今年高二,是一中有名的修行天才。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了1级八品,被称为天才中的天才——至少在九川是这样的。

    所谓的1级八品,是修行等级,总共5级,每级九品。

    不过传闻,在5级以上,还有一个等级。

    一般来说,只要高中生的修行等级达到了1级五品,就能够参加高考,考上一所还算不错的修行大学。

    而张叙嘛……1级一品。

    这不是因为原主疏于修炼,而是因为原主根本没有修行天赋。

    十五岁体检时,原主检测出的修行天赋其实并不足以让他进入修行高中学习,只是因为原主的父母曾经为九川市做出了极为巨大的贡献,为了满足原主的修行梦想,一中特招原主入学,这才能在修行高中里上学。

    不过有句老话说得好,强扭的瓜不甜,强上修行高中的普通人注定是个悲剧。

    原主高一的时候刻苦努力了一年,修为几乎没什么提升。

    别人1级二品了,他还是1级一品;别人高三都1级五品了,他还特么是1级一品。

    有点离谱。

    一个人的热情和热血是有限度的,就好像很多人说从今天开始我要认真学习,学了三天之后,就天天抱着平板刷剧了。

    原主努力了一年,终于没了修炼的热情。从高二开始,他便经常逃课,到了高三,他干脆办了休学,找了一家KTV当服务生,整日和一帮社会闲散人员厮混了起来。

    KTV也好,酒吧也好,总是有各种的纷争,原主当了服务生不到一年,打了不知道多少次架。他虽然修行天赋很低,但面对普通人还是非常强悍的,也正因此,他慢慢成了KTV服务员中的小头头,而也正因此,他每次打架,都要赔偿巨额的医药费。

    赔了很多钱,但原主丝毫不见悔改。

    前两天,KTV新来了一个服务生,因为不听管教,原主把他打了一顿,谁知道这个服务生的哥哥是一中高二的修行者,修为实力达到了1级四品。服务生的哥哥约了原主今天解决纷争,也就是再打一架。

    原主虽然硬着头皮答应,但自知打不过,就希望自己的妹妹张雨霏能够出手帮忙。

    早上,原主说了这件事,张雨霏不同意。两人就争执了起来,看着原主那副混不吝的样子,张雨霏忍无可忍,一脚将其踹倒在地。

    然后,张叙就过来了。

    “这么看来,自己这个白捡的妹妹有点生猛啊,一脚就把自己哥哥踹没了!”

    张叙摸着下巴,想象着那修长白皙,充满青春活力的大长腿踹在自己的身上……

    让变态们过来挨一下子,他们一定很享受。

    对于张叙来说……虽然也挺赏心悦目的,但是他可不想刚过来,又被踹没了。

    “以后自己就是张叙了……这话咋这么奇怪,我本来就是张叙啊?咳咳!反正,兄台,以后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了,你妹妹也是我妹妹,我绝对不会辜负你这具肉体的!从前的你别人爱答不理,以后的你,必将站在世界的巅峰——等会儿,听着好像又是一个废柴崛起的故事啊……”

    张叙对着自己说了一大堆话。

    与其说是在像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承诺,倒不如说,张叙在说服自己。

    没有谁能够心安理得地接受陌生的一切。

    张叙需要不断地给自己心理暗示。

    跟自己唠叨了十来分钟,张叙觉得自己差不多接受了新身份新环境。他走到妹妹张雨霏买的全身镜前,仔细看了看现在的身体。

    个头应该超过一米七,身材不胖不瘦,长得还算可以,有小白脸的潜质,可惜因为沉迷游戏,眼睛近视,戴了一副黑框眼镜。

    众所周知,黑框眼镜有一个自带属性:+100%猥琐。所以张叙不笑的时候还算是个文质书生,稍稍露出微笑,就会变得猥琐。

    唉!猥琐,是每一个黑框眼镜放不下的痛!

    “猥琐是猥琐了一点,不过,只要有实力,一切都好说!”张叙倒是不怎么在意。

    这是修行者的世界,一直信奉强者为尊。

    只要张叙的实力够强,哪怕他长得像马云,那也会有人爱!

    而张叙相信,自己就算现在不强,以后也会非常强。

    他,必将崛起!

    因为……

    张叙低头看了看自己右手手心上的黑色圆圈。

    ——他有系统。

    (新书发布,希望大家这一次,同样能与我走过一段浪漫而满足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