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我可以兑换功德模板 > 第085章 黑夜紫星
    道观之前

    周身宏大神力流转,玄光遁法在黄河龙神神力催动之下,当真是快到了极点。

    “这应该就是无暇天女所说的那个道观?”

    王渊当时从关二爷手中获得了大笔红利,也就没有对无暇天女口中的那个妖窟再动心思。

    未曾想到兜兜转转,还是来到了此处。

    王渊此时龙眸洞穿,道观大地之下的动静一目了然。

    一条条巨大的巨树根茎在道观深处盘根错节,如同巨蛇一般,那女妖就是梅花化形而成的妖物。

    但很快王渊神色有些惊讶流露出来,在道观深处,王渊看到了一座石棺。

    那是一座艳红色的石棺,石棺被无数梅花树根缠住,上面遍布着浓郁梵文。

    这些梵文还残留着一部分佛性佛光,但此时已经暗淡凋零,被王渊的黄河神光强行给冲刷掉了。

    “封印的痕迹!”

    再联想起黄袍道人心心念念的贝叶玉符,王渊顿时有些明悟。

    那黄袍道人夺取那蕴含着佛法传承的贝叶玉符,应该是想要转修佛法,以此破开封印。

    只可惜中途被他截胡,所以才想要设法取回。

    但是身怀冤孽,跑到王渊面前,不亚于自己找死!

    此时道观被黄河神力洗礼,封印已经破除,不仅是封印被迫,封印下被镇压的妖邪也直接被黄河神力给撸死!

    玄光遁法一闪,王渊出现在艳红色石棺之前。

    大袖一挥,石棺顿时破开。

    内里收敛着一副尸骨!

    那是一副女性尸骨,与那之前昙花一现的女妖模样一模一样,周身尸气隐隐。

    只是看装束,像极了前朝宫中的嫔妃。

    尸骨之上,隐隐还有一丝浓郁凤气残留!

    “原来是前朝嫔妃,难怪完全不忌紫微命星!”

    身怀凤气,的确是可以抵消紫微命星带来的压制!

    只是不知道为何,眼前这前朝宫中嫔妃最终又变成妖孽,还和这里的一株千年梅树妖气融为一体,还被佛门大德镇压在此!

    如今,似乎随着这梅花妖女的轮回,彻底成为了一个悬念。

    “最可惜的还是这一丝精纯凤气!”

    在王渊目光当中,一缕青色凤气自尸骨身上蒸腾,然而黄河神光冲刷而过,这一缕凤气也已经污染,无法吸纳,只能任由消散!

    王渊手中一撮,一旦七彩雷光当空一闪,整座石棺立时粉碎。

    只是在粉碎石棺的时候,王渊注意到在石棺后面,一株株梅花根茎缠绕的还有一株风化残缺的石碑。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渺茫。

    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

    回头下望人寰处,不见长安见尘雾。

    惟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

    “这是长恨歌!”

    王渊也是饱读诗书之辈,当然也不会忘了这篇脍炙人口的名篇!

    看来此女和那杨玉环有些关联!

    王渊想了想,便不再停留,手中七彩雷光再次出现,将地下石化的树根悉数化为飞沙轰散了。

    当然,还有一个相当重要的环节。

    作为一个著名的环保人士,王渊从来不会忘记打扫战场,更不会让原地留下垃圾,破坏环境。

    只是王渊显然想多了,黄河神力破坏力真是惊人,九曲黄河扫过,原地真是干干净净,就连金银珠宝也全部石化。

    倒是那吴道人残留的尸身上给了王渊一个安慰奖励。

    那是一个褡裢口袋。

    褡裢口袋里除了一部《天阙金解》,还有一部《解河洛》!

    《天阙金解》是用特殊的金篆撰写的,似乎极为潦草,东一个字西一个字,用了密语,像是某个门派的秘授法门,非门派中人,找不到解密方式,得到了也破解不了。

    比较有价值的是那一部《解河洛》!

    这《解河洛》出自于某位仙人之手,上面有一部分对于河洛经脉的参悟注释。

    在王渊眼里,这才是千金不换的至宝。

    ……

    以黄河龙神之身往返倒是不慢,王渊很快返回了上河村。

    王渊并不欲暴露自己现在的身份,是以接下来就得想办法给上河镇众多村民一个圆满的说法。

    为何半夜三更道士遭雷劈?

    还有道人去哪里去了?

    另外猎户屋中半夜三更为何有惨叫之声……

    这一点倒是不难,趁着极道真龙的使用时长还在,王渊本命七彩神光幻化神通,幻化出了个道士,随后这个道士在众多村民,众目睽睽之下,大喊“贫道悟了,悟了!”大笑着消失在黑夜里。

    这一幕哪怕是传出去,本地的神祗也只会认为这是黄袍道人顿悟突破之后而产生的异象,与他王举人一点关系的没有。

    唯一的关系可能只是点拨!

    在一切做完之后,王渊褪去黄河龙神之身,而几乎是就在他周身神力消散的同时,头顶紫微星命骤然大亮。

    命星三转终于在这个时候圆满了,头顶紫色命星爆发巨大异彩!

    在虞村长的安排下,王渊此时已经换了一间屋子,这间屋子乃是虞里正所有。

    此时王渊盘膝坐在地面,灯盏中松脂烛火明亮,他此时周身紫气腾空,隐隐有龙吟虎啸之声,似乎有极神异的事物从身后紫光中孕育而出,神妙莫测。

    “命格蜕变,紫微王印孕育成形了!”

    王渊此时面色大喜,此时在他泥丸宫内,元神触摸之中,只见无数紫色星光如瀑布一般自天外垂落,融入泥丸宫内,泥丸宫内那紫色命星星光大炽,不在虚浮,开始生根!

    紫色星光如光柱,有一股巨大异象在黄河之畔成形!

    王渊竭力收敛房屋中的异象,却无法遮掩紫微王印凝聚与紫微星共鸣而产生的巨大异象!

    ……

    另外一边,在上河镇热闹结束的时候,东阳县城之外,数队衙役却骑着高头大马,马蹄急促的朝着上河村赶来。

    半夜三更,接到上河村青壮的禀报,上河村中来了一个琅琊郡的举人,不但品貌俱佳,才气过人,还出身不凡!

    这如何不让县衙里的乔大老爷惊喜异常,几乎是连夜命师爷前来相“请”,生怕在被东阳县中其他达官显贵给抢了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