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182章 试炼
    硬气功,说起来很广,宁烨的三星炮锤拳,索命指,也属于此类范畴,劲气在臂膀涌动,再以拳、指迸发,并施以一定气状变化。

    武术硬气功练习的主要特点是以武术实战对抗为本,以强化体能、功力,增强肢体的抗击打能力为目的。因此,武术硬气功完全不同于胸前开石碑、刀枪不入、脚踩鸡蛋、身过汽车、头撞石碑、吞宝剑、吃玻璃、手指钻石等表演艺术。

    “宁先生,或许不用大虑,先别说什么仙口秘法,叫天树的家伙,能掌握三花聚顶就是天大好命了!”水鬼蹲坐在窗户上说话。

    “呦。”

    “你知道三花聚顶?”

    “给我说说。”

    ……

    宁烨一时来了兴致,不知耻的水鬼,听不出话里话,还真在那有模有样说着,说三花聚顶是内丹学术语,在古代,"花"与"华"通,"华"乃是"花"的本字,故而"三花"就是"三华",表示人体精气神之荣华。所谓"聚顶"就是精气神混一而聚于玄关一窍。

    人花-炼精化气,人本由精化而生,故精为种子,修道者心必空於下焦,戒去淫欲,精不妄泻,则精满不思淫,铅花生矣。

    地花-炼气化神,人之生存赖以气,心必空於下焦,无惊无恐,无忿无怨,则气平顺,道畅通,中气足而不思食,银花生矣。

    天花-炼神还虚,精气虽足,无神者,则其体无光,其人无命,故神为主宰,今心空其上焦,不执不着,神满不思眠,常清常醒,则脱壳还虚,归入虚空境界,则金花生矣。

    ……

    没等水鬼继续装逼,宁烨让他滚了,对于“三花聚顶”,没有谁能比宁烨理解透彻,毕竟这些年来,他的炼体术,与此很相似。

    宁烨的“血劲变”,能瞬间提升三倍战斗力的恐怖状态,与“三花聚顶”有关却又有所不同,相同的是原理差不多,不同的是宁烨走的路,不是寻常路,甚至背道而驰。

    别人的三花聚顶,状态满贯,说不定周围会出现一些梦幻异象。

    宁烨不同,他双目发红,浑身有一缕缕仿佛地狱蒸腾出的猩红煞气。

    其实。

    宁烨也想不通,爷爷当年为什么要这般传授。

    水鬼走后,宁烨停下炼药,打了个电话给秦洪,在海边一处沙滩见面。

    有点半夜幽会的意思。

    可惜是两个大老粗。

    “要试试我的斤两吗?”秦洪一眼看出宁烨来意。

    “我想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宁烨道,从堕日岭回来,他还没真正展示过实力。

    “武法,超出气功范畴,却也在其中,想要超脱,难如登天!”秦洪说话时,他的双眸内有可怕光亮在闪,那是一种上位者的绝对自信。

    “会飞檐走壁而已,不用那么夸张。”宁烨相对平静。

    “嘭!”

    沙粒四溅,秦洪脚底下出现一个半米深的沙坑,往前看去,秦洪脱离了地面,一步踏地,升到三米多高,这还不是硬地,可以想象他的实力。

    宁烨忍不住道,“老管家,你是主家派来的吧?”

    东海市秦家。

    并不是主家。

    据说秦家的根源地,在靠近西北的一处关城,还说与两千年前的秦朝有关。

    “朝孔雀!”

    秦洪怒斥一声,空中双掌横练,隔空拍下一道道恐怖劲气。

    化劲的层次。

    气劲成形,幻化形态,唯一可惜的是,并没有看到孔雀飞舞的景象。

    从宁烨的角度望去,最多是一群公鸡嘶鸣。

    “老管家,气劲化形,公鸡嘶鸣,哪里来的什么孔雀,你丫的这一招应该叫朝公鸡啊!”宁烨说话时,一掌朝天斜拍,冥冥中,一口无形的大锅飞起,寒风冷冽。

    “烧菜锅?你真行!”秦洪同样嘲讽。

    “嘭嘭……”

    两人的杀招在空中碰撞,气流肆虐,秦洪还没落地,强行在空中强扭身体,整个人呈一个诡异的弯曲“箭”状,随即,宁烨就看到一副不可置信的画面,秦洪的脚在空中踏步,两步踩出,仿佛踏在了一块厚重钢板上,脚底板上,铿锵振聋。

    空中,将自己当一枚箭翎,弯折射出,不可思议。

    破空的气浪袭来。

    无比凌厉的气势,宁烨不敢大意,双手划动,运圆成盾,要用盾挡箭,忽然,就听到秦洪笑声,“一箭钱杀,你当无可当!”

    噗噗……

    几乎横着钻裂而来的秦洪,往前的掌心处,忽然出现万箭穿心的森然怪景,一切变幻得太快了,让人来不及反应。

    宁烨一咬牙,血劲变开启,浑身猩红如魔,硬生生承受无数道穿体而来的箭劲,“老管家,当年,我爷爷有怎样实力?”

    秦洪落地,“我在你爷爷面前,挡不住三个照面,一定会败。”

    宁烨苦笑,“我让他失望了!”

    秦洪,“你的底牌呢?”

    宁烨,“杀!”

    一瞬间,两人厮杀在一起,秦洪怪招奇多无比,宁烨没有太多花里胡哨,许多是一力破万法的态势,他也有如此力量。

    两个人的争斗,上下翻腾,龙行虎跃,简直不是人在斗,更像是两个脱离了凡胎肉骨的“小仙”在人间拼命。

    毕竟普通人,不借助工具的情况下,哪有能一跃三米多高的!

    半个小时后,两人停下,分开而站,没有胜负。

    秦洪喘着急气,“拳怕少壮,老话没有说错啊!”只是秦洪的脸色在下一秒,忽然变了,瞠目结舌,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你的血劲变,为什么能一直维持?不是最多能撑五分钟吗?”

    秦洪看向宁烨,就好像在望着一个面目狰狞的怪胎神色。

    宁烨,“极限。”

    说完后,宁烨盘坐下来,面朝大海,迎风冥思。

    秦洪一动不动,许久才道,“自古英雄出少年,不错不错。”

    宁烨一直没有起身,浑身劲气不时发出雷鸣啸音。

    秦洪也没有走,一直在沙滩上待到天亮,知道宁烨起身,他才告别,“听说有位硬气功全才要来找你,有把握吗?”

    宁烨反问,“你觉得呢?”

    秦洪,“将他人当做踏脚石,踏尸骨而行,方显枭雄本色。”

    宁烨手一挥,“我是吃软饭的,用不着成为奸雄。”

    风中凌乱的秦洪身子骨一个趔趄,心里有些抓狂,话说你小子太不禁夸了吧?还有,你丫能不能有点骨气,有点志向?

    两人一起离开,回到金滩别墅。

    告别前,宁烨问,“老管家,三个超级老古董的事情,你不说一说?”

    秦洪,“你能掀翻了硬气功全才再说吧!”

    宁烨,“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