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181章 硬气功全才
    人生可耻。

    可耻的人生啊!

    “菊花残,菊花香,菊花残香每日飘……”站在漆黑一片的湖边,宁烨放声高歌,这里是野外,也不会有扰民行为,宁烨有自信,他的一招“千年杀”损招,绝对重创了岳雷,杨晨两人,说不定,此刻两个武学奇才,正在那片林子里放肆拉稀呢!

    “千年杀”是一指螺旋气劲,直穿大肠的话,肛门一辈子关不上,后果想想都觉得又黄又恶心。

    宁烨的“大叫”声音,利用气劲增强,可以传播很远很远。

    几百米外的岸边,正在灌木林里蹲坑的两个青年,面色铁青,咬着牙,皆是一副恨不得将宁烨生吞活剥的狠厉神色,可惜,现在的他们,有心无力,尽管已经蹲了近一个小时,可是肚子仍是翻江倒海,让人很不舒服,他们有种感觉,一旦提上裤子揍人,不用几步,裤裆准会泛黄一片。

    “岳雷,怎么办?”腿脚发麻,几度摇摇欲坠,杨晨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们找的人中,有一个出自中药世家,等他来吧!”岳雷憋屈回道。

    “那厮在卑鄙,恶人必须恶人治,我去请硬气门的高手,无论花费多大代价,都要将他踩在脚下,狠狠蹂躏,一泄心头之恨。”杨晨还没暴躁,菊花又是一阵噼里啪啦响声,连忙换一个地方再蹲。

    “硬气门?他们的代价可是大到吓人。”岳雷道。

    “他们以为老辈人物,喜欢古玩,回头我们一人找一件文物过去。”杨晨道。

    “好吧!”岳雷丧气道。

    岳雷不得不丧气,这一次他们设局,本来是将宁烨一网打尽的,谁曾想,宁烨那个软饭男心计更多,直接火烧无头塔,把他们一群高手当做老鼠烟熏,差点弄得全军覆没,简直比赔了夫人又折兵更惨。

    ……

    ……

    另外这边,宁烨和水鬼打完收摊,被宁烨暗算的高手,没有死,就是被宁烨踩断四肢,想要恢复,没有三五个月是不可能的了。

    “水鬼,你的行踪,已经被岳雷看穿,回去准备走吧!”宁烨说话。

    “不需要,我本来就是孤家寡人,看透正好,反其道行之,我去继续给你探查信息。”水鬼做出了决定,没有与宁烨回去,转身返回那片深山野林。

    “有事喊我。”宁烨道。

    “宁先生,保护你家酒店的那支队伍,最近混进来一个人,名为殷朗,我觉得他可疑。”水鬼没有多说,很快消失在视线中。

    “殷朗?”

    “你要死敢动我老婆,老子将你抽筋剥皮!”宁烨低低自语,然后上车离开,一去一回,回到家时,天已经亮了,肖青璇正要送朵朵上学,“老公,一天到晚不着家,你到底在鬼混什么?”

    宁烨随便回一句,然后抱起朵朵,父女俩嬉戏一会,宁烨假装不在意问道,“老婆,听说苏冰以前的佣兵团同事,最近又来了一人?”

    肖青璇,“是,一个叫殷朗的人,长得很阳光很帅气,他刚来几天,立刻成为全酒店女孩梦中的白马王子,就连很多富婆,也在那流连忘返,现在的他,可以说是我们酒店的摇钱树了。”

    宁烨,“老婆,看你眉飞色舞的,你不会动情了吧?”

    肖青璇嘴角故意升起一道弧线,“是啊!人家又年轻又帅气,是个女人都会动心。”

    宁烨望着朵朵,“听到了吧!你妈妈,想要老牛啃嫩草。”

    朵朵,“妈妈,不是老牛。”

    宁烨,“那妈妈是什么牛。”

    朵朵很认真回答,“是奶牛。”

    噗……

    噗……

    宁烨和肖青璇同时喷饭,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这都啥啊?

    谁教的?

    朵朵指着桌子上的牛奶,“妈妈,每天给朵朵牛奶,老实说,奶牛才会有牛奶,妈妈像奶牛。”

    宁烨忍不住望了肖青璇的胸部,“朵朵,你说得对,你妈妈事业线很深……”话没说完,肖青璇气呼呼揣紧粉嫩小拳,“一边去,别教坏小孩。”

    宁烨拿起一块面包,也跟上肖青璇的车,“一起出发,朵朵上学,我们上班。”

    肖青璇无奈,“你的小药店,什么时候关闭?”

    宁烨,“老婆,你别瞧不起小药店,我要是愿意,立马让他变成全国前十的连锁中药店。”

    肖青璇,“鬼才信你。”

    坐在宁烨大腿上的朵朵,亲吻了一口宁烨,“我相信爸爸。”

    宁烨,“还是我的小棉袄舒心。”

    肖青璇叹了口气,一把辛酸泪诉苦,“在你那是贴心小棉袄,在我这,就是塞的黑心棉。”

    送朵朵到幼儿园后,夫妻俩到达商务酒店,肖青璇没空理会宁烨,径直回到办公室处理业务,经过宁烨上次的威胁,三月花酒店那边,老实了不少,不再对万豪酒店围追堵截,肖青璇也知道,这是宁烨帮忙的结果。

    宁烨走到休息室,想见一见殷朗。

    苏冰等人每天凌晨都会外出晨跑,此刻,正在休息室里调整。

    宁烨的到来,没有引起什么轰动,即便他是肖青璇的老公。

    “宁先生,给你介绍一个人,这位是殷朗。”苏冰起身。

    “殷朗?干啥的?”宁烨明知故问,来时的路上,肖青璇已经告诉了所有情况。

    “他以前也是我们佣兵团一员,不过他负责的,是信息数据收集。”苏冰道,“人才量用,肖总的意思,准备让殷朗担任一个能发挥能力的职位。”

    “挺好的!”宁烨道。

    这个殷朗,身高一米八多,身材欣长,有着比电视上那些男模特还要好的身材,脸部五官俊秀,算得上品貌非凡,难怪能招蜂引蝶,甚至那些老蜜蜂“富婆”都争先恐后跑来套近乎。

    寒暄几句,宁烨看不出什么,只得离开。

    苏冰送出门外,“宁先生,吴胖子最近跑哪去了?电话打不通。”

    宁烨,“跑业务了。”

    苏冰咂舌,“什么业务?”反正就是一脸的不相信。

    宁烨,“中药商。”

    苏冰很聪明,“宁先生,胖子什么品性,我是一清二楚的,你告诉他,如果今天傍晚前,他再不联系我,让他自己看着办。”

    宁烨,“房子,车子买了吗?”

    一说到这,苏冰就变了一个人,脸上满是幸福笑容,宁烨感慨,原来女人是这么容易满足的。

    宁烨没有提关于“殷朗”的事情,避免打草惊蛇。

    又是一天炼药的枯燥时间。

    傍晚。

    宁烨的窗玻璃再碎了一块,还是不走寻常路的水鬼,宁烨要发飙了,水鬼见势不妙,赶紧一股脑将情况说了,“岳雷和杨晨,去了一趟五岳庄园,他们请来了一个名为“天舒”的硬气功全才,宁先生,不是我看扁你,你和他搏斗,绝对零胜算……”

    五岳庄园。

    宁烨听说过,据说那里是一个古硬气功的聚集地,高手无数。

    想要进入当中练武的,条件异常苛刻,年龄不得超过十三岁,并且要有内劲五重。

    外劲。

    内劲。

    化劲。

    所谓的内劲五重,在社会上行走,已经算得上是一等一的身手了,而这对于五岳庄园而言,还只是一个最低的门槛,可知他们底蕴的恐怖程度。

    宁烨,“你确定他们真请动了什么“天舒”的人物?”

    水鬼,“明天中午,相信就能到你的药店地盘了。”

    宁烨,“难怪这半天,我的右眼皮一直在跳,不详征兆啊!”

    水鬼好奇问,“宁先生,你有对付古硬气功的办法吗?”

    宁烨直截了当,“一万种办法。”

    硬气功虽种类繁多,名称各异,但就其修炼方法而言,不外乎排打功、桶子功、活气功、忍气功、披甲功、铁被功、字诀功、符咒功、服气功、吐纳内壮功等几大类。但大多数功家只知苦练,而忽视了养功卫生与练功禁忌这一环节,所以晚年残疾、暴卒者时常可见。其实,古人在千百年的练功探索中,早已剖析出个中密码,只是较少落于纸笔而已!

    当然。

    要是一般的硬气功秘法,宁烨有自信破解,比如四穴断魂手,五龙伏穴手等等。

    不过要是更可怕的硬气功禁忌秘法,那就难如登天了,爷爷生前提到过一种……仙传撕口秘法,要是对上的话,宁烨可以直接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