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180章 屎包都给扎烂
    宁烨炼药,对着一口烧得焦炭的大锅,烟熏火燎,大股大股黑烟往上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准备烧烤美食呢!反正邱明看着很无语,作为曾经东海市地下拳场三巨头之一,邱明也算见多识广,对于宁烨的“炼药大业”,至今仍是一脸懵逼。

    “小子,你不是很缺钱吧?”邱明站在门外,捂着鼻子。

    “缺……咳咳……不缺的话……我练个屁药……卖钱的。”宁烨吐字不清回道。

    “那你总有钱买个专门炼药的炉子吧?你身前的,就以前房主留下的一口破烂铁锅,炒菜都费劲,完全跟丹药扯不上边啊!我觉得你太多的失败,都与这口锅有关。”邱明说道。

    “甩锅……给……这口锅吗?”宁烨无语。

    “最近我听说在东海市不远的山里,有人挖出一些古代的东西,其中不乏瓶瓶罐罐的,我觉得你可以去走一趟,毕竟如果让人知道你用炒菜锅炼丹药,除了鄙夷你,估计价格也不行。”邱明道。

    “去了,我依旧叫水鬼过去了。”宁烨道。

    “嘭……”

    外边有一扇窗户破裂,然后,一颗熟悉的脑袋探进来,披头的黑发,惨白的脸色,那张嘴里还呜呜惨叫,俨如厉鬼进家的场面,宁烨头也不抬,捡起一个勺子就丢过去,“水鬼,你丫的,能不能用手开窗,你这一次来损坏一块玻璃,土豪家也顶不住你这么糟蹋啊!”

    “嘿嘿,职业病!”水鬼尬笑。

    “土豪家的玻璃,他打不碎。”邱明留下一句,然后离开回家了。

    “仇富。”宁烨憋出两字。

    水鬼没有进来,就如一具瘦骨嶙峋的骷髅掐在那,“宁先生,好消息。”

    宁烨起身走来,“如果不是好消息,赔偿我七块玻璃。”

    水鬼同样憋出两字,“抠门。”

    “那片地方,是一处废弃的煤炭区,一个月前下了场暴雨,一些煤炭泥土被冲刷,有人先是在当中发现古代的陶罐,后来是有纹路的石片,古代衣物碎片,以及不少锈迹斑驳的铜镜。”

    “几天前,一支队伍挖掘出一个洞窟,往下直通,夜晚时,有人说看到了波光粼粼的金光,这一下可不得了,想一夜暴富的狂热之徒纷纷冲去。”

    “近上百号人进入,却没有一个能完整走出来。”

    “一共有十三个爬出来,不是缺胳膊,就是短腿,或者缺块头皮。”

    “最惨的是浑身血淋淋,皮肤没有一块完整,好像被什么虫子啃食过一般。”

    “昨夜有人传言,说有一个叫杨晨的家伙,成功抱出一口炉子,还说炉子里香气弥漫,可能是古代的仙丹。”

    ……

    尼玛。

    还仙丹,是你们这些人想钱想疯了吧!

    宁烨,“杨晨在哪呢?”

    水鬼,“无头塔附近,追杀他的人不少,你的一位老朋友也去了。”

    宁烨,“谁?”

    水鬼,“岳雷。”

    宁烨,“收拾东西出发!”管它炉子是仙丹还是烂药,宁烨都不想让岳雷得到,而且听着传闻,杨晨那口炉子似乎不错?

    使用铁锅炼丹,终究比不过鼎炉啊!

    两人连夜出发,水鬼这家伙很贼,回来报信前,利用手段将一个跟踪器放到了一个高手身上,按照跟踪器的方向追踪,不用怕走错路。

    无头塔。

    并不是附近有什么无头死尸,只是一个塔的名字,名称缘来的话,据说百年前,有一支经商队伍路过无头塔,在里边休息一夜,那个晚上,外边的人就听到里边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那叫声,异常瘆人,仿佛有一个个活人,被恶鬼活生生挖掉心脏死掉的恐怖画面。

    天亮。

    等人过去时,果真看到一副惨绝人寰的血腥场面,二十几号人全部惨死。

    不是心脏被挖出。

    而是所有的脑袋,全部被啃食一空,满地还未干涸的猩血中,遗留着数不清的头骨碎片,很细很细的碎片,宛如被无数毒鼠争相撕咬后造成的。

    无头的残骸。

    造成了不小恐慌,周围一户户人家搬走,那片区域也就荒败了。

    无头塔,是古代的石头塔,底下有几间石头屋。

    宁烨和水鬼到达时,一切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厮杀争斗的场面。

    宁烨道,“我们不会来迟了吧?”

    水鬼望着自己手里的设备,“跟踪器在附近,应该不会。”水鬼指着前边,笼罩在茫茫黑夜下的石头屋,“跟踪器在,就是不知道人是活着,还是躺着的。”

    刚要往前,宁烨突然拦住水鬼,“你相信第六感吗?”

    “不信!”

    水鬼,“第六感,不都是女人才有的吗?我听说男人是第七感。”

    咳咳!

    宁烨假装镇定,“我两感都有,男女通吃,雌雄共振,这地方有些诡异,好像是专门为我准备的陷阱,等我试探一番再说。”

    宁烨示意退后,找来些树枝,扎成一个树人,利用两条藤蔓将树人缓慢挪动,月黑风高,歪歪扭扭的树人,朝着塔屋一点点移动。

    “嘭!”

    距离塔屋两米多,地面突然凹陷一块,树人被瞬间吞没。

    宁烨笑了,“果然有问题。”

    水鬼,“有陷阱等着,宁先生,你还笑什么?我们不敢进去,周围又有好几个方向,万一他们跑路了,今晚可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宁烨,“他们不是躲屋子吗?我们就把他们当老鼠,用火攻。”

    两人动作很快,从四周拖来枯枝烂叶,宁烨又取出一瓶特制的火油,烈性火油,比汽油还要恐怖,这是为了照明用的。

    无头塔附近,荒废了几十年,周围尽是植被荆棘,一旦烧起来,根本不用再可以添材,而且可以保证烟雾大到吓人,外围不远有一条河流,可以隔绝火势。

    “噼里啪啦!”

    几处火势烧起,起初不是很厉害,等塔屋的人走动时,一股股黑烟已经将整个塔屋笼罩,到处都是呛人的浓烟,火势不是很旺,就是烟雾大,毕竟地面航的植被,都是翠绿翠绿的。

    宁烨和水鬼分两个方向把手。

    浓烟不可控时,塔屋内的人终于要突围了,一个个脑袋裹湿布,蹦跶蹦跶着,超外边直冲出来,宁烨蹲守的地方,是塔屋后边一个不算小的窗户位置。

    “一……二……三……四……五……”宁烨在轻点人数。

    一共九个人,看他们的举止,似乎都是不弱于宗师的高手?

    到处都是熏人的浓烟。

    迷人乱眼。

    这些人疯狂咳嗽,有路就钻,哪里还顾得上分辨方向,宁烨看准一个机会,也裹着布条跟在九人身后,为了踏过暗火明烟的地方,九个人的裤腿满是烧焦的肉香,衣衫不整,动作受到很大限制。

    宁烨跟在身后,一时没人察觉。

    毕竟都什么时候了,那来得及轻点人数。

    岳雷果然在。

    “水鬼,你被他们摆了一道啊!”宁烨看清了端倪,所谓杨晨抱出仙丹古炉的消息,肯定是有人故意透露给水鬼的。

    “想将我在野外杀死,岳雷,既然你不仁,休怪我不义了。”宁烨心一狠,趁着前方又是一阵惊乱时,果断出手,拳头轰在身前两人的后颈上,两声闷哼,两人顺势倒地,宁烨继续踩上去。

    “冲去河流边,必须要用冷水浸泡腿脚,不然会落下暗疾。”岳雷在低声喊道。

    同时,他也稍稍往后看了一眼,刚才的闷哼声,他心有感应,不过后边的宁烨很会演戏,走路时一瘸一瘸的,比那些受伤的人还要真。

    “似乎有人追来了!我们分开走!”有人喊道。

    是水鬼来了!

    不过水鬼的速度很慢,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哪里能追得上这一群化劲宗师。

    “化整为零?正合我意啊!”宁烨开始不再顾忌,每隔一段时间,必会有人倒下,惨叫闷哼声不断,岳雷和另外一个另有人真正意识到不妙。

    “难道,就剩我们两人了?”到达河流边,岳雷震惊道。

    要知道这一次的慑服,为了找齐这一群高手,他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每一个的战斗力,都是能万军中取人首级的高手,一顶一的存在,怎么会,如此轻易就被人杀死了?

    “不好,追来了!”一个人跌跌撞撞从草丛中冲出。

    不是宁烨又是谁。

    “还有能站着的吗?”岳雷呵斥。

    “没,没了,都死了!”宁烨哭丧着,故意改变嗓音,岳雷一时也听不出。

    “混账,我杨晨发誓,这笔账,日后百倍千倍偿还。”岳雷身边的青年暴怒道。

    燕家八门。

    的确有一个是杨家。

    看着人气质非凡,十有八九,就是燕京八门之一杨家的子弟。

    岳雷本事大啊!

    凭借“几十年才出一个的天赋奇才”名声,一路走来,总是能随意结识大家族,得到大人物赏识,是他真有斤两呢?还是会糊弄人呢?

    此时。

    宁烨来到两人身侧,突然指着河水道,“小心,水里有人!”

    宁烨用“本能”的反应,左右手臂,分别往岳雷、杨晨后肩膀压去。

    “杀气!”

    “可恶!”

    谁曾想,这两人反应奇快无比,宁烨的双掌拍到他们肩膀的瞬间,他们入弹簧一般闪开了,虽然中招,可是并没有致命。

    宁烨扯掉脸上布条,“惊不惊喜,兴不兴奋?”

    岳雷的脸火辣辣的疼,犹如吃了一坨屎般难看,即便是暗夜下,也能看到他脸上的怒火,“软饭男,算你狠,不过你杀死其他七位宗师,彻底惹怒他们背后的大人物,你回去自己准备一口棺材吧!”

    杨晨更是恶狠狠咆哮,“害得老子双腿差点残废,我会抹断你脖子。”

    宁烨,“两个落水狗,有什么资格犬吠?”

    刚才的闪避,两人确实是站在冰冷水中,此时见到宁烨杀过去,两人没有一点反抗想法,直接一头扎进水里,想要遁逃。

    “千年杀!”

    宁烨左右手,做出两把“抢”的手势,随后鼓动着劲力的食指,在岳雷,杨晨两人彻底消失前,狠狠扎进了两人的菊花。

    啊……

    啊……

    惨叫撕裂漆黑的夜空,感觉两人屎包都被扎烂了,不烂也没死,有两股可怕劲力直冲他们的菊花,肛门撕裂的话,即便不死,后遗症也够他们受了。

    “哈哈哈,你们两个,以后肛门都闭不上,大肠与外界天地互通,想拉就拉,走到哪都是马桶,幸福好人生啊!”宁烨站在岸上大笑。

    远处。

    水面冒起不小气泡,显然,两人都听到宁烨的讽刺笑声。

    很远之外。

    岳雷和杨晨钻出水面,两人表情都疼得要命,不得不上岸了。

    菊花已经不是火辣辣的疼。

    而是感觉有一条毒蛇在大肠内四处钻动,疯狂积压,撕裂感越来越大,让人有种想死的冲动,岳雷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难道,屎包真被扎烂了?”还没多想,肚子一阵翻江倒海,连忙冲入不远处的灌木丛。

    杨晨也是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没有时间对宁烨咒骂,也冲入了灌林蹲下。

    人生可耻。

    可耻的人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