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175章 掉钱眼里了
    东海市秦家,一直以来,都没有显露过真正的实力,听人说底蕴很深。

    只是当年东海市剧变,所有家族企业势力推倒,重新洗牌。

    格局大变,秦家愣是没有展现什么铁腕手段,选择与至尊商会,祖家妥协,两边倒,两边讨好,面前算是保住了位置。

    秦家的高手,据宁烨所知,也就老管家秦洪一个顶级存在,秦战的话,还差点意思,面对宁烨的调侃,秦洪道,“我有歪门邪道,就怕你不敢学。”

    宁烨,“学了,能飞天遁地吗?”

    秦洪,“找个活火山,从火山口跳进去,能飞能遁,你可以试试。”

    宁烨,“老管家,还是当年我爷爷交给你什么惊天大宝藏,今晚,你要将大宝藏还回来了。”

    秦洪很无奈,只得道,“说正事,我们还需要二十枚百草丹。”

    宁烨,“那不是大白菜,怎么说有就有的。”

    秦洪,“需要多少时间炼制?”

    宁烨,“一个月,半成品很多,平均一炉药,能有二十颗半成品的百草丹,要不要?老管家,你先别不满,这次我给你们一个骨折价。”

    秦洪,“听说,副作用很大?”

    宁烨信誓旦旦道,“没有的事,练武的人,身体壮如牛,那点副作用小儿科。”

    秦洪,“说起谎话来,你真是脸都不红啊!”

    宁烨,“改良过了,吃下一颗,最多拉稀三天,过后猛如虎。”

    秦洪,“免费给我十颗试试。”

    宁烨,“不能免费,不能开这个先河,这样吧!一颗十万。”

    秦洪,“你掉钱眼里了。”

    随后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离去前,秦洪说道,“三个老古董,能不招惹,就尽量别招惹,他们真要出手的话,一个眼神,恐怕就能让你当场吐血。”

    宁烨,“开玩笑吧?”

    秦洪双眸突然瞪大,双目如电,一股可怕凌厉的气势迸发出。

    宁烨身躯一震,只觉得脑子有两秒钟凝固了,胸口也喘不上气,秦洪悠悠道,“我的水平,在三个老古董面前,小巫见大巫。”

    宁烨点头,“明白。”

    等人离去,宁烨又低低念道,“秦洪,你个老狐狸,居然有这般无法捉摸的恐怖战斗力吗?”

    就刚才一眸的力量,宁烨自问,他做不到如此的程度。

    往回走,宁烨苦思冥想了一夜,天一亮,他换身衣服外出晨跑,回来吃早饭,刚要送朵朵去上学,有电话打来,是一个声音很尖的男子,“喂,你就是软饭男吧?告诉你,吴德在我们手上,十点钟前,准备一个亿来赎人,过时不候,到时收尸吧!”

    宁烨,“你哪的?”

    声音很尖的男子,“魔幻车行。”

    宁烨,“公然绑架?”

    男子,“绑架个屁,你兄弟跑来我车行偷鸡摸狗,被当场捉住,要不是死光头说他有个贼有钱的兄弟,我们一伙人,早把他腿打断了。”

    宁烨,“我立刻过去。”

    魔幻车行的背后老板,宁烨并不清楚是谁,明面上的话,说是与至尊商会有关,到了地方,进入一个很宽敞的办公室,冰冷的木板上,吴德被人五花大绑,嘴里还塞着一块抹布,躺在那朝宁烨一个劲眨眼。

    宁烨很无语,“胖子,你贼不靠谱了吧?”

    一个浑身汽油味的长发青年走来,“软饭男,少说废话,给钱带人走。”

    宁烨,“一个亿太多了吧?”

    “多个锤子。”

    “尼玛的,敢跑来瞧老子的保险箱,活腻歪了,一个亿,少一个仔都不行。”

    “天王老子来求情都没用。”

    ……

    这家伙就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钱,宁烨,“我只给一百万,你们可以动手打断他的腿,不过,接下来,我会将你们所有人的腿敲断,不行的话,你们可以试试。”

    宁烨不是不讲理的人,一百万带走吴胖子,已经是天价了。

    “嘴挺硬,不过你当老子的地盘是饭馆,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吗?”长发青年拿起一个扳手,“你他娘不给一个亿,连你都宰了。”

    宁烨,“我最不喜欢有人拿东西对着我。”

    长发青年喝斥,“哪来不知死活的黄毛小子,自找死路,给我打。”

    十多个车行的青年,不是赤手空拳,而是快速捡起周围的铁锤,胶布尖刀,螺丝刀等等铁器,人多势众,一下就将宁烨围堵在当中。

    宁烨直接空中一个大风车,横扫千军的腿功,办公室里顿时响起一声声惨叫,落地,宁烨再一个扫堂腿,顷刻间,除了长发青年,没有一个能站着的。

    宁烨朝前逼近,长发青年挥舞手上扳手,宁烨一拂手,扳手震飞,宁烨直接将长发青年的脖子掐住,“开口闭口就是脏话,你真当自己是个角色了?在我眼里,你连臭狗屎都不如。”

    外边,有几个西装革履的人走入。

    两男两女,最前的中年人气质非凡,想来是魔幻车行的老板,“小伙子,现在是文明社会,空有力气,可是办不成事的。”

    宁烨,“当力量达到一个极限,就能办。”

    魔幻车行老板,“留下钱,我让你们走,否则的话,你们今天谁也走不了。”

    宁烨,“我要走,阎王爷都拦不住。”

    魔幻车行老板,“阿彪,将他拦下,对了,报官将人带走。”

    宁烨,“你未免太看低了吧?”

    魔幻车行老板,“你我不是一个层次的人,正眼看你,简直拉低我的身份。”

    宁烨,“这年头,真是什么奇葩都有,阿猫阿狗都敢山中称大王了。”

    魔幻车行老板,“跳梁小丑,你们两个,如不交代背后主谋,你们一辈子都出不了牢笼,阿彪,别看了,接下来我们还要招待两位贵宾。”

    魔幻车行老板带着秘书离开,阿彪浑身腱子肉,虽然穿着西装,可是手臂上还是可见肌肉轮毂,宁烨,“你是退伍的高手?”

    阿彪一言不发,似乎天生不善言辞,当即出手。

    军体拳。

    拳劲很猛,爆发也很强。

    只是在宁烨面前,就显得微不足道了,宁烨一手探出,空中将阿彪的拳头抵住,手掌再一震,阿彪整个人趔趄倒塌,一连惊退七八米,撞在墙上才停下,宁烨道,“你不是我对手,不过我尊敬你这种退役的人。”

    阿彪脸色难看,“我不是你对手。”

    宁烨开口道,“你身上有多处暗伤,力量比不了巅峰时期,有时间去荷城药店找我,我帮你治伤,免费治疗,不用你花钱。”

    阿彪不说话,闷头离开。

    宁烨解开吴德身上的绳索,“胖子,你搞什么鬼,居然阴沟里翻船?”

    吴胖子尴尬,“马有失蹄,人有失手,谁知道魔幻车行的老板,会在自己保险箱上,布置好几层机关,而且所有的触摸摁扭,都附加报警装置,最可恶的,是那个房间,结结实实就一个铁笼,跑都没地跑。”

    宁烨,“走吧!”

    理亏在先,宁烨不想事情闹大,至于钱的事,他也不想给了。

    另外那边,魔幻车行老板接待了两位贵客,武馆协会的两个副会长,其中一个,正是沈天的老爸沈钟,他们是来买车的。

    阿彪灰头土脸回来,三言两语说了情况。

    魔幻车行老板大怒,一阵训斥,然后一个心计冒上头,“两位副会长,在下有个不轻,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沈钟,“李老板有何事?”

    魔幻车行老板道,“昨晚有个光头小贼,潜入我办公室,开保险箱时触发装置,被捉了个正着,今天光头小贼有个兄弟来求情,谁知道,那个青年态度非常恶劣,霸道野蛮,出手打伤我了车行十几个员工,现在直接带走了光头小贼,连我的保镖都不是对手。”

    “两位副会长,如果能帮我将他擒住,我愿意免费送两辆车。”

    沈钟两人直接眼睛冒光,免费送车,这可是天上掉下的馅饼啊!

    沈钟客气道,“李老板,前面引路,区区小贼而已。”

    随即,一行人匆匆往外边赶,宁烨和吴德还没走,磨磨蹭蹭,在车子旁商量事情,主要是吴德不愿跑,“小宁宁,别急,魔幻车行的水不深,淹不死过我们。”

    宁烨,“淹不死?那你怎么被那群小喽啰五花大绑?我不来,人家都要撕票了。”

    吴德压低声音,“我是故意被擒的。”

    宁烨翻白眼,“胖子,做人不带那么没皮没脸的。”

    吴德还急了,“我准备打开的保险箱,里边啥都没有,我在车行很多地方装了监控,再故意被擒,看那车行老板的反应,果不其然,他首先想到的,不是回他的办公室,而是另外一个很隐蔽的房间,欲擒故纵计懂不懂?”

    宁烨,“你没骗我?”

    吴德,“骗你我生娃没屁眼。”

    宁烨,“倒不至于,要是被苏冰听到,你晚年可不保。”

    吴德,“鸡鸣狗盗的事,可不能让苏冰听闻,否则,回去我可要跪键盘。”

    去。

    宁烨嘲笑道,“胖子,你以前当招摇撞骗神棍的事迹,真以为,能瞒得过一个雇佣兵的眼睛?”

    两人说这话时,车行老板带着两个武馆协会的副会长到了,沈钟与张胜利,属于初来乍到,进入东海市的时间不长,一时也没认出宁烨。

    车行老板气势汹汹赶来,“你们两个小贼,好大的胆子,没我的命令,你们敢走?”

    吴德不屑,“你狗头军师吗?我们为什么听你的?”

    车行老板愤怒,“武馆协会副会长在此,你们休想猖狂,如果不乖乖束手就擒,等着灾难降临吧!”

    沈钟两人很自信,毕竟通过打扮气质可以看出,宁烨和吴德,绝不是大家族子弟,既然不是,那就可以随意出手镇压了。

    一想到会获得两辆免费赠送的豪车,沈钟心里激动得不行,武馆协会,不是什么至尊商会,不是什么大企业,资金有限。

    天下的馅饼,拼命也要咬到嘴里。

    宁烨幽幽道,“谁是沈钟?”

    昨天在珠宝店,找人陷害自己的沈天,父亲正是武馆协会的副会长。

    沈钟一愣,“我就是。”

    宁烨,“你有个好儿子啊!”

    宁烨心想,我还没去找你麻烦呢!你倒好,现在自己跳出来。

    沈钟带着狐疑,“你是秦家子弟?”

    宁烨摇头,“不是。”

    “至尊商会的?”

    “不是。”

    “祖家的?”

    “不是。”

    ……

    沈钟眉头一开,“既然啥都不是,那你束手就擒吧!在我面前,你们两个逃不走。”为了显示力量,沈钟单脚跺地,地面一块青色瓷砖崩裂。

    宁烨,“小伎俩,我也会!”

    “轰!”

    宁烨一脚,恐怖劲气从脚底迸发出,周围两米内的地祖瓷砖一一开裂,宁烨脚下位置,更是被硬生生踩成一个凹坑,谁的力量更强,高下立判。

    一时间。

    沈钟和张胜利懵了,这,这他娘是小贼?如此的可怕力量,说他是哪个古武家族的少年家主,相信都没有人敢过多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