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174章 东海市首富
    珠宝店内,脑满肠肥,身材臃肿矮肥圆的分区经理高越,故意将玉器蹄到宁烨、肖青璇两人脚下,想要来一场“栽赃”戏码,这厮偏偏戏份很足,贼喊捉贼在那,他是分区经理,权利很高,一开口说丢失了东西,这里的店员立即忙活起来。

    东西,当然找不到。

    几分钟后,有店员提议说看监控录像,不过人来人往的,没有看出个所以然。

    高越突然一指,小眼睛里,闪烁狠光,“两位先生女士,店里珠宝丢失的位置,时间,正好是你们过来挑选的时间段,还希望两位不要贪小便宜,将东西交出来,我们可以不报官。”

    这家伙声音很大,一时间,所有目光聚集到宁烨两人身上。

    身后。

    高越的外侄子詹龙在宁烨身边徘徊,詹龙的目的,是珠宝塞入宁烨的口袋内,造成既定事实,可让詹龙困惑的是,地面上,哪还有珠宝?

    “你们两个真聪明,不用我出手,自己就将珠宝占为己有了,真是贪心啊!”詹龙自言自语,暗中给他的舅舅高越使了使眼色,意思是,事情半拖,丢失的珠宝已经在宁烨两夫妻身上。

    詹龙却是不清楚,早在第一时间,宁烨就利用劲气,将珠宝转移到詹龙他自己身上了。

    但凡此刻,詹龙掏一掏口袋,就能清楚发生了何事。

    面对珠宝店内众多异样的目光,肖青璇很生气,只是一时间不知道从哪辩解。

    宁烨故意沉着脸,“什么意思?说东西是我们偷的?”

    高越却是摇头,“我可没说,看两位穿着一般,资金有限,如果不是事先有计划,你们本不该出现在这价格最高档的柜台,我说的没错吧?”

    高越演得很像,感觉煞有其事,几个店员看向宁烨夫妻俩时,表情明显带着嫌弃。

    宁烨,“你可真是,狗眼看人低。”

    高越声调再提高几分,“先生女士,我们丢失的珠宝,是一个价值十几万的玉器手镯,这个价格,如果被人赃俱获了,少说也要进去蹲个十年八年,你们有孩子,不想孩子孤苦无依吧?奉劝你们一句,是你们偷的,现在乖乖承认,还能坦白从宽,否则就是抗拒从严了,十几万的财物,对于你们来说,可是天价,估计砸锅卖铁,你们也买不起。”

    宁烨,“东西不是我们偷的,我们也没必要贪这点小便宜。”

    “小便宜?”

    高越冷笑,“你真当自己是东海市首富?再给你一次机会,承不承认?”

    当场给人难看,这种对峙,本身已经算是胜利了,毕竟周围人指指点点,大都是说宁烨两口子,没有人质疑,是珠宝店自己在搞鬼。

    加上宁烨穿的地摊货,不像什么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容易就让人联想到,是买不起珠宝的人,进店偷窃,现在即将被人赃俱获。

    面对诸多纷纷议论,肖青璇既无奈而又气氛,他们两口虽说不是首富,开始也不缺钱啊!

    十几万的钱,她肖青璇还是轻易能拿出的。

    唯一好在的是,朵朵玩了半天,现在睡着了。

    宁烨同样高声质问,“矮丑胖子,谁告诉你,我不是东海市首富的?”

    哈哈哈……

    珠宝店内,响起满是嘲讽的笑声,所有人都笑了,高越更是捧腹大笑。

    “这家伙谁啊?哪跑出来的?居然说自己是东海市首富。”

    “脸皮真厚,说起假话来脸都不红的。”

    “他身上的一套衣服,值一百块吗?恐怕连某个小村小寨的首富都算不上吧!”

    “人不要脸无敌,即便是珠宝店的老板周先生,也不敢说自己是东海市首富吧!他哪来的勇气?”

    “傻子一个,估计脑子有问题。”

    ……

    面对如此职责,高越笑得更开心了,他要羞辱宁烨的效果已经达到。

    宁烨风轻云淡,“虽说东海市首富,就不能穿便宜衣服的?这是低调好不好。”

    高越,“既然你嘴硬不肯招,报官吧!看你能横到几时。”

    宁烨,“你们这家珠宝店,可真是一个个狗眼看人低啊!叫你们老板来。”

    宁烨水手一抛,一张黑卡落在柜台上。

    当然。

    没人认为这是最顶层富人才能得到的黑卡,高越不屑道,“看不出,你还是个踏马办假证的,这下更人赃俱获了,下辈子,就去牢里过吧!”

    宁烨,“你眼睛有病,该治治。”

    高越旁边的店经理,将黑卡拿起来,只看几眼便道,“高总,这黑卡,是真的!”

    全场寂静。

    高越自然不信,“你在搞笑吗?”

    店经理随手将黑卡一刷,机器显示屏上,顿时出现一堆数字。

    将近百亿的金额。

    高越眉头一跳,本能望了望宁烨,“怎么可能,你就是一个穷鬼,怎么会有这张黑卡,说实话,这卡是不是你偷来的?”

    众人都看到了黑卡上的余额,加上高越的话,再次一边倒,一个个指手画脚,都给宁烨订上“小偷”的标签,肖青璇愤怒要辩驳,却被宁烨拦住,宁烨看着高越,“姓高的,你行啊!都这时候了,还在这颠倒黑白,愚蠢,你惹了不该惹的大人物。”

    宁烨拿出手机,给秦战打了个电话。

    打完后,宁烨戏谑的语气道,“姓高的,秦家主要来了,我觉得,你最好叫你们珠宝店老板过来一趟,否则的话,珠宝行将从此在东海市内消失。”

    不用高越通知,负责这家珠宝店的店经理已经联系了。

    高越表情有些难看,可并不相信宁烨是什么“东海市首富”的鬼话,“臭小子,偷盗财物,死不承认,现在又想来一招金蝉脱壳吗?告诉你,今天就算你背后长翅膀,也休想离开。”

    秦战没来,珠宝店的周老板先驱车赶到了。

    “宁先生?”

    “贵客啊!”

    周老板进店,走到宁烨身前,客客气气伸出手,宁烨没有握手,“周老板,你手底下的人可真是厉害啊,说我盗窃财物,说我是办假证的穷鬼,还说我这张黑卡,是专门偷盗得来的。”

    珠宝店的店经理,开始大概跟周老板说了过程。

    周老板当场怒了,隔着柜台,一巴掌将高越拍飞,“你个混账玩意,宁先生都不认识,就连古武世家秦家,都要将宁先生奉为座上宾,你算什么东西?轮到你来对宁先生指指点点?”

    对于这位周老板,宁烨不是很熟悉,唯一的印象,是曾经在秦家别墅里遇到过。

    或许说过一两句话,或许握过手,没什么印象。

    高越捂着脸,心中骇然无比,他压根没想到,宁烨居然有那么大的来历。

    不过高越不能承认,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已经回不了头,此时狡辩着,“老板,真不是我污蔑他,店里失窃,所有证据都显示跟他脱不了关系,不信的话,你可以搜身,如果我错了,甘愿受惩罚……”

    最后的希望,最后的救命稻草。

    可惜。

    这一根稻草希望,被宁烨无情扼杀,“你们店里的东西,是他偷的。”

    宁烨指着詹龙,“你们店里失窃的玉器,是他偷的。”

    周老板没有半分质疑,立即让人将蒙圈的詹龙带过来,不用搜身,因为詹龙的裤子口袋,很明显能看到玉器凸起的轮廓。

    当看到从詹龙身上拿回玉器,作为舅舅的高越一口老血喷出,他抓狂了,心里怒骂不止,“好你个詹龙,老子让你栽赃,不是让你往自己身上栽赃啊,你他娘的,没有将玉器放到姓宁的身上,害人害己啊!”

    高越的心思,以为詹龙是故意将珠宝占为己有,贪小便宜。

    可是詹龙还是一脸蒙圈,“不是我,不是我偷的,我根本没有看到这个珠宝手镯。”

    高越整了整西装,恢复镇定,“我误会宁先生了,真是罪该万死,既然小偷被捉住了,在这里,我向宁先生赔礼道歉。”高越有模有样鞠了一躬,诚意很足,只是这种嘴脸,让人恶心罢了。

    宁烨,“周老板,这个小偷差点让我身败名裂,实在可恶,你怎么看?”

    周老板立即开口道,“宁先生放心,我保证让他一辈子待里头,一辈子翻不了身,而且他背后的家族,将会在今天,彻底破产。”

    一听到这,詹龙彻底慌了,“舅舅,舅舅,你救我啊!我不想坐牢……”

    啊啊啊!

    无数对匪夷所思的目光,齐刷刷对准了假装镇静的高越。

    宁烨笑嘻嘻道,“原来你们是亲戚关系啊!怎么滴,外侄子偷东西,当舅舅将他人当贼,里应外合,找我当替罪羔羊啊!”

    事实在此。

    原本咒骂宁烨的人,开始将矛头对准了高越,果然不愧是吃瓜群众。

    那边刮风,就随那边倒啊!

    周老板愤怒至极,“高越,究竟怎么回事?”

    高越支支吾吾,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将一切责任都推到詹龙身上。

    詹龙本身就是个外强中干的胆小鬼,当下反抗,将他们怎么密谋栽赃陷害的事情,一股脑全部说了出来,没听完,高越已经一屁股瘫坐地上,事情败露,宁烨的背景又深不可测,高越自觉栽了跟头,而且是跌入很深很深的坑,这辈子估计永远爬不起头了。

    “沈天?有意思,看来武馆协会也不想在东海市混了!”宁烨开口道。

    一直躲在珠宝店门外的沈天,听到宁烨的话,不由一个哆嗦,连忙转身离开,并且给他父亲沈钟打了个电话,“老爸,我惹到硬茬子了。”

    电话那头,沈钟不以为意,“别慌张,你父亲是武馆协会副会长,能为你做主。”

    沈天,“那人连珠宝店的周老板,都奉若贵宾,而且还持有一张黑卡。”

    沈钟有点紧张了,“叫什么?”

    沈天,“不清楚,只知道姓宁。”

    沈钟,“姓宁?东海市没有一个姓宁的大家族吧?不碍事,只要没死人,我都能给你摆平。”

    沈天,“听说那张黑卡,是秦家给的。”

    啊!

    沈钟一下恍然大悟,“你个兔崽子,那人叫宁烨,你真是混账啊,惹谁不好,偏偏招惹那个软饭男,赶紧回来跟我说清楚。”

    挂断电话,沈天急匆匆往回跑。

    珠宝店里,周老板已经做出决定,将高越的分区经理职务,当场开除。

    没有报官,不过高越清楚,今天过后,他算是彻底栽了。

    宁烨,“你是被沈天蛊惑的,既然栽了,怎么也要拖个人下水吧?”

    高越的眼睛里,这才冒起一丝亮光,就见他咬着牙大步往外走。

    随后。

    为了表歉意,周老板免费送了肖青璇一堆高档珠宝,宁烨没有接受,我是为自己妻子,女儿买的,你这样送,就不是我的心意了。

    离开珠宝店,肖青璇感慨道,“现在的人啊,有点财势,便不将人当人,肆意妄为,老公,要不是你认识周老板,我们恐怕很难离开了。”

    宁烨没有回话,肖青璇又道,“老公,你那黑卡里的钱,哪来的?”

    宁烨,“卖百草丹。”

    肖青璇乐了,“老公,我最近看上一家不错的酒店,他们经营不善想要转手,要不这样,你借点钱给我,我把他们酒店收购了。”

    宁烨,“给你一半。”

    肖青璇当即冒出一句“摸摸哒!”

    回到家,洗漱之后,宁烨刚想睡觉,有人来敲门,出去打开一看,是秦家的管家秦洪,关于秦洪,宁烨一直很困惑,不知道这个实力未知的老管家,究竟是哪边阵营。

    “老管家,又来传授一两门武功绝技?”宁烨开玩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