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166章 要你跪下
    一栋死过人的烂房子内,王姬平日间使用的物件物品全被打得稀巴烂,没一口碗,一件衣服是完整的,甚至唯一的小房间里,满地充满腐味的棉花。

    “王姬,你想当王家的管事人吗?”宁烨问道。

    “我大伯,他不会让位置的,他是个极度痴迷家族权利的人。”王姬轻轻摇头,“算了,我们离开吧!我不想在这地方多待片刻。”

    “当年要不是牺牲了你,将你嫁给阎大老板,攀上一棵大树,王家连二流家族都达不到。”

    “你有价值的时候,让他们风光无限的时候,他们一个个如同哈巴狗般摇头甩尾,阿谀奉承拍马屁。”

    “等你没有价值了,却将你无情抛弃,将你狠狠踹到一旁,任你自生自灭。”

    “畜生不如的行径。”

    “没心没肺,没皮没脸。”

    “如果不换个当家做主的,你们王家,只会越来越没落,我也是为你好,为你的家族未来着想。”

    ……

    宁烨循循善诱说着,这一番话,让横躺在地上王强等人底下脑袋,自惭形秽,人都是有羞耻心的,他们本来也不是杀人如麻的暴戾狠人。

    宁烨继续道,“但凡有点良知,你们王家都该善待王姬,你们现在花的钱,敢说没有她的一份?算了,就当她当年为你们赚到的钱,都用来买狗粮喂狗了。”

    王文声音发颤,“宁先生,你是来带王姬走的吗?”

    宁烨摇头,“我不打算带她走,她会是这里的主人,以后对你们发号施令。”

    王姬目光暗淡几分,显然对于宁烨的话,很是失落。

    宁烨也是没办法,王姬的事,他还没有对肖青璇说过,此事要慢慢谋划。

    王姬抿着嘴,“你能来,我已经很高兴了。”

    宁烨将小轩抱过来,“烧逐渐退了,没有大碍,走吧,孩子需要更好的环境。”

    宁烨对于朵朵,那是捧在手上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爱得不得了,可是孩子是个男孩的话,那股激动劲明显弱了很多。

    “女孩富养,男孩散养。”宁烨这般安慰自己。

    随即。

    宁烨抱着孩子,牵着王姬的手往外走,“宁烨,还是别乱来了。”

    宁烨,“放心,区区一个王家,我还不放在眼里。”

    后边满脸是血的王强,咬着牙,很是不忿的表情,他在嘀咕,你一个上门的软饭男而已,靠女人养活的小白脸,有什么资格嘲讽我王家。

    宁烨扭头,“凭我能住在东海市的金滩别墅区。”

    王强咂舌,“真的?”

    宁烨平静道,“等王姬成为家主,以后,你可以随她来做客。”

    举行小型音乐舞会的中心,当宁烨和王姬出现后,音乐停了,扭腰摆臀跳舞的年轻人也停下动作,退到一旁,王家主等人起身,一张张脸庞,皆带着不善目光,王家主最先道,“好啊,好你个吃软饭的窝囊废,居然胆敢一声不响跑来我王家作妖,谁给你的豹子胆?”

    “想带走王姬,带走这个小杂种是吗?可以,一个亿,随你们走。”

    “没有一个亿,你们今天别想踏出这个门。”

    “怎么?怂了?一看你就是个吃软饭硬的小白脸,没电本事,就别想着做英雄救美的白日梦。”

    ……

    王家主一开口,其他人也唧唧歪歪开始喊叫起来,明着咒骂宁烨三人,暗着是给王家主站队,期望得到赞赏,日后能多分点利益。

    等千夫所指的场面稍稍安静,宁烨才一字字道,“再过两个小时,王姬就是你们王家的家族,管理你们家族旗下所有产业。”

    “哈哈哈……”

    所有人捧腹大笑,王家主看傻子白痴的表情,“软饭男,你脑袋不是被驴踢了吧?自己就一个吃喝拉撒都靠老婆的咸鱼,居然跑来这里大放厥词,你是要笑死人吗?”

    宁烨,“我是很认真的。”

    下一代的继承人王玄,幽幽开口,“三个亿,你能带王姬走。”

    宁烨,“是我提不动刀了,还是你太飘。”

    说实话,王玄长相很俊秀,五官比宁烨的还要立体,“姓宁的,你擅入我王家地盘,属于强闯民宅,如果我报官,你知道后果的。”

    宁烨,“你不敢,给你一百个胆也不敢。”

    王玄冷笑,“你倒是很看得开。”

    宁烨,“信不信,我顷刻间,让你跪倒在我面前!”

    旁边的王姬很无语,扯了扯宁烨衣角,“喂,你自恋的个性,吹牛逼的不要脸精神,一如既往啊!”

    宁烨,“人能不要脸,走遍天下都不怕。”

    王姬,“……”

    王姬知道宁烨有很大的能量,起码,他的武功战斗力,注意轻易掀翻所有在场的人,但是武力不代表权势,王姬也不确定,宁烨究竟能帮她走到哪一步。

    “你们都听到了。”

    “此獠即便不是被驴踢过,也是被铁门夹过,王姬,我实在不明白,你当年怎么会出轨这么个玩意,总不会,太过饥渴,随便找个人上了吧?”

    王玄的话很难听,但他是未来的继承人,所以话一出,所有人开始阿谀奉承起来,尤其是那些偏房的兄弟姐妹,大加赞赏,好话一堆。

    宁烨摇摇头,“王家,将来要是让你带领,不出几年,绝对毁于一旦。”

    王家主横前几步,“姓宁的,你现在没有选择,不交钱,就等着被抓吧!”

    宁烨,“给你们看个宝贝。”

    说话时,宁烨轻轻掀开裤头,周围站得近的女孩子,一个个顿时捂脸,一位宁烨要脱裤子,要开始耍流氓,而所谓的宝贝,就是裤裆里那玩意。

    “无耻。”

    “下流。”

    “人渣。”

    “败类。”

    ……

    宁烨翻白眼,“你们想歪了,哥那根宝贝,其实你们想看就能看的。”

    掏了一会,宁烨将那块青冈玉牌丢过去,王家主本能借助,随便看了一眼,本想水手丢掉的,谁知道,一直在后边不开口的老爷子发话,“青冈玉牌。”

    王家主身体一颤,“不会吧?”

    宁烨,“祖先都不认了?”

    王老爷子颤颤巍巍走过来,眯着浑浊老眼,双手捧起青冈玉牌,感慨良多,“所有王家子弟出列。”众人不知所以然,但是老爷子开口了,没人敢不尊,很快,一个个横竖成排站着,老爷子又说话,“表情恭敬,对这位宁先生行礼。”

    王玄立刻道,“爷爷,凭什么?他只是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没有本事,没有能耐,凭什么对他行礼?”

    “混账,住嘴!”王老爷子气得怒目圆睁,“谁敢不行礼,立刻逐出家族,还要我说第二遍吗?”

    王玄底下脑袋,但是余光始终盯着宁烨,满脸的不甘心。

    弯腰鞠躬礼数。

    宁烨总觉得怪怪的,“老爷子,行了,别人不知道的话,还以为你们给谁上坟呢!”

    王老爷子满脸皱纹,“宁先生,您请上座。”

    宁烨也不客气,“好!”

    宁烨拉起王姬的小手,径直走向正位,王老爷子全程在身后做出“请”的姿势,宁烨不由点头道,“老爷子,你还算个明白人。”

    一脸蒙圈的王姬,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块玉牌。

    就能让老爷子奉为座上宾?什么情况?

    难不成,那块玉牌值个十亿八亿的?

    也不可能啊!

    玉牌的成色,看起来也就是万把块钱的货,王姬心里感慨,越来越看不懂宁烨了。

    做好之后,王老爷子亲自斟酒,宁烨饮下一杯,指着王玄的方向,“老爷子,你这位大孙子可不想话,行礼的时候,一直在恶脸相向,你不管管?”

    王老爷子立刻喝斥,“王玄,你个不孝子,还不过来道歉。”

    王玄千不愿万不愿的表情,但他不敢违逆老头子,只能走过来,很憋屈朝宁烨喊了几声致歉的话,宁烨没给好脸,“没有诚意,跪下说吧!”

    “看什么?还不跪下?”王老爷子全程激动。

    众目睽睽之下,王玄真的跪下了,周围那些王家人看得一头雾水,实在不明白老头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为什么偏袒外人?

    “没我的话,不准起身。”

    宁烨又道,“老爷子,我刚才提的意见,你觉得怎么样?”

    王老爷子仍是客客气气的姿态,“宁先生,王姬可以当王家的家主。”

    “只是,她现在拖着个小娃,精力有限。”

    “为了王家,还希望宁先生再三考虑,毕竟王家的根本,也是一代代人努力打拼得来的,老朽不希望它毁于一个女王之手。”

    ……

    宁烨在心里骂人,你妹的,直说不想让王姬当家主就行了吗!

    现场一片寂静,宁烨开口,“老爷子,我心意已决,恐怕由不得你做主了。”

    说实话,宁烨也没有将老爷子当做一个善茬,王姬这些年在王家的凄惨遭遇,如果没有老头子默许,下边的人怎么可能如此为非作歹?

    王老爷子弯腰,沧桑声音道,“宁先生,你是我王家的大恩人,鞠躬尽瘁,也难以回报,不过宁先生是个忠义善良的人,也不希望我王家,在未来消失吧?”

    王家其他人心里诽谤,都觉得老头子是年纪大眼瞎了,踏马的,这个姓宁的小赘婿,怎么可能,就变成是我们王家的恩人了?

    宁烨,“我一句话,就能让你们王家破产,信不信。”

    信个屁。

    王老爷子这个成精的老人,还是用隐晦而又恭敬的态度说话。

    “那就没得谈咯?”

    “好吧!”

    “既然你们王家要走死路,我就不拦着了,你们好好准备准备,想好破产之后,要去哪过活。”宁烨起身,准备要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