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151章 再遇阎大老板
    “老婆,咋地了?”房间里,宁烨坐到床头,轻语问道。

    外边。

    有野兽咆哮,屋顶上也有猛禽发出尖锐音符。

    “我们家族产业在发展壮大时,触碰到一些利益,老公,要不我们走吧?爷爷暗中嘱咐过,说一旦谈判破裂,大家要分散逃离,能走多远走多远。”表情纠结的肖青璇,紧紧握着宁烨的手。

    “不用走,谁敢断了我的软饭大业,我跟谁拼命,老婆,放心,一群装腔作势的阿猫阿狗而已,能对付。”宁烨安慰,也算稳定肖青璇的情绪。

    “他们的牛家主,可是会飞,我们斗不过的。”肖青璇摇头。

    “还好他不是母牛,不然就牛逼冲天了。”宁烨笑道。

    “什么时候了,你还乐得出来,一点都不正经。”肖青璇无语道。

    “走,我们去会会牛逼家族。”宁烨拉起肖青璇的手。

    外边嘈杂不堪,原本堵在门口的人马,大部分涌入了肖家大院,出乎意料,场面并没有喧嚣嘈杂,甚至没有几个人在说话。

    此时,大院中就只有一道声音。

    穿着大别时髦宽衣的牛家主,坐在一块高大石头上,骂骂咧咧,唾沫横飞,一言一句教训着肖家所有人,没人反驳,只能逆来顺受。

    弱肉强食,不过如此吧!

    这厮长得很抽象,很丑陋,或许是练武多了,脸部线条僵硬。

    每一次他说话,脸骨就会很不自然蠕动起来,看着有点瘆人。

    憋屈不已的肖老爷子,老脸涨红,如一个学校犯错的小学生,低头站在牛家主身前,唯唯诺诺的姿态,看着就很不是滋味。

    “啪……”

    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响起,肖老爷子往后跌飞,却不敢吭声。

    “小娘贼的,老头,你可恶,家里有这么靓丽的小娘们,居然让她藏起来,实属混蛋!”牛家主眼前一亮,跳下石头,铜铃大的眼睛在冒光,他直勾勾盯着的方向,赫然是刚出现的肖青璇,“美人,太俊了,要是能带回家,夜夜笙歌,肯定能爽死……”

    丑陋的嘴脸,贪婪的目光,猥琐的动作,十分欠揍的家伙。

    “牛逼,你没死过吗?”宁烨说话。

    牛家主大步冲来,气势如虹,恶脸怒目喊道,“什么不知好歹的混账玩意,赶紧放开小美人的手,否则我要你生不如死。”

    宁烨,“这是我老婆。”

    牛家主一听,恨得双脚跺地,不过他很快变脸,“少妇?其实也挺好的,最有味道的年龄,小子,把你老婆奉上,我饶你不死。”

    牛家主一开口,总感觉一股恶臭喷薄而出,混合在寒风里,恶心不已。

    肖青璇躲在宁烨身后,无比惧怕这如一头野牛般的莽夫壮汉。

    宁烨反驳调侃道,“牛家主,不妥吧?公然抢妻,法律和道德上都说不过去吧?对了,对付区区一个肖家,你就这么兴师动众,是对自己没信心,还是最近肾虚了?早泄了?不举了……”

    靠你娘。

    找死。

    我要剁碎你喂狗。

    牛家主却没有亲自动手,朝旁边使唤颜色,一个中年男子出列,牛家的队伍,没有一个身形消瘦的,每一个都强壮如牛,没有一丝辜负“牛姓氏”,一个个膀宽腰圆,满身肌肉,高度也都超过一米八,你要说他们是一群穿着现代一副的原始部落人,也没几个会反驳。

    “牛岐。”中年男子左右掌刀交叉,虽说是肉掌,可是咔咔发现,传出钢铁摩挲的寒音。

    手掌如铁,没有二十年的功夫底子做不到。

    “死!”

    牛岐发话,一个呼吸间就已欺压到宁烨近前。

    确实是一边倒的场面,只不过,画面奇葩怪诞,感觉能轻易打死一头大山野林猛虎的牛岐,居然跪倒在宁烨身前,呈现臣服姿态。

    宁烨苦笑,故意说道,“吓死我了,还以为真要砍我呢?原来是给我行礼数啊!牛家主,你什么意思,要举族投靠肖门吗?”

    “投靠你妈卖批。”

    “牛岐,你在干什么?我叫你杀人,没叫你跪人。”牛家主大喊,可惜的是,得不到任何回应,牛岐依旧如一具死人跪倒在地,全身没有任何动作,“臭小子,是不是你搞的鬼?”

    宁烨冤枉道,“我可,什么都没做。”

    牛岐跪地,是宁烨的杰作,事情发生在一刹那间,宁烨踏碎牛岐两根腿骨,又踹裂牛岐一截脊椎,速度太快,所以完全没人看出端倪。

    “跟我胡扯?你怕是连死字都不会写。”牛家主出手。

    “哐!”

    大地一声巨响,下一刻,又出现怪诞不羁的一幕,要杀生的牛家主,居然也跪在了宁烨身前,看牛家主的身形,跪地的姿势更标准。

    牛家主愣住。

    肖青璇怔住。

    肖老爷子傻眼了。

    所有人惊掉下巴的震惊表情,尤其是牛家的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个困惑不解,尼玛,我们不是来打人的吗?咋的,大人物一个接着一个给人跪礼数,哪门子道理啊?

    宁烨自恋道,“牛家主,客气,太客气,我虽然英明神武帅气非凡,也用不着你这般崇拜啊!”

    牛家主,“曹尼玛,老子腿断了。”

    宁烨,“你不是能飞吗?腿断,应该也能飞,赶紧起飞吧!”

    “吼……”

    牛家主怒吼咆哮,顷刻间,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间乌云密布,一幕幕惨白色的闪电在交织着,随时都会玩大地劈落。

    翻滚的乌云,越发阴幽,到最后似乎一直朝肖家地盘的低空压塌而下。

    “牛家主,你做什么妖法了?”宁烨皱眉看天。

    “我牛家幕后的神。”牛家主沾沾自喜道,“只要神在,敢于我牛家作对的,无论是谁,都将在千万雷幕中化为灰烬,死不瞑目。”

    “神?”

    “什么玩意?”

    “你信不信,我喊一声,他就要摔下来。”宁烨说完,还真往黑沉沉的高空喊了一声,“神……下来……麻将……三缺一!”

    宁烨催发了一招隔空取物,强行将乌云内的存在拘禁下来。

    “咔……”

    一颗惨白色泽的头盖骨掉落下来,光秃秃的头骨,凹陷的眼窝内,冒着点点绿光,更诡异的是,并不完整的头盖骨,飘在空中,拧动时,真如一颗活人的脑袋在活动,唯一的区别,就是干吧干吧张嘴,喊不出话。

    宁烨走过去,对着头盖骨喊话,“飘在空中,不累吗?”

    众人,“……”

    尼玛。

    这颗头盖交织恐怖的死亡气息,可能准备大开杀戒,你居然在问眼睛干不干的事?

    宁烨伸出手,猛地拍了一下,“惨白色头盖骨瞬间破裂,四分五裂。”诡异的骨片洒落一地,宁烨回头,“牛家主,你们养的这位神,是不是,有点太弱了?给你个提议,给我立一尊雕像,日夜供奉,我也能庇护你们牛家。”

    牛家主,“算你狠,我们走。”

    宁烨没有阻止,等人都离开,宁烨和肖老爷子寒暄几句后,便和肖青璇回房了,“老婆,这几天时间,有没有什么怪人来过?”

    肖青璇,“怪人?”

    宁烨,“穿着奇葩,举止怪异,与正常人有很大区别的人。”

    肖青璇,“来过一个算命师,年纪很大,看着有八十多岁了吧!”

    宁烨,“他给谁算命了?”

    肖青璇,“大部分人。”

    宁烨,“坏了。”

    啊啊啊……

    外边传来惨叫声,出房一看,距离几米开外,一个老阿姨瘫倒地上,浑身皮肤在一寸寸开裂,犹如蛇蜕皮的残忍惊醒,满地猩血,恶臭连连。

    远处。

    屋檐上,一个肖家青年,更是用手扒拉开自己的头皮,无比野蛮,撕裂自己身上皮囊,说白了,自己将自己撕碎了,惨不忍睹。

    宁烨搂着被吓得失魂落魄的肖青璇,“老婆,都是些幻觉,不用怕!”

    宁烨一脚踏地,一股气浪以他为中心涟漪出去,肉眼可见,一幕幕黑绿气息被驱除出肖家外,“老婆,你好好睡一觉!”一指点在肖青璇后脖颈穴位,让肖青璇昏睡下来,宁烨踏空,独自一人尾随而去。

    黑绿烟雾冲天,没入大山。

    江南城外十里。

    石林。

    一块高大乱石上,坐着一位形同槁木的枯败人影,黑绿烟雾没入他身体,周围空间似乎扭曲了,闪烁不定,居然阴沉起一些刀山火海的惨绝画面。

    宁烨微笑,“阎大老板,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

    阎大老板机械般扭头,“低估你了,本以为,你掌握不了梦里的特殊能力。”

    宁烨,“你怎么也进来?”

    阎大老板,“走投无路,我杀光了地下拳场的高手,可惜,至尊商会底蕴太深,加上关键时刻,秦家反水,独木难支,对了,跟你相识恨晚的祖安定,被人劈碎了,现在,估计剩不了半条命。”

    祖安定。

    就是霸气眼镜哥。

    祖家的少爷。

    宁烨,“我想离开。”

    阎大老板,“我们之间的账,那么好算吗?”

    宁烨,“既然如此,我杀了你,自己区寻找回归现实的路吧!”

    阎大老板,“你杀不了我。”

    “嘭!”

    宁烨一闪而过,阎大老板脑袋被拧下来,当场断首,“瘟疫一样复制蔓延吗?”

    远处几块乱石,又出现阎大老板的身影,一下多了三个,当下,他们异口同声道,“不断分裂,永存于世间,这就是我的能力。”

    宁烨,“跟我这个主宰者说永存,笑话吧!”

    “重塑。”

    “归零。”

    宁烨眉目一开,深邃的瞳孔内有莫名力量在涌动,画面一闪,宁烨刚刚从江南城赶到此处,没有说话,阎大老板机械性转过脑袋,震惊无比道,“你,居然能让梦里发生的画面,重新回头?”

    宁烨,“现在还觉得,我杀不了你?”

    阎大老板,“现实中池子里的液体,相当于一种特殊的电容液体,渗入人体后,会在个体间构建一条条连接线,尤其与脑脊液接触后,个体的精神意思相连,形成梦境新世界,要回归的话,很简单,切断一些东西即可……”

    宁烨,“外面的身体?”

    阎大老板,“腐烂不了,池子的液体,会让身体不朽,期限大概是三年之内。”

    宁烨,“这么神奇?”

    阎大老板,“其实,不是什么古老的产物,而是你父母研究出来的好东西。”

    啊?

    宁烨目瞪口呆,“我爸妈,制造出来的东西?”

    阎大老板点头,“他们两个是绝对的不可思议的天才,当年,我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从至尊商会的总部,窃取出这么一些好东西。”

    宁烨感慨,“想不到,我爸妈,能牛逼如此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