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148章 我算出来了
    我擦咧。

    哪个小编如此缺德啊?

    喷水潮女这种人,都能上头条,是她太红,还是小编你太黄。

    会议室里的声音,少儿不宜,喷水潮女的娇喘一浪高过一浪,单单听着,就让人血脉喷张,不禁升起一种最原始的野性冲动。

    “教导主任,不会是你在里面吧?”宁烨摇头要离开。

    转过身,却看到一张刻板严肃的脸,“秃头……不对……教导主任……你……你不是在里面……看来是副校长……或者是校长了。”

    教导主任常年沉着脸,遇到谁都没有好脸色,“浑小子,你不在教室上课,跑来这干吗?写好了退学申请书,来找人签字?还是屁股长痔疮,要请个长假?”

    宁烨无语,“都不是,经过而已。”

    “鬼鬼祟祟。”

    教导主任审问的语气道,“说吧!你究竟来干嘛?”

    宁烨,“我真是路过。”

    教导主任鄙视,“闪烁其词,不是心里有鬼,就是身上有屎!”

    我去。

    身上有屎?

    主任你说实话,怎么猜测如此的奇葩想法?亲身经历过吗?

    宁烨指着会议室,“里边上演一场激情四溢的春戏。”

    教导主任,“就你多事。”

    宁烨尴尬,“无意路过,无意听到。”

    教导主任,“滚回教室去,毛都没长齐呢,凑什么热闹。”紧接着,当着宁烨的面,教导主任一脚踹开了会议室门,结实的木门,骤然倒塌,教导主任气势汹汹冲了进去。

    宁烨无语凝噎,你个老滑头,还说我多事,自己还不是那个卵样。

    “啊……你……谁……要死了!”里边传出尖叫声。

    几分钟后,没有离开的宁烨,就看到教导主任唉声叹气走了出来,“主任,你受伤了?”

    教导主任,“伤你个头,还不滚。”

    宁烨,“场面很刺激吧?你看你,两个鼻孔的血,喷泉一样往外冒了,我说你都步入暮年了,咋还那么血气方刚,身体没毛病吧?”

    教导主任抬腿就是一脚,“丫的,学习不上进,八卦倒是开窍,欠揍的玩意。”宁烨只得走了,他并不是打不过教导主任,在主任面前妥协,最大的原因,是之前教导主任救过他一命,而且多次公开场合,都替他说好话,不然的话,宁烨早就在梧桐学校混不下去了。

    “死……死人了……救命啊!”宁烨刚到楼梯口,身后,突然慌里慌张跑来一个女人,衣衫不整的性感女人,金色的波浪长发随风摆动,蜂腰细臀,高耸的胸脯让人喷鼻血,婀娜的身姿,每一步都摇摇颤颤,跳得人心里直发慌。

    “站住!”旁边的办公室里,一个身穿制服的女老师突然走出,速度很快,一手扣住了喷水潮女,很冷酷的女老师,带副墨镜,气质非凡,“人死了,肯定是你杀的,和你脱不了关系。”

    似乎看过一张死人脸,喷水潮女吓得不轻,“我,我,不是我,他自己死的。”

    不久。

    教导主任急匆匆走来,却是对着宁烨道,“人,变成了干尸。”

    宁烨眉毛一动,“被榨干了?”

    世上只有累坏的牛,没有耕坏的田,都说男人房事过度,身体透支被榨干,谁曾想,今天还真有幸见到被榨干成干尸的大场面。

    宁烨,“我去看看。”

    教导主任脸色铁青,“滚犊子,麻溜点,去通知门口的崔队长。”

    宁烨悻悻离开,不过转身的刹那,却感觉到一股异样气息,很炙热,吹到皮肤,却仿佛灼烧到了灵魂深处,让人有种无法压制的冲动,余光不由侧目,望了望身侧穿制服的冷酷女老师。

    通知了崔队长后,宁烨回去上课。

    “一头猛隼能以近乎音速的速度飞行,第一天,它在野林里里裂杀了2条毒蛇,第二天,它在河边杀死1只大型蜥蜴,第三天,又在一座石山上捕杀了2只独角羊,第四天,还在农场里裂杀3条猎狗,现在有两个问题……”徐娟老师在黑板上讲课。

    听到这,宁烨的心莫名颤了一下,心里默念,“老师,你不会是问,七天时间,猛隼一共裂杀了多少猎物吧?小孩子都会加减乘除的算术题啊!”

    “第一个问题,猛隼的羽毛是什么颜色。”

    “第二个问题,猛隼居住的树木巢穴,距离地面有多高,最好精确到分米。”

    “第三个问题,猛隼捕猎的那个庄园,主人是谁。”

    ……

    三个问题,对于宁烨而言,就是三个人生哲理问题,很久之后,宁烨竖起大拇指,暗暗对着徐娟念道,“老师,你的思维,惊为天人,神仙都比不上啊!”

    宁烨本来不用继续上学的,只是,杀死秦俑,洪之后,莫名回到了梧桐学校,宁烨觉得这是冥冥中的指引,所以决定多留一段时间。

    宁烨百无聊赖时,学习委员郝建已经举手回答问题,这学霸的思路很清晰,分析很到位,“从题目信息,我们可以得知这是一头猛隼中的王,根据书本上的信息,猛隼王一共有五种,黑,蓝,白,以及两种变异的红,紫色泽。”

    “从题目第一个信息分析,以毒蛇为食物,可以排除蓝,紫。”

    “猛隼王敢侵入山庄不杀猎狗,说明它的地盘距离人类地界不远,黑猛隼王都是在远离人类的高原神山繁衍,现在就剩白,红两种。”

    “能接近音速的猛隼王,只有变异的红猛隼王,所以它的羽毛是红色。”

    ……

    至于郝建怎么算出红猛隼王的巢穴高度,那更是神了,直接列出了十几个图,结合公式,还做了几十种假设,一大堆不知名的X、Y、Z符号,还真被他算了出来,计量单位直接推到了厘米。

    这一系列的神操作,不得不让宁烨发自内心的感慨,天才,原来是天生的奇才。

    后天的。

    撑死了,广义上的解释也只能叫人才。

    天才很少,人才满地跑;随便去个招聘市场,人才多得你应接不暇。

    说白了,人才和靓仔差不多,谁都可以是。

    “还有谁能解出第三个问题吗?算出庄园的主人名字。”徐娟问。

    底下议论纷纷,没人举手。

    “这就是一道送分题,不难的,再给你们五分钟。”徐娟微笑道,能进梧桐学校的,哪一个不是“大脑最强王者”,在她印象中,应该有人很快能算出来,她的注意力,在班长方琼,学习委员郝建身上,至于宁烨,则被她直接无视了。

    感受到无视的目光,宁烨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趴在桌上,拿着笔在纸上画圈圈。

    五分钟后,还是没人能答出。

    徐娟只能提点,“我们考的题,不是虚拟题,而是现实中发生的,还是最近的事件。”

    班长方琼提问,“老师,真有猛隼王杀死猎狗的事件?”

    徐娟回道,“是真的,事件不算大,但也引起一定轰动,看来你们平时关注新闻时,还是不够细心,做不到事无巨细,以后可要好好改变这方面,只要是国内发生的事件,哪怕是一个人踩到蚂蚁,惊吓过度晕了的小事,也要了然于心,只有这样,你们才能争过一班,二班。”

    方琼撇了撇小嘴,“那两个班,都是疯子。”

    徐娟,“疯子是不假,可是他们答题厉害啊!而且还没有一个拖后腿的。”

    拖后腿?

    是指我吗?

    注意到周围投来一道道不善的目光,宁烨逐渐反应过来。

    如此的反应,在那些学霸眼中,更是白痴都不如。

    “咚!”

    宁烨手肘撞桌,“老师,这第三个问题,我算出来了。”

    徐娟不屑,“就看你在那一直画圈圈了,你确定,算出来了?”

    全班哄然大笑,连死党黄五都捧腹大笑,“兄弟,班长他们都算不出,你就别逞能了,好好画你的圆圈,好好思考你的人生。”

    你妹。

    宁烨给了黄五一个白眼,然后道,“老师,我真算出来了,你不听听?”

    其实不是算出来,而是看出来,前几天,他一个人走遍了江南城,当时无意中遇到了那头猛隼王,展开羽翼,能有十多米宽,好奇心驱使下,宁烨直接瞬移到了猛隼王的后背,驾鸟飞空。

    至于杀死的两头猎狗,其实是宁烨的主意,因为庄园的主人,当时对着天空骂爹,污言秽语,很是难听,宁烨觉得自己这个当“爹”的,要好好下去教训一下此人,才有了骚乱小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