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136章 问船长多少岁
    阎大老板坐在高处,声音幽幽道,“我不在意,女人而已,一捞一大把!”

    宁烨,“你不死,我不放心。”

    榕树上的阎大老板受伤了,很重,尤其是脊背的一爪,几乎将他的脊椎骨折断,看着触目惊心,可阎大老板还能坐得笔直,说明用了一种特殊救命药,暂时维持生命体征,阴暗的石头林子里,阎大老板俯视,“宁先生,你给我带绿帽,还有杀我,不觉得太过分?”

    宁烨,“阎大老板,你还有多少后招?”

    阎廷恩声音虚弱而又沙哑,“进入堕日岭的,都会死,没有人例外。”

    宁烨环视四周,“这一片地带,将有地震?”

    阎廷恩,“堕日岭,至尊商会的地盘,我利用一些手段,在这片万亩山岭内,埋藏了无法计量的汽油,炸药,点燃引火线的,正是湘西双鬼,只要外围一爆炸,所有人将会覆灭,没有谁能逃走,化劲宗师的高手也不行。”

    宁烨,“临死前,也要拖一帮人下水吗?”

    阎廷恩,“宁先生,你此行,不是真个杀我吧?”

    宁烨无奈一笑,“我本想接受你的底蕴,或者说是最后一些手段,用以日后自保。”

    阎廷恩摇头,“我的价值,就剩一些钱财了,再无其他。”

    宁烨,“我帮你重建地下拳场,以后,神台摆上你们夫妻俩的画像,日夜供奉,香火不停,你让我活着离开,这个条件合适?”

    阎廷恩,“你用自己的孩子发誓,我就相信。”

    宁烨,“可以。”

    发过重誓后,宁烨将阎廷恩藏财的地点,打电话告诉了吴德,又说出给阎廷恩夫妻供奉的事宜,这才抬头,“阎大老板,现在可以了吧?”

    阎廷恩,“一分钟,你能逃出堕日岭吗?”

    宁烨,“我艹!”

    “轰隆隆……”

    不到一分钟,堕日岭之下,已经爆发了恐怖爆炸声,巨大的火焰冲天,疯狂席卷,从下往上一路蔓延,所有的草树皆被焚烧。

    阎廷恩,“你还不冲上最高处保命?”

    宁烨,“我不走。”

    阎廷恩出现在这,说明着,附近有什么自保的地方,宁烨嗅了嗅,闻到一些怪异气味,“阎大老板,你准备的池子,看来要归我了。”

    阎廷恩皱眉,他动了动,最后还是放下手,“你有一门炼体武术,可以瞬间增长三倍战斗力,我不是对手,这口梦幻仙池就留给你吧!”一语说完,阎廷恩从高处沿着树杈远离了。

    宁烨走过去,在榕树的背面,两米多高的草丛间,看到了一口两方有余的池子,池子内有水,诡异的色泽,红红绿绿的,感觉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化学原料混合在一起,宁烨站在边上,自言自语道,“看着能让人变成骷髅白骨,气味,却沁人心脾,梦幻仙池?能让人在里边做梦的特殊池水吗?”

    宁烨不敢贸然下去,拿出一个小瓶开始装一些研究。

    恐怖的火势,蔓延到此地,还有二十分钟时间,宁烨在与时间赛跑,远处,嘈杂声不断,没有人再明争暗斗,一个个疯狂往堕日岭最高处跑路,宁烨所在的这株榕树,地势崎岖,乱石杂乱无章,并没有人发现。

    “山顶,真可能有路吗?”宁烨思虑,他回忆与阎大老板有关的一切信息,最后得出一个结论,阎大老板的计划,是要所有人死,绝不会轻易放过一个,宁烨取出提前准备好的百草液,涂抹全身,在恐怖火势在榕树上燃起时,宁烨往红红绿绿色泽的小池子跳入,水很凉,犹如刺骨的冰水,很深,脚不触底。

    “阎廷恩,你坑我……”

    “靠啊!”

    宁烨最后一声脏话,整个人没入水池,整个人的意识也逐渐迷糊。

    ………………

    ………………

    新世界。

    似乎是未来的世界,有高楼大厦,也有封建古屋,有超前的通讯设备,也有震破耳膜的恐怖音波术,有时尚潮流的高档衣服,也有古代类似汉唐服饰,有横天划过的飞船,也有十几米长的空中猛禽。

    一个完全陌生,却又有几分熟悉的新世界。

    宁烨。

    在堕日岭榕树下,跳入那个“梦幻仙池”后,整个人就到了这个新世界。

    在这里,他还是叫宁烨,也还是一个上门赘婿。

    更诡异的是。

    他如今的老婆,同样是叫一个肖青璇的美女,与东海市的肖青璇几乎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可能是这个肖青璇更美,美得不食人间烟火,完美无瑕,拥有一张倾国倾城的天使容颜,一个婀娜多姿的魔鬼身材。

    新南国。

    江南城。

    梧桐学校。

    一个在宁烨眼中“地狱级”的的牛逼学校,宁烨,此时就在这里读书,婚都结了,还在读书,很朝前的时代潮流,说是学习,其实很多人都是在练武。

    三班。

    老师徐娟正在上课,指着黑板上的题目,“同学们,大家来看看这一题,如果一个船上有26只黄岩羊和10只角牛,那么船长多少岁?大家思考五分钟,并在纸上作答,可举手答题。”

    角落里。

    宁烨嘴角在抽搐,这尼玛的,都是什么奇葩问题啊?

    还问船长多少岁?

    你咋不问问,船长穿什么颜色衣服?有没有结婚?孩子几个了?

    这谁他娘的能答出来?

    三周了,宁烨来到这个新世界三周时间了,总感觉自己是在做梦,做一个很真实却又很虚幻的梦,最让他怀疑人生的,是梧桐学校里,这些非人类的题目,一个个天马行空,让人每一秒钟都在怀疑人生。

    几分钟后,徐娟发问,“谁解答出来了吗?”

    有人举手。

    是班长方琼,一个长发及腰的青春少女,“回答老师,这个船长是四十五岁。”

    徐娟,“很好,回答正确。”

    我去。

    咋地。

    还真能求出来啊?

    角落里的宁烨,神一般的眼神望着班长方琼,心里想着,你究竟是通过什么“诡异公式”,能求解出来那位船长是45岁的?

    难不成,你爸也曾经开着船载着一群畜生过河?

    方琼没有坐下,开始说她的解题步骤,“众所周知,能饲养黄岩羊和角牛的地方,都在西边的上城一片,早在百年前,那里就定下过条例,能贩卖运货的船长,年纪必须在40岁与55岁之间,由此可得出一个区间。”

    “我们再从牲畜的数量来看,26只黄岩羊与10只角牛,总重量约有50吨上下,远远超过了小型船只的规格,可以看出,运载的船只,是一条中型船。”

    “大家都知道,中型船与小型,大型船只有区别,那就是中型船必须要用人力一只只费劲搬运牲畜,能有这般劳动力,可以排除50岁以上的船长。”

    ……

    听完班长方琼的解释,深深无语的宁烨傻眼了,然后彻底拜服……孩子,你咋那么聪明呢?如果在我以前的东海市,你不得全国文理科状元,我都替你叫屈。

    方琼很满意,接着又提出更变态的问题,“10角牛,谁能所说有多少只公角牛,多少只母角牛。”

    一听这话。

    宁烨脑袋里,直接冒起一万个为什么,纳尼,老师你确定自己不是吃饱了撑着?

    给出的这点题目,就能求出多少只公母了?

    你假酒喝多了吧?

    只是。

    又有人举手了,是学习委员郝建,“回老师,我的答案是1只公角牛,9只母角牛,一次运载不多不少的10只,还与黄岩羊一起横渡,说明是去市场售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