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135章 我绿了你
    一片很诡异的山岭,远远望去,呈现一种猩红的死亡色泽,活人不敢靠近。

    这里也是至尊商会的一个据点。

    夜幕降临,天地萧条。

    猩红色泽的堕日岭,比白天时更加阴森惨绝,红土地倒影,天上月亮都仿佛变成了一轮红月,身处其中,一股股恶寒萦绕脊背,无法驱散。

    一轮血月,象征着地狱,代表着死亡。

    “贼能跑”的阎大老板,三天三夜,依旧还能健步如飞,让追杀他的人怀疑人生,宁烨听人议论,有说阎大老板服用了某种药物,强行激发体力,药效一旦过去,整个人将会变成干尸,也有说那是阎大老板的一种武功绝迹,类似于宁烨的“血劲变”!

    堕日岭很大,到处是怪石嶙峋的野林,乱石丛,唯一有一条“Z”路贯穿山顶,道路崎岖,兜兜转转,很难发现至尊商会的据点。

    “噗……”

    入夜,宁烨正在潜行走着,旁边飞来横祸,一把削水果的小刀划过,隔裂衣领,幸亏宁烨及时闪避,不然要被割开颈动脉,扭头一看,那里升起一团篝火,几个模样怪异的人,站在篝火前,一个个阴里阴气的怪异表情笑着,充满戏谑的眼神,将宁烨当成了猫戏的老鼠对待,“你们几个傻逼,嫌命长吗?”

    “哼,什么垃圾货色,堕日岭,是你这种小瘪三能来的地吗?”

    “哪来滚哪去,不对,你滚不走了。”

    “跪下哀求,再将身上值钱的好东西双手奉上,饶你一个全尸。”

    “荒山野岭,死一个人,就跟死只鸡没区别。”

    ……

    对方将宁烨当做了死人,所谓的索命,其实就是抢财,宁烨蹙眉,“你们几只自以为是的傻鸟,是那个势力的虾兵?如果是至尊商会的话,奉劝一句,能跑多远跑多远,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不杀生,不代表不能踢碎他们的脸骨,这些人太欠揍。

    “告诉你又有什么所谓?财神团!听说过吗?”有人歪着脑袋说话。

    “一只命贱的弱鸡,多说无益,金猴,把他脖子扭断了。”歪着脑袋的人风轻云淡道,根本没将宁烨当一回事,他们几个出自财神团,都是半步宗师高手,这一趟来东海市,趁乱捞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之所以追到堕日岭,因为他们听到一个消息,说阎大老板的身上,隐藏着一笔巨资,不可想象的天大财富。

    他们在此地等待,领头的宗师高手去探查消息了。

    “嘿嘿,内劲水准,真弱啊!”金猴矮而瘦,瘦削的脸,就剩一副看着触目惊心的脸骨,昏暗灯光下,感觉就是一张宽大人皮,裹在一副枯瘦骨架上的景象,金猴没有任何招式,欺压而来,直接想凭绝对的实力碾压宁烨,“我们财神团,可不只有财,死于我们之手,你也是死得其所。”

    一贴身,金猴手掌化勾状,径直朝宁烨的脖子撕裂而来。

    “夜郎自大,谁给你的狗胆!”宁烨一怒,浑身瞬间爆红,每一寸皮肤升起诡异猩红色泽,血劲变的状态开启,右手一起,就听“咔咔”几声骨碎声,金猴的双臂被拧碎,一百八十度弯曲,宁烨右手再一探,重掌轰在金猴胸膛上,全部胸骨寸裂,肉眼可见,金猴如一滩烂泥快速软倒下来,七窍出血,生死不知。

    “隐藏实力?”歪着脖子的男子震惊无比,想要逃跑,却没有跑路的本事,宁烨速度太快了,一冲而过,瞬息间拍出了十几掌,劲力涌动,碾压一切,其余几个财神团的人一个个跌飞倒地,每一个胸膛凹陷,看着是废了。

    “嘭!”

    宁烨一脚踩在歪脖子男子脸门上,居高俯视,“谁的命贱?”

    歪脖子男子嘴里的血,不要钱般往外冒,只要宁烨脚头再加几分力,他的颅骨恐怕会瞬间爆裂,“高人,高人,饶命,是我们几个垃圾有眼无珠,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们几个小瘪三一般见识……”

    宁烨,“一点诚意都没有,就想活命,异想天开了吧?”

    歪脖子男子,“我们愿意,用钱赎命。”

    宁烨,“多少钱一条命?”

    歪脖子男子,“高人,您说,只要我们有的,全部都给你。”

    宁烨,“算你们幸运,我这人不喜欢杀生,一个亿,一条命。”

    歪脖子男子嘴角抽搐个不停,“高人,我们只有几百万。”

    宁烨怎么可能相信,这些家伙,可都是财神团的精英骨干,属于钱多得不知道怎么花的主,“那就带去阎王爷那里花吧!”

    歪脖子男子连忙喊停,愿意付钱保命。

    转账完毕后,宁烨又加价了,说歪脖子男子是个小队长,命比较金贵,必须多加一个亿,歪脖子男子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利,只得又乖乖转了一个亿,疼得他心里滴血,同时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招惹宁烨这种扮猪吃老虎的小人干嘛?没事找事啊!

    离开前,宁烨问出一个有用消息,此次追杀阎大老板的势力,除了至尊商会,地下拳场,两个古武世家,还有财神团与燕京夜总会的人马,全部数量加起来,没有三百,也有二百五。

    “阎大老板,你究竟惹了多少人啊?”宁烨感慨。

    道路崎岖,夜半三更,宁烨只是凭感觉在走动,半公里外,宁烨看到几团篝火,按照财神团的描述,那里休息的是燕京夜总会的人马,宁烨本想上去干一票,打一打秋风的,在注意到好些个宗师高手后,不得不考虑离开,继续往高处迈进,有篝火的地方,都是成群结队的高手在聚集,因而有恃无恐燃火烤肉。

    宁烨如一个幽灵在暗红色的山岭间游荡。

    游荡的人。

    不止他一个。

    夜更深时,宁烨发现了两个幽灵,一男一女,穿黑色夜行衣,带黑面具,走路时悄无声息,隐藏得极为完美,宁烨一路尾随。

    “建筑?”

    半个小时后,宁烨看到一座类似铁塔般的幽黑房子,高而尖锐的房子,如一个顶天恶魔簇立在那,在这里修整的,是地下拳场总部的人马,领头的,依旧是断一臂的罗桧,周围草药味很呛人。

    “噗……”

    “噗……”

    ……

    一男一女两个鬼祟影子动手了,初始时,暗杀手段,到后来,直接明目张胆冲杀,两人力量不是绝对强悍,胜在速度,无比诡异的速度,肉眼几乎跟不上他们的身形,三分钟不到,已有十几具尸体倒在血泊中,死亡光景仍在上演,这时,终于听到有人暴喊,“是湘西双鬼,用荧光粉让他们无所遁形。”

    一团团幽绿色粉末飞洒,在空中蔓延。

    湘西双鬼果断后撤,重新没入黑暗中,宁烨没有离开,因为听到地下拳场总部的人议论,说这湘西双鬼是阎大老板请来的“清道夫”,甚至有人猜测,北方的浮屠家族,或许也来到了堕日岭。

    这一夜,宁烨真正见识到了什么是无情杀戮。

    尤其是后半夜。

    到处都是喊杀声,惨叫声,死亡的音符疯狂交织着,让身处其中的人瑟瑟发抖,即便高手如林,实力碾压古武家族的燕京夜总会也损失惨重,有近一半的人,在混战中惨死,死不瞑目。

    天亮前。

    宁烨总算发现了阎大老板的藏身之处,一株无比高大的榕树上,阎大老板正如一头受伤野兽包扎伤口,注意到是宁烨,他悬着的心稍微放下,“第一个找到我的人,居然是你,刮目相看啊!”

    宁烨,“我绿了你,我们两个,注定要有人死吧!”

    阎大老板坐在高处,声音幽幽道,“我不在意,女人而已,一捞一大把!”

    宁烨,“你不死,我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