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133章 祖安人
    距离废弃化工厂几百米,宁烨碰到了一个熟人,马家的马三公,停车熄火,宁烨挥了挥手,故意喊道,“马三公,三更半夜出来散步啊?”

    马三公不复一族家主的气势,浑身伤痕累累的,破烂不堪的衣服上,起码有三十道伤痕,全是人手爪痕,被类似鹰爪手的绝技重伤。

    他一个人孤零零在夜里走着,身边一个马家子弟都没有。

    “嘭……”

    远处的废弃工厂,忽然升起一团冲天烈焰,火光照亮半边天。

    宁烨没有急着过去,“马三公,咋地了?散个步而已,被狗咬了?还是摔了几跤?您老年纪大了,就好好在家养着呗,你可别倒地,我是不会扶的,这年头讹人的新闻太多了,我的身家资产,实在扶不了你。”

    马三公强忍痛疼,“虎落平阳被犬欺,小小赘婿,你想动我,还不够格。”

    宁烨,“我不动你,要是被你讹一笔,可就倾家荡产了。”

    宁烨没有上去揍人的打算,他与孙拳一战,受伤很重,现在还没恢复元气,马三公终究是处在顶级的高手,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垂死一击,绝对够人喝一壶的。

    马三公咬牙,“滚!”

    宁烨松松筋骨,“三公,遇上就是缘分,找你借点钱。”

    马三公呸了一口,吐出的都是血丝,“姓宁的,出手吧,别说我以大欺小,我让你三招。”

    宁烨摇头,“我是好人,还是个好中医,不会欺负人,只会悬壶济世。”

    马三公翻白眼,“滚粗。”

    眼睛一翻,精神回不了魂,马三公一个趔趄,还真倒在地上。

    宁烨连忙过去,“三公,你没事吧?”

    随后,宁烨胡乱给马三公一通治疗,又是摁脉,又是掐人中,或者是胸口按摩,就差没有人工呼吸了,只是越治疗,马三公越难受,几乎就是悬着一口气的濒临死亡状态,“姓宁……的……你……要借……什么。”

    宁烨的摁脉,那是给人诊脉,指尖有劲力穿透,让马三公觉得自己的手腕,好像在被人拿锯子割裂一般。

    还有掐人中,马三公觉得自己脸骨都要开裂了。

    更可恶的是胸口按压,哪是救人的按压,宁烨每一下的力道,都会让他肋骨寸裂,分明是将他往死里整,马三公实在受不了了。

    宁烨嘿嘿一笑,“三公,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有强求,对吧?”

    马三公,“你……真……无耻!”

    宁烨,“最近手头缺点钱,马三公,我施展全部医术救你一命,你该给点酬劳吧?我也不是贪得无厌的人,随便给个三五亿就行。”宁烨的声音压得很低,话好听,脸色可就如西装暴徒的姿态。

    马三公是个成精的老辈人物,果断提出协议,转账钱财后,他们井水不犯河水。

    宁烨答应,因为刚才给马三公“治疗”时,他利用劲力,再次伤了马三公的筋骨根本,老家伙回去后,起码要休养生息三五年,并且暗伤时常复发,所以这笔空手套白狼的交易很划算。

    转账了四个亿,宁烨志得意满离开,“马三公,下次再有伤,记得找我啊!”

    “找你姥姥。”

    马三公气得再次吐血,“小东西,等我伤好了,有你好看的!”

    宁烨耳朵很灵,隔着很远喊道,“马三公,有时间,我会专程上门拜访的,如果条件不好,我尽量多带几个化劲宗师登门。”

    马三公听得一哆嗦,赶紧一歪一扭跑了。

    废弃工厂,不知荒废了多少年,到处都是残垣断壁,虽是深夜,此地却不幽暗,相反,有点亮如白昼的感觉,周围只要有可燃物的地方,都在冒火。

    一丛丛火团在跳耀,伴随着黑烟,形同夜里冒火的坟头。

    “水鬼,你就别去了!”宁烨站住,自己的右眼跳个不停,“将我的东西全带走,还有这两封书信,一封交给吴胖子,一封交给我老婆……”

    披头散发的水鬼愣了愣,“宁先生,怎么感觉你在交代遗言呢?”

    宁烨,“差不多吧!”

    书信,是宁烨提前写好的,为的就是以防万一,毕竟要他死的人,可不止一两个。

    水鬼善意提醒,“宁先生,我们可以离开,不走这趟浑水。”

    宁烨目光坚毅,“我要杀阎廷恩。”

    急剧告别后,水鬼带着东西离开,宁烨轻车上阵,神不知鬼不觉钻入了废弃工厂。

    此刻,工厂内正在火拼。

    不止两队人马,异常混乱的场面,从衣服判断,起码有四个阵营在混账。

    一群是西装暴徒,阎大老板的势力。

    一群是怒目横眉的拳手,是地下拳场总部罗桧的势力。

    一群是至尊商会的高手。

    还有一群很奇特,一个个白衣白发,带着面具,动作异常缥缈和潇洒,感觉是一堆从阴间爬上来的恐怖幽灵,杀人于无声无息间。

    究竟有多少人火拼呢?

    看不出。

    现场实在太混乱了,到处都有呐喊声,那片地面都有断手断脚遗落,哪堵墙都沾着血,到处猩红一片,空气也异常浑浊。

    “铿!”

    宁烨站在一堵墙壁后方,手一沉,将一个白发白衣的人影拖拽过来,很轻很轻,还有一股沁人香味弥漫开来,宁烨一愣,想不到居然是个女人,扯开面具一看,还是个年轻的女人?

    “放,放开我。”年轻女人挣扎。

    宁烨这才发现,自己的手,不知怎么滴,握上了年轻女人的胸脯,只得尴尬道,“对,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你也没什么损失吧!”

    年轻女人想要推开宁烨,可惜,宁烨的双臂犹如铁柱抓地,无法撼动,“要杀就杀。”

    宁烨,“我现在是一位准爸爸,不杀生。”

    “准爸爸?”年轻女人啐了一口,“那你握住我胸口的手,还不放开?”

    宁烨赶紧移动,“不好意思,你胸太平了,以为是后背呢!一时没注意。”

    年轻女人小脸泛红,羞愧愤怒道,“无耻之徒,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年轻女人心里很不是滋味,对女人而言,被一个男人说胸部太平,简直比杀了她还难受。

    宁烨,“太平公主,我对你真没有邪念,一点都没有。”

    年轻女人,“……”

    要是她能动,真想一榔头将宁烨脑袋锤爆了,怎么说话呢?

    宁烨道,“喂,你们这些跟白无常一样打扮的人,属于什么势力?”

    年轻女人,“无可奉告。”

    宁烨轻描淡写说道,“出门的时候,一不小心,带了瓶chun药,如果不小心给你服用了,欲火难耐,你应该会扒光自己衣服,身无寸缕跑出去找汉子,到时候,恐怕是迎男而上,男上加男,强人锁男,左右为男,满身大汉……”

    迎男而上?

    男上加男?

    强人锁男?

    ……

    年轻女人不是傻子,知道宁烨表达的意思,轻咬小嘴唇,“你,可恶,我告诉你,我们是祖家的人。”

    宁烨皱眉,“祖家?哪个山旮沓冒出来的?”

    年轻女人轻哼,“我们来自燕京,与至尊商会是死对头,也是阎廷恩背后靠山。”

    宁烨,“谁是主事的?”

    年轻女人,“祖安定!”

    祖安?

    定?

    宁烨在怀疑人生,尼玛的,最火游戏里的祖安区,能定吗?

    能让祖安区一片宁静祥和的人,需要多大的口才?

    最起码的资格,也要往上十辈子是文科状元,不然怎么承受祖安人的口吐芬芳?

    年轻女人冒出一句,“名字,是少爷后来改的,据说他玩一个游戏时,有感而发。”

    宁烨嘴角抽搐,“你们祖家少爷的打招呼方式,很别致吧?”

    年轻女人表情纠结,“你怎么清楚?”

    宁烨猜测,那个叫祖安定的少爷,肯定经常在游戏祖安区混迹。

    “祖安人”的打招呼方式,绝对强横。

    那是以你妈为中心向其他亲戚扩散,以双亲为中轴,向上下扩散,双亲两代同辈为直径波及。

    赢则双亲健在,输则家谱升天。

    那么你的手速和词汇量能保护你的亲人吗?那么你够资格来到祖安么?只有懦夫才喋喋不休,祖安人都是可用信息0/5。

    真正的祖安人一局只说五句话,当然有的只说四局,因为开局点技能被wegame浪费一-句。我指尖上跃动的键盘,是你至亲骨灰在飘扬!唯我大祖安永世长存!上句:欢迎来到祖安下句:放妈过来呀顺风四海皆兄弟,逆风峡谷猎马人。我没的是胜点,你没的是亲妈。有人和我说LOL不要手速,我笑了,你是没来过祖安。

    有人问我手速有多快,我说:我在祖安有双亲

    半蹲在原地,宁烨感慨,“祖安一个强者才配拥有双亲的地方。”

    不久后,按照年轻女人的方向,宁烨看到了那位叫祖安定的人。

    出乎意料。

    居然是自己认识的霸气眼镜哥,上次在东海市秋拍,他们两个可是一见如故,宁烨记得,自己还给霸气眼镜哥写了一首“狗屁不通”的烂诗。

    宁烨离开,径直朝霸气眼镜哥走去,身后女人叫喊,“你,不能伤害我家少爷。”

    宁烨,“我是去联络感情的。”

    年轻女人哪里会相信,只当宁烨去害人,强忍着剧疼,从背后冲来。

    宁烨回首一指,将年轻女人掀翻,“祖安定,真是我哥们。”

    哥们?

    往自己脸上贴金。

    你这人也太厚颜无耻了吧?

    年轻女人着急,可不是宁烨对手,跺了跺脚,气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霸气眼镜哥旁边,有六个化劲宗师,此刻,一行七人在一堵破烂不堪的土墙后修整,刚刚大战过,每个人身上都挂彩了,宁烨一靠近,立马有人唯独过来,宁烨赶紧说明来意,霸气眼镜哥亲自迎接,“兄弟,你怎么来了?”

    宁烨,“看能否趁乱发点小财。”

    霸气眼镜哥,“恶战准备来了,有空的话,不如帮我些忙?”

    宁烨疑惑道,“听一个小丫头说,你们祖家,在燕京重地,可谓是超级大家族,怎么就剩六个宗师?”

    霸气眼镜哥感慨道,“底蕴都快拼光了,至尊商会也不好受,东海市惊乱过后,恐怕至尊商会的好日子到头了,全部土崩瓦解也说不定。”

    宁烨,“这么个庞然大物,说倒就能倒吗?”

    霸气眼镜哥,“只要铁锹挖得深,没有撬不倒的墙。”

    宁烨无语,话说这些话,合适用在这里吗?不是该用作撬别人老婆的墙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