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123章 猥琐二人组
    清河古道。

    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强行开辟的几栋房子,血玫瑰居然有属于自己的一个房间,看起来,她在至尊商会内,享有很高的身份和地位,哪怕是注射药剂达到化劲宗师的谢成琨,也只敢调侃,不敢做太过分的事。

    宁烨的角色,是假扮一个哑巴,无法开口,也不敢说话。

    否则的话,他真想问一问,玫瑰大姐,你丫是商会高层的亲女儿,还是在商会高层有个干爹?

    干爹或许不至于。

    毕竟血玫瑰至今仍守身如玉,是处子之身。

    “哑巴,我很羡慕你们,位置低,不需要考虑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

    “姐平日间潇潇洒洒,其实,还不是别人手里的棋子。”

    “上边叫我往东,我不敢往西。”

    “刚才你也看到了,我几乎被一个恶人欺辱,结果呢?千般委屈只能咽下肚。”

    “姐今年二十七,不年轻了,也累了。”

    ……

    说着说着,血玫瑰居然睡着过去,当然,她把外衣都脱了,就剩薄薄的胸罩和胖次,蜷缩着躺在床上,薄薄的衣物,完全遮挡不了她那美轮美奂的身子。

    宁烨唏嘘一声,走过去,替血玫瑰盖好被子,并没有动手动脚。

    这种时候动邪念。

    在宁烨看来,与恐怖鬼电影里的奸尸无异,索然无味。

    半个小时后。

    宁烨轻轻推开门,想去至尊商会的仓库走一走,刚到大厅,门外传来声音,两个男子的议论声,一个是熟悉的谢成琨,另一个叫朱讳,是原先那个浑身沾满牛皮廯猩红野人朱纲的亲哥。

    听声音,多是些贪婪情色的荤段子。

    朱讳也是个满脑子邪念的家伙,一言一语,离不开血玫瑰的身体。

    “玫瑰那个小娘们,身材真是棒啊,别看得跟古代女王似的,其实,白白净净的,那个高高耸起的胸膛,如果把脑袋埋进去,做鬼也风流啊!”

    “兄弟,冷静冷静,血玫瑰是个狠人,一旦事情败露,我们可是很难堪的。”

    “怕什么,我们可是宗师地位了,上边责怪下来,大不了就训斥一顿。”

    “你有什么计划?难道直冲进去,将她压在身下,来个霸王硬上弓?”

    “硬上不好,所谓慢工出细活,玫瑰的身体,万中无一,要慢慢品,细细品,争取尝遍她全身上下每一寸地方,味道肯定很爽。”

    “兄弟,你口水流出来了。”

    “轮流上,只要让那小娘们欲仙欲死,保证,她不会向上边告发,说不定,尝了甜头后,一发不可收拾,每天找我们3P大战呢!”

    “碰巧,我身上带了点chun药,能派上用场了。”

    “我信你个鬼,你是碰巧吗?你早就馋人家的身子了吧?”

    “咱们兄弟俩,彼此彼此。”

    ……

    卑鄙下流的猥琐二人组。

    宁烨没有惊动对方,静悄悄退回房间里,血玫瑰睡得很熟,推了几下都没动静,宁烨无奈,只得在床旁边的凳子坐下休息。

    常人一天要睡八个小时,宁烨直冲练习爷爷传下的炼体术,身体异于常人,每天有个三小时就足够了。

    血玫瑰睡着的时候,房门被推了几次,因为门窗都被宁烨从里边反锁了,所以有色心有贼胆的谢成华,朱讳两人,没能得逞。

    “哑巴,你真甘做了几个小时?”血玫瑰从床上爬起来。

    因为没穿衣服,所以chun光一览无遗,尤其是那对高耸的玉峰,又白又圆,血玫瑰说话时,更是左右摇晃,显得很有弹性。

    “姐,好看不?”血玫瑰挑逗道。

    这女人。

    在财狼虎豹面前,把自己包裹得严丝合缝,不给任何机会。

    在宁烨这种小羊羔前,却又卖弄风情。

    真不知道她们怎么想的。

    “姐睡着的时候,你没乱摸吧?”血玫瑰走下床,倒了一杯水,只有一层薄薄柔滑蕾丝遮挡的臀部扭来扭去,看得一旁的宁烨直咽唾沫,“可惜了,如果你是个完整的男人就好了。”

    是。

    我是。

    宁烨很想举手,说我不是哑巴,我是软饭赘婿男宁烨,我不仅手上功夫强悍,床上功夫也贼猛的。

    血玫瑰嗤嗤一笑,“我身上涂了特殊护肤液,如果你动手了,会留下手印子,现在看来,你很老实。”

    宁烨起身,没有说话,而是用手势胡乱比划。

    大概的意思,是谢成琨和朱讳两人,准备对她下迷药,让她当心。

    “男人,果然是下半身思考的生物。”血玫瑰狠狠道。

    “……”宁烨感觉很无辜。

    “哑巴,我不是说你,毕竟你小时候遭遇车祸,命根子被截肢了。”血玫瑰解释,“不就得到一个去注射药剂的机会,成为外强中干的宗师水平吗?真以为,可以为所欲为了?”

    走出去,吃午饭的时候。

    期间,谢成琨两人一直要灌血玫瑰饮酒,可惜,血玫瑰连口汤都不喝,饭也不吃,只说胃口不好,让对面猥琐二人组无从下手,郁闷到自斟自酌。

    “哑巴是吧?你有资格坐这吗?有多远滚多远,看着心烦。”朱讳将气撒在宁烨身上。

    宁烨早等待这个机会了。

    不顾血玫瑰在身后开口留人,自己低着头,压着脑袋上的鸭舌帽飞快跑路了,一到外面,终于能痛快吞吐气息,天高任鸟飞。

    跟血玫瑰一起来的四人,已经吃过饭,仍在往一辆大车上搬东西。

    箱子搬运时,嘭嘭发响,感觉是装着一箱箱啤酒。

    “肯定内有乾坤!我要求不高,随便捡点东西,值得十亿八亿就心满意足了。”宁烨过去帮忙,从幽黑的地口,踩着石阶一路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