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121章 同道中人
    热气腾腾,玫瑰花香,面对一个肤白貌美,浑身上下几乎身无寸缕的血玫瑰,宁烨鼻息很重,他是个正常男人,有男人正常的反应。

    魔鬼般惹火身材的血玫瑰,身材的确完美绝伦,尤其是那一首回眸的妩媚,“哑巴,快点,给我解扣子,你不会害羞了吧?”

    宁烨脑袋更低了,慢悠悠走过去,伸出手,在血玫瑰身上一阵胡乱摸索。

    “诶呀……”

    血玫瑰一声娇喘,酥酥麻人,谁能想到,这个平日里女王一般高高在上的女人,在浴缸旁,会呈现这么柔软魅惑的一面。

    太紧张,宁烨花了好一会功夫,才解开血玫瑰的文胸,因为低着头,他看到了血玫瑰身上最后一件衣衫,粉红色玫瑰胖次,蕾丝边,薄薄的一层,很粉很透明,感觉什么也遮不住啊?宁烨在心里呐喊,大姐,你不能穿条正常点的胖次吗?

    血玫瑰背对着宁烨,伸出如玉的足尖试试水温,凉风将身子浸没在洒满玫瑰花瓣的温水中,墨色青丝漂浮在水面形成一张妖异的网。

    “站住,哑巴你怕什么,我是吃人喝血的魔鬼?”血玫瑰喊话。

    宁烨站在那,走也不是,退回来也不是。

    他是趁机在外界敲晕了真的哑巴,装扮成一个哑巴角色混入玫瑰山庄的,近距离情况下,很容易被血玫瑰认出。

    “过来!”

    “给我揉揉肩。”

    “外边跑了一天,累死个人,你是不知道,那叫宁烨的软饭男,简直一禽兽不如的阴险小人,诡计多端,为了逃命,居然在药店周围提前布置好几道陷阱。”

    “要是被我捉住,被把他吊起来一顿打不可。”

    “他还说我丑,哑巴,你说他是不是眼瞎?怎么的,我也是百年难遇的绝美女人,虽然不敢攀比四大美人,与古代赵飞燕还是不相上下的。”

    “艳若桃李,冷若冰霜,瘦削玲珑……”

    ……

    血玫瑰越说越自恋,眉飞色舞,还伸出自己修长的大腿,在那抚摸,自恋到极点。

    宁烨算是大开眼界了,对外人时,血玫瑰经常是人狠话不多的角色,独处时,却如一个截不断的话痨,能自己跟自己唠嗑。

    “揉背按摩,力道大点,我吃劲。”血玫瑰舒舒服服半躺坐着,示意宁烨过去。

    宁烨不敢抗拒,老实走过去。

    “噗……”

    站在血玫瑰背后,低头一看,宁烨差点一口老鼻血喷出来。

    角度太好了。

    血玫瑰胸前那对雪白挺翘的白兔,一览无遗啊!

    很白,很大,估计也很软。

    手掌压在血玫瑰后背时,宁烨的手在发颤,血玫瑰不以为意道,“第一次给我按摩,很紧张是吧?放心送点,哑巴,你虽然小时候遭遇车祸,下半身的东西被截肢了,不过以后,我一定给你找个老婆,生不了没关系,去找个小孩领养就行了。”

    我去。

    车祸。

    能把命根子截肢了?

    到底是什么奇葩的车祸?

    宁烨觉得自己疏忽了,将真哑巴打晕时,应该窒息检查检查的。

    想到这,宁烨赶紧加紧双腿,将裤裆前的小帐篷隐藏起来。

    “啊……啊……好舒服……就这……再来……用点劲……再用力……对了……速度快点……再快……啊……舒服……我……我受不了……诶……那里……不要……不要……好疼……”躺坐在浴缸里血玫瑰,轻轻仰头,嘴巴微微张开,发出断断续续的酥麻声音,不得不让人想入非非,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在浴室里干那啥呢!

    宁烨真想说,玫瑰大姐,咱好好说人话行吗?

    我就给你按个摩,身体隔着一米远呢!真没把你怎样怎样。

    “呼……”

    几分钟后,宁烨实在憋不住了,再这样下去,他非得丧失理智,一头扑向水里的血玫瑰,一口重气后,宁烨踏着小碎步溜了。

    “嘿嘿,哑巴,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胆小啊!”血玫瑰在身后取笑。

    她是不知道,帮他脱衣按摩的人,其实是被他称呼为无耻之徒的宁烨,如果知道,恐怕血玫瑰就笑不出,而是要哭出来了。

    “罪过,罪过,老婆,我忍住了,没有对不起你。”宁烨出来后,吹一吹凉风,还是感觉脸庞火辣辣的,浑身气血久久难以平静。

    这一个下午,宁烨也不知道做了些什么,满脑子,都是血玫瑰那白花花的曼妙身体,挥之不去,宁烨感觉自己快要魔怔了。

    夜幕降临。

    天地间寒意更甚,宁烨终于恢复平静,吃了点饭,然后便集合了。

    灯光昏暗,加上戴一顶帽子,没人看出潜入的宁烨。

    “张亮,挑五个人,随我走一趟。”血玫瑰在前方发话,居高临下,憋了一眼宁烨所站的方向,不知为何,心绪莫名颤动了一下,血玫瑰忽然觉得身子骨痒痒的,忍不住道,“哑巴,你也一同跟去。”

    血玫瑰说完,不禁揉了揉太阳穴,自言自语道,奇怪,我对按摩上瘾了?

    宁烨的按摩手法,可是祖传的,自然不同凡响。

    天色彻底阴暗下来。

    血玫瑰带着五个人,两辆车出发了,很“幸运”,宁烨又与血玫瑰坐在一辆车上,“哑巴,你什么时候藏了一手?以前跟人学过按摩?”

    宁烨默默不语,只在那轻轻点头。

    “我这大腿也很酸,揉一揉吧!”血玫瑰往后边一靠,再次舒舒服服躺下。

    几分钟,不堪入目的声音再一次飘起。

    “啊……”

    “舒服……好爽……哑巴……你太能干了……啊……啊啊……再用力……”

    “往里边一点……用力……啊……我……我不行了…”

    幸亏关着窗。

    不然传出去,不知要造成多少起无辜的车祸。

    开车的那位,肉眼可见,额头热汗一粒粒往外冒,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经过第一次的浴室“磨炼”,宁烨已经能稍微自控。

    车子行驶了几个小时,一直在大山中前进,弯弯绕绕,有时走的还是泥路,中途停了两次,血玫瑰独自下来,没入黑暗,也不知道是去做什么。

    后半夜,路越来越小,颠簸震荡,还踏马是单向道,宁烨怀疑,这是不是至尊商会自己掏钱修的?好在宁烨记住了吴德胖子给的地图线路,倒也没有被绕晕。

    此外。

    他身上有一个跟踪器,为后续的三个宗师指路。

    将近凌晨,在一条形似古老茶马古道的山壁道路上,车子终于停下。

    高达数百丈的悬崖。

    看着能让人直吸冷气,停车的地方,左侧山壁,有一个往内塌入的凹壁,山高林密,还有不少乱石堆积,里边隐隐有光发出。

    这情形,简直就是要进入贩毒贼窝的节奏啊!

    山凹内的空间,的确有建筑,还不是普通的木头房,而是装修得美轮美奂的几栋别墅,入口处,还配备有十米多高的监视铁塔。

    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每隔十几米,就有一堵战壕墙。

    当然。

    没有重机枪,冲锋枪架在上边,箭弩倒是有不少。

    “你们四个留下,哑巴随我进去。”到达最近移动别墅时,血玫瑰转身说道,“他们已经到了,你们去仓库那边准备带走的物品,这是清单。”

    不远处,拉开一条铁链,底下有一条幽幽通道,竟是个仓库。

    宁烨来不及看仓库里究竟有什么宝贝,跟着血玫瑰进入别墅内,一步进去,大厅的灯忽然诡异般熄灭了,深处楼梯口,一股股刺骨寒风袭来,冥冥中,似乎还有呜呜呜凄厉鬼叫音,听得人浑身汗毛竖起。

    血玫瑰也被吓到了,小碎步退后,一下压到宁烨胸膛。

    “呼呼……”

    头顶上,一阵异样热风袭来,宁烨本能的反应,一把搂住抱住身前的血玫瑰,然后往左边一个倒地翻滚,还没起身,血玫瑰疯狂挣扎着,“诶,你,手拿开。”

    宁烨老脸一红,才发现自己的双掌,不偏不倚,正握在血玫瑰高挺的胸脯上。

    “谢成琨,又玩这小孩子把戏,有意思吗?”血玫瑰轻哼道。

    灯亮起。

    大厅沙发上,躺着一个满脸邪气的青年,“玫瑰,话说你胸口两团东西长得挺快,怎么胆子胆量就不长呢!”

    宁烨一愣,这厮,同道中人啊!

    血玫瑰轻哼道,“哪有你这人的色胆贼心,跟母猪般狂飙啊!”

    谢成琨脸上始终一副邪笑,站起身凑过来,“玫瑰,你的皮肤,似乎又水灵娇嫩了,过来,让哥哥给你检查检查身体……”

    尼玛。

    宁烨心想,这不是我一贯的伎俩吗?这逼绝对是偷学成才的。

    “滚!”

    血玫瑰出招,一击撩天腿提出,直冲谢成琨的裤裆,不过谢成琨究竟是化劲宗师的实力,一个闪避,轻易躲开了,“玫瑰,这生活就像强奸,既然无法反抗,就好学会默默忍受,你说是不是?”

    “嘭!”

    血玫瑰究竟是管理一方区域的老大,本身有几把刷子,乱舞腿横出,踢得空气几乎噼里啪啦作响,情敌的谢成琨一个没躲掉,被踢到了膝盖,疼得哇哇叫,“玫瑰,你别欺人太甚,现在的我,已经是高高在上,要你们这些凡胎肉眼仰望拜服的化劲宗师……”

    疼归疼,谢成琨自恋装逼的话还是一股脑往外蹦。

    血玫瑰没好气道,“成琨,正经点,其他人都哪去了?”

    谢成琨指着外面,“都是脑子锈逗的群练武狂人,自从晋升宗师后,一个个更加执迷不悟,不管白天黑夜,都在拼命练武。”

    血玫瑰,“你呢?”

    谢成琨嘿嘿一笑,“我已经是他们当中的佼佼者,不用练,照样能锤爆他们。”

    血玫瑰,“论吹牛功夫,你就完胜。”

    随后两人坐下,开始商议一些后续事宜,并没有回避宁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