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109章 刮了多少彩票
    敖家养鸡场的风波暂时平息。

    不过故意找麻烦的人还没走,明明理亏的马三公,鼻孔朝天,装得全天下都欠他钱财一般,牛逼轰轰喊道,“你们东海市的青年才俊不错嘛!三天后,体育精英中心,举行一场青年武斗会,我马家为首,挑战你们东海市所有本土家族。”

    本土家族。

    故意将“武家”排除在外,武家的真正根基,并不在东海市。

    一时间,场面寂静无声,倒是不少马家子弟青年蠢蠢欲动,跃跃欲试的兴奋表情。

    宁烨突然指向一个人,“岳雷,你这次该不会又受伤了吧?”

    哼!

    岳雷冷哼道,“我本不是东海市人,不会与你并肩,相反,我已接受马家的邀请,届时,我会作为马家的代表,迎战你等。”

    此话一出。

    不少人神色暗淡,尤其是钱家的钱远涛与钱绣湖,失望至极。

    他们本以为,岳雷会作为一号人,抗衡马家的武斗挑衅。

    谁知道。

    岳雷直接加入对方,放过来对付东海市?

    钱绣湖轻轻摇头,表情无比纠结看了看对方,又望了望身前的宁烨,她不由心里默念,“宁烨,看来,我钱家的押注是错了,错得离谱!”

    秦管家秦洪,敖老厂长等人也是神情复杂,心中五味杂瓶吧!

    宁烨早有预料,嘲讽道,“可以啊!我还担心你跟我在一边,到时无法开揍呢!正好,到时在台上,再踩碎你一颗蛋蛋,让你这个剩蛋老人,彻彻底底变成一个无蛋太监,等着哭吧!”

    哈哈哈……

    不少人哄笑,岳雷被踩碎蛋蛋的事情,早已传播出去了,罪魁祸首,并不是宁烨,而是胖子吴德,唯独这件事,宁烨觉得,无德胖子是做对了。

    岳雷,“自信是好事,你放心,之前欠下的,我会一次连本带利拿回来。”

    宁烨,“其实根本不需要整个东海市才俊,我一人,足以掀翻天。”

    宁烨从来不是一个悲观的人。

    宁烨的座右铭——年轻人嘛,要乐观开朗积极向上,一副捅破天的吊样。

    “人不疯狂枉少年!三天后,我倒要看看,你们东海市究竟有几分能量。”马三公说完,带人气势汹汹离去,什么商业损失事宜也不谈了。

    不久后,其他东海市家族的人也走了。

    秦洪拉宁烨到一旁,“枪打出头鸟,你这一次未免跨得太前了?”

    “跨大点没事,扯不到蛋就行。”

    宁烨玩笑后继续道,“我不出头,难道让马家骑在东海市上拉屎拉尿?老话说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就算是搅屎棍,也得给它们搅黄咯!”

    秦洪板着脸,“注意用词。”

    宁烨,“秦管家,你不觉得马家的所作所为,有点太越界了?”

    秦洪道,“你的能量,无异于螳臂当车。”

    宁烨,“挡着先吧!大不了牺牲自我,成就大我,可惜,没多少人助我。”

    秦洪鄙视道,“又想我传你绝招?”

    宁烨嘿嘿一笑,“老管家,你上次传了三星炮锤拳和索命指,都是硬碰硬的杀招,可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有没有一些逃命的招式?步法也行,我不多要,随便给十个八个绝技就行。”

    靠!

    秦洪都忍不住飙脏字,“你做白日梦呢?多了没有,就一招,能学会就学,学不会的话,到时在武斗会上,你就等着血溅当场吧!”

    宁烨赶紧问,“什么绝学?”

    秦洪,“天外飞仙学不学?”

    宁烨一下张大嘴巴,目瞪口呆道,“星爷电影里,那招牛掰到极点的天外飞仙?”

    秦洪话一沉,“天外飞仙没有,低配版的天外飞仙就有,学不学?”

    宁烨,“能飞起来吗?”

    秦洪,“可以,你找个几十层高楼,从楼顶跳下来,在空中怎么飞都行。”

    宁烨,“……”

    老管家你这么调皮,家里人知道吗?

    秦洪道,“特殊时期,没有时间一招一式传你,我录好视频,你登临一个邮箱下载即可,记住,要及时删除,如果被人知道,你我都有大难。”

    宁烨好奇道,“老管家,你为什么私自帮我?”

    秦洪的所为,似乎不是秦家的意思?

    秦洪道,“你爷爷,当年有恩于我,他临终前,让我帮一把。”

    宁烨神色黯然,“原来如此!”

    秦洪道,“三招,其实不是我的绝技,而是你爷爷留下的,至于是家传绝学,还是你爷爷融汇各家武术独创,不得而知。”

    秦洪留下一张写有邮箱的纸条,吩咐几句便走了。

    宁烨往回走,敖老厂长一扫阴霾,“小子,这次多谢你了,我们去喝几杯。”

    宁烨,“在养鸡场?”

    敖老厂长鄙夷,“嫌弃是吗?我这可不是一般养鸡场,不是你想象中的脏乱差,论环境的话,东海市没有一家能比得上。”

    之后,宁烨见识到了山中豪宅。

    十楼连庄。

    装修奢华至极。

    这不是养鸡场。

    而是富丽堂皇的大山皇宫。

    “老头,还有这样的山吗?租十个八个山头给我,我也想养鸡。”宁烨感慨道。

    “要鸡有,山头没有。”敖老厂长很干脆。

    “你,太现实。”宁烨无语道。

    吃完饭,宁烨离开,出去的路,吴德早已等待多时,宁烨赶紧问,“胖子,找到下毒的人了?”

    吴德,“有目标,不敢确定。”

    宁烨皱眉,“修炼邪门歪道的人,沾染太多寒煞,模样大多像你一样歪瓜裂枣,或者是皮肤枯黄,邋遢乌糟,还不能确定。”

    “你大爷!”

    吴德摸了摸自己逞亮光头,不满道,“怎么说话呢?所谓的神棍,也不全是邋遢形象好不好,也有些衣冠禽兽的代表类型,那种人掩饰得很好,没有特殊眼力劲,根本跟男分辨,况且我不敢随意靠近马家的人,远远眺望,能找到几个目标算不错了。”

    宁烨,“尽快找出来,最好能神不知鬼不觉套麻袋拖走,马三公那个老家伙不是喜欢下毒吗?回头,我们也给他来一壶,看他能不能消化!”

    吴德笑道,“马三公年纪大了,任何一点毒,估计会让他拉稀虚脱。”

    三天后武斗会开赛。

    宁烨猜测,至尊商会在幕后推波助澜,让马家出面,为的是废掉东海市所有的青年才俊,动作一定不会小,说不定,马家那边,到时派上场的人,会有化劲宗师的存在,不容小觑。

    以防万一,宁烨联系水鬼,让水鬼找个机会,看能不能提前阴一下马家。

    最好是,武斗会开始前,让马家的人一个个拉稀虚弱,战斗力直线衰退。

    第二天,宁烨还在小药店专心研究黑宗师的“皮肤”,外界又掀起波澜了,至尊商会再一次动手,此次对准的是林家与钱家。

    宁烨没有去解围,钱家与他有恩怨,肯定袖手旁观。

    至于林家,宁烨觉得,至尊商会想要快速扳倒林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毕竟林家的背景不简单,而且宁烨提前给林天策打过招呼,老家伙应该能应付。

    这一天下去,宁烨的研究终于有了收获。

    他发现利用生草乌药粉,可以最大效果压制黑宗师的身体苏醒。

    黑宗师能晋升到这一步,并不是靠自己练武,而是注射一种药剂。

    是药剂就会有副作用。

    恰巧这种药剂的后遗症就很恐怖,不然的话,黑宗师不用一年四季蒙着脸,因为他的皮肤,如死去百年的干尸一般,褶皱幽黑,异常瘆人。

    黑宗师的皮肤沾上一点生草乌药粉,皮肤会立刻开裂,逐渐渗出血水,不久后,沾到的皮肤会僵硬,身体也逐渐变得无法动弹。

    “怎么处理他呢?”宁烨思来想去,再次将黑宗师的腿打折,半夜,运回玫瑰山庄大门外丢了,等山庄里的人走出,抬回黑宗师,宁烨才离开。

    走回来,发现小药店的门紧闭,窗户却是开着的。

    窗户下边的地面,却没有一点水渍,来的人不是水鬼,是谁呢?

    “上来吧!是我!”阎廷恩的声音。

    “地下拳场不营业吗?阎大老板怎么有空来我这破店。”顺着水管往上走,宁烨也从窗户爬进去。

    “人的名,树的影,你今天是出风头了!”阎廷恩沙哑说话。

    “阎大老板,你是来恭维我的?”宁烨问。

    二楼大厅的灯没开,周围幽暗,能看到阎大老板一如既往的大皮衣裹身,只露出一张满面沧桑的老脸,厅里不止两人,还有地下拳场的断水流。

    “你是我地下拳场的新巨头,我来找你,合情合理吧?”阎廷恩意味深长道。

    “要我办事?”宁烨摊手道,“我还没享受任何权利,可不会帮你做事。”

    “是要你办事,是好事。”阎廷恩道。

    “好事能轮得到我?”宁烨费解。

    “明天是月底了,东海市有一场拍卖盛会,我要你将所有珍贵的拍卖品,全部竞价拍回来,钱不是问题,又有出风头的机会,你敢不敢?”阎廷恩说得很慢。

    拍卖盛会。

    竞价所有拍品?

    我没听错吧?

    阎大老板,你个老狐狸有多少钱啊?还钱不是问题,我可听说,上一个月,拍卖盛会的压轴拍卖品,最后将近以千亿成交的!

    宁烨道,“为什么不叫断水流去?”

    阎廷恩,“他能打人杀人,却不适合那种场合,以你的嘴皮子,我相信,你会给我惊喜的。”

    宁烨,“阎大老板,你没在戏耍我吧?”

    阎廷恩,“我给你一千亿美元,足够了吧?”

    宁烨愣在原地,许久才开口,“阎老板,你老实说,你究竟刮了多少张彩票?”

    阎廷恩不想说话,心想臭小子你去刮彩票,刮个千亿回来给我看看,“少贫嘴了,你老婆不是在一家金融会计公司做过事吗?精通会计理财刚好,我会派王姬过去跟她交接,你提前给个电话就行。”

    宁烨,“竞价的拍品呢?有归我的吗?”

    阎廷恩严肃道,“全部给你,我一个要死的老头,要了也没用。”

    宁烨,“阎大老板,你不会是要害我吧?”

    阎廷恩,“……”

    我擦嘞。

    天大的好事都给你了,你不说声谢谢就算了,还要质疑我人品?

    等阎廷恩,断水流离开,宁烨望向窗外,自言自语道,“一定有诈啊!”

    在东海市最大的拍卖盛会上出风头,夺下所有拍卖品,看起来很拉风,但是也很拉仇恨啊,万一有些竞价人嫉妒红眼了,第一个要坎的人,不正是他宁烨吗?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将天通破了,自有高个子的人顶着。”宁烨这样安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