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108章 一句卧槽走天下
    宁烨,“古代有云,三人行,必能臭过诸葛亮,你年纪大,不代表就牛逼。”

    众人晕倒,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敖老爷子心里抓狂,臭小子你会念诗吗?整个乱七八糟的,为了显摆你没文化。

    与宁烨有间隙的岳雷,康辉,吴俊逸等人,一个个嘴角发出讥笑。

    马三公气得下巴的白须横漂,“可笑,黄毛小子都敢装博士生了,你上过几天学?练过几天功?老朽我吃过的盐,比你走过的路都咸。”

    尼玛。

    吃过的盐。

    比我走过的路都咸。

    马老头你吃的究竟是啥?是盐,还是泥?

    宁烨反驳道,“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轻易解决敖家养鸡场的问题。”

    马三公迷眼,“就凭你?”

    宁烨,“不服?不服你就来。”

    说是这么说,宁烨的身体,却直接躲到秦洪身后,“马三公,想要杀我,你就踏过他的尸体再说。”

    被宁烨当做肉盾挡箭牌,秦洪管家气得牙龈疼,不过究竟出自古武世家,有大家族风范,“马三公,有事好商量,不值得动刀动枪,而且跟一个小辈计较,会直降身份,赢了也不光彩。”

    马三公止步,他看出秦洪的心思,知道他一旦出手,秦洪肯定会拦阻,“一个没见过世面,乳臭未干的小子,真能口若悬河,敖家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你却胡言乱语,说可轻易解决,你凭什么?”

    宁烨,“我有偏方。”

    不少人笑了,冷嘲热讽的笑声,都在鄙视宁烨的愚蠢无知。

    偏方有用的话。

    还要医生干嘛?

    宁烨很正经道,“对于你们,确实是难如登天,对于我,只是喝口凉水那么简单罢了,有人不服?不服也没用,我就是这么出众,这么本事突出!”

    众人,“……你好无耻”

    此时,后方人群有人喊了一句,“你就是这条gai最靓的仔。”

    宁烨挑起大拇哥,“说得在理。”

    呕……

    不少人反胃,露出嫌弃鄙夷的表情,话说你丫的太没皮没脸了吧?还能再臭美自恋点吗?

    闹归闹,宁烨开始让敖老厂长吩咐手下人,捉一些暗病的山鸡过来。

    “敖老厂长,你考虑清楚了,如果这小子没有能耐解决问题,此次赔偿,我可要翻十倍。”马三公忍着一肚子火气道。

    听到这话,敖老厂长皱眉,和宁烨面面相觑,“你行吗?”

    宁烨,“男人不能说不行。”

    你妹!

    敖老厂长想骂人,我在说正事呢,你别再东扯西扯了,宁烨又道,“如果治不好,老头你就把我丢到鸡圈,这样保证行了吧?”

    敖老厂长又盯着宁烨望了望,随后吩咐人做事。

    马三公老脸阴沉如水,“敖老厂长,想不到啊,你是越活越回去了,居然相信这么一个只会舞台上耍把戏的小丑,很可能,你会因他而毁掉一世英名啊!”

    敖老厂长,“赌一赌吧!反正我敖家损失不少了,再多十倍,又算得什么!”

    现场平静下来,没人说话,当然,除了几个老辈大人物,其他人也没有开口的资格。

    唯独宁烨除外吧!

    没多久,三个大鸡笼搬运过来,与在小药店时吴德做法一样,一笼装死鸡,一笼装半死不活的鸡,还有一笼的鸡比较正常,三个笼子摆放地面,宁烨走过去,绕着三口鸡笼走动,他的步伐很奇葩,有点古代巫师要念咒施法前的极限。

    人群最后方,最不起眼的地方,吴德胖子瘫坐一块石头上,摇摇头,“小宁宁,你又开始装逼,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啊!”

    宁烨打了个喷嚏,谁诅咒我啊?

    宁烨走了三圈,然后抬头道,“开始了,各位瞪大你们的狗眼,不对,是人眼,好好看清楚,看清楚英明神武的我是怎么妙手回春,是怎么起死回生……”

    “好了,开始吧!”敖老厂长看不下去,打断宁烨的话。

    宁烨将带来的小木箱放下,打开,然后从里边端出一碗米,满满的一碗红米,米面上还有一个三角符,然后更是拿出一炷香,以及几张画符的黄纸,甚至,还有一块惊魂木,半截腐朽的桃木剑,以及一块破烂不堪的铜镜……

    要是不知道的话,还以为宁烨是来捉鬼的。

    “喂,你好像还缺一件道袍啊?穿上道袍,你就能钻进鸡笼里捉鬼了。”有人大笑嘲讽道。

    “鸡笼没有鬼,冲进去,我看是要人鸡交配吧!”有人说得更离谱。

    “一只只都是些阉割过的鸡,是太监鸡,看不出,这厮好那口啊!”又有人开口,一句话,引得所有人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被你上了,其他公鸡可有意见啊!”

    “装神弄鬼,我就不信,他真有能耐,可以救治染病毒的鸡。”

    “他叫宁烨,一个上门赘婿,上女方家三年,据说每天就洗衣服做饭,靠老婆赚钱养活,没有十足的厚脸皮,吃不了那碗软饭。”

    “软饭男?有意思啊!做男人到你这份上,简直奇葩了。”

    “嘿嘿,吃软饭的,还能算是男人吗?不和被阉割的鸡仔一样?”

    “哈哈哈……姓宁的,听到了吗?晚上回去照照镜子,看看你还有没有把。”

    “我去,这姓宁的面不改色,当真是脸皮厚如城墙啊!”

    ……

    面对诸般鄙夷嘲讽,宁烨不为所动,只是静静飘出几句,“我当你们的话,是放臭屁,有人嘴里喷臭气,我又为什么要脸红?该羞愧的是你们吧?”

    那帮人被噎住了,我擦,还能如此恶心的反驳吗?

    宁烨开始了,将装红米的碗当炉,上一炷香,烧几张黄纸,惊魂木拍了拍,左手吃木剑,右手持铜镜,在那肢体僵硬一个劲胡乱的划动。

    “好了!”

    宁烨取出一些红色的米,先喂给两个两个笼子里的鸡,不管死鸡笼子。

    当真是药到病除,众目睽睽之下,原本还半死不活的十多只鸡,忽然一只只站起身,变得炯炯有神起来,另外一笼的更是活蹦乱跳,在里边疯狂跳动着。

    宁烨捏出一些红色米粒,丢入死鸡笼子,不到半分钟,原本干枯的死鸡,肉眼可见下,一只只鸡身开始膨胀起来,仿佛要活过来一般。

    “卧槽!”敖老爷子学问不高,一句卧槽走天下。

    “拿去检验吧!保证不会蕴含任何毒素!”宁烨收起小木盒。

    “宁先生,你怎么做到的?”敖学章好奇问。

    “你没长眼睛?我都明摆着,一招一式亮出来了。”宁烨回道。

    呃……

    完全看不出来啊!敖学章此刻也觉得自己读书少了。

    宁烨将箱子交给敖老爷子,又低声交代几句,敖老爷子立马吩咐人去拯救养鸡场,另外一边的马家队伍,为首的马三公可就不乐意了,“敖老厂长,你觉得这么摆弄,就能挽回损失?”

    敖老厂长道,“等检验结果出来,证明我的养鸡场没有问题的话,我便不算违约。”

    马三公,“那中毒的人呢?要医治他们,可没那么简单,一旦事情捅破出去,你敖家名声将不复存在,以后你们的工厂,谁还敢去订货?”

    不远处的树底下,有几张木床,上边躺着几个人,一个个面色幽黑,气息微弱,感觉离死不远了,宁烨早已注意到,他先前的所作所为,其实是为了拖延时间,现在,已经知道哪些人中的什么毒。

    人身上的毒。

    与病鸡的差不多,不过为了混淆视听,明显加入了其他成分。

    宁烨说道,“马三公,你公然自欺欺人,不觉得亏心吗?”

    马三公看向宁烨的眼神,想将他掐死的冲动,“你有能耐给鸡看病,我不相信,你还能看好这些人。”

    宁烨扑了扑身上灰尘,“多大点事,他们根本没有中毒。”

    宁烨走过去,伸起手就朝木床上的病人扇巴掌,一人一个巴掌。

    原本还垂死挣扎的病人,很快睁开眼睛苏醒。

    “戏演完了?”有人迷迷糊糊道。

    “演什么戏呢?”宁烨故意问。

    “吃一种黑色浆糊,故意中毒,诬陷敖家啊!”那人神智仍没完全清醒。

    “你们自愿的?”宁烨再问。

    “不听马中天老板的话?我们会被炒鱿鱼,马老板说了,只要我们陷害敖家,回头,我们一人能分十万,不用本钱的买卖,何乐不为!”那人说完,浑身突然一颤,这下是彻底醒了。

    宁烨往回走,拍手说道,“马家,你们的算计本事真高啊?”

    一时间。

    马家的阵营,一个个人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尴尬不已。

    原本出面帮腔的武家众人,鸦雀无声。

    颜面扫地是什么意思。

    就是现在这种囧境。

    马三公强忍着尴尬,强词夺理道,“简直胡说八道,这人中毒太深,醒来胡言乱语罢了,哪里能当真,臭小子,是不是你搞的鬼?”

    宁烨耸耸肩,“不是我。”

    鬼才信。

    现在的事情一目了然,敖家养鸡场的事,明摆着,是马家故意挖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