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106章 我想吐血
    这一天傍晚,日落西山,宁烨一个人站在药店楼顶,目光怔怔眺望远方,缓缓下降天际线的一轮夕阳很奇怪,残阳如血,浓烈猩红,满天红霞密布高空,幻出一幕幕神魔鬼怪的形象。

    “东海市的天,要变了?”宁烨自语。

    这是一种预感,可以说是天生的感知力,所谓的“变”,应该就在最近一段时间。

    宁烨已经三天没回家。

    预感到大事来临,不想将一些麻烦,带回家里,尽管肖青璇每晚催促,宁烨也始终留在店里。

    “宁先生,查到消息了!”窗户被推开,有风灌入,一个披头散发的黑脑袋探进来,水鬼一如既往不走寻常路。

    “水鬼,你可真够慢的!”宁烨说话。

    “黑宗师藏得很深,周围有不少高手坐镇,所以费了不少功夫。”水鬼回道。

    “玫瑰山庄?”宁烨问。

    “宁先生,你怎么猜出来的?”水鬼很惊讶。

    “上一次,我们夜劫玫瑰山庄。”

    “我在那见到一株奇特的树。”

    “那是一株铜钱树,铜钱树的果实很有特色,形似铜钱,有富贵之意。”

    “此外,铜钱树还具有很好的药用价值。性味甘;平。归肝、脾经。有补气的功效,主治劳伤乏力之症。”

    “我洒在黑宗师身上的药粉,能使人劳伤乏力,气血损亏,济神医给他的药方,估计正是需要大量铜钱树根熬药的方子。”

    ……

    宁烨以前读过一本医书,上边有载,治劳伤乏力的具体用法:金钱木根(即铜钱树根)五至六钱,加仙鹤草、白马骨、紫青藤(牯岭勾儿茶)各三至四钱。水煎,冲黄酒、红糖,早、晚饭前各服一次。

    普通的铜钱树根量不够,必须要使用玫瑰山庄的那一株。

    为方便取材,宁烨猜测黑宗师躲在山庄治病。

    “宁先生,接下来呢?”水鬼问。

    “给你一百万,找个好时机,迷晕山庄里所有人。”宁烨说道。

    “马上办,等我消息。”水鬼表情露出兴奋表情。

    “钱花完了吧?”宁烨又问。

    “做慈善,再多钱也不够,宁先生,要不以后你资助点?”水鬼龇牙咧嘴道。

    “没问题,东海市要变天了,说不定以后,就是我们陈水摸鱼的好时机。”宁烨答道,然后将一袋早已准备的药粉交给水鬼,再三叮嘱道,“一定要让吴胖子去,那厮本事大着呢,即便你被发现了,相信以他的能耐,也能将你全身而退。”

    水鬼疑惑,“吴德能有那么大的能量?”

    宁烨道,“他就一扮猪吃老虎的主,看似吊儿郎当,实则满肚子坏水,一脑子骚主意,我知道他有一些杀手锏,一直藏着掖着,有时间,套一套他的话。”

    水鬼离开,宁烨没有睡觉,继续炼体,练习爷爷生前传授的一套武术。

    第二天中午,吴德过来,带来了好消息,说水鬼已经动手,今晚就可以收网,“小宁宁,哥们又打听到一个天大消息,据传,为了铲除东海市各大财阀家族,至尊商会除了输送宗师,顶级人才,还搞来了不少值钱的好东西,我们要不趁机再敲他一竹杠?”

    宁烨,“哪来的消息?不会是陷阱吧?”

    吴德,“黑市,我花了好大代价,才搞来的信息,机会不能错过啊!”

    宁烨,“见机行事,我们的目标,是将黑宗师掠走,不要多生事端。”

    吴德自然不肯放弃,否则的话,他也不会亲自来一趟。

    夜里两点多。

    宁烨和吴德赶到玫瑰山庄,与水鬼碰头后,得知山庄里的人,此刻都昏昏睡去了。

    三人出发。

    翻墙而入,直奔山庄后院,在铜钱树旁的一栋普通房子里,宁烨三人将黑宗师绑好,装入一口准备好的箱子,然后往外抗揍。

    “吴德,你干嘛呢?”山庄外的河道,吴德急匆匆回跑,宁烨低声劝阻。

    “来都来了,不去看一眼宝贝,我不甘心啊!”吴德走得很快。

    “不理他了,我们将箱子弄过岸。”刚到对岸,就听闻山庄里传来一些剧烈碰撞的声响,宁烨一听就知道坏了,赶紧吩咐水鬼将箱子拖回药店,他再次涉水渡河,火急火燎冲回山庄。

    “血玫瑰,又是你?”宁烨看到了正追杀吴胖子的人。

    不止血玫瑰一人,还有另外两个女人,一个个身材高挑,简直可以做女模特了。

    “朱雀?”

    “阎大老板的干女儿?怎么也在山庄?”宁烨顾不上多想,带好面具,怒吼一声后,开始帮吴胖子解围,吴胖子身材矮胖,但是跑得贼快,即便是血玫瑰也追不上。

    “铿!”

    宁烨赶马拍到,一招三星炮锤拳轰出,瞬间避退三个女人。

    “又是你!”血玫瑰惊艳绝美的容颜上,说不出的怒气在流转。

    “玫瑰,好久不见,你还好吗?”宁烨故作熟人的姿态打招呼。

    “人渣,我要杀了你。”血玫瑰无法保持冷静。

    “等等,上一次我可没做什么出格的事,你这次再被擒,我可要捅破你体内一层膜,让你从少女,直接变成少妇形态了。”宁烨厚着脸皮道。

    “无耻之徒。”血玫瑰当真不敢乱动了。

    “这就对了了,我们进入山庄,就想取财,可不想从你们身上取经。”宁烨在开车,而且车速很快,最后又来个急转弯道,“你们三个,如果4P的话,我的身体,可能吃不消啊!”

    吴胖子,“一挑三?你能被榨干得体无完肤,不过我这些年精心专研出一套活塞十八式,用我那套绝学,能斗个平手。”

    宁烨蒙圈,“活塞十八式?”

    吴胖子斜着一张油腻肥脸,在那笑嘻嘻道,“你知道老汉推车,观音坐莲,可你听说过乞丐煮饭吗?你听说过农夫开犁吗?你听说过蛤蟆吸水吗?你听说过刀锋一点零一吗?”

    乞丐煮饭?

    农夫开犁?

    蛤蟆吸水?

    ……

    我靠。

    这都什么鬼啊?完全没听说啊!难道这一行的水这么深吗?

    宁烨一本正经道,“回头,一招不拉传给我,记住要原版的。”

    吴胖子,“一招一万块,谢绝讲价。”

    宁烨,“你够狠。”

    吴胖子,“我这可是本人亲传,不然的话,你书都没地方买。”

    ……

    对面三个女人要疯了,咬牙切齿在那,这两个带着面具的男人,话语实在肮脏恶心。

    “跑!”

    趁三个女人怔住的刹那,宁烨和吴德抬腿就往河边跑,那叫一个快啊!

    “不用追了,后来的那人很强,我们斗不过,反正山庄没什么损失。”血玫瑰又不甘心道,“必须布置几个陷阱,下一次,让他们有来无回。”

    朱雀,“玫瑰姐,我怎么感觉,后来的那人,有些似曾相识,好像在哪见过?”

    血玫瑰大眼睛闪烁亮光,“你好好回忆,如果被我知道是谁,一定亲自杀过去,报上次的大仇。”

    另一个女人道,“玫瑰姐,上一次,你究竟被对方怎么了?那人看着那么色,你不会被他剥光衣服,全身被看了个遍吧?”

    血玫瑰轻斥,“胡说八道。”

    朱雀解围道,“越是荒诞不羁的人,越没有贼胆。”

    三个女人还没意识到,他们山庄虽然没有损失钱财,可是,堂堂一个黑宗师,却已经被“偷”了!

    ……

    另外那边,宁烨和吴德爬上岸,找到水鬼,将箱子装入事先准备的皮卡车,飞速往药店回去,宁烨的药店,地方太偏僻,摄像头都没几个,不用担心被查到。

    趁着黑宗师没有苏醒,三人开始揭开黑宗师脸上布条,一看吓一跳,黑宗师脸庞上的皮肤,已经不能用“人皮”来形容,感觉就是无数黑色长形蛆虫在上边蠕动,皱巴巴的,发黑幽暗,没有一点水分,五官也发生偏移扭曲,看着异常吓人。

    随后。

    又解开黑总身上衣服,黑宗师周身皮肤,和脸皮差不多,宛如披上一层死人皮。

    “没想到,真有能让人晋升宗师的化劲药剂。”宁烨感慨说道。

    “如果能搞到几支药剂,我们就发财了。”吴胖子说话。

    “平白多几个宗师保镖,的确很拉风。”水鬼附和。

    “我要好好研究,找出他们身上弱点,以准备未来的大动荡。”宁烨开始动起手来,吴德和水鬼自觉无趣,便各回各家了。

    在宁烨潜心研究时。

    玫瑰山庄的后院,却是惊起一道尖叫声,是血玫瑰在怒叫,因为黑宗师被人掠走了。

    朱雀感觉头皮发麻,那毕竟是一个化劲宗师啊,又不是什么小喽啰,怎么会被人强行掠走?“玫瑰姐,接下来要怎么办?”

    血玫瑰,“我想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