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104章 软饭大业
    新希望公司。

    七楼,一条宽大的走廊,一堆人倒在地上挣扎哀嚎,最惨的,当属几个公司高层男子,他们是钱家的人,所以宁烨下手时,专门打人打脸,拳拳到肉,尤其往他们的鼻子上招呼。

    这些钱家高层人员,鼻青脸肿,可以说是近乎毁容了。

    宁烨站在中央,蔑视八方,比出一个中指手势,“谁,还有谁。”

    尼玛。

    太无耻了。

    四眼女轻轻跺脚,身上肥肉颤动,几乎崩出身上那件女式制服,“我已经报警,你打伤这么多人,等着接受法律制裁吧!”

    宁烨走动,故意朝一个还能坐起身的钱家高管男子走去,脑袋抬高,故意喊道,“你们一群人围殴我,我只是被逼正当防卫,何错之有。”

    “混账!”

    坐起身的高管男子,捉起一根保安带来的黑色塑料棍,一声暴喊后,抡起棍子就朝宁烨背后打去,宁烨身体趔趄,随即到底。

    更夸张的是,宁烨倒地不起,看似伤得很重,翻白眼,嘴里吐白沫,浑身羊癫疯抽搐,绝对逼真的夸张演技,看得别人一愣一愣的。

    “姓宁的,你唬谁呢?就你这身板,怎么可能被一棍子轻易敲晕。”

    “赶紧起来,别TM装了。”

    “你们看,他眼睛里有血在往外流,好像,真被易总打重伤了。”

    “那一棍,不会敲死穴上了吧?我听说人体有一些不能打击的部位,一旦触碰,即便不是心脏,大脑,也会让人死于非命。”

    “易总,怎么办?”

    ……

    场面更是乱糟糟一片,周围女人七嘴八舌叫喊着,叫易总的高官男子彻底慌了,起身后拔腿就想跑,可惜,他被苏冰一把拽住了,苏冰冷冷念道,“易总,你可能惹出人命了,现在走,更说不清楚了。”

    “滚开!”易总面红耳赤,想要挣脱苏冰,只是,苏冰可是佣兵团成员,其实他能撼动,无论易总怎么拧动挥手,就是无法走脱,反而被苏冰轻轻一挥手臂,易总跌落地上,疼得他哇哇叫。

    “老公,老公,快醒醒,你没事吧!可别吓我!”肖青璇无法保持平静,抱起近乎失去生命特征的宁烨,在那动容大喊。

    宁烨就是不醒,白眼翻得更带劲,嘴里还念念有词,也不知道鬼喊什么。

    没多久,警察终于来了。

    “警察同志,这个叫宁烨的恶人,冲入我们新希望公司,单枪匹马,见人就打,你看二十几人都被他打趴了。”易总的女秘书说话,想要恶人先告状。

    “警察同志,真是他先动手大人,我们都看到了。”又有人开口。

    呃……

    两个警察汗颜,心想,你们当我瞎吗?事情摆在这,完全一目了然啊!

    肖青璇哭得梨花带雨,那个被别人当做“罪魁祸首”的人,感觉随时会死去,苏冰冷不丁冒出一句,“伤他的,是这位易总。”

    易总浑身一个哆嗦,目光恶毒望了苏冰一眼,然后近乎卑躬屈膝叫屈,说他们一群人被宁烨打翻,当时,他只是在宁烨背后敲了一棍,因为他担心,会被宁烨再次重伤,是处于本能的反应。

    “打电话叫救护车,另外,调查监控。”警察同志说话。

    有人将监控录像送来了,让两个警察没想到的是,倒在地上的宁烨,还真是一个人单挑一群,而且最后,还很欠扁在那装逼。

    “他打人不对,不过你背后伤人,几乎致人死命,罪责难逃,都跟我们回去一趟。”警察同志正义凛然说道,不会偏袒谁。

    救护车没到,宁烨情况稍稍好转,躺在肖青璇怀里,有些精神萎靡念道,“算了,双方都有责任,我们将和,谁的责任都不追究了吧!”

    易总自然连连点头,“警察同志,我们谁的责任都不追究,不用去警局一趟了吧?”

    一番说辞后,警察也无可奈何,让每个人做了一份笔录回去了。

    警察一走。

    宁烨眼睛立马明亮起来,“老婆,你真香,那里真软。”

    随后,宁烨活蹦乱跳站起来,就差没有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哪里像有事的样子,所有人额头冒黑线,心想这厮也太会演了吧?

    “混蛋,连我都骗。”肖青璇擦拭眼角泪水。

    “老婆,不演一演,怎么能蒙混过关,怎么能既打了人,又能全身而退。”宁烨沾沾自喜道,“老婆辛苦了,你情绪很到位。”

    随后,宁烨看向矮胖身材的四眼女,“喂,你刚才说什么了?”

    四眼女捏紧拳头,却是无法反驳。

    宁烨又望着那个易野,“野种,不好意思,让你白挨一顿打了。”

    易野愤恨不已,“滚一边去,我是易总。”

    宁烨,“你不叫易野吗?叫野总挺好的啊!显得高大尚很多。”

    易野指着宁烨,“姓宁的,不欢迎你来新希望公司,请立刻离开。”

    宁烨,“新希望公司可不是你背后钱家的,合同没签,使用权,还是肖家的产业,而且,我找了一个更大的公司,前来出价合股。”

    哼!

    易野不屑道,“更大的公司?简直是笑话,在东海市,有谁比得上钱家的,我们钱家可是经营跨国业务的,生意遍布五大洲……”

    “我去。”

    “野种,你还要不要点脸,什么你们钱家的,你姓野,也不是姓钱啊!”

    “难道你临时改姓了?不认祖宗了?”

    一通话,说得易野几乎吐血,此时,肖门主家的肖季平,肖焉,肖权等人姗姗来迟,一到达,就看见一堆人横躺地上的惨状局面,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宁烨干的好事,肖季平刚想发飙,宁烨咳嗽一声,吓得肖季平老脸一颤,顾不上教训了,立马上去对易野一个劲道歉。

    “人老了,真的会变成马屁精,诶!”宁烨感慨说道。

    “肖青璇,你已经被公司开除了,厚着脸皮过来,你不觉得羞愧吗?”肖焉质问。

    “我是来取回我东西的,说到底,我也有公司百分之三十股份,我不签合同,你们就无法将公司贱卖。”肖青璇态度坚决。

    “从法律上讲,即便你不签,我们作为公司最大股东以及真正注册持有人,根本不需要你的同意,公司被收购,你只能乖乖选择拿回自己那一小份。”肖焉回道。

    “我已经跟律师谈过了,现在起诉的文件,已经在路上,纠纷问题没解决前,你们签的合同也不会有效。”肖青璇说道。

    “和本土豪族钱家作对,你觉得有胜算?尽管去起诉吧!到时就看谁丢脸。”肖焉并不将肖焉放在心上,“忘了告诉你,新希望公司被合并,我们主家这边,会依附钱家,准备另外开一个公司,可惜,没你的份了,你要冲回主家的意愿,即将彻底告吹。”

    肖焉,“看你们这些主家人的嘴脸,回归,我都觉得耻辱。”

    此时。

    电梯口有人走出,最前的一个青年,是钱家大少钱远涛,“这么热闹吗?”

    看到钱家大少亲自过来,肖焉和肖权立马过去,谄媚至极。

    钱远涛本不用来的,不过家族长辈有言,说他该收一收四处浪荡的心思了,年纪已到,总该为家族做点贡献,为以后继承家族产业铺路。

    所以这一桩“很小很小”的事,要钱远涛亲自处理。

    在听完前后事情后,钱远涛走来,“肖女士,你们很缺钱?这样吧!我钱家再多加一百万,百分之三十,你也多了三十万了嘛!”

    正说着,电梯口再一次开启,厉舞终于到了。

    “钱少爷,幸会。”厉舞不卑不亢说道,她的背后,怎么说也是本土豪族的林家,并不怵对方。

    “你来干嘛?”钱远涛闻到一丝不妙气息。

    “收购新希望公司。”厉舞简单道。

    “滚,有多远滚多远,这是我钱家看上的,你个小丫头来搅什么局?”钱远涛怒道。

    “我们宁海公司,与新希望公司合作近半年了,利益纠纷很多,而且收购这事,价高者得,钱少爷没有让我离开的权利。”厉舞回道。

    “好,我看你背后的林家,能有多少钱。”钱远涛往公司议会厅走去。

    三方坐下,肖青璇坐到了厉舞身侧。

    肖季平虽然坐在诸位,可是有些如坐针毡,毕竟他面对的,可是东海市数一数二的钱家与林家,无论惹到那个,都没好果子吃。

    不过,厉舞这趟来,并不是林家的意思,而是宁烨在暗中呼唤。

    “嘿嘿,问清楚了,原来林家,并没有让你这小丫头片子来搅局,擅自主张,你好大的胆量啊!”钱远涛忽然说话,“听说,你自立门户,现在主管着宁海公司的一切,不错,翅膀张硬了啊!”

    厉舞隐瞒,“我背后自有高人。”

    钱远涛戏虐表情道,“高人?有多高?你可别告诉我,是秦家在撑腰,我可不信。”

    厉舞,“谈生意吧!”

    钱远涛一拍桌子,“一千万。”

    厉舞,“一个亿。”

    啊……

    钱远涛有些傻眼,不过很快回过神来,“区区一个宁海公司,有那么多资金吗?”

    厉舞,“不劳钱少爷担心。”

    钱远涛,“一亿两千万。”

    厉舞,“五个亿。”

    厉舞过来时,宁烨发了个短信给她,只要是五十个亿之内,可以随便喊价,正是有这种底气,所以厉舞现在及其果断,想要一鼓作气吓退钱远涛。

    新希望公司市值很高,不过最多也就三亿左右,或许还值不了那么多。

    钱远涛阴沉着脸,“先发制人?不过你以为我会怕,六个亿。”

    厉舞没有过多表情,“十个亿。”

    钱远涛怒了,哪有这么加价的,这不是小孩子闹脾气吗?他恶狠狠道,“厉舞,你最好能证明,你的宁海公司有十个亿。”

    厉舞从公文包那处一份文件,递过去,“钱少爷请看。”

    几分钟后,钱远涛一对眼睛微微发红,“看来你背后,的确有高人。”

    厉舞,“如果钱大少不加价,那我可就要执行接下来的程序了。”

    钱远涛一咬牙,“十五个亿。”

    他是下了很决心,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出来管理钱家事宜,如果丢了面子,自己在钱家的地位,将会受到不可想象的质疑。

    厉舞面不改色,“二十亿。”

    此话一出,听得旁边的肖青璇目瞪口呆,简直天文数字啊!

    钱远涛脸上青筋暴涨,拳头捏紧了,久久说不出话来。

    肖季平想开口,不过他自觉还没有说话的资格,最后还是乖乖闭嘴了。

    “走!”

    钱远涛气急败坏带人离开,他不敢太过分,因为还没查清厉舞背后的人物,如果真是天大来头,他轻举妄动的话,可能会为钱家招来大麻烦。

    等人离开,厉舞起身,郑重说道,“从今日起,肖青璇就是新希望公司的老板,拥有公司的所有权,稍后所有股份将全部转移到她名下。”

    肖季平坐在那,整个人傻眼了。

    他身后的肖权,肖焉,更是如嘴巴里塞了榴莲,震惊得心绪万千。

    怎么回事?

    肖青璇,这么就成了新希望公司的老板?

    厉总。

    你没在搞笑吧?

    肖青璇起身,连忙推脱,厉舞却是道,“钱不是我出的,是我背后的大人物出资,让你成为新希望公司的老板,也是他的意思。”

    肖青璇试探问,“那位大人物,是谁啊?”

    厉舞,“等时机来临,他只会找你谈话。”

    宁烨松了一口气道,“老婆,恭喜了,以后不用再看什么主家的脸面,你有了这公司,身价倍增,争取赚到的资产,早日超过主家,让他们好好睁大铝合金狗眼看一看,到底是谁窥探谁的财产。”

    肖焉,“你说谁是狗眼呢?”

    宁烨,“我说的是铝合金狗眼,对了,我又没有指你,你急着出来认领干嘛?”

    肖权站前一步,“姓宁的,这关你什么事?你有什么资格叫嚷?”

    宁烨厚脸皮道,“我就是吃软饭的,老婆越家大业大,越有能耐,我这辈子的软饭大业不吃得更香吗?为什么不管我的事?”

    “软饭大业?”

    “人渣。”

    肖焉气得说不出话来,一番东扯西扯后,厉舞开始与肖季平真正商议各项事宜,什么股份、资产、利润、员工等等东西,宁烨觉得太麻烦,就一个人离开,到走廊独自溜达溜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