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101章 我比窦娥还冤
    “软饭哥。”

    “不对,赘婿哥。”

    “也不对,是烨哥,您大人大量,给兄弟们条生路走走呗,千万不要一时用气下死手,对了,您要钱不?”浑身一条条伤疤的勇哥,没半分抗争骨气,没等宁烨用刑,就在那哈巴狗般摇尾哀嚎,半辈子刀尖上舔血的亡命之徒,还那么怕死?

    宁烨一副瞧不起的眼神,“你有多少钱?”

    勇哥立马道,“一百万,全部身家,对了,那批考察队员一个没死呢,全部关在沼泽林三条岭附近,我们只是让他们睡一觉,绝没有伤及性命。”

    宁烨淡淡道,“一百万,就想赎一堆人,太便宜了吧?”

    号称瘪三的小喽啰,歪斜嘴角,吐字不清碎叨,“哥,哥,我,我还有一堆钱,好几万。”

    尼玛。

    几万就几万,加个好字充数啊?

    宁烨心想,我可是百亿富翁,我叫嚷了吗?我炫富了吗?我嘚瑟了吗?

    宁烨问,“你们找考察队员麻烦为的是什么?”

    勇哥摇头,表示不清楚,说他们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宁烨板着脸,“不想说的话,我可以找个地方给你冷静冷静。”说完话,宁烨指着不远处一个地坑水洼,那里苍蝇蚊子嗡嗡乱飞,臭气熏天,一个绝佳的露天厕所,“勇哥,你不想进去游一游吧?”

    勇哥整张脸僵硬,又笑又哭的绝望表情,好像吃了蜜蜂屎一般难看,“烨哥,有事好商量,没必要,那地我,我就不游了,太脏。”

    宁烨凑近过去,“说吧!”

    勇哥犹豫再三,一咬牙实话实说了,大山里,居然有许多处制毒贼窝,幕后黑手,正是至尊商会势力掌控,勇哥等人,负责处理那些误入大山的人,无论是打猎的,还是旅游的,只要碰到,一律杀死掩埋,还不时传出些魑魅魍魉的鬼怪故事,让外界人对这片山充满畏惧,不敢涉及。

    所谓的考察队,其实是特殊队员组成的缉毒队。

    缉毒队,代表的是国家,勇哥他们再牛逼,也不敢随意杀人。

    听完后,宁烨起身,“你们牛逼啊!”

    随后。

    宁烨将勇哥,瘪三带上,前去沼泽林的三条岭地带,解救考察队员。

    每个人看似睡熟了,其实情况很糟糕,因为为了活下去,考察队员吃了不少沼泽林里的虫物,草物,生长在这片瘴气地带的东西,哪里能随便吃,任何一种都是对人体有害的,毒素只会越积越深。

    “我再迟来一两天,人都保不住了。”宁烨开始给人解毒。

    无法完全解,能让人苏醒自由活动即可。

    天色越来越沉,乌云交织的天空,没有惊雷,却下起了迷蒙小雨。

    沼泽林也没有什么遮蔽的建筑。

    宁烨只能一边说明情况,一边带着他们离开,去与老宗师、古良等人汇合。

    回到草巢地带,宁烨立马加快脚步,“我去,两个狗屁宗师呢?”

    “他们,爬走了。”有个小喽啰哭丧着脸道。

    爬?

    走?

    确实,两个宗师的腿被宁烨打折了,只能用双手使劲往前爬。

    宁烨道,“爬走多长时间了?”

    小喽啰道,“半个小时了,他们走的时候,一路说狠话,说会将你碎尸万段,说将你生吞活剥,或者是千刀万剐,甚至剁成肉碎喂狗……”

    宁烨可惜道,“娘的,早知道将他们手也打折了,我看他们怎么爬。”

    夜色深沉,又下着小雨,根本无法去追人。

    而且顾忌这支考察队伍的身体情况,宁烨只能摇头,让他们在此等待,他去找人过来,考察队伍的队长叫振国,面如金纸,虚弱无比道,“宁先生,这一次,要不是你,我们可全都交代了,谢谢!”

    宁烨,“不用谢,为社会作贡献,是每个公民的荣幸。”

    离开草巢,回到宿营地,一进入,宁烨就感觉情况不对劲,小雨蒙蒙,老宗师,古良等人怔怔站在原地,也不躲雨,如雕像一般,看到宁烨过来的刹那,他们转过身,一张张冷冰冰的脸,开始充斥愤怒,练武狂人老五恶狠狠道,“姓宁的,早知道你不是好玩意,居然联合恶人,要将我们全部杀死,你好毒的计谋啊!”

    宁烨蒙圈,开口道,“什么情况?”

    “嘭!”

    三个昏死的人被古良踹出来,“宁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宁烨,“你们认为,我和他们是一伙的?”

    古良反问,“难道不是?大家一起睡觉,你却鬼鬼祟祟离开了,一走就是大半夜,是去通风报信的吧?对了,你的同伙要对我们动手时,恰巧被老宗师发现,他们没有得手,你很失望吧?”

    老五又道,“你冒雨回来,不出意外的话,就是收拾残局吧?”

    诶!

    老宗师唏嘘道,“小子,没想到,你居然是那种吃里扒外的人,难得,老朽我如此信任你,如实招来,你什么时候投靠至尊商会的?”

    冤枉。

    天大的冤枉。

    宁烨奔跑了大半夜,身心早已疲惫不堪,精气神也萎靡到极点,辩解的气力都不多了,“老宗师,你当真认为我是那种人?”

    老五鄙夷,“什么狗屎中医,早看出你不是什么好玩意,还轻易就冲上沼泽汪洋小岛,不出意外的话,那是你布的局吧?所以你才能轻易绕路进岛。”

    宁烨有气无力道,“我比窦娥还冤。”

    老宗师,“你去干嘛了?”

    宁烨,“我去追查凶手,还逮住两个老宗师,并且将他们腿打折了。”

    古良立即道,“人呢?”

    宁烨,“跑了。”

    古良皱眉,“腿都打折,怎么跑的?”

    宁烨,“趁我离开,双手捉草扣地面爬走的。”

    古良又道,“你离开的时候?为什么不回来报告消息?”

    宁烨,“我去救更重要的人。”

    红脸白须的老宗师眉目一横,“小子,事到如今,还在狡辩,不给你点教训,你当真以为我只是一个善良慈祥的淳朴老人?”

    宁烨,“我……”

    还没来得及说,老宗师忽然欺压身前,一掌拍出,直冲宁烨胸膛,不给人一点反应的时间,宁烨整个人如断线的风筝,往后跌飞出七、八米,嘴角一缕缕血在往外渗出,“小子,你究竟是什么时候,与至尊商会勾搭上的?如实招来,不然我当场将你击毙。”

    宁烨咬着一嘴血道,“你可以,去问一问那边的人。”

    “傻逼玩意。”

    老五冷冷道,“老宗师,你下不了手,我可以代劳,毕竟我们差一点就被他全部害死,这种贪生怕死的玩意,不配活在世上。”

    不远处的李曦,表情纠结,“宁烨,究竟是为什么?”

    宁烨苦笑,“真没人相信我?”

    老宗师横前一步,抬起手掌,“小子,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没人帮他说清,哪怕是宁烨救过的古良。

    人情冷暖啊!

    宁烨无奈摇摇头,“你们,真是一群傻逼啊!派你们进山救人,我觉得,上边的高层,真是瞎了狗眼,还一个个分析得有理有据,其实是狗屁不通,还有老宗师,你活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老眼还没开光,我要是想害你们,用得着那三个昏死的傻鸟吗?我在你们的饭菜里,随便加点药粉,你们哪个还能蹦跶到现在……”

    即便说到这份上,也没人替宁烨求情,显然一个个都在气头上。

    宁烨又道,“对付三个伪装的傻鸟,就把你们吓成惊弓之鸟,真替你们感到羞耻啊!”

    老宗师气得手哆嗦,“小子,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宁烨目光坚毅,“老宗师,我不信,你敢杀我。”

    气氛一下变得微妙起来,周围十分寂静,唯有淅沥沥的雨声在涟漪。

    “害人者,死到临头,仍在诡辩,你这种玩意我老五见多了。”老五大步冲来,推开了犹豫不决的老宗师,对宁烨就是当头一拳。

    拳头势大力沉,在空中划动,猎猎生风,这是要下死手的节奏。

    “死吧!”龙五脸庞都有几分扭曲。

    其他人扭头,不敢再看,生怕见到宁烨脑浆血水爆碎的血腥画面。

    “啊……”

    惨叫声惊起,却不是宁烨发出,而是老五,宁烨一招索命指,正击老五的右臂腋下,一处绝对的死穴位置,伴随着撕心裂肺的惨叫,老五整条右臂无力垂下,沾满雨水的脸,一下变得幽黑森然,惨如一张死人脸。

    这一击,原本可废掉老五的,宁烨没有下死手,也是觉得没必要。

    打脸就行。

    要人命就算了。

    宁烨一击之后,飞速逃离原地,往鸟巢方向尽全力跑去。

    “追!”

    “一定不能让他跑了。”

    几人顾不上收拾装备等东西,当着雨夜朝宁烨方向追逐出去。

    几百米外。

    宁烨停下了,也不是停下,而是倒下,就倒在振国的身前,“考察队长,救我,跟我一起进山的几个傻鸟,说我是罪魁祸首,要对我斩尽杀绝。”

    几句话,听得队长振国一头雾水,什么情况,怎么还内斗上了?

    “啊……”

    一跃三米的老宗师落步,老脸手不出的震惊,“怎么是你们?”

    后来的古良,李曦,老五,老九赶来,看到一群考察队员时,同样是一个个惊呆的疑惑表情,李曦惊道,“你们,没有失踪吗?”

    队长振国道,“岂止失踪,我们差点死了,就是被这一群亡命之徒暗算,要不是这位宁先生及时赶到,等你们过去,只能看到一具具腐烂的尸体了。”

    “他?救的你们?”李曦嘴巴成了“O”字型。

    宁烨翻白眼,“队长,他们就是几个愚蠢幼稚的傻鸟,想等他们救人,我看你们害死死了这条心。”刚才又多委屈,现在就有多爽,你们震惊吧!你们吃瘪吧!你们的脸被狠狠打了吧!

    “小子,你真是救人了?”老宗师惊异不定。

    “老头,你打的一掌,不给个说话,我跟你没完。”宁烨挣扎坐起身。

    “我,我那不是急了吗?”老宗师觉得老脸的颜面都丢尽了,宁烨明明是有功之臣,却被他污蔑成卑鄙小人,他真是猪油吃多了被蒙了心。

    宁烨望向老五,“老五,你现在所说,到底谁是傻逼玩意啊?”

    老五站在那,捂着自己右臂,脸不是脸,眼睛不是眼睛,憋屈得半天说不出话。

    宁烨又喊道,“傻站着干嘛?还不快去追两个老宗师,吃饱了撑着啊?他们可是化劲宗师,一旦恢复元气,你们等着大难临头吧!”

    被宁烨发号施令,众人心里很不爽,可是又能怎样。

    除了李曦,几人只能吃憋着离开了,即便是受伤的老五,也只能在路上自我疗伤。

    “李二小姐,你什么眼神啊?说一说,你是怎么看出我是个贪生怕死,卖主求荣的玩意的?”宁烨故意提高声调,这让李曦更难看。

    队长振国看不下去,“宁先生,误会都过去了,我看就算了吧!”

    宁烨,“我差点没命,可是,一声对不起都听不到。”

    李曦,“对不起。”

    宁烨,“诚意呢?”

    李曦弯腰鞠躬,“对不起。”

    宁烨,“我去,别行这礼数,我怕你再烧三支香,能给我送走咯。”

    李曦小脸张红,“我当时,差点没命,也是一时气头上。”

    宁烨,“这是沼泽林,睡那么死干嘛?早有一天,你非把你睡没了。”

    一番有的没的教训后,宁烨才让李曦去开医药箱救人。

    天亮前。

    老宗师,古良等人回来了,每个人都浑身湿漉漉的,表情疲惫而又没落,看起来并没有找到两个“爬走”的化劲宗师,宁烨装起长者的姿态,一副教训的口吻语气喊道,“看,要你们有什么用?有什么用?鬼用没有,牵几头猪来都比你们强。”

    老宗师,“小子,注意用词,不带这么骂人的。”

    宁烨,“老宗师,你还没道歉呢!”

    老五咬着牙,“姓宁的,你别太嚣张。”

    宁烨,“不服?要不咱两单挑,如果你输了,你就跪下道歉。”

    谁知道。

    没有一秒迟疑,老五直接应战,“姓宁的,你输的话,之前我们间的事一笔勾销,谁也不能再提。”

    宁烨,“你很有自信啊?”

    老五冷笑,“你也就嘴皮子厉害罢了,真正动手搏命,你在我眼里,什么也不是。”

    宁烨,“所谓真人不露相,吹嘘自己的,一般都没好下场。”

    宁烨有“血劲变”,一旦开启,可瞬间激发出三倍于平常的战斗力,状态能维持五分钟左右,对付一个区区受伤的老五,还是易如反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