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93章 血玫瑰的女人
    “干妹妹?”

    一身干净简练黑色保安服的苏冰,高冷气质,“姓宁的,要是能打过你,我准将你立刻揍趴,再从楼上丢下去,让你掉下去亲吻大地。”

    “地地?”

    宁烨脸上邪笑,“那样一来,我不就成你的《干弟弟》了吗?”

    苏冰气得小脸涨红,啐了一口,“流氓,无耻。”

    嘭!

    肖青璇从身后踹宁烨一脚,“少没正经,赶紧给人家治病。”

    宁烨拍拍胸口,“小事一桩,如果是别人,受了她那般伤势,肯定奄奄一息,后续要在床上躺三五个月才能恢复,苏冰体质特殊,命堪比小强,即便我不出手治疗,不用多久她也能自己恢复。”

    宁烨检查一遍,再给苏冰开了一个中药方子,让她按照上面按时吃药就行。

    “不针灸了?”苏冰问。

    “用不着,做你们佣兵这行,经常外出各种各样危险人任务,受伤,跟吃饭喝水一样多吧?不然你的身体,怎么能有恐怖自愈能力?”宁烨意味深长说道,他想套出一些有用信息。

    “无可奉告!”拿上药方,苏冰和肖青璇告别后就走了。

    苏冰不会在肖家居住。

    房间也不够。

    宁烨肖青璇四口人,已经挤得要命,再多一人,宁烨要睡沙发了。

    “老婆,你真觉得她靠谱?”宁烨低声问。

    “苏冰看着不易近人,经常冷酷姿态,其实人很好的。”肖青璇道。

    “出自佣兵队伍,都不是善类,不能被她外表欺骗了,如果她有什么异样,立刻打电话给我。”宁烨认真说道,“她似乎很信任你,花点时间,问一问她究竟来东海市执行什么任务。”

    “你啊,别看谁都是坏人,苏冰说了,她在我身边逗留一个月,就会离开。”肖青璇说道。

    “不理她了,我们睡觉去。”宁烨开始动手动脚。

    “诶呀,不要急,放开你的咸猪手,等住进大房子,我就把身子给你。”肖青璇那对雪白玉手,看着纤细,掐人却很痛。

    接下来几天,算是风平浪静下来了。

    宁烨每天都在药店待着,除了炼体时间,就是开炉炼药,失败是常事,平均下来,十炉药才能有一枚百草丹成品,药材消耗很重。

    吴德胖子这个财迷,常惦记,每天傍晚都会跑来一趟,一边看,一边在小本子上计数,然后有自言自语,算计着那些没碰面的买家。

    宁烨告诫吴德,说着百草丹有提升武者的药效,传出去,一定会造成很大轰动,一定要谨慎行事,如果将天捅破了,他们两个都吃不了兜着走。

    “不碍事,不碍事,我自有分寸,如果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我吴德这些年白混了,我一定让买家找不到源头。”吴德拍胸口打包票。

    百草丹的事。

    算起来,只有古武世家魏家知道,魏半城很精明,这种好东西,绝对不会轻易泄漏。

    吴德是个大喇叭,没事就找人唠嗑,宁烨实在不放心。

    一周后。

    王小凤传来消息,说郑枭、屠大、屠二、赵田等人出院了。

    这些个身体残缺的“剩蛋老人”,肯定心有不甘,说不定什么时候,又跑来找麻烦,宁烨让吴德看好自己老婆的安全,近段时间,肖青璇到处跑,除了公司业务,每天都会去家具市场走动,挑选新房子家具。

    傍晚。

    宁烨还在炉前工作,窗户响起声音,抬头,就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脑袋探进来,伴随着狂风,吹得湿漉漉的黑发四处飘荡,诡异阴森,“我靠,水鬼,搞什么飞机,你踏马演死人鬼剧呢?”

    “嘿嘿……”

    水鬼发出死人一般的凄惨笑声,“宁先生,有十万火急大事。”

    宁烨起身,“你丫下次可别从下水道钻进来,我不可想我的药店,四处流粪。”

    水鬼“卡”再窗户上,身体在外,只有脑袋探进来,“玫瑰山庄,又大动静,我看到有一批价值无限的好东西,几个小时前,刚刚搬进山庄。”

    宁烨,“什么好东西?”

    水鬼,“商鼎,战国剑,春秋刀币,秦龙袍,西汉印,三国旗,反正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做不到,任何一件现世,都将引爆眼球,引起大地震。”

    商鼎?

    战国剑?

    春秋刀币?

    秦龙袍?

    西汉印?

    三国旗?

    ……

    我怎么不信呢?宁烨十分的怀疑眼神,“水鬼,没事去医院挂个号,看看眼睛有没有问题,顺便去神经内科检查一下脑子,别是进水了。”

    还什么几千年前商朝的青铜鼎,你咋不上天呢!

    即便是有,即便看起来比真的还像真的。

    十有八九。

    都是骗人的仿品。

    水鬼着急道,“宁先生,我敢用人头保证,绝对是真的,为了分辨虚实,我已经在那连续蹲了几天几夜,当时有几批行内老手看过,都说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今夜以后,就会运走了。”

    宁烨无语道,“就算是真的,那是至尊商会的东西,明抢吗?”

    水鬼眨眨眼,枯败的瞳孔有几分吓人,“就是明抢。”

    宁烨汗颜,“水鬼,看不出你胆子挺肥的啊?你不说自己有很多仇家吗?还嫌麻烦不够多?”

    水鬼,“比起麻烦,我更缺钱。”

    宁烨瞪大眼睛,一字字问道,“水鬼,你老实说,你不会吸毒吧?”

    水鬼苦笑,“我从不沾那些玩意,我需要钱,要捐给孤儿院,捐给那些从小命运悲惨的小孩,我曾经就是孤儿院一份子,深深知道,如果没有外界资助,里边的小孩,活得很凄惨,目前为止,我所有的钱,其实都捐出去了。”

    宁烨道,“想不到啊,你还是一个低调的大慈善家。”

    水鬼,“这是我唯一活着的目标。”

    宁烨,“事情太大,必须再找一个人来。”宁烨打电话给吴德,不到十分钟,吴德火急火燎赶来,身上还穿着某足疗店的睡袍,宁烨调侃道,“胖子,你小日子过得挺滋润的啊?”

    吴德尴尬,“哥不是那种人,别误会,我最近在追苏冰呢!你可别泄漏出去了,不然我跟你没完。”

    两人一张桌,水鬼依旧“卡”在窗户上,开始商议进军玫瑰山庄的计划,半小时后,宁烨觉得不该打电话给吴德,这家伙就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主,见钱眼开的财迷,口头禅还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干他丫的,至尊商会嚣张惯了,肯定想不到还有人敢打他们的注意。”

    “我们来个釜底抽薪,争取一炮轰天。”

    “事成之后,三三三分账,剩下的一成,用来善后擦屁股。”

    “吼吼,遇神杀神,片甲不留。”

    ……

    出发前,吴德打了鸡血一般在哪鬼叫,时间太仓促,其实也没有太多计划,宁烨和吴德用毒迷晕玫瑰山庄所有人,水鬼趁机运走珍宝,玫瑰山庄前有一条河,正好有一条河可以抹掉痕迹。

    “山庄的主人,叫血玫瑰,一个强大到可怕的女人,你们要小心点。”水鬼提醒道,“万一被擒了,自求多福吧!反正我是不会将东西还回去的。”

    吴德愣了愣,“你太狠了吧?”

    水鬼声音僵硬,“我缺钱。”

    吴德,“同病相怜,我也缺钱!”

    玫瑰山庄在及其郊外的位置,以河流为界,其实已经不属于东海市了。

    三人赶到时,夜里八点多。

    宁烨将特制的药粉交给水鬼,让他丢到山庄厨房的菜肴上。

    宁烨和吴德潜伏着,带上遮掩容貌的面具,等里边的猫叫声。

    一个小时后,沙哑的猫叫声响起,两人才翻墙进去,山庄有几条狼狗,只可惜,这些狼狗翻着白眼,宁烨感慨水鬼的手段。

    “水鬼,能耐够大啊!”吴德指着前方。

    看护山庄几个西装男子,齐刷刷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肯定有没晕倒的人,我们去解决了!”宁烨大步冲进去。

    出乎意料。

    玫瑰山庄的人不算多,也就十几人,大半都被药粉迷倒,剩下的也都神志不清,被宁烨轻易敲破脑壳子,山庄后院,两人和水鬼汇合,水鬼表情很不对,或者说脸色惨败至极,“血玫瑰,一直没路面,我们,可能被她发现了。”

    “嘭!”

    几块瓦片从高处坠下,摔得稀巴烂。

    宁烨猛抬头,就感觉一片黑影遮天蔽日而下,“你们速退!”

    宁烨匆忙阻挡,尽自己的力量,猛地往上打出三星炮锤拳,只可惜,从天而降的那道黑红影子,力量更是恐怖,而且出招刁钻。

    “轰……”

    宁烨倒摔回去,撞倒了后边一派葡萄架子,他艰难爬起身,手臂居然一时没了知觉,目视前方,那里有一个宛如隐没在黑暗中的吸血鬼,“是你,血玫瑰?”

    血玫瑰很高,很美,身上披一件嗅着朵朵血色玫瑰的衣服。

    每一朵玫瑰,娇艳如血,如同西边落下的残阳,象征着衰败,代表着死亡。

    血玫瑰扫视三人,发出冷森森的动听女人音符,“跳梁小丑,敢窥探我山庄宝物,既来之则安之,你们把命全部留下吧!”

    “水鬼,吴德,我缠住她,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宁烨喊道。

    “小角色,也想翻点浪花?”血玫瑰眼神里的鄙视目光,一览无遗。

    “你知道吗?”

    “有人叫我黑暗红伯爵。”

    “和你很配呢!”

    宁烨话没说完,黑白分明的瞳孔一下变色,猩红一片,迸发夺目赤芒,全身的皮肤青筋暴涨,肉眼可见,一缕缕很微弱的红雾在升腾,“血玫瑰,这样的我,够资格做你的对手了吧?”

    血玫瑰眼前一亮,“明明是高手,为什么佩戴面具,见不得人吗?”

    宁烨装逼道,“我是化劲宗师,所谓真人不露相,一般都是低调行事。”

    血玫瑰,“就你?也敢称宗师?”

    顷刻间,血玫瑰杀到,她手上是两把匕首,划动时,猎猎生风。

    宁烨抽出从狼窝捡来的一根铁棍,迎头杀上。

    另外一边。

    水鬼和吴德溜了,冲去藏宝的屋子,血玫瑰大喝,“敢动箱子一下,我便从你们身上割一片肉。”

    宁烨看出一些虚实,“血玫瑰,你也中毒了吧?”

    远处。

    传来吴德声音,“兄弟,趁她病要她命,她要反抗,就地办了,来一场轰轰烈烈的野战,不要心软,惹出人命没关系,养得起。”

    正在拼斗的血玫瑰,听到这些话,情绪受到影响,抓狂不已,“光头佬,我一定要杀了你。”

    几分钟后。

    血玫瑰跑了,她的确中了药粉毒,战力受到影响。

    宁烨紧追不舍,如果血玫瑰跑了,今夜,他们三个将有大祸。

    山庄外两里地。

    一片阴暗冰冷的幽林,宁烨追上了血玫瑰,又是一番缠斗后,宁烨将血玫瑰压在身下,将她双手扣住,就听“刺啦”一声,宁烨扯下血玫瑰衣服,“混账,你想干什么?滚开,给我滚。”

    宁烨充耳不闻,用布条将血玫瑰结结实实绑住,“放心,我不是禽兽,何况你这种蛇蝎女人,身体有毒,我可没有兴趣。”

    血玫瑰稍稍宽心,“山庄是至尊商会的产业,你就不怕报复?”

    宁烨,“至尊商会?在我眼里,小虫子一只,算不得什么。”

    宁烨将血玫瑰搬走,移动时,不小心触碰徐玫瑰的三角敏感禁区,宁烨尴尬一笑,“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