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92章 弱鸡
    “八嘎。”

    “孔尼其库修。”

    “塔瓦开猫闹粪。”

    气急败坏的井上,被宁烨调侃民族的名字来历后,来来回回都是那几句,无法保持克制,失去一刀流高手特有的高冷气质。

    激将法成功,不费吹灰之力啊!

    当着众人的面,宁烨脸不红心不跳喊着,“井上,冷静点,吼也没用,谁让你的祖辈们,在井盖上搞那种事,如果在屋顶上,你不就能叫屋上了吗?”

    “兄弟,我认识个叫初音的,怎么解释?”有人发问。

    “估计是女人初夜的叫声太大。”宁烨一本正经回道。

    “梨香呢?”又有人故意问。

    “逼里,塞梨了吧?”宁烨说话不嫌事大,解释让不少人惊掉下巴,尤其是阳光女孩江珊,很受不了宁烨的胡言乱语,心里抓狂。

    “伊吹?这个岛国名字你解释不来吧?”

    “还有日向,朝太阳方向摆姿势日吗?”

    “深田怎么解?毒龙钻的姿势?还是观音坐莲?或者是老汉推车”

    ……

    尼玛,一个个都是淫才,人打不过,调侃起来倒是一个个能吹会道。

    宁烨板着脸,“自个回家查字典。”

    台下一片热闹喧嚣,台上已经落下帷幕,没有胜负,算是平手,不过岳雷和泰戈尔都伤得够呛,累得吐血,躺在地上气喘嘘嘘。

    “你们,简直是弱鸡互啄。”宁烨声音很大,其实是故意说的。

    “姓宁的,少说风凉话,有本事,你一招就把井上打趴下,没那实力,就别哔哔。”岳雷一个死党开口,康辉不说话了,他发现每一次自信满满的布局,到头来,自己总会被打脸,干脆低调点。

    “半招,我就能让他吃土。”宁烨捋捋额头发丝,臭美说话。

    话说得好听,不过没人相信他,都觉得他是说大话。

    在场人。

    似乎忘记丛林野人哈吉被宁烨驯服了?

    宁烨伸出手,指着所有人,“一个个坐井观天的蛤蟆,哪晓得天外天的厉害,号称是优雅狮子的君拉纳拉,都被我踹翻,何况是一个小岛国的井上,一个肾虚佬罢了,不值一提。”

    “杀!”

    井上持特制的木刀,气势汹汹上台,木刀指着宁烨。

    “半招,你们看好了!”宁烨一步步走上台,距离一步的时候,眼睛突然发红,全身皮肤也犹如冒火一般,刹那间,看得井上愣住。

    轰……

    井上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被一把千斤铁锤砸飞了,径直跌飞出台外,重重坠地,摔得惨不忍睹,沾血的大门牙都飞出两颗。

    井上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挣扎了好久,始终爬不起身。

    身体一动。

    又是几口大血喷出,脸色发黑,如一张看不得死人脸。

    “半招?”

    “就让一刀流的高手趴下了?”

    “绝对实力的碾压。”

    “我擦嘞,老子没在做梦吧?”

    “姓宁的,很强大,老辈人物不出手,估计没人能压制他。”

    ……

    议论纷纷中,宁烨正扑了扑身上衣服,然后看向正在治疗的岳雷,风轻云淡说道,“曾经的一号人,你敢说自己不是弱鸡?”

    岳雷,“……”

    局势如此,他没得反驳,恼怒之后,靠人扶着快速离开了。

    宁烨没兴趣道,“索然无味,真是浪费时间。”

    藤马兴奋跑来,“哥们,你猛过头看来吧?”

    江珊也走进,“宁大哥,说一说,你是怎么提升实力的?分享分享呗?”

    宁烨,“脚踏实地,没事的时候,别老是参加这些没意义的场合,浪费时间,浪费生命。”主持此次交流会的人,脸上无光,有人想冲过来教训宁烨,却被其他人拦住了,主要是他们不是宁烨对手。

    宁烨离开,留下全场一张张怀疑人生的脸,尤其是先前讽刺宁烨的,老脸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似的,火辣辣的红,尴尬不已。

    走出体育中心门口,宁烨自言自语道,“秦老爷子,但愿你别太过分。”

    这次交流会,是秦老爷子亲口叫他来的。

    是让他宁烨发威长脸的吗?

    绝不是。

    秦老爷子本来的意思,估计是让他一败涂地,当岳雷的踏脚石。

    可惜。

    秦老爷子没有料到,短短两天时间,他的伤便好的七七八八了。

    离开后,宁烨直奔魔都夜总会,走向负四层。

    地下拳场内,依旧是一片冷清,偶尔才能看到一两个地下拳场的人,宁烨有种怀疑,东海市的地下拳场是不是被封了?

    这一次,宁烨终于见到阎大老板。

    王姬也在。

    房间里就四个人,另外一个是拳场巨头断水流,至于另外一个巨头杜猜,这个时候,估计在哪个天桥底下乞讨呢?背叛了阎大老板,下场肯定惨不忍睹。

    “宁烨,上一次的事,对不住了!”阎大老板声音沙哑。

    “阎大老板,你这个地头蛇,也有怕的时候啊?”宁烨情绪很不好。

    前些天。

    自己在地下拳场遭人围追堵截,差点丧命,怎能不气。

    关键是。

    当时地下拳场被清空了,而且周围的门窗出口全部封死,要不是关键时刻,自己开启了“血劲变”,一下获得近乎三倍的力量,根本逃不走。

    “黑宗师到场,我不得不避退。”阎大老板明显不想多做解释。

    “阎大老板,你真在世日子不多了?”宁烨好奇问。

    “住口,休得胡说。”断水流呵斥,这家伙就像是一台按指令行动的机器人,站在那,就如一具雕像,动起来,猛如成年恶狮。

    “你是中医,看不出情况?”阎大老板反问。

    “你的印堂位置,有黑痕流转,死气侵命堂,按照相命学上的说法,命不久矣。”宁烨如实道,他不会看相,这些都是爷爷以前说起的。

    “最多一个月,我身便埋黄土。”阎大老板表情没落。

    “没救?”宁烨皱眉道。

    他本想给阎大老板看病的,只是,阎大老板每一次都拒绝。

    “没有意义,你只要记得,一月后,东海市将有一场大风暴即可。”阎大老板那对浑浊老眼里,闪烁起亮光,一种玉石俱焚的癫狂寒光。

    “有多疯狂?”宁烨好奇。

    “敢跑来杀我这个地头蛇的,都会覆灭。”阎大老板自信道。

    死之前。

    要拉最多敌人陪葬。

    杀一个够本。

    杀两个赚一个。

    估计和就是阎廷恩脑海中的最疯狂计划。

    “我信你!”宁烨简单道。

    “一个月后,东海市的地下拳场,将由你说了算。”阎大老板严肃道,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

    “再说吧!”宁烨不是傻子,不会轻易相信这种空头支票。

    “你可以再疯狂点,反正一个月后,来的人都是送死。”阎大老板露出一个阴险笑容,“即便是化劲宗师的高手,也不是问题。”

    呃……

    招惹化劲宗师?

    我还没活够呢!

    宁烨胡乱回应,没多久,他离开了地下拳场,回到家,宁烨没想到,“古武佣兵”队伍的苏冰,居然也从公司跟着肖青璇回来了。

    “干妹妹,好久不见。”宁烨开玩笑道。

    “滚远点。”肖青璇没好气道,生怕她会被宁烨戴绿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