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91章 奇葩名字由来
    中午,肖青璇打来一个电话,一开口就说了个词——古武佣兵。

    同属说法,就是古武世家雇佣的特殊高手。

    他们救下的苏冰,正是其中一个佣兵队伍的人,他们来东海市执行一项任务,谁知道,有人泄密,他们遭遇陷阱恶战,最后四散而逃,各自逃命,苏冰因为遇到宁烨,幸运活了下来。

    至于苏冰的其他队员,生死未卜。

    对于这些,宁烨不感兴趣,他只想苏冰能时刻保护肖青璇安全。

    “老婆,能把苏冰电话给我吗?”宁烨说话。

    “不行,你还不死心,还是看上人家美色,要蠢蠢欲动了?”肖青璇醋意很浓。

    “没拿回事,我就想和她做个交易。”宁烨道。

    “交易?好啊!宁烨你翅膀硬了,敢当着我的面,做起肮脏的财色交易了。”肖青璇很生气,宁烨赶紧解释,说他想给苏冰一笔钱,让她留在东海市一个月,保护好自己老婆的安全。

    “不需要,我很好。”肖青璇挂掉电话。

    宁烨觉得自己鲁莽了,不该当着老婆的面,谈起苏冰的事情,当下给吴德胖子一个电话,让他暗中出面找苏冰,对于这事,吴德很热情,完全变了一个人,没有半点懈怠,拍胸口打包票。

    也不知道吴德胖子是看上人家苏冰的美色,还是对这种交易敢兴趣。

    宁烨懒得理会了。

    吴德还是光棍,如果能和苏冰好上,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嘛!

    回到药店,宁烨通过特殊渠道,召唤来水鬼,肖门主家的水鬼。

    水鬼一到,药店二楼,立马飘散一股挥之不散的腐味,宁烨忍不住道,“水鬼,你丫不能好好洗个澡吗?满身泥污,你爸妈知道吗?”

    披头散发的水鬼,露出蜜汁微笑,一口白牙很醒目,“宁先生,干一行爱一行,我既然有水鬼的名号名声,自然要保住这个名头。”

    我靠。

    水鬼这个名称。

    也能算是一个好的名声?

    是我有问题,还是你脑子有病?

    宁烨问道,“紧些时日,肖门主家那边,有什么影响计划吗?”算起来,自从自己大发神威,踩碎肖权一个蛋,又在金滩别墅区羞辱肖焉后,肖门主家那边,很久没有闹起什么风波了。

    “有!”

    “肖季平有计划,要将新希望公司卖给白家,肖季平的父辈,与白家有点交情,听闻肖季平想退出东海市了,一可套现,二能截断肖青璇回主家分财产的心思。”

    “至尊商会,打听到一条通道。”

    “东桃岛——玫瑰山庄——清河古道——堕日岭——寒城!”

    “具体的,你需要另外骗人查探。”

    宁烨没想到,水鬼居然查出这么多东西,当下给了他一百万,“水鬼,俗话说狡兔三窟,用这些钱好好改点形象,争取打扮出个水先生,改头换面,也能躲避你以前的仇家不是?”

    水鬼不多说,发出一个沙哑的告辞声音便走了。

    宁烨连忙喊住,“能查到我父母亲的踪迹,带回消息,我给你一千万。”

    水鬼头也不回,“准备好钱。”

    水鬼一个生活在暗无天日下的人物,为什么需要钱,宁烨并不清楚,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水鬼需要钱,宁烨自己有钱,正合适不过。

    随后,宁烨打电话给王小凤,让他追查东桃岛、玫瑰山庄等等的情况,宁烨早有计划,如果实在找不出父母消息,心一狠,直接和至尊商会开战,摧毁所有,将天都给你捅破,不怕找不到人。

    接下来两天,宁烨一边恢复伤势,一边在药店炼丹。

    第三天下午,秦战打来电话,一开口就是火急火燎让宁烨出发,宁烨愣了一下,才想起今天,在体育精英中心,有一场中外交流会。

    “秦大哥,交流会是个什么情况?”宁烨问。

    “我没去,听说很糟糕,现场出现三个怪物,一个比一个猛,就连藤马、徐远征、江珊等等都败下阵,老爷子急了,已经让岳雷出发,你也准备好。”秦战回道。

    “岳雷也去?”宁烨好奇。

    “交流会,虽说不是正式比赛,但同样关系大国颜面,如果被几个小国人物搅翻天,我们这些练武的人面子往哪放?”秦战道。

    “好吧!”宁烨放下手头工作,骑上小电驴出发。

    为什么不开奥迪车呢?

    主要是。

    油贵。

    这两天时间,为了炼丹,宁烨将手上的钱花了一半,别墅房子装修那边又是一大笔支出,加上给吴德、水鬼的钱,宁烨深深觉得,钱不够花啊!

    “叮叮!”

    “哥们,咋还没到啊?兄弟们老惨了,刚不过啊!”大傻哥藤马在电话里叫嚷。

    “都是些什么鸟人?”宁烨问。

    “长头发野人,一刀流自恋狂,还有一个湿婆阴阳人。”对于藤马的讲述,宁烨一头雾水,这都哪跟哪啊?野人都跑来城市了?

    “听说岳雷来了?”宁烨问。

    “正跟湿婆阴阳人大战,落在下风,那个古印度高手,两条长手臂划动起来,跟藤蔓一样,速度极快,能出现乱影。”藤蔓回道。

    宁烨刮掉电话,准备停车。

    那三个外国高手,按照宁烨的猜测,恐怕是周围小国最强大的青年才俊了。

    藤马、徐远征、江珊等人不弱,但是距离顶尖,甚至最顶尖的层次,还有很大差距,输也是正常,如果魏半城那种古武世家大家族的真正传承子弟前来,估计一只手,就能横推了。

    宁烨正在锁车,不远处走来几个男女,年纪都不打,其中有一个很醒目的家伙,长发披肩,皮肤黝黑,吃着脚丫子,浑身肌肉透着恐怖力感,开口时,也是一股子丛林原始的土鳖气息。

    围在长发野人周围的,七嘴八舌说这话,似乎在激烈讨论什么?

    “野人……哈吉?”宁烨皱眉。

    “哈吉先生,我三爷说了,只要你能将一个叫宁烨的打败,你提出的报酬,我们全部满足。”

    “不用担心,上一次比赛,姓宁的就是靠卑鄙手段赢而已,论硬实力,比藤马还弱,在你的绝对力量面前,姓宁的就是一土鸡瓦狗,能轻易摧毁。”

    “打败宁烨后,你要输给岳雷,报酬翻五倍。”

    “这可是你赚钱千载难逢的机会,不要错过了。”

    ……

    对于其他人的话,哈吉立即答应了,眼睛里,就差没有闪烁“¥”的光符,然后用蹩脚中英文说话,“钱到位,一切都可以OK!OK!”

    尼玛的OK!

    话说你的英语在哪学的?丛林部落英语?

    围在哈吉周围的男女,宁烨一个也不认识,不过要让哈吉对付他,估摸着,与郑枭、赵田等人离不开关系,宁烨很快想出法子,笑嘻嘻走过去,一副自来熟的姿态,“喂,好家伙,外国友人啊!”

    几个男女不认识宁烨,出于礼貌,露出一张张尬笑的嘴脸。

    宁烨又道,“哈吉?我认识你。”

    满脸粗犷的哈吉没有疑惑,反而是满满的优越感,“你,真的,认识我?”

    宁烨点头,“你不就是传说中的,丛林,蠢猪吗?”

    “找死!”

    哈吉是个易怒易爆的家伙,浓眉一横,一记勾拳就朝宁烨左下巴轰来。

    “铿!”

    宁烨五指一捏,以掌对拳,瞬间压制住哈吉,哈吉的拳头未能寸进,被死死压制在两人中央,宁烨微笑,眼睛却急剧发红起来,“我,就是宁烨!”

    啊……

    其他几个男女咂舌,一个个瞠目结舌愣在原地。

    宁烨反手一掌,结结实实轰在哈吉胸膛,哈吉倒退几步,没有跌倒,却是立即捂住胸口,因为有一股恐怖劲力冲入他身体。

    宁烨没有给他反击机会,步伐一前,一记大脚继续重踹在哈吉腹部,哈吉当即倒地,蜷缩着,露出万分痛苦的凄惨表情。

    宁烨摇摇头,解开“血劲变”状态,装大葱吓唬说道,“哈吉,你太弱,还有脸,跑来我大国地盘撒野,我,替你臊得慌。”

    哈吉很憋屈,但是无法反驳,实在是自己被宁烨完全压制了。

    趁着这功夫,其他挑衅的几个男女,慌慌张张跑了。

    几人是跑回体育精英中心,宁烨懒得理会,等他进入时,就看到一张张震惊的表情,因为他的身后,还跟着老实巴交的哈吉,哈吉是彻底服了,此刻,如一个老实小弟跟着,场面有些奇葩。

    “我擦,老子没眼花了吧?堂堂的印岛丛林高手哈吉,真被姓宁的打败了?”

    “什么情况?难道这厮又使诈?”

    “你没听吗?姓宁的是光明正大压塌了哈吉,没有任何花里胡哨手段。”

    “到底是一号人,是王牌高手,有可怕实力。”

    “岳雷曾经也是一号人,他与湿婆阴阳人可斗了十几分钟,没分出胜负不说,看情况,还被对手压得死死的,差距那么大?”

    “岳雷?呸!他也能当一号人,缩头乌龟而已,比赛前,还能突然受伤,恐怕当时是被五国联盟的人买通了,要不是就是自己赌外围。”

    ……

    议论纷纷中,宁烨直接朝一刀流青年走去,“你叫井上?”

    井上穿着大和族特有的服饰,人长得不赖,就是举止间,人比较猥琐,井上高昂头,鼻孔朝天,然后叽叽喳喳说了一大堆鸟话。

    旁边有人翻译,大概意思,等台上两人斗完,井上会与宁烨切磋交流,说宁烨是个值得一战的高手,井上很感兴趣,终于能痛痛快快拼斗。

    台上的岳雷与湿婆千手泰戈尔真正杀得难解难分,宁烨的到来,让岳雷心神不宁,慌乱之下,被对手寻到战机,一连被轰了十几张,满口喷血。

    泰戈尔很瘦跟高,手臂几乎垂膝盖,肤色也很黑,跟黑人没什么两样,他最大的优势,四肢异常灵活,一秒钟时间,普通人能打出一拳的话,他能瞬间拍出十几掌,看得人眼花缭乱。

    岳雷咬着牙,不肯放弃,因为关系到尊严。

    他大喝一声,积蓄力量,爬起身后再一次发动最恐怖的攻势。

    “井上,听说,你们哪个旮沓小地方的人,取名字都很有寓意。”闲得无聊,宁烨唠起嗑来。

    “和你们,不同。”井上发出蹩脚的话。

    “据说你们的名,很奇特,很神奇,父母在哪结合,就取个什么名字。”

    “比如松下,那就是父母在松树下野战。”

    “比如肥田熊二,应该是在田地里,父母鱼水之欢野战的时候,来了一头熊,然后人熊一起,才生了你们那些人。”

    “还有七次郎,是不是捅七下怀孕,就叫七次郎?是真的话,你们的持久力太不行了吧?不应该叫七次郎,应该叫七秒郎。”

    “你叫井上是吧?”

    “我很好奇,你的爸妈,当年是怎么在井上繁衍生息的?不会掉井里?难道水战?要不我给你改个名字,叫枯井喷水咋样?”

    ……

    宁烨骚话一大堆,胡扯乱来,刷新一大帮人的认知,引得周围人哄堂大笑,觉得宁烨的想法,实在太石破天惊,太奇葩荒诞。

    “没正经!”阳光女孩江珊无语道。

    “枯井喷水,好名字。”藤马笑得直不起腰。

    “这车开得,让人来不及刹车啊!”有人感慨道。

    听完翻译后,井上气得鼻孔冒烟,一直八嘎八嘎在那喊着。

    宁烨唯恐天下不乱的姿态,继续说着,“你们那个小岛小地方,在古时候,那么兴野战吗?如此“优秀”的传统,还能再遇吧?改天我去走走,长长见识。”

    宁烨说的,其实也不完全是胡说八道,什么松下、肥田、板桥、小泉等等的名字,所谓的出处,在古老的年代,的确是父母在哪结合,就地取材得来的名字。

    “八嘎。”

    “孔尼其库修。”

    “塔瓦开猫闹粪。”

    “西尼扫口那一。”

    “嗨塔库所。”

    井上彻底急了眼,握紧自己的木刀,一股脑在哪暴喊自己家乡骂人的话。

    宁烨若有所思,“孔尼其库修?很熟悉,好像在哪听过啊?”

    旁边的大傻哥藤马,“诶,我好像也听过?”

    不远处有个面相猥琐的家伙,笑嘻嘻喊着,“下流畜生的意思,小电影里,不少女优被推倒的时候,都会叨叨这句,对了,还有亚麻跌。”

    我去。

    难怪。

    宁烨露出颜色表情,义正言辞道,“我可没看过那种小电影,我很纯洁。”

    嘘……

    宁烨被在场人嘘了,大家心想,你丫骗谁呢?就你这样的,能知道别人父母是在松下、肥田、井上野战的人,心里不知道多污。

    宁烨不好意思笑了笑,“看过一点,都是天涯沦落人,一路货色,大家就别较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