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88章 踏马的醉拳
    “黄牙男,怎么又是你。”魔都夜总会门口,宁烨捂着口鼻。

    “嘿嘿,宁先生,您好!”黄牙男咧嘴,显露出两排猩黄大牙,看得人恶心反胃。

    “宁先生,您请。”叼烟男走来。

    “有你们在,夜总会不黄才怪。”宁烨摇头走入,距离凌晨还有段时间,没有着急上五楼,四处看了看,然后径直走入大厅舞池。

    饮酒买醉,摇晃头脑,和其他进来醉生梦死疯狂的青年人一样。

    山摇地动的躁狂音乐声中,宁烨显得有些忘我。

    “早早监视吗?”宁烨在周围发现一些不善目光。

    没多久。

    麻子到了,宁烨特意叫他来,算是当一个掩饰,让人知道他的帮手,就是这么一个小混混,麻子很豪爽,不到十几分钟,尼玛喝得伶仃大醉。

    “你妹的,叫你来撑场面,自己先倒下了。”宁烨很无语。

    叫也叫不醒,宁烨将麻子丢到一张沙发上,转身离开了。

    没有走楼梯,大摇大摆走电梯。

    五楼,楼梯门一开,场面有点吓宁烨一跳,前方灯光亮如白昼的宽厅,横竖成排,密密麻麻站满了人,一眼望去,能一百多号人。

    还不是没有规矩的地痞小混子,一个个西装革履,面如寒霜。

    “嘿嘿,宁先生,你可来早了。”屠二咧着一张大嘴,乐呵呵说道。

    “屠二,你们兄弟俩是好手,要不以后跟我混?我可比岳雷那厮强,岳雷现在就是个“剩蛋老人”,少颗蛋蛋的残疾人,你们兄弟俩跟了他,万一以后有人议论,说屠大屠二两高手,居然听从一个不男不女人的命令,传出去多丢人啊……”宁烨侃侃而谈,一边贬低岳雷,一边抬高自己的身份。

    只是。

    这样的侧翻,除了好听点,没有什么意义。

    “宁先生,你不会怕死了吧?”屠二没有动手,请君入瓮的手势。

    “无聊的伎俩,我要是不过来揍你们一顿,怕你们不知道天高地厚。”宁烨优哉游哉走入,“屠二,我那招强行激发潜力的奇招,你想不想学?”

    屠二摩拳擦掌,“想。”

    宁烨,“叫我一声老大,以后跟我混,马上现教现学。”

    屠二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把你折磨得痛不欲生,相信,你也会一五一十说出来的,对了,岳雷今晚也回来,他发誓要亲自将你砸碎。”

    宁烨哼了一声,“岳雷?一个缩头乌龟的胆小鬼,从头到尾,都不敢和我正面硬杠的懦夫而已,他要是出现,我让他最后一颗蛋蛋碎裂,以后彻底蹲着拉尿。”

    屠二竖起大拇指,“宁先生,你撒起谎话来,真是脸不红心不跳啊!”

    宁烨,“不算什么,唯手熟尔。”

    屠二,“……”

    一路从诸多西装革履的高手走过,看似人头攒动,现场却十分寂静。

    尽头。

    有一张大圆桌,早已有人在等候,郑枭,赵田,屠大,满脸刀疤的男子,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色大衣中的神秘人,他脸上有个面具,就连眼睛都几乎不可见,宁烨的目光,一直停在神秘人的身上,冥冥中,似乎认识这个人?

    “阎大老板不在?”宁烨疑惑问。

    “阎廷恩?那个老狐狸,他是帮你的,怎么可能在这。”屠大回道。

    “帮我?不在这里坐镇,如何帮我?”宁烨质疑。

    “他在这里,你死得更快。”屠大道。

    楼梯再开启,岳雷和康辉来了,岳雷走路姿势很怪,每走一步,腿部夹紧,而且身体一直往右倾斜,宁烨立即调侃笑道,“喂,这不是我们几十年才出一个的惊世奇才吗?怎么?步子迈得太大,扯着蛋了?”

    岳雷脸色阴沉,没有答话。

    宁烨再道,“男人剩一颗蛋,好比女人少个波,以后行房事的时候,悠着点了,不然另外那颗再受伤,你这辈子可就要叫雷公公了。”

    康辉怒目喝斥,“姓宁的,死到临头,还有心思胡说八道,你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

    宁烨双手叉腰,义正言辞,“谁说我死到临头?是你们一群乌合之众要遭殃好不好。”只是他的语气发虚,让人听起来很假。

    “哈哈,这家伙脑袋没坏吧?”

    “这么自信,看来是做好当牛做马的思想准备了,只是你当不了牛,做不了马,过了今晚,你只会变成一只孤魂野鬼,四处游荡。”

    “想与岳雷一比高低,也不回家照照镜子。”

    “上门赘婿,没了脊梁骨的软饭男,能有什么好结局。”

    “想独自一人闯龙潭虎穴,他未免太高估自己,即便有一门激发潜力的邪门武术,那又如何?注定要亡的,迟早会覆灭。”

    ……

    等众人议论纷纷过后,宁烨指着岳雷,指名道姓喊着,“雷公公,我们都受伤了,你被我踩碎一颗蛋,我被半步宗师几乎打穿胸膛,谁也占不了谁便宜,敢和我当众,一对一单挑吗?”

    岳雷依旧没有说话,走过去,坐下来,全程黑脸。

    宁烨本来也不想对方会答应,这么说,只是为打击岳雷的自尊心罢了,练武的人,一旦心生胆怯,没有勇往无前、遇神杀神的决心,练到最后,心魔越大,注定成不了大事,“既然你怂了,我就放你一马,屠二,敢不敢应战?”

    呸!

    屠二捂着自己的老腰,“姓宁的,你太无耻了吧?老子的腰骨没好利索,使不出劲。”

    宁烨又指向屠大,“屠大,你呢?”

    屠大板着脸,“你踹我腰椎的一脚,等我伤愈,迟早寻你报仇。”

    宁烨叹气,“不是我说你们,专程喊我过来,却一个个变成缩头乌龟,没一个能打的。”

    我靠!

    郑枭鄙视,“姓宁的,那你怎么不敢喊武叔?”

    “武刚强?”

    “就是一头猪,我不屑于动手,免得直降身份,自损颜面。”

    宁烨没说完,武刚强走了出来,璀璨灯光映衬下,武刚强脸上密布的伤疤,显得越发触目惊心,“我为岳雷出战,你没有选择。”

    宁烨,“那就是你无耻了。”

    武刚强,“没有以大欺小的说法,在我眼中,只有胜负,只有生死。”

    宁烨拍手,“说得好,既然你代表岳雷出战,那我也选一个吧!”

    武刚强,“随意!”

    宁烨朝身后恭恭敬敬喊了一声,“老宗师,轮到你粉墨登场了!”

    武刚强不以为意,“吓唬三岁小孩?”

    “咚!”

    地面震颤,一个红脸白须的老头,从高处跳落,他手里握着个木葫芦,葫芦盖子打开,一股浓烈呛人的酒气飘出,“老朽我看半天戏了,没意思,没意思。”

    武刚强脸上第一次变化,“你是?”

    红脸白须老头饮下一口烈酒,老脸又红几分,醉醺醺道,“我,大概是跟你父亲,可能一个辈分,你很不错,就是以大欺小,让人很看不下去。”

    武刚强,“我有自己的苦衷。”

    红脸白须老头,“那兔崽子叫岳雷?天赋奇才?我怎么看不出来啊?”

    武刚强冷冷道,“岳雷的练武天赋,肉眼可见。”

    红脸白须老头瞪大眼睛,故意在岳雷身上扫了扫,“肉眼可见的天赋?有吗?老朽我看到的,是他身上的胆怯懦弱,以及心理的阴暗。”

    武刚强抱拳,“你如果赢,随你怎么扯。”

    红脸白须老头,“老朽我输了呢?”

    武刚强言语霸道,“丢到臭水沟,让你好好冷静冷静。”

    战斗一触即发,宁烨很自觉退到一旁,其他上百个西装革履的人,也各自后撤,让出中央区域,宗师决斗,可不是开玩笑的。

    “老宗师,你可要给点力啊!”宁烨鼓劲加油。

    “小子,你家有没有好酒?”

    “百年陈酿,包你满意,是我爷爷留下的好酒。”宁烨回道。

    “那就简单了,看好!”老宗师脚步开始歪歪扭扭,小断手也胡乱比划起来,毫无章法,宁烨看懵,“老宗师,我读书少,你别告诉我,这是踏马的醉拳?”

    老宗师,“这就是……踏马……的……醉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