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73章 倒立拉稀
    散落在一个垃圾桶旁的毛石,看起来的确很烂很破,关键还带着一股恶心腐味,要带着如此一块脏兮兮的石头去赌,确实需要厚脸皮。

    宁烨和肖青璇所过之处,引起瞩目,每个人几乎都指指点点,嘲讽不断。

    “吴德,你他娘可千万不能坑我啊!否则的话,我真把你变成小德子。”宁烨在心里祈祷,如果再当中出糗,宁烨怀疑,他会被肖青璇深深鄙视,晚上还会被轰下床,重新过上打地铺的艰苦生活。

    可以说,破石头,就是他后半生幸福的保证。

    远处。

    正在和一个家族公子谄媚欢笑的吴德,莫名打了个寒颤,心想谁在咒我?

    几十人注视下,宁烨将粘连着泥污的毛石,小心翼翼递了过去,奉若珍宝。

    担心毛石有损,宁烨三次嘱咐,简直当做祖传的瑰宝看待。

    周围看热闹的人诽谤,你丫还能再假点吗?明明就是一块烂石头,非要当做不世奇宝,你是真的脑子有病,还是专门博眼球?

    切割师傅也不禁问,“小伙子,这是你自己选的赌石?”

    宁烨摇头,“别人帮选。”

    切割师傅更好奇,“谁帮忙?”

    这师傅看毛石的眼光,明显带着鄙夷,并不看好能出什么好东西。

    宁烨如实道,“吴胖子帮选。”

    呃?

    小子你在搞笑吗?

    谁不知道吴胖子是个坑货,你怎么还上当?

    宁烨身后的肖青璇,彻底无语,“老公,你被他骗了。”

    宁烨认真道,“能出好东西,不翻个五百倍,我现场倒立拉稀。”

    切割师父翻白眼,小子你的毒誓,还能再恶心点?什么倒立拉稀,你拉给谁看,在场都是有身份证的人,鬼才看你菊花……倒着……喷粪。

    肖青璇黑着脸,“不要扯东扯西了,赶紧切割,诶,真是丢人现眼。”

    宁烨天真的表情,“老婆,你不相信,这块天选赌石能翻五百倍?”

    肖青璇一本正经,“不行。”

    这块毛石花了两万,五百倍的话,起码要值当个一千万,肖青璇觉得宁烨是异想天开,甚至怀疑,她老公得了什么狂想症。

    “嘿嘿……”

    “信,怎么不信,翻五百倍是小意思嘛!”

    “就算宁先生说这块狗屎石头翻一千倍,我们哥几个也相信。”

    “哈哈哈!”

    讽刺的笑声响起,宁烨扭头望去,发现是几个熟悉的陌生人。

    凌大富。

    杜云。

    还有一个高富帅的公子哥,是二流家族赵家的赵农,刚才宁烨遇到,三人都搭上了本土豪族李家的大船,背靠大山,底气很足,在这东海市公司赌石盛宴的聚会里,人缘很不错,有不少小公司的人巴结。

    宁烨回头,没好气道,“屁话真多,你们还没被虐够?又跑来丢人现眼?”

    凌大富笑里藏刀的表情,“废婿,闭嘴,你一个吃软饭的穷鬼,有什么资格嘲笑别人?你刚才说着破石头能翻五百倍,那好,我们就用这个另赌一局,你敢不敢?”

    其实凌大富也很郁闷,三番五次,被宁烨羞辱得体无完肤。

    先前他绞尽脑汁才当了钱家跟班,谁知道,在金滩别墅区里,宁烨狠狠羞辱了他和钱远涛,气愤不过的钱远涛,将气撒在他身上,要不是凌大富命大,恐怕已经被杀红眼的钱远涛埋了。

    杜云的目光,仍不时瞟在肖青璇身上,“既然另赌一局,我也出点筹码,热闹热闹。”

    宁烨,“装什么大尾巴狼。”

    凌大富阴沉着脸,“既然不敢,那就赶紧滚蛋,这里不是你一个穷鬼待的地方。”

    肖青璇看不下去了,“你们什么意思?他是我老公,按照敖家发布的规定,我可以带一个家属进场,你们要公然违背敖家规矩?”

    单凭这三人,自然不敢,即便是同样本土豪族的李家,也不会明面上强怼敖家。

    凌大富道,“他要是赌输了,立刻滚蛋,这样不算违反规矩吧?”

    杜云附和道,“青璇,你何必要维护这么一个上门的废男人,他不值得你同情,他也没有任何资格,和你享受法律上的夫妻关系,听我一句劝,和他离婚,另外找一个能呵护你的真男人。”

    我擦。

    你这是明目张胆撬我墙角吧?

    全程装作绅士风度的赵农,不时点头,没有说一句话,显得很有修养。

    宁烨知道,这厮是明着正经,暗中不知道有多少花花肠子。

    “老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宁烨继续道,“杜云,你如此挑唆别人的老婆,心机阴暗,卑鄙狠毒,难不成你就是所谓的真男人?”

    杜云脸微微发红,“强词夺理,你个废婿能巧言善辨又如何,你能给青璇幸福吗?你能给她好的生活吗?你就是个拖油瓶,耽误她的终生。”

    宁烨没有反驳,而是看向肖青璇,“老婆,你幸福吗?”

    肖青璇一时语塞,没想到宁烨当众问这么个问题,“幸福!”

    宁烨一拍大腿,“听到没有,她很幸福,我们的夫妻的事,哪轮得到你一个外人唧唧歪歪,我说杜云,你天生喜欢别人老婆的本性,可要改改。”

    说话时,宁烨看向四周,眼睛眨动,提醒其他的男性朋友,千万提防这个人渣。

    凌大富不屑,“敢说不敢做,你一辈子也就这种仇富嘴脸了。”

    宁烨,“赌什么?”

    凌大富,“你要输了,倒立拉稀,然后滚出云天大厦。”

    宁烨,“你们要输了呢?”

    凌大富,“我们不可能输。”

    宁烨,“傻逼吗?既然你们不可能输,我还赌个屁。”

    周围人都听不下去,有人议论,说既然另开赌局,就应当双方有同输同赢的条件,只提了你赢的利益,不说自己输的后果,你明摆着是想输的时候,赖账不遵守规则。

    凌大富一咬牙,“我们要输了,同样倒立拉稀,滚出大厦。”

    杜云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答应。

    高富帅形象的赵农,出乎意料,看了几眼那块烂石头,居然也入局。

    宁烨突然朝中午大喊,“还有人来没?赌我的毛石能否翻五百倍,输的人当场……倒立拉稀。”

    没有其他人出头,毕竟“倒立拉稀”的后果,实在恶心。

    为了公正。

    宁烨甚至请来了敖家人员见证,肖青璇一直在低声劝阻,可惜,宁烨就如一头脱缰的野马,拉都拉不回来,气得肖青璇跺脚,气呼呼离开,“我不管你了,说得口干舌燥都不听,你就当众出糗丢脸吧!回头别说跟我有关系,丢不起那人。”

    凌大富笑道,“姓宁的,你怎么会觉得自己能赢?昨晚脑袋被门夹了?”

    宁烨,“被我老婆的大腿夹。”

    话一出,一对对目光齐刷刷看向正离开的肖青璇,望着那对修长完美的大长腿,肖青璇小脸泛红,恶狠狠瞪了宁烨一眼,迅速逃之夭夭。

    “师傅,正中央,一刀两断。”宁烨说话。

    “从石头中央切一刀?年轻人,如果里边有好料,你不担心坏了成品?”切割师父善意提醒。

    宁烨道,“坑人胖子说的,就当中一刀切,出事不用你负责。”

    嘈杂的机器声响起,磨刀片缓缓落下,脏兮兮的毛石碎为两半,里边没看到半点玉石的影子,宁烨又指挥,“二分四,四分八,每一次都均匀分半,直到出好东西。”

    破毛石很快成了四块,还是看不到任何一丝翡翠玉的痕迹。

    “姓宁的,别挣扎了,认命吧!”身后凌大富恶狠道。

    “倒立拉稀,你躲不过去。”杜云解恨激动道。

    “虽不文明,可百年难得一见,能长长见识。”赵农帅气微笑道。

    其他人早已七嘴八舌谈论起来。

    去而复返的肖青璇,躲在一个宣传牌子后边,一直伸长脖子,望向切割机方向,当听到众人声音,肖青璇急了,小手发颤,满脸忧虑自言自语,“宁烨,你个白痴,我能怎么救你啊!”

    “出货了。”

    “是……”

    “是……”

    “我滴个老天爷吧!”

    “九彩云玉。”

    切割机师傅大喊,好像自己中了千万大奖,就差原地手足舞蹈了。

    宁烨也看到那点玉,大约是两颗花生大小,色泽不够艳丽,可还是能依稀分辨出九重色泽,而且近距离观察,还能发现那点玉上,出现了极为纷繁复杂的纹理脉络,浑然天成,似满天繁星。

    宁烨回头问,“翻五百倍了吗?”

    一个敖家工作人员尊敬回道,“宁先生,这点九彩云玉虽然量少,但只要存在,行业里,本身就能达到千万价格,恭喜你。”

    宁烨笑得很灿烂,一字字说着,“三位,好好准备,我们等着看倒立拉稀的惊天大表演呢!”

    凌大富杜云三人脸早已黑了,尴尬不已,不敢正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