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61章 给你大爷捶腿
    气势汹汹的五辆银白色轿车,由远及近,加油轰鸣声震耳。

    徐远征幸灾乐祸道,“姓宁的,但愿等一下你还能继续狂起来。”

    白家的人,似乎很执着于“白”的色泽,二十一个人,全是一套套晃瞎眼的白西装,就差脑袋上的毛没染成白色,下车后,所有人一言不发,全都一一朝宁烨围拢而来。

    “狂。”

    “你不是很狂吗?”

    “怎么不逼逼了?”徐远征在一旁冷嘲热讽,“姓宁的,你不是说白家会拍你马屁吗?现在让我们看看,你是怎么做到的?”

    “有病。”阳光女孩江珊看不下去,对徐远征白眼。

    “徐远征,艹你奶奶个腿的,少说风凉话,如果是你,揍了一顿白百诗,敢抬张椅子做原地吗?你有那个勇气吗?”虎背熊腰的藤马在发飙,所谓不打不相识,现在的藤马,已经很敬佩宁烨的为人,尽管,宁烨有些爱装逼,可实力摆这呢。

    “一群傻逼,如果岳雷在这,不可能轮到他做一号人,他凭什么?”徐远征低吼。

    宁烨站起身,松了松筋骨,斜着眼睛道,“现在让你知道,我是凭什么。”

    藤马忍不住好奇道,“兄弟,你真不怕白家怒火?”

    宁烨双手一摊,扯淡喊着,“怕个啥,哥我长得一表人才,玉树临风,属于人见人爱花见花爱的类型,别人见了我,肯定忍不住赞赏我这副精致绝伦的面孔,怎么可能忍心下黑手……”

    不少人嘴角抽搐,表情露出几分鄙夷,觉得宁烨这人实在荒诞,你丫的仇人都杀上门了,还有空在这自吹自擂,还能要点脸不?

    咚咚……

    白家队伍站前,横成两排。

    一个个中年人的面孔,他们的皮肤发暗,太阳穴高鼓,手上显出许多可怕伤疤,感觉他们不止是练家子,还可能是退役士兵。

    虽然白西装亮眼,但是场面却很森冷,这些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为首的人是白广军,白百诗的父亲。

    白广军站在那,犹如棵千年寒松,全身纹丝不动,就连气息都不可闻。

    能做到内息的武人,强大到不可想象。

    现场唯有徐远征一副蠢蠢欲动的激动表情,他等着看宁烨出糗,等着看宁烨被揍成猪头,然后死狗般跪在地上,出尽洋相。

    “白叔,您怎么来了?”宁烨微笑,很客气走上前,就差点与对方来个热情拥抱了。

    玛德。

    你是自来熟吗?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徐远征恨得不行,可事情出乎他的意料,白广军并没有推开,也没有拥抱,就是冷冷说道,“少套近乎,就是你把我女儿打伤的?”

    宁烨厚着脸皮伸出手,“白叔,这事可不能怪我,是小白,不对,是诗诗野蛮冲撞,我不得才出手小训一下,您多见谅。”

    宁烨以前没有见过白广军,也不认识,此刻确实算是自来熟。

    白广军板着脸,“情况怎样?”

    宁烨做出请的手势,“白叔,人多眼杂,我们一旁说。”

    二十米开外,白广军又道,“百诗的身体,到底是好是坏?”

    白广军早已认出了宁烨,白百诗羞愤回家,一说名字,白广军就知道是那位神医的孙子,他之所以兴师动众赶来,主要是为了挽回白家颜面。

    宁烨回道,“白叔,其实我爷爷前些年,已经研究出治疗白百诗的法子,可惜,爷爷他患上恶疾,没有多余精力出手,临终前,爷爷将法子交给了我,我先前将白百诗压倒在地,不断手掌拍打,其实是一种特殊的手法,我的每一掌,都有一股劲力冲入她体内……”

    宁烨说得很详细,他不得不谨慎,第一眼的感觉,白广军就给他一种极其危险的信号,不怕万一就怕一万,宁烨也怕被对方狂揍。

    听完宁烨的话,白广军握住宁烨的手,“之前百诗冲撞了你,我代她向你诚挚道歉,希望你不要介意,孩子的情况,一天不如一天,看她每天只能在黑暗屋子徘徊,我这当父亲的,心如刀割。”

    宁烨道,“白叔,我有个条件。”

    白广军道,“说吧!”

    宁烨道,“白叔,能给一门你们白家的武术我?最好是女孩子能修炼的。”

    白广军皱着眉,“女人练的术?”

    宁烨不好意思道,“给我老婆的,最近我麻烦比较多,希望她能有点武力防身。”

    白广军道,“我给你三门,此外,当年我白家与你爷爷约定的报酬不变。”

    宁烨疑惑,“报酬?”

    白广军道,“等你将百诗治好,到时自知。”

    半个小时后,两人才往回走,两人都没有说话,不过举止间,白广军对宁烨十分客气,没有半点横眉冷对要揍人打人的趋势。

    五辆汽车开走了。

    宁烨回头,坐回椅子上,往后舒服一躺道,“远征,还不过来伺候你大爷。”

    玛德!

    徐远征怎么可能给宁烨捶腿捶背,脸色铁青走了,任由宁烨怎么喊就是不回头。

    一路走着,徐远征脑海里是一万个为什么,他想破脑袋也猜测不出,为什么白家会对宁烨那般客气?难不成,宁烨掌握着白家什么把柄?

    绝不可能。

    以白家的实力,被人掌握把柄,定然会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唯一的可能。

    就是宁烨与白家真的有几分交情。

    “姓宁的,这次算你好运,两次羞辱之仇,我徐远征不报非君子。”徐远征恨恨自语。

    体育中心馆门口处,现场一派其乐融融的欢笑场面。

    宁烨被围在中心,不少人对宁烨溜须拍马,变着法子与宁烨称兄道弟。

    尤其是大高个藤马,一口一个兄弟,那个热乎劲。

    很久后,众多古武世家的子弟才离开,唯有藤马留下,两人走出外面,进入一个小饭馆,吃饭时,宁烨压低声音道,“大傻个,你说我们这支队伍,到头来,谁会是吃里扒外的卖国贼?”

    卖国贼?

    话太难听了吧?

    藤马声音更低,“我也听说了,说此次与五国联盟的武会比赛,外围赌得很大,有些庄家要我们输,说已经有人渗透进来,至于会是谁,很不好说。”

    宁烨道,“二号人呢?”

    藤马摇头,“那家伙与曾经的一号人很亲密,这个时候,也许和岳雷在一起吧!”

    宁烨又道,“徐远征呢?”

    藤马语气果断,“不可能是他。”

    宁烨不再问,他也觉得内鬼不会是徐远征,徐远征只是与他有间隙,但是这人也很认死里,不可能做出那种卖主求荣的行为。

    两人正在吃着,谁知道,门外来人,居然是队伍里的二号人康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