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59章 体育精英中心
    “一号人?王牌?哼……”

    “细皮嫩肉,不像练武的人,老辈们老眼昏花了吗?找这么一个另类奇葩,我们是要上比赛上战场,不是去超市商场购物,要他何用?”

    “他若入局,我们此战已经输一半了。”

    “有可能是真人不露相,他能站在这,说明肯定是有两下子的。”

    “宁兄弟,别一声不吭嘛!你挑个人揍,让大家闭嘴,或者你识相点灰头土脸离开,不走这趟浑水,免得大家到时都丢人丢到姥姥家。”

    ……

    围拢过来的青年男女,对宁烨评头论足,好话很少,多是轻视嘲讽冷语。

    换做别人,不是脸红脖子粗喘气,就是怒向对骂。

    宁烨静静看着,不时微笑,甚至还点点头,尤其还朝两个青春洋溢的女孩轻轻飞吻动作,以示自己的绅士风度,典型的嘴上笑嘻嘻,心里乐卖批。

    入赘三年,宁烨听过太多对他嫌弃厌恶的话,这些青年此刻的话,挠痒痒而已。

    “这位兄台,临危不惧,不是普通人啊!”有人嘀咕说道。

    宁烨指向第一个朝他嘲讽的大高个,“藤马,你来。”

    意思是我们俩打一场。

    宁烨很有礼貌,伸出手要与对方握手,藤马咧嘴一笑,两人握手,“宁……先生……你这副芊芊细弱的身子骨……我担心……给你拆咯!”

    宁烨微笑回应,“你们将我当猴看,殊不知,在我眼中,你们也是一群跳梁小丑。”

    “撞山靠!”

    藤马手还没缩回,厚实如山的肩膀往前一靠,肩头发沉,骨节发响,好像一块千斤石碑在压迫。

    “蠢牛顶。”

    宁烨胡乱说了一个招式,他也确实使用自己肩头朝对方撞去。

    “轰!”

    钢铁碰撞般的沉闷音符迸发出,两股力量对轰,结果确实让所有人眼睛大跌,宁烨并没有往后吐血摔飞,他站得很稳,纹丝不动,倒是近一米九身高,体重达两百斤的藤马被掀翻出去,往后跌飞数米,地面都震颤个不停。

    “噗……”

    藤马粗狂的面庞一皱,低头喷血,脸色变得阴黑,看着瘆人。

    宁烨拍拍手,脑袋转动时,眼睛斜着的高昂姿态,“你们以后出言不逊时,麻烦照照镜子,或者上一上秤砣,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全场寂静,一个个眼睛瞪大,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藤马,身高马大,以力量著称的大块头,居然被宁烨一顶飞出数米,传出去也没人相信吧!

    “你,你不会是化劲宗师吧?”一个阳光女孩吃惊道。

    “不是。”宁烨没有装逼。

    “你刚才的蠢牛顶,是你家传的武术?”阳光女孩再问。

    “是喂!此外还有祖传的乌龟拳,蜘蛛缠,王八脚,壁虎纵,肥猪肘……”宁烨一连说了十多个怪名,听得其他人面面相觑,反正就是一脸懵逼。

    祖传的。

    乌龟拳,王八脚……

    闻所未闻啊!

    姓宁的,你家长知道这事吗?

    阳光女孩叫江珊,一字字认真道,“宁烨,你这人,恨不正经。”

    宁烨不理她,指着一个冷峻青年徐远征,“你说有黑幕,过来。”宁烨表情严肃起来,双目深邃,背影一下高大起来,给人的感觉,我要一打十,一打百……

    徐远征并不惧,能出现在体育精英中心,都不是善类,他双掌一合,“请赐教!”

    宁烨,“我让你十招!”

    徐远征一愣,随后恼怒道,“姓宁的,你别太狂妄,我也是四号人,只比你低一点。”

    宁烨伸出三根手指,“是一点吗?你比我低三点。”

    众人无语。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俩要真刀真枪拼斗,还计较这一点、三点的事有意义吗?宁烨却在钻牛角尖,“徐远征,老子最讨厌你这种人,冷酷样,装高冷,装深沉,你装给谁看?今天不让你倒地如一条死狗挣扎抽搐,我名字倒着念,还在装,你们家祖传脸瘫吗?”

    徐远征气得双目冒火,“一号人,我要你死无葬身。”

    宁烨,“脸瘫男,有种就来,没种就回家躺炕抱老婆,别出来丢人现眼。”

    宁烨是在用激将法。

    论真正的战斗力,宁烨内劲五重,徐远征起码是内劲七重,甚至是内劲八重,眼下唯有让徐远征失去冷静,失去平日的判断力,战力受损,自己才有几分胜的把握。

    众目睽睽之下。

    宁烨也不好意思当众“下毒”,万一被发现,可能会被群殴。

    他先前能将两百斤重的藤马掀翻,并不是全靠自己的内劲,而是握手时,给了藤马一针,宁烨刚才做得隐蔽,并无人发觉。

    “哇!一出招就是必杀技吗?”

    “旋风踢,名不虚传。”

    “徐家腿功,空中连杀,即便是老辈强者碰上,也够喝一壶的。”

    “姓宁的太狂,胆敢让十招,十招后,他全身骨骼或许会碎裂大半,要横着抬出去了吧?”

    ……

    中心处,宁烨连连后撤,他不敢用手掌硬撼,因为徐远征每一个腿部划动时,凛冽发响,好像将周围的空气都踢散了,自己被踹上一脚,不死也惨啊!

    徐远征疯狂进攻,宁烨不断闪避,一攻一守的精彩画面。

    前踢。

    转踢。

    下劈。

    快踢。

    旋风踢。

    后踢。

    侧踢。

    前摆。

    空中三前踢。

    徐远征的双腿犹如两条猛蛇,在地面、空中急速划动,让人眼花缭乱。

    “徐远征,你家祖上,一定干送八百里加急的工作,不过,不是上面那位官差,应该是底下跑得吐沫横飞的官马,你看看你的腿,现在去送快递,保准能发大财……”宁烨还有空调侃。

    “混账。”

    徐远征发狠,速度猛然提升一个层次,比猎豹还要敏捷,迅猛如风,在场人完全跟不上徐远征出腿的动作,宁烨也跟不上,只觉得眼前到处都是乱影,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爷爷,你当年净教我各种逃命的本事,要我一遇到恶徒,不能火拼,逃命为上策,害得我身上连一门反击的武术都没有啊!”宁烨败势已显,相信不用半分钟,他就会中招受伤。

    宁烨一咬牙,单指横天,要与徐远征硬碰硬。

    宁烨的索命指,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动作,一指冲命,勇往无前。

    啊……

    靠……

    两人双双跌飞,徐远征看起来更惨些,他整个人本来就双腿离地,受到宁烨一指撼力,如受伤的野兽越发惊骇,导致一连往后翻滚了十几圈,在撞到一个铁桩后才停下,不过脑袋也起了一个大包。

    宁烨则是骂了一个脏字,倒地便立即起身,“徐远征,别动,我一股内劲打穿你腿部血管,乱动的话,你整条腿将一辈子残废。”

    索命指。

    不是开玩笑的。

    即便宁烨只掌握一丝毛皮,但是依旧骇然。

    众人望去,徐远征的右腿上部分,真鼓起一个两厘米高的包,好像一个恐怖有生命力的肉瘤在鼓胀,裤子都摇曳起来。

    徐远征真不敢动了,肉眼可见的速度,他的脸色在发黑,死人一般的幽黑。

    宁烨过去,在徐远征腿上点了几下,鼓包消失,宁烨挠了挠后脑勺道,“治标不治本,想要彻底恢复腿部力量,你要找那些老辈,让他们给你根治。”

    “看着轻飘飘的一指,就能让徐远征几乎断绝武路?我没看错吧?”藤马感叹说道。

    “不会是什么歹毒阴险的禁忌武术吧?”这是更多人心里的疑惑,毕竟宁烨的一击,几乎废了徐远征,看着就让人心头恶寒。

    宁烨,“你们想多了!”

    阳光女孩江珊走近,给宁烨竖起大拇指,“宁先生,你很强,一号人名副其实。”

    接下来的时间,没有人再针对宁烨,大家有说有笑,互相交流一些练武上的心得,宁烨为了保持神秘,很少说正事,大部分在胡说八道。

    本来。

    宁烨也没有多少练武心得,自爷爷过世后,他都是自己一个人炼体,好比瞎子摸着石头过河,走的是野路子,根本不入流,说出来被人笑话罢了。

    没多久,几个老辈人来了,宁烨只认识秦老爷子。

    都是古武世家的老辈人物,叫什么许老,江老等等,宁烨也懒得记。

    一番不痛不痒的“会议”后,大家自由活动,宁烨走出外面,想着打个电话给肖青璇报平安,同时,也想询问肖青璇今天的身体情况。

    “轰隆隆!”

    门口道路,一辆急速行驶大奔突然猛龙甩尾,引擎声震耳欲聋,大股黑烟从车屁股冒出,宁烨要不是躲得快,肯定要被车尾撞飞。

    宁烨刚要破口大骂,身后有人拉住了他,是身高马大的藤马,藤马有点神经兮兮的表情,低声喊道,“兄弟,哥们奉劝你一句,如果不嫌命长,趁早远离这母夜叉。”

    说完后,藤蔓带着一脸谨慎表情逃离,因为车上的那位已经下车。

    玛德。

    一个女人。

    就能吓得你屁股尿流,丢不丢人?

    下车是一个穿白色武服的女人,怎么说呢?她全身上下都是白色的,一头白头发,白衣白裤白鞋,就连皮肤也是异于常人的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女人有一张俏脸,很漂亮,很艳丽,而且还有个好身材,凹凸有致。

    举止间的动作、眼神倒也是风情万种。

    只是会给人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

    算是一个干练坚韧,美艳而狡猾的形象。

    “白无常?”宁烨脱口而出说道。

    有风拂袭,女人一头白发轻舞,她那张阴森瘆人的白色美脸微微一笑,只是眼神却透着狠色,“随意给人起一个外号,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