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53章 打人去
    “老东西,你再骂个试试?”麻子怒目圆睁,故作杀气腾腾的唬人表情。

    骂骂咧咧的肖季平张嘴了,他这副老骨头,那还经得起折腾,好比是老无赖遇到了臭流氓,你不得不低头服软。

    宁烨一个眼色,麻子快速离开带人溜了。

    想要来个打无对证。

    宁烨望着远处,疑惑喊道,“什么情况?这群人谁啊?怎么能随便打人?还砸了我的药店,我找谁赔偿啊?”

    尼玛。

    睁眼说瞎话。

    装个屁啊你!

    刚才我们被揍时,你喊得最凶,还叫领头那个叫麻子。

    转眼就不认账了?

    肖季平的秘书醒来,忍不住暴躁道,“光天化日之下打人,你们太猖狂,我要报警,将你们统统捉起来,关个三年五年。”

    啊……

    这秘书还没吼完,被人从背后踹了一脚,再次昏死。

    “肖老前辈,跑来人家的药店闹事,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冷若冰霜的厉舞一脸严肃,说完后,她走到宁烨身前,“宁先生,对不住。”

    宁烨道,“听着老东西的话,肖家的公司成功渡过危机了?”

    肖青璇赶紧拉了宁烨一把,微笑道,“厉总,是我们不对,你别和他一般见识。”

    厉舞客气道,“宁先生,我欠你一个人情,这次必还。”

    正要上车的肖季平转身,“厉总,为了一个人情,为了一个区区吃软饭的窝囊废,就与我肖家敌视,是不是太因小失大了?”

    厉舞,“我的事,轮得到你说三道四?”

    肖季平老脸一红,“厉总,你帮不了他们,我依旧派人联系上林家,如今林家已经发话,会继续让宁海公司与我肖家合作,单凭你一个林家的下属,改变不了什么!”

    厉舞轻哼,“你以为宁海公司是林家的?”

    肖季平森笑,“在东海市,只要与“海”字有关的商业大公司,都归在林家名下,我不信能在城西开发占得一席之地的宁海公司,能跳出林家的掌控,对了,林家那边有话,说厉总你做事鲁莽,不分主次,留你在那般重要岗位的意义,不复存在。”

    厉舞有些心慌了,不过仍是故作镇静道,“胡说八道,就凭你们肖家那点势力,就能说动本土豪族林家,痴人说梦吧?”

    宁烨在思考,察言观色,他不认为肖季平在编造谎话。

    也没有必要。

    宁烨问道,“林家发话的人是谁?”

    肖季平得意嘴脸道,“东海市赫赫有名的林家天才,林哲苏。”

    啊……

    他?

    肖青璇莫名一惊,小脸红如苹果,连耳根都涨红,目光散着羞愧。

    宁烨同样心头一动,默默暗念,“老婆,不是吧?你和林什么哲苏能有关系不成?”女人有第六感,男人有第七感,宁烨相信自己的第七感,几个呼吸间,宁烨做了一个大胆决定。

    厉舞反驳,“给自己脸上贴金吗?以林少爷的身份地位,不可能正眼瞧你们肖家。”

    肖季平面色几分狰狞,“你叫厉舞是吧?你一个没有背景的小女,自幼丧父丧母,当年流浪街头要饿死时,被林家夫人好心收留,却也不过如一条野狗养着,每日被人随意使唤,地位低贱,你又有什么资格,敢在这里对我肖家说三道四?”

    厉舞愤怒,可却无法反驳,明显对方说的是事实。

    宁烨望着情绪交错的厉舞,于心不忍,他没想到,厉舞居然有这么一段历史,想起前段时间重怒骂过厉舞,宁烨一阵自责,当下走过去,拍了拍厉舞的肩膀,绞尽脑汁组织语言安慰了几句。

    厉舞,“我没事。”

    对面的肖季平,如胜利者的姿态,“不错,两个同病相怜的可怜虫,其实你们用不着惺惺相惜,往后悲惨的日子,还早着呢!”

    肖焉补刀,“好好努力,争取以后在天桥底下找个好位置睡觉。”

    这边安静,虽然愤怒,可又能怎么样呢?

    东海市赫赫有名的天才林哲苏都发话了,凭他们的能力,又能改变什么?

    宁烨沉默,是再三思虑他脑海中的计划,“林哲苏是哪个鸟人?既然敢对我老婆出手,那就怪不得本癫才,对他动刀了。”

    听到此话,肖季平如看一个傻子的眼神,“吃软饭的小人物,丢弃祖宗入他门的赘婿,你真是有脸,你与林哲苏公子相比,一个天,一个地,人家是簇拥万里鲜花长大,而你,周围则是无尽的失败与懦弱……”

    “一个天?一个地?”

    “就这种背后打黑枪的阴险小人,也敢称天?那好,你看我怎么将他打落凡尘,怎么让他在粪坑里挣扎呐喊,然后一口口恶臭脏水呛入嘴里,丢进颜面。”

    对于宁烨的大话,肖季平气道,“粗鄙。”

    宁烨当场打了个电话,可惜没人接听,对面的肖季平自然在冷眼嘲讽。

    宁烨又拨通第二个电话,接通后,直截了当道,“秦老爷子,我想欠你一个人情。”

    呃……

    该说你率真呢?还是天真呢?

    秦老爷子是谁?

    东海市第一号大人物,需要你一个废婿的人情?

    肖季平甚至怀疑,宁烨的电话是打给某一个菜市场卖菜的大婶,毕竟宁烨入赘三年,除了在家洗衣服做饭,最多的就是去菜市场了。

    肖青璇瞪大明亮大眼睛,“老公,你真打电话给秦老爷子了?”

    宁烨一脸认真道,“真的。”

    肖青璇道,“说了什么?”

    宁烨,“我想打一顿林哲苏。”

    肖青璇“……”

    哈哈哈!

    肖季平笑得老眼飙泪,“小丑做戏,贻笑大方啊!还妄想打一顿林哲苏公子,你以为自己是谁?人家把一根毛都比你珍贵,愚蠢!”

    宁烨,“他在你眼里是高高在上的公子,在我眼里,不过是一个到处风流的花花公子罢了!”

    以前与林天策老头聊天时,林老头哀叹过,说他的孙子是个天才,可也是个喜欢沾花惹草的人,有奇才,却不会洁身自好。

    宁烨想着,林哲苏肯定是看上了自己老婆,故而来个釜底抽薪。

    而且。

    原先肖季平喊出“林哲苏”三字时,肖青璇眼神闪烁不定,他们两个,从前应该发生过什么?

    敢与我老婆有故事,不将你揍趴下,我就不姓宁。

    “走!”

    “去金滩海景别墅。”

    “打人去。”

    宁烨拉上肖青璇,毫不客气坐上厉舞的车,厉舞还没有回过神,宁烨喊道,“厉总,不相信我的实力?”

    “能相信吗?”

    厉舞硬着头皮开车,现在的她,命运已经和宁烨绑在一起,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她往后的前途,完全系在宁烨一人之手。

    “好!”

    “老夫我倒要看看,你能有多横。”肖季平说完,车子也跟在后边。

    两俩车一前一后,驶向金滩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