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51章 一个原理
    肖青璇因病请假三天,有宁烨的日夜细心照顾,每日在家舒舒服服躺着在贵妃椅上,小日子过得很舒心很滋味。

    新希望公司则一片乱麻,有点天塌的味道。

    宁海公司单方面斩断了合作,明确表示,此前是看在肖青璇的份上,才签约合同,现在你公司管理层重组,肖青璇得不到重用,处于被架空的境地,既然肖青璇没实权,没地位,合作也没必要进行下去了。

    宁海公司请的律师,是东海市数一数二的律师,在他的嘴皮子下,即便宁海公司单方面撕毁合约,最终的局面,也是肖家公司遭受巨大损失。

    律师的意思,你们肖家随便告吧!

    我们有本事将案子拖个三五年,到时候,恐怕你们肖家公司早就除名了。

    肖家公司也不敢告,因为宁海公司的背后,可是林家。

    “嘭!”

    “欺人太甚。”

    “宁海公司什么意思?用一个肖青璇来威胁我们?撕毁合同,终止合作,法庭上见,难道他宁海公司就不怕蒙受天大损失吗?”

    办公室里,肖青璇的三爷爷肖季平气得太阳穴鼓胀,怒火难消。

    “是啊!肖青璇算什么东西,一个花瓶,长得稍微有姿色的花瓶而已。”肖权脸色阴沉说道,这一次公司高层重组,源头,就是因为他,肖权被宁烨踩碎一颗蛋,现在是剩蛋老人,人没出院,就想着怎么报复了,他的计划,先从肖青璇入手,一步步逼迫,使得宁烨两人跪着来求他,再趁机废了宁烨。

    可惜这一步,就让公司陷入瘫痪,无路可走。

    “爷爷,事到如今,只能从宁海公司入手,求得他们的原谅。”肖焉出谋划策。

    “人派去了吗?”肖季平捂着胸膛道。

    “第五波人了,只是,连宁海公司的大门都进不去,那边态度很强硬。”肖焉无奈回道。

    “厉舞究竟在下什么棋?敢为了区区肖青璇,与我们肖门主家为敌。”肖季平再问。

    “不清楚。”

    “我猜测有三种可能。”

    “第一是与废婿宁烨有关,传言,他曾经被厉舞撞伤,因此结缘。”

    “第二种是肖青璇的背后,有大人物支持。”

    “第三种,厉舞有百合之好,她看上了肖青璇,不容人欺负。”

    肖焉一句句说完,肖季平头也不抬道,“应该是第二种,我那位二哥,年轻时可是一位天才,他虽然因病故去,不过肯定留有后招。”

    肖焉应允道,“爷爷,我这就去查,看是谁在背后兴风作浪。”

    肖焉的底气不足,无法怪她,肖门主家的根基力量,并不在东海市,在别人家族的地盘上调查,想要水落石出的话,很难。

    肖季平挥手,让肖焉站近些,压低声音道,“让那边,将水鬼借来。”

    肖焉瞪大明亮双眼,“爷爷,真要决定出动水鬼?”

    肖季平道,“东海市的水太深,没有水鬼,可能搅不动,那些想拦阻我们的硬茬,合适的时机,也能叫水鬼出没,将人拖入水底,万劫不复。”

    肖焉仍是担忧,“爷爷,水鬼的仇家可不少。”

    肖季平道,“无妨,事情做得保密些,何况水鬼上一次露面,已经是三年前了,水鬼当年的仇家,总不至于没日没夜搜索吧?”

    肖焉答应,说立刻着手去办。

    ————

    东海市城北街区,一个并不起眼的大厅内,有十几人,其中几个躺在地上,面色发白,痛苦未消,一个跷二郎腿的青年,叼着根烟,“王姬,你身为东海市分部副会长,享受权利,就是这样报答商会的?”

    如一个绝世尤物的王姬,声音带颤,“是我大意,本以为胸有成竹的事,谁知道,中了对方反埋伏,此次责任我全负。”

    叼着烟的青年,“你付得起责任吗?”

    王姬惶恐,高耸的胸脯起伏不断,支支吾吾,却是半天也说不出话,让人看了见怜,不忍责怪,不得不说,装可怜这招很管用。

    尤其是王姬这种举止间都透着无尽风情的女人。

    青年叫郑枭,相当于一个“钦差大臣”的角色,名字带枭,他本身也是一个心机深沉的枭雄人物,“赵会长,你觉得此事怎么办?”

    赵田,四十多岁,戴一副厚重墨镜,斯文败类的形象,“体育精英中心那边,可以轻易解决,眼下倒是有一个小人物较为棘手。”

    郑枭,“谁?”

    赵田回道,“宁烨,一个肖家小小的赘婿,本身没有多大本事,但是机缘巧合下,他与东海市很多家族势力都有瓜葛,尤其是前段时间,救活了秦老爷子,三番两次登门秦家,他现在的宁海公司,则是林家在幕后扶持,还曾无意中治好了敖老厂长多年顽疾……”

    一旁的王姬本想插话,只是赵田不给机会,声音越说越重。

    在注意到郑枭脸上那层阴晴不定的表情,王姬也不敢多说什么。

    “那就以他为突破口。”

    “逐一。”

    “将东海市本土豪族势力斩断。”

    “我们至尊商会,既然在东海市落足,人手也够,自然该管一管商业经济了。”

    “赵田,此事你全权负责,关键点交由我决断即可。”

    ……

    说完郑枭便走了,离开大厅前,不忘回头多看了一眼王姬,而后不甘心离开,“天生尤物,要是能搞你一晚,折寿个十年八年又如何,可惜啊,你傍上了阎大老板,势力大到无法想象的地头蛇,我这个强龙也不好压。”

    郑枭一走,赵田恢复上位者的姿态,“王副会长,有些事,你不说我也清楚。”

    宁烨的身份,不只是一个没有行医资格证的中医,还可能是未来地下拳场的地三巨头,这一点赵田心里明白,不过“地下拳场”四字,对于“至尊商会”而言,还是太弱太小了,格局不够。

    王姬道,“赵会长,将宁烨培养起来,以后定然是地下拳场不可多得的人才。”

    赵田摇头,“地下拳场,不缺这种装逼张狂的年轻人。”

    王姬轻轻跺脚,“我不会放弃的。”

    赵田,“没有意义,要宁烨死的人,并不是我,而是阎大老板。”

    王姬惊艳容颜一颤,慌得不行,“为什么?”

    王姬乱了分寸,是担心自己与宁烨的苟且之事,被阎大老板发现。

    赵田悠悠道,“王副会长,这一个月你就别外出了,老实待在家吧!”

    王姬被限制自由,不过她仍是暗中给宁烨发了条消息。

    望着婀娜身姿的王姬离开,赵田咽了一口唾沫,狠狠道,“阎大老板,你个老不死的,明明七老八十了,形同朽木,居然还娶这么个貌美如花的媳妇,暴殄天物!”说到最后四字,赵田眼里满是戾气杀意。

    ————

    相比于外界的暗流涌动,肖家,倒是一片安宁欢笑的景象。

    岳母周蓉不再为难宁烨,并不是看顺眼,而是宁烨花了几万块钱孝顺她,又给她买了不少珍贵礼物,博得老人家没笑颜开。

    两三天时间,宁烨一直与肖青璇腻歪,互说俏皮话。

    唯一让宁烨伤心的,大概是房事,肖青璇让碰不让亲,最后的那层膜,始终无法捅破。

    每当夜半三更,欲火难耐时,宁烨只能偷偷溜去卫生间,自我解决。

    家有媚娘,却要自给自足,传出去能笑死个人。

    可现实就是这么无奈。

    两天后,新希望公司那边,彻底乱成了一锅粥,人人自危,连公司大门的玻璃都被人砸烂,肖季平也无法平静了,因为越来越多的债主上门,建设工程,欠下的每一笔款项都不是小数目,这让肖季平焦头烂额,不断来回踱步,“打电话,叫肖青璇回来上班。”

    属下,“电话打不通。”

    肖季平狂吼,“你蠢吗?不会去她家里接人?”

    属下哭丧着脸,“不让进啊!而且小区下有个叫麻子的整天晃悠,麻子是凤凰娱乐会所的人,有王小凤罩着,我们不敢妄动。”

    肖季平挠头,“区区一个吃软饭的赘婿,怎么认识社会地痞?”

    属下,“听说是在一场肖青璇的高中同学聚会上相识。”

    肖季平,“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果然是一丘之貉,叫肖焉亲自前往。”

    属下,“小姐已经出发。”

    肖焉是来了,宁烨联合肖青璇演了一场病榻戏,肖焉最终铁青个脸离开,她实在看不出,肖青璇是真病还是假病。

    为了不牵连岳母岳父,宁烨提议,让肖青璇去荷城药店调养休息。

    肖青璇起初以为是去享受的,谁知道,过来要给宁烨当售卖员,整理药草,一一分配装好,贴上标签,又要熟读各位药草的特性……

    工作本来是邱依依做的,可前些天,邱明带着邱依依离开,至于原因,邱明没有明说,宁烨估摸着,邱明是去找他那个负气离家出走的老婆。

    夜里,肖青璇疲惫躺在二楼沙发上,“老公,我想回家了!”

    宁烨,“再待两天。”

    肖青璇气呼呼道,“说好了,你除了包吃包住,害得给我工资。”

    宁烨正在专心炼药,“老婆,工资算什么,我的整个肉身都能献给你。”

    肖青璇,“不要,太臭!”

    肖青璇的意思,是指宁烨身前的炉子,不得不说,味道确实很臭。

    宁烨汗颜,“按照我爷爷的说法,成功炼出的百草丹会弥漫香气,拥有堪比古代传说中神仙丹的功效,等我成功,一定世界瞩目。”

    肖青璇有气无力道,“我没看错的话,你炼药的炉子,平时也用来煮饭吧?”

    宁烨尴尬,“一个原理,一个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