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50章 肖青璇病了
    王姬?

    尼玛。

    话说我们俩都两次翻云覆雨,高潮迭起了,居然此刻才知道你真正的名字,我,我这跟去红灯区嫖有什么区别?

    宁烨处在蒙圈状态,“地下拳场老板娘?至尊商会分部副会长?你还有什么其他身份?”

    王姬一对美目闪烁,“王家千金大小姐。”

    宁烨,“哪个王家?”

    王姬道,“东海市内,能与秦家一较高低的古武家族。”

    宁烨瞳孔放大,“你的武功,不是比我厉害?”

    王姬却是摇头,“不是!我自幼身体不好,无法修炼家族武术,耗尽武术天材地宝,勉强达到外劲,距离内劲、化劲宗师还有十万八千里。”

    宁烨点头,“怪不得,你的皮肤吹弹可破,娇嫩迷人。”

    王姬是一种肤如凝脂的光滑形象。

    而刘忻,则属于风华绝代的巾帼形象,有点一文一武的类型。

    草丛里穿好衣服,王姬起身道,“这次至尊商会受挫,我会被问责,接下来可能会有另外心狠手辣的人物降临东海市,你要小点了。”

    宁烨道,“没事,大不了我跑进地下拳场躲灾。”

    王姬嘱咐道,“离秦老爷子远点,那种成精的老辈人物,一旦算计,会让你尸骨无存。”

    这一点,宁烨早就扪心自问过了,得出的结论,和王姬的叮嘱差不多,秦老爷子能站在东海市第一号人物的位置上,怎么可能简单?无论对比什么方面,力量、计谋、阴险等等,宁烨只能算是个雏。

    “喂,阎大老板没回来吧?”宁烨压低声音。

    “一周后。”王姬答道。

    “一天一次,我们还有七次幽会时间,下一次,我们一定要大战三百回合。”宁烨自信满满道。

    “一百回合,我就心满意足了。”王姬弱弱道。

    “你等着。”宁烨很气。

    两人分开,王姬最先去处理战场,坍塌的茅草屋前,只有刘忻还能勉强站着,王姬假装不清楚陈尚志的踪迹,放下急剧狠话,带着一行人坐上直升飞机离开。

    这时。

    宁烨和陈尚志才走出灌木丛,一边走着,陈尚志老人满脸困惑道,“宁先生,刚才你离开的十几分钟,没有遭遇强敌?”

    宁烨道,“有,那个凶恶至极的神秘女人。”

    陈尚志更疑惑,“你们两个拼斗了?”

    宁烨眉毛一挑,然后眉飞色舞道,“打了,大战几十个回合,最终艰难将她压倒在地,一阵狂艹。”宁烨的话,多加了一点情色成分,幸好的是,陈尚志并不清楚,只当宁烨是与神秘女子火拼搏命,“宁先生,你三番两次拯救大局,回去后,我会和秦老爷子如实说明情况,还有,我也会私人给你一笔报酬,以示感谢。”

    宁烨没有拒绝,毕竟古人云,有好处不收是王八蛋。

    宁烨在给刘忻治伤时,刘忻问,“灌木丛里,你怎么击退神秘女人?”

    半身泥污的孙雨昔,同样问道,“神秘女人是至尊商会的头目,力量不可测,你只是一个中医,用的什么手段,将对手震退?”

    宁烨道,“中医手段,卑鄙无耻下流的伎俩都用了。”

    刘忻道,“难怪你们两人,身上都没有什么血腥伤口。”

    “不是!”

    宁烨道,“我在她体内,留下了上亿个细菌,回头有得她受了。”

    细菌?

    刘忻困惑,“不应该是有毒的药草液体?”

    宁烨道,“差不多。”

    其实宁烨很想说,确实不是细菌,而是精虫,上亿个精虫。

    “胡说八道。”周山还是对宁烨有火,“你们两个根本就没有拼斗,神秘女人走的时候,身上虽然有些泥污,可大部分是碎叶草屑,说明她只是在灌木丛走了一遭,并没有发现你们。”

    听起来,挺像那么一回事。

    “傻鸟!”宁烨不客气咒骂道,“说你个猪脑袋,我都觉得侮辱了猪,没有我将她重伤,以她的实力,不能收拾残局?将你们一个个剁碎了喂狗?”

    话糙理不糙,刘忻应允,说这一战宁烨确实是大功劳。

    周山仍是愤恨,抓狂不已,他心里想着,老子我打生打死,拼得血肉模糊,就差一条老命没交代在这了,吃软饭的你看看自己,一尘不染,浑身上下没有一点伤,娘的功劳还全在你那,世界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一点王法?

    宁烨没有觉得受之有愧,“周山,你别不忿,我们就好比大老板和掏粪工的区别,大老板虽然衣衫整齐,看着没功劳,可是,承受的压力不能相同并论,你就是那个掏粪工,有功劳,有苦劳,没日没夜在下水道掏粪……”

    混账。

    你丫才是掏粪工。

    周山不想说话,眼睛里的怨毒倒是也没有内敛。

    接下来的行程,出乎意料的顺利,不再有人出手袭杀,倒是回归时,出现一次意外,攀爬陡峭山壁时,周山为了炫耀,同时为了贬低宁烨力小体弱,不顾陈尚志劝阻,在没有拴绳的情况下,贸然攀爬,可惜旧伤没好利索,爬到一半,腿脚发软,最后跌落山崖,这家伙也是命大,掉落时硬生生捉住生长在树壁上的一颗老树,腿骨寸断,内脏有损,勉强算是活命了。

    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周山失去正常走路能力,刘忻给他削了根拐杖,千载难逢嘲笑的时机,宁烨自然不会错过,三天两头,凑到周山耳旁说风凉话,刺激对方,每一次,周山都起得几乎脑淤血。

    商议过后,原本要宁烨背负周山前进的,只是,宁烨才没那么傻。

    最后,孙雨昔和杨真颖两个小姑娘当起了临时搬运工。

    这是一项很苦逼的工作。

    不用宁烨奚落,每天累得筋疲力尽的两个小姑娘,就会无情开口训斥,说得周全狗血淋头,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被队伍丢在大山。

    一出大山,秦家的人马早已等候多时,护佑返程。

    回到东海市,告别几人,推掉秦老爷子的邀请,宁烨急匆匆赶回家,大山里没有信号,回来的路上,宁烨得知肖青璇生病了,因而十万火急。

    房间里。

    肖青璇哪有一点生病的模样,舒舒服服躺着,一串葡萄挂在眼前,手里拿着一盒牛奶,身前的小桌放台笔记本,正有滋有味追着脑残青春剧呢!

    宁烨喘着急气走进房间,“老婆,你哪病了?信息上说,你可是头晕脑胀,四肢乏力,一度有休克的危险,看着不像啊?”

    肖青璇嘟哝着小嘴,“一走就是十来天,电话打不通,人也找不到,你玩人间蒸发啊?”

    宁烨尴尬道,“去的地方是大山,没有信号。”

    肖青璇道,“你再不回信息,我要去警察局给你办理失踪户口了。”

    宁烨只能一个劲说好话,说自己去大山收购草药,怎么怎么辛苦,博取同情。

    肖青璇才不信,“前两天,我的确病了,和公司的事有关。”

    宁烨皱眉,“你三爷爷又给你使拌了?”

    肖青璇失落道,“公司管理层人员重组,原先我的几个人,全部被掉到几层,爬上来的人,都是肖焉的心腹,我在公司没有一点说话权,做点事,到处都受限,那两天气死老娘了。”

    肖门主家,还真是不消停啊!

    宁烨问道,“你没去找宁海公司的厉总诉苦?”

    肖青璇道,“找了,只是管理层重组是公司内部决定,厉总是局外人,有心帮忙,却无可奈何。”

    宁烨冷笑道,“无可奈何吗?”

    怎么可能帮不上忙,现在的宁海公司,算是肖家公司的大财神,城西的项目大权,都在宁海公司手里,还管不了区区一个“下属”的小公司?

    是厉舞不当回事?

    还是她受了谁指使?

    厉舞的老主家,是本土豪族林家,林天策不会那么昏头糊涂吧?

    宁烨安慰一番,又让肖青璇在家好好休养,她肖门主家不是狂吗?不是想将一切都占为己有吗?那好,我看建设项目中断,合同违约,你们还怎么狂。

    当晚。

    宁烨打了一通电话,简单两句,脑子里一万个为什么的厉舞,匆匆忙忙跑来了这个老旧小区,偏僻一角,宁烨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厉舞离开时,居然被宁烨骂哭了,很难相信,一个事业心重的女强人,遭受了什么打击,才会一路开车,一路飙泪,委屈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