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44章 公司值钱吗
    “还不老实?是不是跑去秦家,与什么千金约会了?”肖青璇的轻怒声音,带着很重醋意,不过她太美了,不可方物,任何一个举止动作,优美而又性感,让人看起来心痒涟漪。

    宁烨哪里敢怠慢,爬起身,单掌竖起,原地发起一个个毒誓。

    半个小时后,宁烨嘴巴都累得僵硬了。

    全程看得滋滋有味的肖青璇,小嘴一撇,才慢悠悠道,“怎么不编了?我看你能滔滔不绝到什么时候。”

    宁烨凑近,“老婆,你真误会了,秦老爷子伤势复发,让我过去瞧瞧,你也知道,前一次在医院能治好秦老爷子,我纯属是走了狗屎运靠运气,这一趟就走个过场,啥也没做。”

    肖青璇还不相信,“老实交代,秦家为什么给你天大面子?”

    宁烨做出委屈表情道,“老婆,怎么叫天大面子?我辛辛苦苦治好了秦家老爷子,是他们秦家的恩人,按理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秦家不送我个十亿八亿的现金,为了表示,也该送一套金滩海景别墅啊,可是,啥都没有。”

    肖青璇小嘴再一撇,轻哼道,“秦战亲自赶来新世纪酒店,已经是天大面子了。”

    宁烨摊摊手,“没有实际意义,屁用没有。”

    肖青璇道,“还是要多谢你。”

    宁烨立即深情脉脉道,“老婆,今夜良辰美景,夜色迷人,不如我们发生点意外,最好出人命……”

    肖青璇一扯被子,“你睡外面。”

    宁烨暗自牢骚一句,无奈爬上床,本想越界的,谁知道,床上居然多了一根红线,“老婆,怎么还弄个三八线?我们又不是南北半岛战争。”

    肖青璇,“防止你禽兽不如。”

    宁烨,“……”

    天亮。

    醒来的宁烨发现自己的大腿很酸,胸口上,也有点喘不过气,好像被什么东西压到?他揉了揉眼,发现肖青璇不知什么时候“越界”了,一个很不雅的姿势,整个人趴在自己身上。

    肖青璇枕在宁烨胸膛,修长大腿张开,爬睡的可爱姿势。

    宁烨抽出双手,忍不住将肖青璇一点点搂紧抱着,美人在怀,嗅着一缕缕体香,大概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我去!这就幸福了?只是前奏,高潮都没发生呢!看来我还要继续努力,赢得她的芳心,继而赢得她的身体……”正当宁烨意yin时,肖青璇醒来,一对美目突然放大,就听“啪”的清脆音,宁烨被轻轻扇了一个巴掌,“宁烨,你个人渣流氓。”

    宁烨叫屈,“老婆,我一直守本分。”

    肖青璇清了清嗓子,故作镇静,“你刚才搂着我,还一口口气吞吐要舔人,什么意思?你属狗的吗?”

    宁烨,“肚子饿了!”

    肖青璇,“滚!”

    宁烨厚着脸皮道,“秀色可餐嘛!老婆,我还没吃饱。”说完,宁烨一副张牙舞爪的动作,要将肖青璇扑倒,大床在摇晃,女人在惊叫……

    门外大厅。

    肖国庆摇头,“一大早,就做那种事,让人听着多不好?”

    宁烨和肖青璇吵闹了好一番,各自衣衫不整,起身后,宁烨说道,“老婆,今天我送你去公司吧!”昨天晚会的风波,不会完全散去,宁烨担心有人对肖青璇不利。

    虽然提前安排麻子去保护,宁烨仍是不放心。

    肖青璇难得同意,“可以。”

    看到宁烨推来小电驴,肖青璇道,“你的百万奥迪,真没钱加油了?”

    宁烨道,“油贵,保养也贼贵。”

    肖青璇拿出手机,白皙小手轻点,“我给你转了一万块钱,记住,以后开车接我上下班,不能去泡妞,要是被我知道,饶不了你。”

    宁烨挺胸膛喊道,“一切听老婆指示。”

    到了公司,一切风平浪静,一向目中无人的肖焉,不敢为难宁烨,毕竟现在的宁烨,或多或少,还与东海市最顶级家族的秦家有关系。

    昨天晚会的筹资,大大缓解了新希望公司的危机。

    宁烨本想亲自会一会三爷爷肖季平,可惜,老家伙不知躲哪去了。

    告别肖青璇,宁烨来到不远处的宁海公司。

    这里的一切事务,包括所有工作的决策权,都是厉舞在把持。

    “厉舞,我想看看公司的账本。”宁烨冒出一句。

    “宁总,没问题,我这就叫秘书拿来。”厉舞有些不高兴。

    “公司还在亏钱吗?”宁烨又随口一问。

    “前期投资,后期盈利,想要扭亏为盈,还需要一段时间。”厉舞冷冷道, 她认为宁烨是来找茬的,或者说,是要找她厉舞的问题,趁机开除,以自己总揽大权,厉舞很委屈,她在岗位上没日没夜干活,到头来,却要迎来如此凄惨的结局,是个人就心里不平。

    可惜,厉舞真想多了。

    宁烨不会开除她,经营公司这一块,宁烨是个彻头彻尾的小白,他才不会亲自操刀。

    随意翻开账本,厉舞在一旁站着,宁烨不说话,专心看着一个个账目。

    半个小时后,宁烨抬头,疑惑道,“厉舞,你眼睛怎么红了?多注意休息,别那么拼命,我的荷城药店有眼药水,有空去拿点,给你打折。”

    厉舞强忍泪水,却没有说什么。

    看到一半,宁烨又突然冒出一句,“厉舞,我们公司的市值,能有个什么价钱?”

    厉舞本能道,“超十个亿。”

    我去。

    十亿富翁了?

    我怎么一丁点都感觉不出?

    听到宁烨的蒙圈,厉舞一头黑线道,“宁总,你打算做什么?”一种更不好的预感,在厉舞心头冒起,“宁总,我们公司发展前景很好,现在城西一片的发展,几乎都由我们公司牵头主持,东海市大大小小的公司,快把我们门槛踏破,拼命地找我们合作。”

    宁烨淡然一笑,“本来想卖的,算了,继续留着发展吧!”

    宁烨走后,厉舞气得直跺脚,你个什么老板啊!真是糊涂鬼,这么好的公司,又有东海市本土豪族支持,居然想到卖公司,真不知道你哪根筋搭错?

    同时,厉舞也在心里发誓,她要展示给宁烨看,公司未来一定能成为东海市首屈一指的公司。

    宁烨来到凤凰娱乐会所,谁知道,人还没到,就听一阵鸡飞狗跳的杂乱声。

    王小凤跑路了,并且远远哀求喊道,“小少爷,绕过我吧!我真不想吃那种百草丹了。”

    宁烨翻白眼,“小凤,滚过来,我找你有正事。”

    邋遢男王小凤硬着头皮回归,一边走,一边还捂着菊花,“小少爷,关于至尊商会我查过了,只是这个商会很神秘,得到信息有限。”

    宁烨道,“东海市,没有至尊商会分部?”

    王小凤道,“应该有,不过他们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做法,排查起来需要时间。”

    宁烨道,“找出他们的分部,无论什么时候,第一时间告诉我。”至尊商会,关乎到他很多年很多年没见面的父母,这是宁烨目前最急切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