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42章 晚会风波《二》
    “赘婿,你好大胆,居然污蔑顾少,诬陷他调戏你老婆,以此趁机暗算打人。”

    “我可听说了,他入赘三年,没有工作,一直花肖小姐的钱,每天就在家洗衣服做饭,十足的窝囊废,这种人,肯定仇富,看不起有钱人。”

    “下手太狠,必须严惩,这种赘婿死了就死了。”

    “顾家人马应该到了,我看他怎么收场,单单跪下来求饶,恐怕无法让顾家满意,这一次,肖家估计要赔得倾家荡产了。”

    “哼!晚会本是要给肖家公司拉赞助的,现在可好,钱没捞到,反而要赔个底掉。”

    “肖青璇嫁给这种老公,简直是倒了十辈子霉运。”

    “该死的赘婿,专门祸害别人,应该下地狱。”

    ……

    灯光四溢的晚会,音乐声听,取而代之的是人们源源不断的嘲讽咒骂声。

    原本已经慌乱的肖青璇,小脸一阵青一阵白,在注意到肖焉那对要杀人的目光后,更是心乱如麻,“你,你赶紧走吧,我来善后,大不了,我和主家闹翻,将一切赔给顾家好了。”

    肖青璇的小手在抖,在轻轻发颤,她已经想到最坏的结局。

    以她现在的经济实力,又有什么能赔付?

    “稍安勿躁,大家都是有身份证的人,注意言辞。”

    “大家误会我了,真是畜生不如,衣冠禽兽的祝顾同当众调戏我老婆,为了保护老婆,不得已出手!”

    “有理走遍天下,输掉裤裆都不怕。”

    ……

    宁烨一番义正言辞而又怪诞奇葩的话,没有引起共鸣,反而遭到更狗血淋头的众人辱骂。

    就连怒气上头的肖门主家的人,都把枪口对准宁烨,还牵连上肖青璇。

    宁烨算看清了,肖季平、肖权、肖焉等人,窝里横很行,可面对外人,尤其是有权势的人,客客气气,恨不得把别人供奉上神台。

    人脊无骨,肖门主家未来的前途,也就局限如此了。

    你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别人怎么会瞧得起你,压根也不会把你当回事。

    “来了,顾家人马到了!”有人喊道。

    场面有些骚乱。

    十几个身高马大的男子闯入,一个个面如刀刻,寒煞欺人。

    顾家的保镖,也可以叫打手。

    祝顾同从蒙圈中回过神,坐着姿势,扯下外套擦血,张口闭口都在骂着。

    “今天我要废了他,谁敢出头,后果只有一个,人灭族亡。”祝顾同发了狠誓,语气蕴藏杀机,配上他满头猩血,没人会质疑他的话。

    十几个杀气腾腾的保镖,横立身后,只等一声号令。

    这时。

    一段录音放出,是原先祝顾同调戏肖青璇的声音,很清晰。

    来晚会的路上,宁烨担心肖青璇有危险,所以提前在肖青璇身上,放了一个科技产品,听到录音,肖青璇满脸羞愧,“你个混蛋,竟敢……”

    肖青璇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场面一片寂静,鸦雀无声,安静得十分诡异。

    祝顾同脸部扭曲起来,一条条青筋暴涨,“可恶的废婿,竟敢陷害我。”

    话是这么说,可是,所有人都看到了宁烨手上的偷听装置。

    怎么可能做假。

    奈何祝顾同是东海市一流家族的继承人,地位超然,许多小家族的青年男女,哪里敢出言反驳,一个个尴尬开口附和。

    “吃软饭的家伙,你太无耻卑鄙,居然合成一段录音,想要陷害顾少。”

    “仇富,绝对的仇富,你这种人就该被千刀万剐。”

    “顾少不可能做那种事,他一直以翩翩君子著称,德才兼备,举止绅士。”

    “小赘婿胆敢陷害顾大少,不可饶恕。”

    “顾少,赶紧将他废了,让他明白,他只是一只随时可以踩死的贱命蝼蚁。”

    ……

    祝顾同真是能一呼百应,所有人再次“一致对外”,将矛头指向宁烨,不由分说,又是一轮七嘴八舌的喝斥质问污蔑。

    明显是帮腔,可一个个说得挺像那么一回事,让人无语。

    宁烨并不反驳,一张嘴,任你再巧舌如簧,又怎么压制得了上百人,他举起手,拇指摁了一下录音器,“各位,还有炸弹。”

    第二段录音放出。

    是吴俊逸的几句恶狠话语,声音清晰;

    “窝囊废,看着这一幕,是不是很疼心?”

    “不用心口滴血,你以后被戴绿帽子的时间还长,慢慢就习惯了。”

    “有朝一日,等我将你老婆压在床底,你的死期就不远了。”

    “和一流家族斗,你能有胜算?你又能有几条命?”

    “认命吧!”

    “你这种废物,该一辈子被别人踩在脚底下,永世不得翻身。”

    吴俊逸那张帅气的脸庞,瞬间变色,他如一条毒蛇阴沉盯着宁烨,“吃软饭的,你该死,居然暗中录音,不过,有人会相信吗?”

    确实没人相信。

    也不敢有人质疑吴俊逸。

    一流家族的继承人,身份地位,足以压塌所有人。

    在又一轮指指点点后,宁烨直接指着祝顾同与吴俊逸,“你们两个畜生不如的东西,明着一套,背地里一套,你们敢发誓吗?说刚才的录音是假的?敢的话,你们就咒你们家族人生娃没屁眼,出门被雷劈,男的断子绝孙,女的做鸡做婊……”

    哐!

    祝顾同重重一拍,气如斗牛,“肖家,你们什么意思?任由一个上门赘婿,在这里颠倒黑白,咒骂我等大家族的人吗?”

    这是要将气撒在肖家身上。

    肖焉赶紧走去,先是瞪了一眼宁烨,“顾少,我们的错,是我们没有管好猪狗不如的废物,请问怎么做,才能让您满意。”

    祝顾同伸出手,“五个亿。”

    肖门主家的人,不少倒吸冷气,五个亿啊!把他们卖了也不值这个价啊!

    肖焉一愣,艰难咽了一口唾液,“顾少爷,能用其他东西抵价吗?”

    祝顾同表情变得戏虐而又疯狂,“当然能,你们将他揍趴,我需要在地上看到飞掉的带血的牙齿,一颗牙一千万。”这是要宁烨空口无牙的节奏。

    肖焉没有一点犹豫,“来人,将这废物压住,撬开嘴,把牙齿都扒光。”

    不少人嘴唇紧闭,心里想着,这个女人也太狠了!

    宁烨反驳道,“肖焉,你不觉得过分,我也是肖家一份子。”

    肖焉语气冰冷道,“顾少爷算仁慈了,他没要你的命,你就该回家烧高香。”

    肖青璇看不下去,“堂妹,他始终是我老公,你不能如此做。”

    肖焉不屑道,“他算一个合格老公?三年入赘,吃你的,住你的,一切都靠你养活,留着他有什么用?养他还不如养条狗呢!”

    肖青璇气得小脸涨红,“不准,不准你这么说宁烨。”

    肖焉继续冷嘲热讽道,“我说错了吗?肖青璇,麻烦你睁开眼,明白自己的处境,他是你的累赘,是我们肖家的耻辱,换做是我,早让这个废婿滚蛋一千次了。”

    ……

    祝顾同大笑,“继续,我就喜欢看狗咬狗的场面。”

    现场哄堂大笑。

    即便被人骂成狗,肖焉也没有生气,也不敢生气。

    到头来,肖焉只能将所有的怒气,倾泻在一个人身上,肖家的人气势汹汹往宁烨冲来,一个个眼神不善,对他们来说,宁烨这个吃软饭的废婿存在,简直辱没了肖家门楣,早想除之后快。

    啊……

    啊……

    宁烨更不是善类,一脚踹翻一个,三下五除二的功夫,很快将肖家几个男子撂倒,“祝顾同,今天开始,你那一嘴畜生牙齿就别要了。”

    祝顾同依旧得意大笑,有恃无恐道,“区区三脚猫的拳脚,也就能打趴肖家的垃圾人,对我而言,你始终是一只臭虫,捏之即死。”

    吴俊逸在一旁附和,“将他吊起来吧!剥光衣服,让大家伙见识一下,他光着身子在空中优雅地旋转,惨绝人寰大叫的场面。”

    祝顾同眉宇一动,“惊吓过度,倒立拉稀看怎么办。”

    一直没有出头的尹天良,似笑非笑的表情,“明天,他肯定能上东海市头条新闻,惊爆眼球,成为超级网红级别的人物,媲美当年红极一时的芙蓉,凤姐。”

    祝顾同又阴笑道,“太残忍,到时记得给他留条内裤,以免少儿不宜。”

    没有人反对,相反,现场趋炎附势的青年男女,还为祝顾同呐喊助威。

    宁烨拉着肖青璇,后撤几步,“祝顾同,你想清楚,惹了我,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祝顾同看白痴傻子的表情,“死到临头,威胁个屁。”

    吴俊逸嘲笑道,“他个废婿认识的人,估计是菜市场的大妈大婶,难不成,你打电话过去,让她们扛着一袋袋白菜萝卜救援?”

    宁烨横臂高呼,“我叫来的人,能吓到你们腿软,真的,我真的没有骗人。”

    宁烨看似一本正经,可是越认真,在别人眼中,就越做作。

    祝顾同故作恶心动作,“就算天王老子来也没用。”

    宁烨叹气,“你要完蛋,天王老子真的来了,你要大祸临头了!”

    大门外。

    三个人步入,龙行虎步,气势慑人,他们一出现,顿时引起骚乱,所有人面色惊变,自觉闪得远远的,让出一条罗马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