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35章 大蛇拉屎
    东海市。

    魔都夜总会下。

    地下拳场八号舞台。

    宁烨与蝮蛇对峙,昏暗光线下,场面稍稍平静,今天到场的人不少。

    拳场三巨头之一的杜猜也来了。

    负责日常事务的管家崔老在场,此外,被宁烨羞辱过的纹身女朱雀也在,李家二小姐没有离开,她的身侧,多了一男一女,气势非凡,应该都是出自豪门贵族。

    舞台。

    众目睽睽之下,宁烨居然在如公园老大爷热身,慢慢悠悠,有板有眼松动筋骨,更姿势上前观众嘴角抽搐的是,宁烨后续的热身动作很不雅,少儿不宜,经常翘起菊花,对着蝮蛇一阵狂甩,电动小马达火力全开,怪诞而又滑稽。

    “真是个跳梁小丑啊!”

    “笑死个人,就这种垃圾实力,也敢在地下拳场放肆,自取其辱。”

    “动作僵硬,四肢不协调,应该是入门级的战斗力。”

    “蝮蛇,相当于地下拳场的王牌主力,为这么一个废材出手,大材小用了。”

    “你们看蝮蛇的眼神,三角眼杀芒毕露,小白脸的脑袋绝对会被他打爆。”

    ……

    议论纷纷中,蝮蛇没有急着动手,任由宁烨在那搔首弄姿。

    “给你留遗言的时间已到,死!”

    蝮蛇怪音一语,整个人好像凭空原地消失,一眨眼时间,蝮蛇杀到了宁烨背后。

    “裂蛇手?”

    宁烨没有回击,就地一个驴打滚往前闪躲,不停留,又是一个鲤鱼打挺起身,还是没有间隙,再一招跑酷的后空翻,闪开两个方位,然后全力冲刺,绕着拳场舞台狂奔,动作一气呵成,或者说浑然天成,明显是早就谋划好的。

    我靠!

    跑得贼溜。

    所有人汗颜,你丫是上台打拳博生死来了,还是来跑路的?

    蝮蛇不断在背后追逐,时常饿虎扑食的夺命招式。

    只是。

    宁烨不断疯狂绕圈跑,玩了命了,让蝮蛇的杀招时时落空,发挥不出真正的凌厉攻势,蛇类衍化而来的招式,朝一个方向攻击很猛,点杀犀利,讲究一击必杀,可并不擅长大规模面积的攻伐法。

    宁烨在拖时间,虽然凶险,还是强行撑过了几分钟。

    “不好!”

    “是缠蛇腿,小白脸要被逼到角落了。”

    “致命招冲脑颅,好戏开始。”

    ……

    底下人情绪被调动起来,不再安静看戏,大部分人起身,开始大声吵闹,激昂呼喝。

    哐!

    舞台上,响起一声清脆音,不是脑袋爆碎声,而是骨头撞地的音符。

    蝮蛇跪下了。

    面对角落里宁烨的方向,双膝跪地,两人相隔一米不到,很近很近。

    啊?

    什么情况?

    刚才一脚不是能踢杀小白脸吗?咋就跪倒了?新招式吗?

    所有人傻眼,都瞪着充满疑惑的目光,不明所以。

    蝮蛇很憋屈,他也不清楚情况,只知道最后时刻,自己全身肌肉忽然僵硬,杀招终止,落地时控制不住,便扑棱一下跪倒。

    宁烨一脸狡黠笑容,整了整衣服,扑去身上灰尘,饶有意味走近前,“蝮先生,你太客气,既然你好心让我十招,我可要展现真正实力了,你看好,这是蛤蟆腿功,国粹中的精华武学。”

    宁烨双臂一展,脖子回缩,有模有样,真如一个癞蛤蟆展翅飞的姿势。

    嘭!

    蝮蛇下巴中招,被宁烨单脚踢翻,空中滚了一圈后,重重摔碎地面,还是脸部先着地,让人看着都发疼,蝮蛇忍不住了,“跳梁小丑,是你阴我?”

    宁烨哪里理他,摆出一个“螳螂撒尿”的动作,十分无耻轰向蝮蛇的后臀。

    接着又是一招“土狗刨泥”的滑稽动作,蝮蛇的双腿中招,腿裤破裂,双腿皮肤出现一道道血痕,内劲冲击,蝮蛇的腿骨开始一寸寸横断。

    噗……

    蝮蛇不断僵化的身体,有钻心痛疼席卷上来,疼得他直吐大血。

    “还有七招。”

    “蝮先生你挺住了。”

    宁烨刚想动,蝮蛇骂爹骂娘咆哮,“让你大爷,老子什么时候要让你十招?”

    宁烨耸耸肩,风轻云淡道,“我们握手的时候,你偷偷说的。”

    蝮蛇,“尼玛真无耻。”

    一瞬间。

    蝮蛇终于想通了,他的身体出现异样,绝对是比赛前的握手流程,被宁烨暗中动了手脚,他想起自己的掌心曾被什么东西刺破,瞳孔剧烈搜索,蝮蛇恶狠狠道,“银针?你居然懂古老害人的驭针术?”

    宁烨不解释,反而道,“蝮先生,输不起了?不过你放心,我宁烨是个英明神武帅气逼人的正人君子,不会真个杀人……”

    “蜘蛛拖网。”

    宁烨奇葩的招式,动作则让继续人无语凝噎,你踏马就是扯头发啊?

    “蜈蚣钻洞。”

    蝮蛇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宁烨很不要脸,千年杀的动作,直贯蝮蛇的菊花,看得所有观众屁股一痒,忍不住夹紧双腿。

    ……

    第十招“猴子偷桃”的无耻招式后,蝮蛇已经被摧残得体无完肤。

    台下。

    邱明有些怀疑人生,不断揉搓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画面。

    他的女儿依依眨着小眼,全然没有之前的委屈可怜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新奇,她很想知道,宁烨是怎么让蝮蛇跪地的?

    另外一边黑暗区域。

    杜猜气得满脸铁青,拳骨捏紧时,噼里啪啦作响,“究竟是怎么回事?给我查!”

    他身侧一个肌肉男回道,“两人只有过一次接触,握手。”

    杜猜怒目圆瞪,“早有预谋,背后一定有人撑腰,彻底查清楚。”

    有人应诺。

    舞台,惨白色的聚光灯映照下,宁烨一个练武收招的气沉丹田动作,长吐一口大气,“蝮先生,十招已过,我们可以真正开始拼杀。”

    横躺地上,有气无力的蝮蛇,心里咒骂,我让你祖宗十八代啊!

    宁烨脸色严肃起来,大宗师的姿态,“你,太弱!”

    场面呼啸沸腾,当真是千夫所指,各种难听的脏话飊出,直指宁烨。

    明眼人都知道,论战斗力,宁烨是渣级。

    他能取胜,绝对是靠什么阴险卑鄙的下三流招式,没有一点正大光明。

    面对种种辱骂,宁烨没有暴躁,只当所有人穿裤子放屁。

    “我要你死!”

    周围一片血迹的蝮蛇,突然面目狰狞起来,他四肢、脊骨虽然受损,可还是强行起身,“跳梁小丑,你死期到了,我要将你拆经分骨……”

    人狠话多,蝮蛇实在是几乎被逼疯了。

    “大蛇拉屎。”

    宁烨拧身,双腿缠在一起,凌空一个甩鞭的动作,轰退了蝮蛇。

    “噗呲……”

    所有人都刺耳的恶心声音,有人拉稀,声源很清晰,正是台上。

    不少人侧目,很快看到蝮蛇的裤裆一片潮湿,泛着猩黄。

    宁烨捂着鼻子,“蝮蛇,你他娘打拳不嫌臭,居然吃韭菜鸡蛋。”

    全场人胃里翻腾,干呕不止。

    宁烨又恶心至极道,“蝮蛇,小心点,左裤裆有东西漏出来了,是半条没消化的韭菜,热腾腾,还冒热气,别浪费了。”

    所有人气得骂人,你丫能在恶心点吗?

    蝮蛇在那,站也不是,蹲也不是,最后半站半蹲,加紧双腿,努力不让大肠里的东西流出,可是,止不住啊!蝮蛇当真是欲哭无泪。

    “大家快看,鸡蛋水流出来了,新鲜出炉……”宁烨的话,让大部分人闻风而逃,因为实在太臭了,一个个捂着鼻子逃离。

    留下来的人,多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

    “认输吧!”宁烨淡淡开口。

    “我……”蝮蛇刚要动怒,腹部一疼,菊花彻底夹不住,河堤泄洪的大场面,臭气熏天,黄雾弥漫,面色涨红的蝮蛇无脸再待,双手捂裤裆,满脸怨恨离开。

    胜负已分。

    邱明也很快转身离开,他要去收钱,那可是一个亿的赌注!

    八号拳场黑暗处。

    巨头杜猜气得脸歪眼斜,损失一个亿能接受,可是,地下拳场被褥,万万不能接受,“獠猪,你上去将他杀了,不计任何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