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29章 荷城药店
    “麻子,宁烨哪去了?”病房内,肖青璇放下早饭,望着空荡荡的床铺。

    “不在吗?”麻子探脑袋进来,“刚还喊我呢!”

    “去什么地方鬼混了?”肖青璇冷声问。

    “可能,估计,也许去买早餐,或者是,去工作了,对应该回去上班了。”麻子支支吾吾说道,对于麻子的话,肖青璇一个字也不信,波通电话。

    “老婆,我回药店了。”宁烨声音很低,不时鬼叫一声,痛苦并快乐的惨叫。

    “我怎么听着,你去了火葬场?”肖青璇责备语气说道,“你到底在哪?”

    “真在荷城药店……诶呦……老伯……慢点!”宁烨说话停顿。

    “搓澡?”

    肖青璇半信半疑,还是离开医院赶往荷城药店。

    前段时间,她听宁烨提起过,说自己盘下一家小药房,当时肖青璇并不信,因为宁烨在说自己是老板后,又厚着脸皮,找自己借了三百块钱,说明个买菜。

    还当老板。

    鬼才信。

    你个菜钱都出不起。

    荷城药店二楼,宁烨正在经历非人的折磨,此刻,他大字型趴在地上,有气无力喘着,“邱老伯,有必要吗?你这分筋错骨手,不是为我好,是为要我的命吧?”

    “不是分筋错骨手。”

    “是拆骨法。”

    “你从内劲一重,拔高到内劲五重,如果不拆骨分力,不出几日,你会变成白痴。”邱明不苟言笑说着,他这人话不多,整天一副顽固老头的形象。

    “有那么严重?”宁烨问。

    “好比你平时一顿吃两碗饭,可某一餐,直接吃十碗饭,你说会撑死?”邱明说完,一把扯起宁烨双腿,倒着拖到空中,然后猛力一扯,让宁烨离地做了个一字马的高难度动作。

    宁烨疼得惨叫连连,眼泪狂飙,“老伯,悠着点,蛋蛋都要给你扯烂了。”

    邱明,“命都快没,还要蛋干嘛?”

    宁烨无奈,心里诽谤,“就算死,我也要个全尸啊!哪能光着一条香肠下地狱!”

    宁烨全身骨骼被“拆”了五遍,有点碎骨重塑的感觉。

    邱明去而复返,用装菜的不锈钢碟子,装回一个黑糊糊的“大丸子”!

    端到宁烨面前,“吃了它!补充营养!”

    只剩半口气的宁烨,“邱老伯,这是?”

    邱明表情始终严肃,“内劲药,补充机能,可让你短时间恢复身体。”

    宁烨皱眉,“内劲药?有必要搞得这么大?”

    邱明道,“这一颗算小的了,真正的内劲药,要用勺子一口口吃,一颗能吃上七八天。”

    离谱。

    尼玛绝对离谱。

    宁烨在怀疑人生,自己练出的百草丹,半个拳头大小而已,就被肖青璇说是一坨屎。

    邱明现在拿出的这颗,足足一个拳头大小,岂不是一坨完整的屎?

    “味道好怪,不会过期了吧?”宁烨捏着鼻子,实在不想吃。

    “怪味正常,用饭锅煮的,火候不够,只能如此!”邱明如实道。

    宁烨心里抓狂,老伯你不会用高压锅吗?

    “不会有副作用吗?”宁烨小心翼翼抓起内劲药丸,他觉得,要是吃下这么大一坨,未来两天,自己都可以不用吃饭了,而且胆汁恐怕都要吐出来。

    “没有副作用,都是虚耗药材,吃完不会有饱腹感。”邱明回道。

    结果。

    却是另外一回事,宁烨吃到一半,再也难以下咽,还被噎住了。

    “另一半,放冰箱,留明天吃!”邱明端起盘子离开。

    “我……靠……”宁烨要哭了,心里想着,要不是怕被你打死,我绝对不吃。

    休息十分钟,宁烨面前能走路,可也是横着走,没有都趔趄艰难,加上脸色苍白,满身臭汗,给人的感觉,是被某个妖艳女人吸干的画面。

    嘭嘭……

    一楼有人急促敲门,是肖青璇来了,宁烨步履阑珊往楼梯走下去。

    打开门,就看到一张美目喷火的绝美容颜。

    “你吃错药了?干嘛这样走路?”肖青璇说道。

    “后遗症,医生说再过几天就还能痊愈。”宁烨强颜欢笑,要哭的笑容。

    “真是你盘下的一家药店?”肖青璇再问。

    “货真价实,合同在楼上,不信我拿下来给你。”宁烨信誓旦旦。

    “那你的店,怎么关门大吉?”肖青璇气道,“你嫌钱多吗?”

    “没有!”

    “招不到人。”

    “我还想着装修一遍再开业。”宁烨编了个善意的谎言,他的店真的无法开业,因为里边空荡荡的,没有几盒药品,前主在搬离时,将所有东西都搬空了,能留下来的,都是些不值钱的空盒子。

    “你是没钱招人吧?”肖青璇说到了点子上。

    宁烨尴尬一笑,显然默认,肖青璇没好气道,“现在知道当老板不好受了吧?”

    宁烨道,“慢慢筹钱,总能开业的。”

    突兀间。

    外边传来一阵汽车轰鸣声,好几辆摩托车驶来,引擎声爆表,全是烦人的噪音。

    十三个打扮非主流的年轻人下车,疾步走来。

    为首的青年,外号杜洪毛,一头火焰般的亮眼红毛,打着耳钉,胸膛还有一些纹身,满身的地痞流氓气,“兄弟们,就是这里,将东西都给我砸了,一块玻璃也不能完整。”

    宁烨正前一步,“你们是谁?为什么砸我的店?”

    杜洪毛点燃一根烟,有恃无恐道,“南哥的人,整个城南归我们管,算你倒霉,惹了不该惹的人,反正你的店没开业,以后也没必要开了。”

    十几人狂冲,每一个都拎着一根棍球棒。

    南哥。

    名为墨南。

    宁烨听王小凤说过,是城南一霸,手底下几百号人,势力不小。

    宁烨赶紧带肖青璇闪到一旁,杜洪毛又嚣张道,“小子,你给爷磕三个头,可以免皮肉之苦。”杜洪毛拿出了手机,准备录像带回去复命。

    “谁要害你啊?”肖青璇本想打电话报警,却被杜洪毛怒音一喝。

    “想害我的人太多,不知道哪个。”宁烨挠了挠后脑勺。

    “你,正事不干,仇人倒是一堆啊!现在怎么办?他们可都是街头恶徒。”肖青璇压低声音,绝美的小脸上,浮现焦虑与担忧。

    “装修,买药,开业的钱够了。”宁烨目光狡黠道。

    杜洪毛认为宁烨是拖延时间,一招呼,六七个小喽啰挥舞棍球棒围去。

    嘭……

    铿……

    宁烨没有出手,翻身抱住肖青璇,将肖青璇护在身底下,自己遭受几根棒球棍轰击,皮开肉绽的声音,疯狂在宁烨背部响起,肖青璇眼睛红了,泪水止不住往外流淌,在她眼中,原本一无是处的人,现在,居然有勇气护佑她。

    宁烨咬住牙,嘴角淌血,强做镇定安慰道,“老婆,不会有事的!”

    这时。

    二楼上的邱明,终于出手,迅猛如龙,出手无情,每一个照面,必会有两个小喽啰吐血倒下,昏死不省人事,宁烨埋怨道,“邱老伯,你出手太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