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25章 打人打脸
    晚饭时间,家有贵客。

    餐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香味四溢的肉菜,竟有珍贵的鲍鱼、生蚝、帝王蟹。

    平日间,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岳母周蓉,难得亲自下厨,没有一句埋怨,反而全程乐呵呵的,不断夸奖坐在大厅的一个寸头青年,寸头青年长相一般,面色黝黑,不过确实是个有钱人,单是他手上佩戴的瑞士金表,估计比这间房子值钱。

    宁烨皱眉,这个寸头青年很眼熟,似乎在哪见过?

    “宁烨,他叫邓本领。”肖青璇介绍,冷冰冰表情,没什么好心情。

    “你就是名传东海市,号称窝囊废的上门赘婿?”邓本领眼里的鄙视目光,不加掩饰,一览无遗。

    “多谢夸奖!”宁烨干脆。

    “你脸皮真厚。”邓本领讽刺。

    “吃软饭是门学问,博大精深,学无止境,你要是真想学的话,就先叫三声师父吧!”宁烨坐上沙发,屁股一顶,直接将邓本领掀开,然后一本正经坐在肖青璇身侧。

    “尼玛!”

    邓本领刚要破口大骂,可一看到肖青璇冷冽目光,不想在女神面前出恶人形象,邓本领起身,手掌往茶桌上一拍,是一张名片,邓本领鼻孔上天,骄傲自信道,“窝囊废,看在青璇面子上,我给你一个机会,来我们公司看门口,一个月能给你四千,包一顿中餐,这条件够丰厚了吧?”

    名片上的公司。

    居然是凤凰休闲会所。

    你妹的。

    那不是王小凤的地盘吗?还有,一个休闲会所,怎么就成了高大尚代名词的公司?

    宁烨转头,“老婆,这货哪来的?”

    肖青璇道,“小时候的玩伴,很多年没见,突然跑上门做客。”

    宁烨微笑,“老婆,你魅力太大,这都遮不住,我看有时候你出门,戴个墨镜吧!”

    嘭!

    被人无视很气恼,邓本领拍桌,“姓宁的,别跟我扯没的有的,一句话,离开青璇,离开这个价,我立刻给你十万,你配不上青璇。”

    宁烨撇嘴,“傻叉。”

    邓本领冷声道,“你个上门赘婿,别不识好歹,我是再给你活路。”

    宁烨,“我就不离开青璇,有本事你打我啊?”

    邓本领脸色一沉,“真以为我不敢?我要打你,分分钟的事。”

    宁烨正色,做出怒状表情,“你敢过来打人,信不信,我分分钟让你跪下,掐我人中,求我别死。”

    你……

    厚颜无耻……

    连肖青璇都看不下去,踹了宁烨一脚,“无赖!”

    邓本领深吐一口气,平复心情,“青璇,你看看你嫁的是什么人?他可以不要脸,他可以无耻到底,你的名声呢?”

    宁烨刚想反驳,厨房里,却传来岳母恼怒呵斥声,“有贵客来,你杵在那干嘛?滚进来帮忙,还有你怎么和鬼客说话的?这个房子,有你说话的份吗?”

    宁烨垂头,乖乖走进厨房,周蓉将锅铲丢下,跑出外面招待贵宾了。

    周蓉是个很势力的女人,见钱眼开。

    不过这也不能怪她,生了一个貌如天仙的女儿,本想女儿嫁个好人家,从此衣食无忧,过上人上人的富贵生活,现实呢?一个废物倒插门,家境一日不如一日,尤其是丈夫肖国庆病重后,家里的条件更是度日如年,简单点说,周蓉是穷怕了,才会将多年的怨气,全都洒在宁烨身上。

    宁烨很清楚,所以对于周蓉的颐指气使,一直忍让,不放心上。

    饭菜全部做好,邓本领上桌的时候,挑衅看了看宁烨,“他没有资格和我们吃饭。”

    周蓉瞪眼,气不打一处来的表情,“没听到吗?滚回房间去,等我们吃完了,你才能下来,记住,要收拾好残局,如果摔碎一个碗,你等着好看。”

    肖青璇求情,“妈,你这么做,不显得我们肖家太薄情了吗?”

    肖国庆示意宁烨坐下,“都是一家子,哪没有坐桌吃饭的道理,孩子,别理她。”

    宁烨屁股一落,可看到岳母眉毛一挑,浑身不舒服,谎称自己没胃口,孤零零走回房间,关上门,透过缝隙,肖青璇正看向这边,她的表情纠结,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宁烨拨开电话,“小凤,你那破娱乐会所,是不是有个犊子叫邓本领?”

    王小凤正坐在马桶上,疑惑道,“有这个人,好像是副经理。”

    宁烨声音低沉,“限你十分钟,赶来我家,将这犊子给我拖走。”

    王小凤愣了愣,“小少爷,他怎么跑你家去了?”

    宁烨,“这犊子看上我老婆,扬言,给十万叫我滚蛋,你不给我妥善解决,我拆了你那栋会所大楼,记住,只有十分钟时间,过期不候。”

    王小凤赶紧挂掉电话,打开臭气熏天的厕所门,朝外大喊。

    房门外。

    有说有笑,大部分都是岳母周蓉在说话,左一句邓本领年轻有为,右一句邓本领前途光明,或者就是说他有内涵,有礼貌,有绅士风度。

    “岳母,你这样好吗?别人跑来破坏你家庭,你还把人夸出花来。”宁烨对此很无语。

    作为回应,邓本领三句不离肖青璇。

    对于阿谀奉承的话,肖青璇并不感冒,她此刻的表情很怪,似乎在等着看戏?

    没多久。

    有人敲门,门外是一个穿睡衣的中年男子,穿拖鞋,头发湿漉漉的,还冒着热气,好像刚从洗澡房火急火燎赶过来一般,中年男子板着脸,一进门,不管三七二十一,朝着邓本领就是一脚重踹。

    邓本领连人带椅翻倒,一晚热汤洒在身上,疼得他嗷嗷叫。

    “姓邓的,你长本事了啊?敢跑来人家作威作福,还想抢人家老婆,谁给你的脸?”中年男子越说越气愤,摘下拖鞋,对着邓本领的脸就是一阵狂揍。

    吴经理。

    您听我解释。

    啊。

    别打脸。

    ……

    本想劝架的肖家人,连忙退到一旁,因为听邓本领的话,中年男子来历很不简单,似乎是邓本领的上司?宁烨早就走出来,也在一旁看热闹。

    “你真够损的,自己不出手,打电话叫人。”肖青璇凑过来低声道。

    “老婆,你早就知道?”宁烨问。

    “凤凰会所的老板王小凤,名义上,可是你的师兄,他手底下的人跑来惹事,你怎么可能忍得下这口气。”肖青璇对于自己的智商很得意。

    “还是老婆聪明。”宁烨拍马屁。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可是中年男子出手很刁钻,挥舞的拖鞋,每一次都能准确无误扇在邓本领脸上,啪啪发响,让人看着都觉得肉疼。

    十几分钟时间,邓本领惨叫连连,哀嚎不断。

    肖家三口人劝阻,无济于事。

    其实中年男子的眼色,不时注意宁烨的神色变化,因为过来前,王小凤再三嘱咐,如果宁烨不开口,他就要一直出手,人不死就继续打。

    等邓本领被揍得够惨。

    宁烨才轻描淡写道,“你们公司的害虫,带回去自己解决,别污了我家地板。”

    话一出,中年男子立马停下,一个劲道歉,等到宁烨喊出一个滚字,中年男子紧绷的神经总算松下,迅速拖着脸肿如猪头的邓本领走了。

    “什么人啊?野蛮,有这么打人的吗?”关上门,周蓉愤愤道。

    “老婆子,你还把对方当贵客,现在打脸了吧?”肖国庆调侃。

    “女儿,以后不得和这种人来往,都不是好东西。”周蓉瞪了一眼肖国庆,“臭老头,要是你年轻时努力点,攒点家财,我至于这么难吗?”

    肖青璇赶紧安慰,说她公司发展前景很好,很快就能换房子了。

    入夜。

    刚洗漱回房的肖青璇,突然一声娇喘,身体倾斜倒地。

    宁烨赶紧将她抱住,美人如怀,香味如兰,令人血脉喷张,“老婆,你怎么了?”

    肖青璇缓过神,“你的手,压到我胸口了。”

    宁烨尴尬,“意外。”

    肖青璇更生气,“你的咸猪手松开。”

    宁烨老脸涨红,“不扶住你的臀,怕你跌倒。”

    肖青璇坐回床头,不断按摩自己的后脊椎骨,“明天送我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