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22章 老婆最大
    “老头子,你当年传我的百草丹术,不是故意整我的吧?”夜晚,宁烨坐在阳台,四十五度仰望星空,刚刚他想让肖青璇吃下这颗百草丹,谁曾想,肖青璇说他最毒妇人心,竟然将毒掺在屎里。

    一阵狗血淋头的骂声后,宁烨被赶到阳台,睡沙发都不够资格。

    因为宁青璇说他太恶心,大半夜的,握着一坨屎走来走去,臭气熏天,污染环境。

    卧槽哦!

    谁能拉一坨几百万的屎?

    宁烨挠了挠后脑勺,无奈之下,只得将半个拳头大小的药丸装起,以备日后之需,他没有自己尝试,担心吃下这种“半成品”的妙药,会影响日后修炼。

    嘟嘟……

    电话响起,接通,那边就传来哭爹喊娘的抓狂声,语气虚弱,“小少爷,你有没有解药?我真不行了,从早上拉到现在,不止是虚脱,肠子都快拉出来了。”

    宁烨没好气道,“顶着,过了这道坎,保你脱胎换骨。”

    电话那头的王小凤,倒在马桶旁,捂着伤残的菊花,有气无力叫嚷,“保你大爷,老子踏马都拉虚脱了,再顶几天,估计虚脱成干尸。”

    第二天,宁烨正在药方二楼炼药。

    肖青璇打电话过来,声音慌乱,就说了“救命”两字,宁烨立马飞奔下楼,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给麻子,麻子手机关机,宁烨猜测,这次遇上了硬茬。

    赶到新希望公司。

    楼下看着并无异样,宁烨直冲向肖青璇办公室,办公室门口,就听到一阵熙熙攘攘的喊叫声,屋子里,有近十来个人,其中一个脑满肠肥,听着啤酒肚的油腻中年男,一副猥琐姿势,正在对肖青璇动手动脚。

    让宁烨愤怒的是,同为肖家的肖权,肖焉,对此没有阻止,反而在一旁卑鄙无耻劝阻,让肖青璇不要反抗,要学会审时度势,还说郑家是东海市有名望族,说郑富贵是本土豪族李家的得力助手,有郑富贵帮忙,以后让她肖青璇衣食无忧,不比跟着吃软饭的上门废婿强?

    去你奶奶的。

    为了你们的公司发展,连亲人都能牺牲,这是人干的事?

    轰……

    办公室的木门被重重踢开,晃荡发响,场面一下安静,宁烨怒气爆棚走入,“郑富贵,你个狗日的,敢对我老婆动手动脚,你死期到了!”

    哈哈!

    郑富贵有恃无恐,迷着一对色厉内荏的寒眸,“你就是吃软饭的窝囊废?闻名不如见面啊,果然是一无是处,看着像个娘娘腔,就你这种废材,怎么护得住东海市第一女神?你现在乖乖跪下,我还能饶你一条狗命。”

    肖青璇躲在沙发一角,表情惊慌,头发散乱。

    此刻,肖青璇带着万分希冀望着宁烨,希望他能站出来,维护自己。

    宁烨刚要动,郑富贵带来的几个人立马拦上来。

    几个地痞流氓。

    “混账!”

    被打了两次脸的肖权,大声呵斥,“姓宁的,这里没你的事,哪来滚哪去。”

    肖焉也说道,“你和她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据我所知,你们两个结婚三年,并没有同房,而且肖青璇一直对于厌恶,鄙视,别自找没趣,你这种无权无势的普通人,注定永世被财富压在脚下,无法翻身。”

    相比于肖权的直来直去,喜怒形于色。

    宁烨最看不惯肖焉这种女人,真是当个婊子,你娘的还要立牌坊?

    郑富贵笑里藏刀,“青璇,你要是从了我,我饶他一条贱命,如何?”

    宁烨强忍怒火,“在我眼里,你们又何尝不是一群蝼蚁。”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笑了,包括几个地痞青年。

    “肖建林当年真是老眼昏花,居然将自己的亲孙女,嫁给这么一个废材。”

    “你爷爷犯下的错,今天还能弥补,挣扎也没用。”

    “在权势面前,你只能认命。”

    “有郑老板庇护,住高楼高楼大厦,穿金戴银,进入上流社会,不比你住在破旧小区,贫困度日好?你不想自己,也要好好考虑你的父母,他们年纪大了,身子骨不好,日后可是需要很多的养老钱。”

    肖权得意洋洋说道,在他看来,今天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只要让郑富贵满意,连接到本土豪族李家,从此,他们的新希望公司就能在东海市站稳脚跟,而且攀附上如此豪族,未来一切可期啊!

    宁烨冷冷道,“肖权,我忍你两次了,还敢犯贱?”

    哼!

    肖权有恃无恐道,“姓宁的,别以为接触到一些大人物,自己就真的平步青云,你有几斤几两?哪个大人物会正眼瞧你,死到临头,就别装出一副天王老子的姿态,看着恶心。”

    宁烨一字字道,“等一下,我会让你吐的。”

    宁烨在摩拳擦掌,今天,总算是个好机会,能在老婆面前展现男人雄风,“虾兵蟹将,你们全部一起上,看我怎么扭转乾坤,寸劲翻天。”

    我靠。

    还寸劲翻天?你在写小说吗?就你这细胳膊细腿,杀只鸡都费事吧!

    “浪费时间。”

    “废了他!”

    “丢出大街。”

    郑富贵发话,不过办公室外,沉重凌乱脚步声响起,顿时间,十几个人鱼贯而入,领头的是麻子,麻子很惨,满脑袋肿胀红包,看起来刚被人揍过一遍,“都踩死,一个不流,还有那个死肥猪,吊起来打!”

    麻子发话,他身边的小弟群情激昂,郑富贵带来的几人瞬间被砍翻。

    “我是郑氏公司老总,你们敢!”

    “等等!”

    “我给你们钱,只要你们将那吃软饭的赘婿打趴,我一人给你们十万。”

    郑富贵的话,让麻子更痛恨不已,“死肥猪,连我弟妹都敢碰,你是活腻歪了!”

    随后,郑富贵被五花大绑,又被吊在上方的水晶灯上,摇摇晃晃,发出杀猪般的嗷叫,肖权害怕了,肖焉也开始面容失色,喉咙蠕动,嘴巴张开,支支吾吾说不清几个字。

    宁烨无视他们,走到肖青璇身旁,“老婆,你没事吧?”

    肖青璇轻皱秀眉,“这样好吗?他真是郑氏公司老总,惹了他,日子不好过。”

    宁烨不以为意道,“天大地大,老婆最大。”

    让肖青璇在一旁看戏,宁烨走到吊在半空的郑富贵身旁,“郑老板,还有什么遗言?”

    郑富贵浑身又是一颤,吓得满脸肥肉抖动,不过还是强忍恐惧道,“姓宁的,你横不了多久,我就不信你敢动我,就你这种无权无势的废材,我要拍死你,易如反掌,赶紧把我放下,给我跪地道歉,否则你后半生在轮椅上哭吧!”

    死鸭子嘴硬。

    宁烨不发火,“有刀吗?”

    麻子适时递过来一把水果刀,“兄弟,别闹出人命,给他个终身难忘的教训就行。”

    宁烨若有所思点头道,“确实有点麻烦。”

    哈哈……

    死狗般吊在空中的郑富贵,以为宁烨忌惮,讽刺大笑,“就知道你是个胆小如鼠的废物,看什么?还不赶紧将我放下,速度点!”

    不得不说。

    郑富贵很自信。

    此时,肖权也停止身板,千夫所指的姿势,“宁烨,放下郑老板,给他磕头认错,如果因为你的鲁莽,葬送我新希望公司前途,我要你生不如死。”

    “你们太欺负人!”

    肖青璇满脸委屈,美目有泪流转,“我们都是肖家人,为了一点利益,就任由别人骑在我们肖家头上作威作福,你们不羞愧吗?”

    肖焉反驳,“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牺牲一个人又算什么。”

    肖青璇跺脚,“你……”

    肖焉讥讽,“肖青璇,你扪心自问,你除了有一张美丽面孔,你还有什么?”

    肖青璇气呼呼道,“我又良心。”

    肖焉不屑一顾,“良心?能当饭吃?你应该庆幸自己有一副好面孔,否则的话,你没有半点价值,而且你能攀附上郑老板这颗大树,从此衣食无忧,你就该偷乐了,别不识好歹。”

    啊……

    刺耳而又沙哑的惨叫响起,郑富贵在痛苦哀嚎,他的左手被化开一道口子,鲜血淋漓。

    宁烨质问,“郑老板,你的右手,好像也碰了我老婆?”

    “没有!”

    “真没有!”

    “我发誓。”

    “其实我根本没碰到她,反而还被她踹了两脚,真的,不信你问她。”

    郑富贵声泪俱下,这一刻他真的怕了,因为刚刚宁烨出手时,眼神里迸射出的恐怖戾眸杀气,犹如传说中的杀神,几乎让他如坠冰窖。

    宁烨望向肖青璇,“老婆,他说的是真话?”

    肖青璇点头,于心不忍道,“把他放下吧!他应该吃到教训了!”

    宁烨手一挥,麻子将人放下,又听“嘭”的一声,宁烨重脚踩在郑富贵脸上,“郑老板,你害得我找来这么多人,不赔偿点精神损失费?”

    郑富贵的脸贴着冰冷地板,“宁先生,你要多少钱?”

    宁烨耸耸肩道,“每个十万,还有我老婆,她受了惊吓,赔偿一百万压压惊就行。”

    一旁的肖权脸都绿了,一百万压惊,这你也说得出口,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啊!

    郑富贵没有讨价还价,很老实转了钱,灰头土脸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