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12章 邋遢小凤
    “好臭啊!这家伙早上吃了什么东西?”宁烨开口。

    别人是一路火花带闪电,发光发热。

    肖权是一路嗷叫捂裤裆,发臭漏屎。

    “你还说?”肖青璇故意气恼表情,其实她心里很得意,毕竟从推门进去开始,肖权就一副天王老子的骄横表情,让你横,让你骄,让你拉稀进裤裆。

    这一切不是宁烨搞的鬼吧?

    见肖青璇再一次露出疑虑目光看向他,宁烨耸耸肩,表示与自己无关。

    其实真是宁烨出手,刚刚踢向肖权时,一枚银针快速在肖权腹部点了三下,速度太快,没人看得清。

    过去很久,肖权也没从厕所回来,三人重新进包厢。

    肖焉平静说话时,颇有大家闺秀的青春感觉,主要的话题,是肖门主家在东海市成立了一个“新希望集团公司”,业务在房地产一块,主要经营建筑材料、人工方面,他们希望能与东海市一个大势力谋求合作,说让肖青璇担任宣传部经理,如果肖青璇能拉到一两个大项目,最多能分得百分之三十股份。

    “你们找错人了,我的工作人脉,没有涉及到房地产。”肖青璇如实回答。

    “你有人脉,你可是东海市第一美女,你出马求人,比我们简单得多。”肖焉那处一份文件,“上面有给你股份的具体事宜,你看完再回答我。”

    “注资三十亿?”肖青璇动心了。

    宁烨很安静,没有打扰,这是肖青璇的事业,他肯定要大力支持,不然怎么能完成吃软饭大业?

    外边走廊。

    一个穿拖鞋,黄体恤,叼着根雪茄的男子,大摇大摆往楼梯上走去。

    “喂!”

    宁烨喊了一声,“小凤。”

    嘭!

    邋遢男一脚踩空,身体趔趄,整个从上边摔下来,“奶奶个腿,那个兔崽子在乱喊?”

    宁烨再次道,“小凤,小凤!”

    “我不姓陆。”

    “我是疯爷。”

    “再喊我把你嘴巴缝……缝上……”说到最后,邋遢男仿佛见鬼一般,一个鲤鱼打挺起身,跳着跑到宁烨身旁,眯着桃花小眼,疯狂打量宁烨,不再口吐脏话,谨慎道,“你,你很面熟啊!我们两个,是不是在哪见过?”

    宁烨道,“两条眉毛陆小凤,我是宁烨。”

    “是你!”

    邋遢男跳了起来,然后伸开双手,给宁烨来了个熊抱,泪流满目喊道,“小少爷,你可终于来了,小凤我真是盼星星盼月亮啊!”

    宁烨将这家伙推开,因为他身上腋下有股刺鼻骚味,“你丫的,也不好好洗洗,别叫我小少爷,叫我宁先生,我现在可是有身份证的人。”

    邋遢男谄媚笑道,“小少爷,你在哪高就啊?”

    宁烨一捋发丝,自豪而又臭美神态道,“给人当上门女婿,吃软饭。”

    呃!

    邋遢男身体一个趔趄,表情纠结,心里暗念,当个上门赘婿,有什么地方值得骄傲的吗?

    宁烨又道,“你混得比我还差啊?”

    邋遢男摇头,“小少爷,当年我离开你爷爷,其实是受老爷子指令,老爷子给我一大笔钱,叫我开一个会所,再结识一些社会人,说等你为难时,叫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原来如此。

    宁烨看了看四周,“这个凤凰会所是你开的?”

    邋遢男道,“不过注册名字,还是小少爷你,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你的家,你的大本营。”

    宁烨嘴一咧,“我的家,在我老婆那边。”

    两人上楼,到了邋遢男的办公室,地方人如其名,脏乱差,并且空气有种腐烂的霉味,宁烨无语道,“王小凤,你敢不敢再邋遢点。”

    王小凤鹌鹑般点头,赔笑道,“回头我叫人收拾。”

    没多久。

    又有两人进来,是王小凤的左膀右臂,身份比较复杂,保镖,打手,保安经理等等吧!一个叫蓝暴,长得人高马大,虎背熊腰,全身肌肉虬扎,举止间充斥无尽力量,一个叫徐浪,小白脸,个子不高,带个墨镜,看着有些斯文败类。

    “宁先生好。”

    “宁先生好。”

    ……

    两人看着很尊敬,其实眉宇间,带着不忿,在他们看来,宁烨有什么本事?凭什么来接凤凰会所的产业财富?

    “蓝暴,你左腿内侧腿筋有损,每次走路时,会有几分颠跛。”宁烨继续道,“徐浪,你右眼应该是被重物撞击过,血瘀清除不彻底,所以每到晚上寒气重的时候,双目就会发红,视线模糊,出现撕裂感。”

    蓝暴和徐浪一惊,但神色内敛,他们觉得是王小凤提前告知的。

    “我给你们治疗。”

    宁烨将银袋取出,一不小心,紫晶黑卡掉落地上,连忙捡起,对于蓝暴和徐浪而言,却是心中翻江倒海,他们接触过这种卡,知道是非富即贵的人才能拥有。

    宁烨是不小心将黑卡掉出来的吗?

    不是。

    他是故意的。

    就为了显摆显摆。

    几分钟后,蓝暴活动腿部,已经能做出最高难度的踢腿动作,徐浪的眼睛也彻底恢复,不再有模糊感,当下低头认错,宁烨只说了一句,“没事,我一向以德服人。”

    王小凤在一旁腹谤,“小少爷,就你还以德服人,你还记不记得,当年为向我报复生日不买礼物的仇,将冲天炮丢进粪坑,炸得我满身屎?”

    聊了一会,肖青璇电话打来,宁烨告别下楼。

    凤凰会所一楼大厅。

    穿着条花裤子的肖权,怒气冲冲,正在对天花板口吐芬芳,脏话连天。

    肖青璇拿着一份文件,站在那神色忐忑。

    “宁烨,你千万别出现,肖权刚才可是一个人干翻好些个保安。”肖青璇正祈祷着,就见宁烨兴高采烈朝这边走来,她气得跺脚,这家伙怎么不识好歹,我不是让你跑路了吗?

    “窝囊废,你总算来了。”肖权气得磨牙。

    “权肖,你这条花裤子不错,就是裤子后边口袋,还有一股屎味,你没擦干净?”宁烨故意捂嘴。

    肖权简直肺都气炸了,当场拉裤子,名声大毁,花裤子是在厕所抢夺别人的,“吃软饭的,我说过了,今天不将你打出屎,我名字倒着念。”

    宁烨道,“权肖,没听到吗?你的名字已经倒着念了。”

    肖权捏紧双拳,虎骨泛红,“跪下来求饶,我可以留你一条腿,让你横着爬出去,否则的话,半个小时后,殡仪馆的车回来拉你的尸体。”

    哗……

    周围聚集的人哗然,肖权此刻就如一头出笼的愤怒猛虎,没有人会质疑他的话。

    肖青璇心乱如麻,正要打电话报警,手机却被肖焉夺走了,“热闹,才刚开始,警察过来就结束了,多无趣,其他人可都想看看结局呢!”

    “对!”

    “别打电话,谁都不能打。”

    “将人打出屎,我可是第一次能看到如此有味道的结局,千载难逢啊!”

    “这个吃软饭的上门赘婿,我赌他断手断脚。”

    ……

    人群乱哄哄,凤凰会所,是一家娱乐休闲会所,出入这里的人,也都是些朝九晚五的人,所以话有些难听。

    “手机,还给我!”肖青璇生气道。

    “你的赘婿老公死了更好,他配不上你,以你的姿色,能让大把公子哥流口水,这对我们新希望集团公司的发展,可谓是巨大帮助。”肖焉得意回道。

    嘭嘭!

    咚咚!

    门外,一群西装大汉步入,领头的是凤凰会所的保安队长,名叫吴用,有些拳脚本事,肖权迎上去,双方握手,宁烨注意到,吴用收了一张银行卡。

    肖权指着前方道,指点河山,“他是个吃软饭的废婿,没有工作,没有背景,将他摁住,我要亲自断他双手双腿,还要将他踹出屎。”

    “小意思。”

    当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吴用斜着脑袋,似笑非笑望着宁烨,“当上门女婿,你贼不要脸啊,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真男人。”说话时,吴用的眼神,不时斜向旁边的肖青璇。

    宁烨皱眉,“谁是真男人?”

    吴用长吐一口烟,“今天开始,你就不再是男人,回去自己体会,砸碎他一颗蛋,我要它裤裆流脓。”

    围观的人都裆下一凉,双腿夹紧。

    肖青璇变色,埋怨道,“我不是打电话叫你走了吗?为什么不听话?”

    宁烨淡定道,“老婆,你放心,几只阿猫阿狗而已。”

    肖青璇轻哼,“还在说大话,你叫我怎么帮你啊?肖权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他不会轻易放过你。”

    宁烨神秘道,“你看好,谁都吃不了兜着走。”

    肖青璇狐疑望着宁烨,心里边,却已经着急如焚,最近宁烨的表现,几次给她解围,心里依旧留下较好印象,加上同在一个房间三年,说没有一点感情是假的。

    以前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现在,肖青璇只想宁烨平平安安,不再出事。

    对面,肖权大笑,“你什么东西,也敢和我横,今天谁都保不了你。”

    肖权如此针对宁烨,除了震慑肖青璇,最主要的目的,是彻底废了宁烨,他要肖青璇离婚,要肖青璇的美色去勾引东海市有名的望族,这是他与肖焉早就计划好的。

    宁烨假装恐慌,“你们站住,我上头有人,真有人的。”

    看到宁烨慌里慌张打电话,肖权和吴用不当一回事,在那嘲笑,说你丫的能不能装像一点?你那手机屏幕都没点开吧?骗三岁小孩呢?

    “将他擒住,摁在地上!”吴用发话,几个大汉冲来。

    “混账王八羔子的。”

    “谁在我凤凰会所闹事?”

    ……

    一声粗鄙大喝,拖鞋,大T恤,叼着根雪茄,胡子邋遢的王小凤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