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神医赘婿 > 第01章 窝囊废
    “宁烨,早餐怎么还没煮好?”

    “一天到晚磨磨蹭蹭的,啥也做不好,要你有什么用?”

    “你看看你,起来老半天,地没拖,垃圾没扔,衣服也不洗?你真是连窝囊废都不如。”

    一大早,岳母周蓉舒服靠在沙发坐着,颐指气使,骂骂咧咧。

    宁烨赶紧扫地,洗衣服做饭,没有半句怨言,他是个上门女婿,结婚三年了,在肖家没有一点地位,经常因一点蒜末小事,便被岳母骂得狗血淋头。

    和肖青璇结婚三年,一个睡床,一个睡地板,别说夫妻之实了,就连老婆的手都没碰过!只因为宁烨没有工作,没有本事,是个一无是处的窝囊男人,肖青璇打心眼里瞧不起他。

    整整三年时间,哪怕被骂,被打,被狠狠羞辱,哪怕活得不如一条狗,宁烨也没有丝毫抱怨,因为三年时间的朝夕相处,他发现自己真正爱上了肖青璇,即便肖青璇骂他,说他连废物都不如。

    宁烨并非一无是处。

    入赘肖家前,他与爷爷相依为伴,爷爷是个老中医,日子还过得去,几年前,爷爷突患恶疾,最后半年时间,将一身本事悉数传与宁烨,除了一门炼体术,还有《百草丹术》与《无极针灸术》,那时,宁烨才知道爷爷是个身藏本事的高人。

    弥留之际,爷爷安排宁烨入坠肖家,叫他潜心修行三年,所有事情隐忍不准出头,当做守孝三年,之后的路,宁烨可以去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

    宁烨究竟有多少本事,只有肖家老爷子一人知晓,可婚礼后不久,肖家老爷子也因病过世,自此再无人庇护宁烨,而他,也坐实了无用废婿的身份。

    三年来,宁烨受尽冷嘲热讽,冷眼相待,对此他已经认了,毕竟脊梁骨被人戳久也成了习惯。

    吃过早饭,宁烨快步走出门口,“青,青旋,我送你上班吧!”

    肖青璇今天穿一套咖啡色职业装,胸前露着雪白沟壑,身材性感无比。一头黑发披在脑后,画着淡妆,面容精致,全身上下却有淡淡威严散发。

    她在东海市一家金融公司当会计师,每个月收入七千左右,收入看起来很高,但在高消费的东海市,除去家庭开支,一个月根本存不下几个钱。

    宁烨没有工作,家里不富裕,所以一家子仍是住在老旧小区。

    肖青璇充满厌恶的看了一眼宁烨,说道,“今晚是奶奶生日,你记得给老太太买个好点礼物,别再给我丢脸了。”

    肖青璇丢下两百块钱,便出门上班。

    宁烨无奈一笑,拎上个菜篮子,骑着电动车去市场。

    买好菜,宁烨前往中天珠宝总店,三年来,他存有些私房钱,够买个像样的玉器。

    路过珠宝总店门口,忽然听到有人发出痛苦喊叫声,好像有人突患恶疾倒下?

    宁烨停好电动车,往回走,几十个人聚集在珠宝店门口,大家议论纷纷,一个中年西装男子倒在地上,双手抱住脑袋,脸色苍白,汗如雨下,四肢抽搐,人们离得很远,生怕惹上麻烦事。

    “打120叫救护车。”一个长裙妇女在那大喊。

    听人谈论,妇女叫刘璐,是市人民医院的医生,上班路过。

    刘璐掐西装男子的人中,又做胸腔摁压急救,可惜没用,眼看着男子气息越来越微弱,此刻,珠宝店里匆匆忙忙跑出一个气质高贵的女子,跪在地上,死死抱住西装男子,泪如雨下,“刘医生,文浩哥他怎么样了?”

    刘璐摇摇头,“脉搏越来越弱,可能挺不过十分钟。”

    现在是上班早高峰,市区拥堵,救护车过来要二十几分钟,等车到来,人都没了。

    人们唉声叹息,说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气质高贵的女子哭得更凄惨,不断呼喊,可惜躺在地上的男子,生命气息越来越弱,随时会咽气。

    “我能救他。”

    宁烨挤过人群,走到身侧道,“他是脑部神经受到挤压,血管受阻,血液不通导致休克,不及时疏通血管的话,左侧脑血管爆开,回天乏术。”

    当初与爷爷约定的三年时间到头,现在的宁烨,可以出手了。

    刘璐眼睛一瞪,“你是医生?这没你的事,走开。”

    宁烨道,“我不是医生,但跟人学过几天中医,刚好接触过此类病者。”

    刘璐很生气,“什么中医,胡说八道,人命关天的大事,容不得你在这里满嘴胡言。”西医看不起中医,算是很正常的事,宁烨没有发火。

    宁烨双手一摊,“再有几分钟,他可就没命了。”

    气质高贵的女子抬头,眼睛里闪烁希冀光芒,“小兄弟,你真的会治病?”

    宁烨道,“会!”

    话一出,周围人声鼎沸,不少人开口劝阻,让宁烨别强出头,别趟这趟浑水,说他还年轻,如果搭上麻烦,这辈子的前途可能就毁了。

    气质高贵的女子道,“小兄弟,只要你治好文浩哥,你要什么我都答应。”

    刘璐还想劝阻,却被气质高贵女子喝斥,“刘璐,你给我闭嘴,什么人民医院医生,自己救不活人,就不给别人机会,你算什么东西。”

    宁烨蹲下身,单手托起男子脑袋,右手猛力往男子左脑一拍,然后便起身,“治好了!”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不明所以。

    刘璐肺都气炸了,单手指着,“你不是救人,你这是杀人,我要报警将你捉起来。”

    宁烨看白痴的表情,“三分钟内,人就会苏醒。”

    宁烨刚才的一拍,掌心里,有一股微弱灵气流淌出,刘璐看不出,只当他是胡来。

    刘璐怒气未消,上前扯住宁烨手臂,“如果人死了,你就等着坐穿牢底吧!”

    不到两分钟,陆文浩醒了过来,整个人恢复精气神,没有一点病样,围观的人逐渐离开,都说很神奇,刘璐一看情况不对,立马灰溜溜跑了,陆文浩握住宁烨双手,和妻子杨颖不断感谢宁烨的救命之恩。

    “我这趟来不是凑巧,是给奶奶买生日礼物,钱就不要了,送我个手镯吧!”宁烨直截了当,看病收钱,天经地义,无需不好意思。

    杨颖进店亲选三个手镯,都是价值几万的珍贵玉器。

    宁烨也不客气,要了个三万多的翡翠手镯,“陆先生,你的头疼症是老毛病,刚刚是治标不治本,想要彻底根治,需要针灸治疗,行一次针,保证不会再发。”

    陆文浩眼睛发亮,“真能根治?”

    杨颖神色激动道,“他的头疼病好几年了,什么西医中医都看过,就是无法根治,每次发病,简直痛不欲生,小兄弟,如果你能根治,钱不是问题。”

    宁烨留下一个地址,让陆文浩明天派人去接他,然后离开。

    晚上八点。

    新世纪酒店门口。

    下班的肖青璇赶来,望着等候多时的宁烨,板着脸道,“宁烨,今晚很多亲戚都会到场,免不了对你冷嘲热讽,你给我忍着,我不想因为你丢脸。”

    宁烨笑着点了点头,看起来并不在意。

    肖青璇气不打一处来,工作不顺,回来还要面对这么一个没本事的男人,真是恨不得一头撞死,他没有背景,有点真本事也行啊,可是整整三年了,他在家里,除了扫地洗衣服做饭,从来没有干过其他事情。

    要不是顾忌名声,早就跟他离婚了。

    宁烨逆来顺受,一切听老婆指示行事,他们结婚时,没有感情基础,和自己这么一个废物结合,对于女神级的肖青璇来说,真是委屈她了。

    两人走进酒店包厢,肖家亲戚都到了,热闹非凡。

    “青旋,你可算来了。”

    “今天老奶奶生日,你不会准备什么大惊喜礼物了吧?”

    “来这边坐,不亏是我们东海市第一大美女,真是漂亮又聪明。”

    ……

    一同进来的宁烨,被人无视当成空气。

    宁烨不在意,默默在肖青璇旁坐下,别人忽略他是好事,免得又被奚落。

    但总有人嘲笑他,以彰显自己的优越感,肖青璇的表哥韩晨阳,每次见面,都会拿宁烨开玩笑,将宁烨说得一文不值,甚至宁烨在东海市流传窝囊废、废婿的名号,都是他传出来的,在外面,也经常说宁烨的坏话。

    “宁烨,你手里的塑料袋,不会就是给老太太的礼物吧?”韩晨阳嗤笑。

    宁烨道,“是的。”

    他手里的袋子,确实是超市买菜的塑料袋,翡翠手镯的盒子太两眼,宁烨想着低调点,所以临时换了个袋子。

    “真是笑死个人,你不会去超市买菜时,顺便捉上几把糖,就拿来当礼物吧?”韩晨阳很是得意,“表妹,听说过你们家窘迫,不至于穷成这样吧?”

    宁烨挠挠头,“礼物是珠宝店买的。”

    韩晨阳蔑笑道,“窝囊废,别装了,就你这身行头,不超过一百块吧?还去珠宝店买礼物,别笑死个人。”

    望着宁烨手里的塑料袋,其他亲戚也都笑了,一个个七嘴八舌起哄。

    面对满屋子嘲笑声,宁烨不以为意,可他岳父岳母脸色就挂不住了,二老面如猪肝,气得手都发抖,人老了,最怕在亲戚面前低人一等,那比死了还难受。

    “没用的废材,看看我给老太太买的什么礼物,人参补品,三万多。”韩晨阳得意说道。

    嘭!

    肖青璇起身,气愤道,“韩晨阳你什么意思?宁烨说什么都是我老公,他再怎么样,也轮不到你在这出言教训。”

    “表妹,他一个窝囊废不懂事,你也不懂?今天可是老太太生日,你们一家子没钱送礼,表明不重视老太太寿诞。”韩晨阳冷笑道。

    “你……”肖青璇脸色涨红,去年,父亲出车祸,动手术花光家里积蓄,后续治疗也一直在花钱,上万的礼物,她真拿不出手。

    老太太到了,虽然头花花白,但是精神矍铄,面容慈祥。

    送礼物的流程。

    大都是上千的礼物,韩晨阳的人参补品价值最贵,出了好一会风头。

    “废材,轮到你了。”韩晨阳等着看笑话。

    “去吧!”肖青璇心烦气躁,用力推了宁烨一把。

    “奶奶,这是翡翠手镯,祝您寿比南山。”宁烨将礼物盒打开,手镯品质细腻通透,颜色鲜阳纯正,形状光素,一看就不是凡品。

    啊……

    “天啊,你们看,居然是紫青手镯,满满的青色度,价格起码十五万起。”老太太旁边一个妇女满脸动容,她是宁烨岳父的姐姐肖迎春,以前在珠宝店工作过,有辨别玉器的眼光。

    一时间。

    所有目光都看向了宁烨,那一张张纠结复杂的表情,简直人间百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