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吸血姬的混沌寻雾者无弹窗 > 第33章 愉悦犯
    “你知道怪盗积德吗?”

    “基德?”西门情一愣,“哪个基德?”

    见鬼了,她都还没开始抄柯南呢,怎么这世界上还有人会知道基德的?

    总不至于除了她还有另外一个穿越者吧?

    赵云舞解释道:“就是一个国际大盗组合,之前我们一直以为是一个人,最近才发现这其实是一个双人组合,那天你帮我们抓住的就是怪盗积德中的一员。”

    接着她又把“积德”的外号来历解释了一下。

    西门情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个积德,吓她一跳。

    “然后呢?”

    赵云舞来找她求助的目的大概已经确定和怪盗积德有关了,但是西门情不明白为什么抓贼要找她。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主播而已。

    赵云舞道:“积德的另一位成员‘李光’一直想要救他的搭档,那天的车祸就是他策划的,如果不是有你帮忙,可能真就被他得逞了。”

    “所幸最终我们还是将犯人送入了花国最强大的监狱,他不可能再逃脱了,可也正因此惹恼了李光,他开始疯狂报复我们。”

    “最近这几天不断有我们的同事被袭击,有的伤得很重,而我的搭档岑馨前辈更是被他抓走,并留言要我们拿监狱里的那个积德来交换。”

    西门情边听边点头:“大概明白了,但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我没找错,”赵云舞摇摇头道,“那个李光太狡诈了,他虽然无法催眠公职人员,但是却可以用催眠能力设下陷阱,好多前辈都是被他算计了,所以我就想到了你。”

    “我?”

    “对,那天一眼看穿催眠缺陷的是你,一语道破犯人还藏在医院的也是你,我觉得如果是你的话,或许能够破开那家伙的陷阱。”

    “不至于吧,”西门情略微后仰,一脸不信,“这就是你找我一个外人帮忙的理由?你在整个组织内部都找不到别人帮忙了?”

    赵云舞道:“我现在不敢相信那些人,我怀疑他已经通过某些手段控制了一部分高层,岑馨前辈被抓就是证据。”

    虽然按照西门情的说法,李光的催眠对公务员是无效的,但是控制人又不仅仅只能是直接催眠。李光完全可以利用催眠能力找到某个高层的弱点,逼迫对方和自己合作。

    也有可能催眠一个造假能力极强的神格持有者,然后让对方变成高层混入组织中。

    赵云舞不敢相信任何同事,她感觉自己周遭全是李光的帮手。

    无可奈何之下,她才想到了西门情这个“无关之人”。

    这就像是溺水之人忽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她也考虑不了太多,直接就跑西门情家里来了。

    “行吧,”西门情道,“如果我不帮你抓住那个李光,就光凭你今天来找我这件事情就足够我以后鸡犬不宁了,我这算不算被迫上了船?”

    “对不起。”赵云舞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给西门情造成了多大的麻烦。

    但是事已至此,也已经无法回头了。

    “首先,你跟我聊聊他是怎么袭击你的那些同事的,你的搭档又是怎么被他给算计的?”

    ……

    赵云舞在西门情家里一直呆到了后半夜,这才悄悄地离去。

    这天晚上西门情究竟和她说了什么,除了当事人谁也不知道。

    她回到警局之后立刻调出档案,开始一件一件地阅读。

    “6月24日早上7点,对神格者专门办事处成员郑XX外出买早餐时在街头偶遇一迷路小女孩,正要帮助对方之时被偷袭,肺部被刺穿。”

    “6月24日晚上9点,同一地点再度出现迷路的小女孩,然而当‘对神’的人将小女孩擒拿之后才发现她是真的迷路了,与此同时救治郑XX的医院遭受袭击,负责守卫的葛XX被割去了一边肾脏。。”

    “6月25日凌晨2点,对神格者专门办事处高度重视此次事件,通过某位特殊神格持有者的能力回溯现场时查明袭击葛XX的竟然是受伤的郑XX,有人怀疑他是假受伤,实际上是积德的帮凶。”

    “6月25日凌晨2点10分,对郑XX实施逮捕,遭到激烈反抗,最终郑XX死亡,另有两名成员一死一重伤。”

    “6月25日凌晨3点,就在所有人以为事情告一段落之时,怪盗积德发来警告信,威胁‘对神’在24小时内释放傅开心,否则将继续展开报复。”

    ……

    之后的事情档案没有记载,但是赵云舞很清楚。当时岑馨来找她,告诉她“对神”里有内鬼,千万不能相信任何人,然后就急匆匆地离开了。

    一天后,因为傅开心没有被释放,对神这边收到了一条视频,视频的内容是岑馨被桃木剑钉在墙壁上的情形。

    紧接着又有用岑馨的手机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自称是李光,威胁说如果持续让桃木剑刺在岑馨体内,她的神格将在3天内崩溃,最终香消玉殒。

    岑馨的父亲官职非常高,本身实力也非常强大,对神的人根本无法坐视她被杀死。最终只能妥协。

    目前已经在向监狱方面进行协商了,不出意外,6月28日,也就是星期天的晚上将会进行人质交换。

    但是赵云舞却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明明是代表正义的组织,为什么要向一个歹徒妥协?

    如果真的把傅开心放了,那对死去的同事又该如何交代?

    这样的情形……赵云舞并不是第一次遭遇。

    上一次,她选择了为死去的战友报仇,最终落得被迫退伍,来到“对神”当一个小喽啰。

    而这一次,她同样不愿意妥协。只不过考虑到岑馨的生命安全,所以她不得不求助西门情。

    西门情没有明确告知她该怎么做,只是为她分析了一下李光的行动逻辑。

    “第一次小女孩事件属于利用了你们对弱势群体的同情心,然后在破坏了这其中的‘信任’之后他立刻又把一个真正需要帮助的小女孩放到你们面前,这家伙明显是个愉悦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