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网络小说

笔趣阁 > 吸血姬的混沌寻雾者无弹窗 > 第19章 文人
    “你在哪儿看到的?”岑馨连忙追问,“你确定是那个人?”

    “当然,”西门情点点头,“那么大的个子,太有辨识度了。”

    虽然难以置信,但岑馨还是抱着一丝期望:“能……带我们去你看到那人的地方吗?”

    “那不行,我得交体检报告呢,”西门情指着身后道,“喏,就在那个人最多的房间,你们过去就能够看到他了,身上绑着绷带看起来跟个木乃伊似的。”

    说完她挥了挥手就离开了。

    岑馨和赵云舞面面相觑,下一秒,两个人瞬间爆发出百米冲刺的速度超西门情所说的房间冲去。

    西门情回到体检中心交了单子后医生告诉她要下午才能拿到结果,她拿出手机看了看,现在是上午10点05,太阳正烈。

    “现在回去的话我会被晒成小鱼干的。”西门情嘀咕道。

    与其在烈日下面多跑一个来回,她干脆选择在医院等一等,到了下午拿到体检结果再回去。

    而且……医院啊。

    西门情舔了舔舌头,这么乱的情况下丢失一两个血包应该不会引起注意吧?

    正当西门情像是寻找自动贩卖机底下硬币一样在各个角落搜寻血包之时,忽然楼外传来一声巨响,中间夹杂着玻璃破碎的声音。

    “哦,打起来了?”她连忙跑到窗户边上观看。

    只见有两个人正分立两个空调外机之上对峙,乍一看颇有点西门吹雪对决叶孤城的派头。

    其中一方便是她刚刚见过的岑馨,她双眼泛着血光,一颗虎牙从嘴中钻了出来。

    而另一方则是一个西门情没见过的男人,顶着一头火红色杀马特发型,耳朵上满是耳钉耳环,就连嘴唇上也有3个银环,看得人头皮发麻。

    两人对峙没多久便交起手来,普通人的动态视力根本跟不上两人的速度,顶多看到两道影子在不断地碰撞。

    西门情倒是看得清楚:“原来是武道神格,居然能练到上位的程度,还真少见呢,这是要进化成哪个武将么?”

    依靠武术凝聚神格的人最终的进化形态往往都是传说中的武将,比方说项羽、吕布、李元霸等等。但是这种神格是最难提升的一类,毕竟普通练武就已经够辛苦了,凝聚神格之后还要再往上提升简直不是人干的事。

    所以绝大部分武道神格都处于第一阶位的状态,能够“进阶”的少之又少。而眼前这个达到“进阶”之上的“上位神格”级别的,绝对是凤毛麟角,称之为大宗师也不为过。

    只是这样的一个武学大家怎么就想不开和朝廷做对呢?

    “哦,是了,这家伙被催眠了吧。”西门情很快便反应了过来。虽然释迦摩尼的“入魔催眠”限制很多,但与之等价交换的是催眠的效果。一旦满足被催眠的条件,那真是很难抵抗的,哪怕是意志无比坚定的武道宗师也不例外。

    西门情没有再看空中两个“超人”的战斗,她将视线转向楼下。

    刚刚跟在岑馨身边的女人此时正拿着一柄剑和另外4个战斗。她手中那把剑很是精巧,大约只有一米长、两根手指并拢那么宽,但是她却像是在使用巨剑一般双手握着猛挥。

    那四个和她交手之人甚至都没有被剑碰到,仅仅只是被剑压波及到便吐血倒飞,倒在地上再起不能。

    一个接一个,她砍瓜切菜一般解决掉四人甚至都没用1分钟。

    同时,医院的草坪也被她的剑气犁了一遍,面目全非。

    等她停下来,西门情才看清楚她那把剑上居然还刻着两个字“文人”。

    “这哪里有文人的样子了,莽夫还差不多。”

    可怜的文人剑,所托非人啊。

    赵云舞解决掉四人,立刻将手中的文人剑猛地朝天上一丢,细剑如箭矢一般冲天而起穿透了杀马特的右臂,将他钉在了墙上。

    岑馨趁机将其制服,而那柄文人剑也在杀马特被擒之后化为光点消散。

    这是赵云舞神格具现之后的产物,并非真实存在。

    两位女警官拿下5个捣乱者后,又回到病房把一个昏迷过去的大高个拖了出来,正是刚刚险些成功越狱的傅开心。

    为了防止再出意外,她们立刻和押运官们一同离开了医院。

    西门情见好戏散场,便坐回排椅上玩起了手机。

    她刚刚收到站短,《极品公子》将在两天后迎来第一个推荐。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试水推,但西门情满怀希望。当年被不少人奉为神作的小说,在这边又将掀起怎样的波澜呢?

    虽然是05年的网文,但怎么着也比现在这些“兵王回归发现老母住桥洞”的流量文好。

    不过,她其实信心没那么足,因为在此之前她已经被打击过一次了。

    上周上传的《残酷月光》到现在差不多1周的时间总点击才1万出头,虽然评论区以好评居多,但这数据实在是太惨淡了。

    明明是一首那么优秀的歌,怎么就不火呢?

    西门情纠结着要不要换一种类型的歌尝试一下,比方说《小苹果》这种洗脑歌。

    “算了,回去再想吧,打发时间的时候怎么可以老想着工作呢?”

    ……

    时间不知不觉来到下午,西门情拿到体检报告之后便回了家。

    因为被太阳晒得体力消耗巨大,她干脆就倒在玄关睡着了。这要是没有意外,姜淼淼放学回来又能看到一幕“凶杀现场”。

    不过今天还是有意外发生了。

    西门情睡了没一会儿就听见门铃响了起来。

    姜淼淼有钥匙,自然不可能是她。但是除了她还有谁会来她们家?

    “房东吗?”西门情被吵醒,晃了晃脑袋。她们两个无亲无故的,除了房东收租也没人会来了。

    说来这房东也是个怪人,明明可以手机转账,她偏要一家一户上门去收。而且据说她把自己名下的房子都编了号,每天去和日期同号的房子收租,就跟上班一样。

    西门情也没反应过来今天是不是轮到她们交租,直接打开了房门:“行了行了,别按了,吵死了……嗯?怎么是你?”